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从业者在推销理财产品时,把因为公司是国企,所以投资和收益一定稳定又可靠作为卖点,我觉得也是有些匪夷所思。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堪称垄断的国企都可以云淡风轻一句国际局势影响说亏就亏,还是巨亏,凭什么就能信誓旦旦说国企投资就是稳定可靠有保障的?

当我还是个半大的熊时,认为长大就是能对自己残忍,然后长着长着,我就觉出了这个想法的荒谬,如果这个世界上一个人对自己都能残忍,那么ta还能对谁善良和温柔?从那一刻起,我决定善待自己,尊重自己,爱护自己,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做到看见残忍时,不会发自内心地想“这个世界本就残忍,谁又不会被残忍对待呢?”然后让自己变成一个怪物。

人形生物和人是有区别的,所以,在人形生物和人之间来回切换的我,到底是半人兽还是半兽人?

反抗,谁都会谁都可以。所以,当一种人感觉被侮辱大张旗鼓地反抗时,却不允许另一种同样被侮辱良久的人反抗就是无耻。

女性顶着婊子,娼妇这样极具侮辱性和针对性的词汇活了千百十年,没人说创造和使用这文化、词汇的人兽杂交品种厌女;一个表达某些水平不高却又自信非凡的陈述成了一群加上生殖器身高都超不过一米八的人所谓的“厌男”的证据。啧啧。就这怂样还一天天成群结队的自诩战无不胜的种群,也不知现实里是战胜了三岁的孩子还是九十岁的老妇?

秋天松鼠尾巴上的毛终于也变得茂密了起来。

认真学习的时候就会发现,穿越那就是一低头一抬头的事。

我希望你是因为我的好而爱上我,而不是因为我对你好才爱上我。易白首《红绿灯》

每次看到男人女人就应该有既定妆容及行为模式的言论出自那些希望得到大群体认同的小群体之口,看到这样那样与众不同的群体对于不符合这些模式的人的鄙视和唾弃,就会觉得,ta们这种一边高喊着人有不同于其他人的自由,一边又试图把人都变成一种模样的言论和行为,特别滑稽可笑。

感觉有的人天生不知道什么叫体面,后天也没学会怎么能拥有人的体面。在他们的认知里,什么样的人才配和体面这个词挂钩呢?首先地位得要高出他们一大截,其次财力得要是他们不能望其项背的存在,这个时候他们会默认那种人当街拉屎都是行为艺术。除此之外的任何人但凡想要活的精致一些,不让自己表现的蓬头垢面,精神萎靡,悲痛欲绝,那都是不可以不能够不应该的。你生病了就必须得是鬼的样子,遭灾了就该萎靡不振,被伤害了必须见天哭天抢地才行,老了就不能鲜艳地活,残疾了就不能拥有完整的尊严呀!你都那么惨了,为什么没有表现出该有的凄惨样子,你这样神采奕奕的不幸着,让我们这些活着和死去只差一口气区别的人情何以堪?你不像烂泥,让我们如何对你唾弃糟践嘲笑或施以虚伪的同情?你这样的存在不就是为了体现我们的优秀?你比我们看着还好,是想要变相嘲笑我们的不堪么?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不知体面为何物的人比动物还可怕。

有的人真的是毫无自己的主张和见解,无论生死好像别人才是能证明自己存在的存在,说是会呼吸的傀儡吧,怎么观察怎么觉得,一旦没有了别人,连呼吸都不会了一样。

空洞 

岳飞是民族英雄,因为他的国已经彻底被消灭了,而且他的行为也被后世人明确定性为国家内民族之间的斗争,就不知道他的民族还能苟活多久。陆游老先生也可以不用等后代的消息了,因为子孙后代都算是亡国奴了,不过万幸,陆老先生虽然亡了国,还没有被后世人划分到内斗份子的范畴里,仍然是爱国的诗人。
假想一下,地球如果真的成了一个村,所有的侵略都被后世人定义为内部斗争,就,也很让人啼笑皆非了。
所以,归根究底,有的人的国就像他们的脸一样。

哈哈哈,又是自以为是的一个瞬间。

正在疯狂吐槽外国语言的各种多变时,有人在在旁边漫不经心地说:“中国字发音长短不一样意思都变了,你说这话时考虑过外国友人学习中文时的心情吗?”好吧,我的错。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拥有有趣的灵魂,比拥有漂亮的傀儡皮囊有意思。

吐槽。 

有人曾问我,会有烧书断网的一天么?我问,你有多久没有看过纸质书了?你现在能看的下去长篇累牍的文字么?你每天除了上微博看剧和通讯,还用网络做过什么别的事?你能通过这个互联网看到多少世界的咨询,学习多少新的知识?把看书这个行为在心里烧掉比把实体书烧掉更有效。让人养成上网只是为了看八卦新闻,吐槽八卦不敢吐槽新闻而不是获取学习资源的习惯,比断网更有效。毕竟烧书断网的行为会被历史记载,会成为愚民政策的切实证据,谁会愚蠢的让自己成为下一个被骂的秦始皇和希特勒?

吐槽。 

学校里只需要每天读读报,做做游戏。学校外开始上山下乡,掀翻反动学术,揪出里通外国的间谍,打倒地富反坏右。女人不能独自上街,因为会让男性心旌荡漾忍不住犯罪。男人可以遵循传统娶十四岁的小女孩做老婆。女性的职业除了家庭妇女,就只有去合理合法的卖淫,代孕。孩子除了可以卖,吃,还可以作为活着的器官储备仓库。所有的合理可以通过立法不合理起来,所有的不合理可以在传统中找到并遵循起来。这,是人间天堂。

单纯地学习,果然是最简单又最能获得成就感的事。

每天陷在学习的漩涡中,连摸鱼都显得匆忙,但更快乐。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