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知道会拍成什么屎了 

实话实说我就不觉得一年内出来的宣传用“抗疫剧”能拍出什么真的,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主旋律那一套歌颂感恩的调调(就算新剪的那个在一起也一样)。歌颂当然有,感恩当然有,但是真的东西永远不会被拍出来。李文亮不会被拍出来、瞒报的疾控中心负责人不会被拍出来、八君子不会被拍出来、中心医院蔡莉不会被拍出来、地下通道里的流浪汉、跳桥的人、上吊的人、高速上的野猪、追着车喊妈妈的人、哭爸爸的人、敲锣的人、跳楼的护士和医院坏掉的监控、一刀切的行车禁令、垃圾车运菜、没有智能手机用来买团购菜的老人、挨饿的人、缺口罩的协和医护、红十字的仓库、春晚朗诵和同一时间没有防护服而哭泣的护士、深夜的哨声、思念曲、街头的喀秋莎、家中头十四天隔离期还没有过的恐惧、对断粮的心理准备、“都是假的”、“送别李文亮!”、次生灾害波及的慢性病患者、各地一线医护被克扣的补贴、中心医院前的满地鲜花和哨声、还有不久前在中心医院门口看到的无数烧纸痕迹,都是不正确的集体记忆,就算过了几十年也永远不可能被拍出来。我完全能想到这种“抗疫剧”到最后总结起来都只是病毒无情,只有天灾没有人祸,也不存在制度性的恶。事情就是这样。

导师啊,我说我特长是数理基础扎实,不代表我真的数理基础扎实,只是我实在没有特长可说了而已😭

就觉得反差很强烈——民间女权意识觉醒的这几年,刚好遇上政党变保守守旧。所以你能看到建言通道里女性强烈呼吁取消大学分性别录取、强制男性放产假,而国家的声音清一色是去结婚,去生娃,一个都不够得生两个。女性群情愤涌要在职场争地位,国家则恨不得把所有女的从职场赶回家庭。我真想知道这两股力量较量的结果是怎样

看到首页都在骂最美逆行者我就爽到😁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当我国官方又双叒叕决定为了多数牺牲少数的时候,一堆网民搬出电车难题,在我看来都十分愚蠢。
因为实际情况下,把人绑在电车轨道上的人应该被严厉惩罚,电车应该有紧急制动装置,轨道应该有常规的巡视人员……再不济,如果实在有人被撞死了,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五个人,他们的家属有权向所有责任人要求赔偿,他们本人假如没被撞死,而只是伤了,还有表达能力,也有权控诉自己遭到的伤害,并应当得到社会的同情和救助。
而在动辄搬出电车难题的那些人看来,这一切好像都不存在。反正,就要莫名其妙地在多数和少数之间二选一,被牺牲的还不许吐槽,谁吐槽就是没有大局观,就是恨国党,就是美帝国主义的孝子贤孙,250块退国籍,太平洋没加盖……
请问,是什么国家会时不时地把自己的国民置于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绝境之中?这算不算辱华?
况且很多时候也不是人数多少的问题。试试看,电车轨道上一边是五个泥腿子,一边是一个领导,看看电车会撞向多的还是少的。

有时候只是觉得,觉得中国人太苦了,知识分子努力思考学来的自由主义是有些人一辈子爬不上去的金字塔顶端,那么多人还在温饱和安全线徘徊,没坐过飞机、买不起卫生巾,结工资下睡在十几块乃至几块钱一晚上狭窄的日租床上。思考和学习是需要成本的,不是每个人都有得天独厚的环境,所以不要一味的在网上苛求他人,嘲弄他人愚蠢。你的唾手可得是他人一辈子的望尘莫及。

仔细想了想,原来我没发现身边有爹味的人,是因为我就是身边最爹味的人😭

《女性与权力:一份宣言》
——获得权力的女性被视作打破了界限,甚或是获得了她们本来不太配享有之物。
——你无法将女性轻易置于一个已经被男性化编码的架构,你必须改变架构本身。
——女人们所承受的骚扰侵害的根源(以及她们之前一直对此保持沉默的根源)都确切无疑地根植于权力结构之中。如果是这样,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改变这些结构。

一个跪了太久的民族,连站起来都有恐高症。说钱权,立刻放大瞳孔;一说男女性事,马上就兴奋;说到民生,正义,人性,良知,个个就哑巴,不关我事,不感兴趣。一个个精到骨头的个体组成了一盘散沙的族群,其实所有的屈辱和灾难都是自酿的苦果……
——鲁迅

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听着美好的音乐,看着喜欢的番剧,向往着一切美好渴望自己的生活像别人一样多姿多彩,却始终过着垃圾一样的生活

我想逃避,又不想显得懦弱,所以我摆出轻蔑来

最近越来越强烈的感受:国家针对一些大问题制定的政策,都因为绕开了问题的结症而很形式,很天真,很爹,很蠢,给人一种把老百姓当小学生管理的感觉

又是婚前辅导课,又是结婚仪式感,又是代孕合法化……这国家想要孩子想疯了吧?

被《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气出来的黑泥 

首先赞美团队的认真采访和记录,的确迫使很多把中国城市生活的便利当成理所应当的人看到了这个群体。这些无比翔实的细节对于很多“心里有数”的人来说也依旧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但是文章从“让人同情外卖骑手”引申出去的很多结论让我无比暴躁🙃
最主要的,人类社会可不是没见过血汗工厂,中国社会为什么能发展成这样作者们真的心里没一点数吗,是谁剥夺了工人自卫的武器?是谁对以盈利为本性的嚣张资本不断开绿灯?是谁把活人喂进机器的?资本不会恶,资本只会赚钱,人才会作恶。
虽说我也明白这个环境下这些话不可能明说,但整篇文章一点都没有要把人往制度、结构问题上引导的意思,多少是可惜了花在采访调查上的精力和资源。
然而后来发现该文甚至连把矛头直接引向资本的勇气都没有。“在这种影响力面前,注重用户量和订单量的外卖平台也用算法构筑起了一种权力结构,在这个体系中,顾客成了最顶端的存在,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能理解作者认为这可以让读者将来在自己作为消费者这端尽可能改善骑手处境,但在面对结构性不公时,顾客端既不是根本原因,其能做出的补偿也只是杯水车薪,这里突然插一句“顾客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看似论述全面,实则转移重点。

如果说不点名大象还情有可原的话,有些内容真的是让人当场血压升高🤦‍♀️
“在她看来,这部分的劳动常常被忽视,但它对骑手的折损和消耗,远大于体力劳动。” 这是什么狗屁话,好的这是引用别人的观点,但还是,这是什么狗屁话。在我这个读者看来这并没有让我认为情绪劳动十分繁重,这只让我对骑手付出的体力劳动产生了怀疑。

交警那段看的人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社会有问题,国家机器就来当救世主了,奈何敌人太强大,人民公仆力不从心。我可去你的吧,“交警也从局外人变成了与系统有关的人”,是没错,只是其可不是来解决问题的,它是来加入资本一起来割肉的,因为权益被侵犯而造成的问题您用“继续伤害弱势群体”来解决。?咋这强呢。

“这让他更非常理解骑手们的不易。熊警官说,他经常和外卖骑手聊天,发现这个群体的想法很简单,就想着不超时,不被顾客差评,不太把自己放在心上,「人身安全永远都不是他们的重点,如何准时地把餐送到顾客手上,才是他们的重点。」”这居高临下的语气,我csbuxsyu(澄清一下,并不是要像基层政府工作人员泄愤,ta们也是大环境里的被剥削者,但这种对更弱势群体的“同情”实在很不真诚,又实在很懂得使舒适的城市居民自我感觉良好。)

“作为一名一线交警,在熊警官看来,造成这一切的,是外卖平台之间的激烈竞争,同时,也暴露了很多城市非机动车道不足的问题。” 🖕

读到最后甚至感觉作者是想把罪行归到非人的“程序”、“平台”,仿佛这台机器里的人都已经尽力改善这该死的现实了,那我只好🖕 ☹️ 🖕

ff7党争相关 

我八百年难得磕起bg,还被ct党的极端分子和蒂法的脑残粉恶心到了。不是,磕cp又不是追星,为什么要编洗脑包出来传播?你问蒂法做错了什么要被讨厌?没人讨厌蒂法,讨厌的是你们这种磕到疯魔、无限拉踩、拦着别人磕cp的人啊!蒂法做错了什么要有你们这样的脑残粉啊?

感到窒息的时候就看看克劳德的剪辑,或者看看阿鹅的录播,直到我今天翻到阿鹅播过ff7re,快乐double了!

微博变成大量击鼓鸣冤的衙门+大量杀女案通报栏+少量娱乐宣传栏后,每刷一次微博我就san值狂掉一次。复习期间真的经不起这么样精神折磨

难过的事情要像吞药片一样囫囵吞下去,如果你去细想,只会越咀嚼越悲伤

「纵使人生中总是会发生很多不尽人意的事情,很多事都得不到完满的结局……如果能够在一无所有之后重新振作,那你就并非一无所有。所经历的一切,也就不会是毫无意义的。那些闪着光芒的点点滴滴,也一定会在某处留存着,永远不会消失。就那样,化作你人生的印记。」——黑色花与红山羊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