胃2 转嘟

因为工作的关系更多看诺奖科学方面的奖项,刚刚点开邮件看到诺贝尔和平奖,突然眼泪就下来了 

其中一个和平奖颁给了俄罗斯的记者穆拉托夫,是俄罗斯独立报纸《新报》的主编,他想把这个奖项给自己的6名同事分享,而这些同事都已经被暗杀了。其中一个报道车臣战争的女性记者,在普京生日这天被枪杀。

俄罗斯控制言论很有手段,甚至把《新报》当成展现民主的工具:你看我们有言论自由呢,他们在批评政府啊。而这些报纸的记者和编辑们,都命悬一线。

克里姆林宫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迅速祝贺穆拉托夫获奖,毫不忸怩。

穆拉托夫还引用了苏联作者、诗人Alexander Tvardovsky的一首关于“幸存者内疚”的诗:

I know that it’s not my fault 我知道那不是我的错
That others did not return from the war 那些没能从战争中活着回来的其他人

That’s not the point, 那不是问题所在
but still, but still, but still… 但还是,但还是,但还是……

看到这里我心都碎了。

**来源:方可成的新闻实验室

胃2 转嘟

渣浪不做人把#用户7361829830#的微博给炸号了,看到世另我喊他海豚大叔,就也行吧,听说年轻时候还救过一个小孩,真·不让人做好人,不过其实哪怕他杀人了,我也没觉得他哪里坏就是了,一个走投无路的好人罢了。他这种朴素的真·老实人,要一开始就不相信国家,不相信政府,还用等到今天吗?呵呵

m.weibo.cn/1655253920/46916123

昨天在微信朋友圈里发现,去年认识的神棍居然和小学同学是朋友,两人还相约去拍照。

而这是在微信发现的不同城市、不同朋友圈相互重叠的第四组人了。

其中关系比较绕的是,异地前男友带我见他的发小,我和他发小在一个城市。见面时他发小说我眼熟,问后发现两人经常同乘一趟车去上班。之后我加了发小女朋友的微信,后来惊奇的发现这位女朋友和我爸好友的女儿同是微信好友。

之前还有朋友介绍的男生和前同事进了同一家公司同一部门,北京这么大居然也能碰上,而那时我和暗恋的男生在同一家公司的不同楼层,天天祈祷却一次都没遇见过。

还有一个是我发小居然在朋友圈给我没合作的一个客户留言,问后才知道那客户曾是发小的上司。

胃2 转嘟
胃2 转嘟

同学发我的,山大的同学好勇敢 :ablobbounce:
(已经在开会说此事了)
(不要截图,毛象外发布请保存图片自行发布)

胃2 转嘟

#中国女性生存境况
#拉姆
转自微博@拉姆姐姐卓玛:
大家好,我是卓玛,拉姆的姐姐。今天是2021年9月14日,这个日子对我们全家来说是黑色的日子。去年的这天晚上我们全家遭受了灭顶之灾!我的妹妹,长期遭受家暴的拉姆被前夫泼汽油,纵火烧伤。

我妹妹在这一天被前夫残忍杀害,到今天已经整整一年了,但是案件还没开庭,凶手还没有被判刑!

此时此刻我们全家伤痛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感觉自己对不起妹妹。现在,我的爸爸还过着无家可归的日子,暂时居住在空置的养老院里,原本要盖房子,但是现在又出现了变故。平平常常的一个家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奢望。如果妹妹在天有灵,她不知道有多伤心!

妹妹为了陪伴爸爸和孩子没有出去打工挣钱,为了陪伴两个孩子,她不怕苦不怕累,一直跟爸爸上山挖药换钱,再苦再累妹妹也很开心。在妹妹拍摄的视频里,大家也能看到妹妹对生活乐观向上,时刻给粉丝们传递正能量,爱生活,爱家人,妹妹拉姆是非常励志的一位藏族姑娘,是一位非常孝顺的女儿,一位伟大的母亲,一位贤惠的妻子。

当然,我要感谢全国各地的爱心人士们…谢谢你们在我妹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捐助我妹妹的治疗费用!让我妹妹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16天。你们在我们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了我们,我代表全家万分感谢。同时也非常感谢这一年来所有关心我们全家和一直关注我妹妹案件进展的粉丝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关心和帮助!

最后,我希望正义能够到来,好让我们给妹妹一个交代,到时候我会和爸爸,带着妹妹的骨灰一起去西藏,完成妹妹的心愿。#网红拉姆遇害一年后家人现状# #拉姆遇害一周年案件仍未开庭# #微博当事人#
share.api.weibo.cn/share/25060

胃2 转嘟

是几个月前的那个瞬间。
隐约记得,或许记错,当时有人点外卖到现场,问众人谁是弦子朋友,在场的青年人齐齐说,我们都是。

胃2 转嘟

关于弦子的案子,查了一些论文和观点,如果没有性骚扰的书面证据,也没有dna,在法庭上就是很难打赢,然后查这篇论文发现新哗点:.麻痹,性骚扰的立法意见没被民法典采纳,然后作者讨论了美国台湾和性骚扰的诸多学说,但也没法掩盖一个事实:性骚扰立法保护,在中国很难。

胃2 转嘟

转自微博@光烧鞋不砸店算什么爱国:
这是弦子在法院外讲述庭审过程的视频,大家能看到吗? ​​​
share.api.weibo.cn/share/25057

显示全部对话
胃2 转嘟
胃2 转嘟
胃2 转嘟

搬运一些旧文,为什么metoo运动要与withyou联动。
一些KOL空喊“性侵受害者应该勇敢发声”的口号,实则是在加重性侵受害者的道德义务。metoo运动强调的是联合性,呼吁人们关注在不平等权力关系下性侵问题的严重性和普遍性。尽管它支持性侵受害者发声,但并不会强调受害者必须公开发声,因为每个人的社会资源、心理承受能力等条件不同,有时“公开”并不一定有益于个体。当性侵受害者选择站出来指证施暴者的恶行时,ta们往往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特别是当施暴者和受害者本身处在不平等的社会权力关系中(如职场上下级),受害者甚至面临着社会资源受限、社会声誉受损、社交网破裂等现实威胁。旁观者可以肯定受害者的勇气并给予支持,但不应以一个受害者的公开表态,去指责其他没有选择公开曝光的受害者是懦弱胆小的,毕竟旁观者无法代替当事人承担公开发声与维权的成本和风险

metoo应当是与with you联在一起,在当前rape culture盛行,受害者一旦现身就要受到四面八方的审视、剖析,甚至不惜滚钉板自证清白的环境下,单独喊受害者要站出来,无疑是让受害者以个体之力抗衡整个不平等的系统。with you则更强调互助联合、互相支持,与其说是“受害者要勇敢发声”,不如说是建立“让受害者有勇气发声”的环境,健全社会反性侵机制,打破rape myth(即“受害者应当为其被rape的事实负责”的迷思),那么反对对性侵受害者的污名化就是第一步。

而反对污名化性侵受害者,强调“性侵不能毁了受害者终身”,面向的语境是反驳“受到性侵就不干净/人就毁了”的指责,包括批判外界对受害者的slut shame,并且要鼓励受害者不被slut shame的逻辑捆绑。但这种对受害者的鼓励不代表要否认性侵会对受害者造成身体、精神/心理上的严重创伤,也不代表受害者有“必须坚强”的义务,更不能以此来指责受害者“过于软弱”。
补充:with you是在强调集体的力量,要向历史要答案,质问的是把自己伪装成历史真理的父权。父权是精神内核,法律、政策、程序等等社会运行机制是保障父权秩序的具体形式。在审理性犯罪案件时,过高的性犯罪举证与定罪门槛、分配不公的性犯罪举证责任、过于狭隘的性犯罪形式定义、司法与执法实践中对受害人的严苛审查、对当事人性自主权的忽视、稀缺的性犯罪受害者法律援助资源与保护性措施等等,都是父权逻辑下法律实践的特征。若非集体的共同声援,以受害者个体的力量和声量,是难以撼动如此盘根错节的,用于维系不平等、不公平秩序的法律机制的。

胃2 转嘟

弦子让我们看到了活生生,中国女性面临的多重压迫:

来自有权力和地位的男的性骚扰,第一层;
来自不公正的司法的压迫,第二层;
在遭受制度压迫之后,吃瓜群众幸灾乐祸,第三层;
(很多人)会因为持续抗争,被微观环境中亲友质疑,第四层。
(很多人)还会因为抗争姿势不够彻底和优雅,受到泛同温层的攻击,第五层……

我们只有我们了。只有这一个自身都岌岌可危,虚弱摇晃着的社群了。

胃2 转嘟

弦子庭审结束后透露的一些庭审情况(原来是10分钟左右的视频,微信群里有朋友转成文字了,在这里也发一下,有点长所以折叠一下): 

弦子:我们主张向法院调取我和朱军的合影,包括我原告,就是我的父母的笔录,法院认为这件事情与相关事实没有关联,不准许调取。我们申请了一位心理学的专家证人,是关于研究应激受创和信心一体的心理学的专家证人。法院认为这位专家证人和本案没有关系,没有准许。
我们要求法院和公安机关对于裙子进行重新鉴定,法院称海淀的鉴定机构没有容易出现了(不准确,听不清),公安机关说他们从未取过连衣裙。其实这是我案件的核心事实,但海淀法院不予调取。
整个调查环节到最后才宣读决定,对我们在庭前进行的所有的申请都给予了反驳,就连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这个案由的更改都没有通过。法院不允许我们再申请,对驳回有任何的反应,如果我们有任何流程上的抗议,张钢成法官说我们可以在上诉中提出,在整个法庭的庭审过程才进行到2/3的时候,无论我们提出什么样的抗议,海淀法院的张钢成院长都要求我们在上诉中提出,他说你们对法庭的流程有任何不满都可以在上诉中提出,我认为这是未审先判。
到法院的最后辩论环节,在第二轮审判当中,在我个人只进行了10分钟陈述的时候,张钢成法官让我终止陈述。在我们反复抗议之后,张钢成法官给了我和徐凯律师10分钟的法庭辩论时间,但是最终也没有让王飞律师进行任何的辩论。最后法院没有给我们任何陈述环节,没有给我们任何陈述机会,对这个事情进行总结性发言。
最后法院说他驳回我们的全部诉讼请求,也没有在当庭问我们是否有上述的建议。这个就是整个庭审的全部经过了。
今天我们的专家证人是专门从上海过来的,我们也在开庭之前提交了申请,但是法院法院没有准许通过。我觉得这个就是我能够做的全部的努力,我没有办法再做什么其他的努力了。
我在开庭之前一直在焦虑,每天都没有办法睡觉,因为我老是在焦虑我的答辩状写得不够好,我觉得我的答辩状的回忆写得不够好,写得很糟糕,我觉得我对开庭的准备没有说很充分,我永远觉得我的准备不够好,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法庭的陈述环节,其实我没有什么机会很充分地进行陈述,我的王飞律师也没有办法为我进行辩论,在第二轮辩论当中,也没有办法为我进行辩论。我们最终也没有陈述的机会,我们也没有办法告诉张钢成法官我们要上诉,因为他们没有问我要不要上诉,我还是会上诉的,但是我觉得我已经做了全部的努力了。不允许心理专家出庭,不允许在我做最后10分钟的陈述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已经做了全部的努力去争取这些了。我没有想到会当庭宣布结果,因为在民事诉讼当中也是非常少见的,非常少见的一件事情。我觉得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做什么,而且我觉得之前的三年,从18年站出来到现在,那三年对我的生命来说是没有办法复制的,我没有办法再那样做三年了。
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是21岁,但是现在已经28岁了,所以我再跟他坚持三年的话,我就35岁了。我觉得这个年纪不是很大,但是我真的觉得非常疲惫了,我觉得这三年跟大家有联系,就可以在微博上面跟大家说话,那三年真的是我的全部努力了。就是我整个身心就都投入在这件事情里面,投入在跟大家跟大家互相沟通,但是我没有办法再去进行……我觉得我的生命再也没有这三年了。这个就是我做的,这是全部努力了。在这个事情开庭之前,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个一定是最后一次开庭,我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可能这个是我们沟通的一个结束,可能之后要面对的就是,没有办法再和大家说什么,也没有办法再见到大家。
但是我本来以为,就是我知道这一次的一审是结束,但是我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我以为这个事情会更好,或者是起码我走出来的时候,我不用跟大家先告诉我败诉的这个结果,但是可能就是告别,就是这个事情的结果。而且我,你知道,我觉得之前的三年非常的珍贵,但是我没有办法保证我还可以再拿三年的时间,我觉得大家已经永远过去了。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办法再鼓起勇气继续坚持三年,所以我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是一个告别,但如果这一次它是一个告别的话,我觉得非常遗憾,要跟大家说败诉的一个结果。我本来以为我可以过几天再败诉,我本来以为不会这样的。
旁人:你很棒,辛苦了。谢谢弦子。
弦子:我觉得非常惭愧。不知道会不会有接下来三年了。
旁人:没有不要紧的,弦子,我们希望你未来能够开心,过自己的生活,你开心最重要。超级棒,谢谢你,你做得够多了。弦子,我们希望你未来能开心。好好生活。
弦子:我觉得非常的遗憾,没有给大家一个更好的结果。
旁人:这个结果不是你给我们的,这是历史。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应该谢谢你做了这样一次尝试。
这不仅仅是你的三年,也是我们的三年。我相信哪怕在场的有一些人,可能在未来的三年里面不会,可能很难去做公共发声,但是会有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三年。所有的人不会停下来,会接着往前走的,所以你如果有人很疲惫的话,他们可以停下来休息,但是我相信,不管是这个事情还是未来的其他事情,我们还是会再见的,所以我相信这也会是我们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印记。
弦子:我们肯定会提出上诉的,因为我还是觉得其实在这个案件当中,我们没有任何触碰到核心事实的地方,就是所有的三个法官在开庭的时候没有问我任何问题,没有问我任何,他们连你为什么不跑?你为什么留下来?为什么朱军的工作人员进来之后你不跑?他们连这样的问题都没有问。所以我并不认可一个,我觉得法院如果要拿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结论,起码它在程序上面要对,至少至少。并不是说我不能接受败诉的结果,但是我只是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进行一个充分的讨论,但是在这次开庭里面我们没有进行任何的充分的讨论,法庭没有给我们没有给我们足够的辩护时间,也没有给我作为当事人和我的律师有一个最后的陈述的时间,然后就直接过20分钟就宣判了。然后我想说的是,在14年我去报警之后,很多人都跟我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但是我没有任何有一天,任何有一秒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的受害者,我也没有任何有一秒觉得我做错了什么,从来没有发生,不管有谁跟我说,我应该把这个事情忍下来,我不应该去说这些事情。
后来无论是我看到公安机关的证据搜集,还是我去开庭,在开庭的期间遇到很多困难,但是我没有任何一秒钟觉得我不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我没有任何一秒钟觉得我自己在这个事情上面有任何的问题,所以我即使拿到这个判决,我也依然还是要说我就是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所以所以我希望大家也不要被这个判决影响,不是说对我怎么看,而是无论谁告诉你你要怎么认定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但是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不会给这个结果改变的。大家再见。
旁人:谢谢弦子,加油。

胃2 转嘟
胃2 转嘟

我这条发出来后就限流了,加上大规模友邻在同一时间被禁言,这次是明明白白针对弦子诉朱军案的封锁,也明明白白宣示明星丑闻官司上身就会完蛋的“道德”是滥权的谎言。

胃2 转嘟

弦子第二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开庭了,为弦子祈祷🙏

胃2 转嘟

FROM微博的信息,最高法能看到不少数据:

2017~2019年,女性犯罪人数三年中占比分别是——9.31 %,9.85%,10.32%。

明明女性犯罪事件占比这么低,特别是危害公共安全上面,男女比例实在是太大了。但现实情况下,媒体总会把对女性犯罪的恐慌给放大、传播。这是很无奈的事实,大家都在围剿这点,这里就不多说了。

我更想说的是,女性犯罪人数比例上升,其实是“好事”啊。我的希望是最后男女犯罪比例会趋向50:50。

其实很好想像,达到这个比例的主要原因不会是女性犯罪数大幅上升,而是男性犯罪数大幅下降。只是人类实在是罪恶的集合体,男性尤其如此,这样的5050比例,估计到人类灭亡那一刻都不能实现吧。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