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真的有被恶心到。我几年学地质,西藏穷山恶水基本都走遍了,给你发好看的风景,给你发野外的快乐,你都不以为然,你说穷乡僻壤没什么好去的。甚至当初嫌弃做藏学研究的,说小姑娘整体跑西藏还不如叫她死。
然后就出了丁真,变成了个狂热粉。她嘴里嫌弃的穷山恶水又变成了圣地,整体说“一定要去看一看”,要洗涤一下心灵。
呕,真恶心。

如何面对自我意识过剩呢,直接面对说是不会听的,被动着唯唯诺诺只会助长风气,好像所以的错误都是我。都是我把一切搞砸,让你完成不了那么多的幻想。都赖我。
也在时时刻刻反省自己,以前自己身上的刺又是如何把身边的人伤害。对比起,都是我的错。

真的感觉现在很多问题不是性别上的事,而是基本的良知崩坏了,基本的相互尊重和同理心几乎丧失,什么慕强的话也说得出来。这种人不是想要平等,而是想获得权力,想统治别人(x)

恶心地自说自话,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一直的忍让真的难以坚持了,就是出现了一种割裂,每念及此都为自己反胃、恶心。

记个梦。昨日噩梦一:古地磁考的贼难,两个小论述,两个简单,一个英文简答,两道计算,一道英文计算,一个实验操作,一个大论述。整个人憋在那里答不出来。
昨日噩梦二:去某一个抬头就能看见山的地方旅游,接到guo的电话,问我对她到底是什么新意,然后天降大雨,措手不及。我也想整清楚自己心意,把一切弄明白。

记昨夜梦中的一个片段。
“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我喜欢你那么久,就算不能在一起,急急忙忙地把我推开真的很伤人。”
“可是我也下了很大决心要忘掉你,才跟你说这些剜在心头上的话啊。”

到现在还是不清楚到底什么理由可以请到假:可以去见来京的亲属,不允许回去做实验,允许参加聚会为理由出去,不允许去见老师,甚至有人写找npy都给假了... 想好了,下一次请假就写去小西天参加学术放映(x)

鲍惠铭老师太强了,真想成为像他这样的科学家啊!

真的,虽然从没去过山西,但真觉得自己这辈子和山西反冲。最早喜欢的姑娘去太原念书,后来先后喜欢上两个来自太原的姑娘,研究生老板是山西人,同门里头还仨山西人,还有很多包含山西元素的很多琐碎小事....我和山西到底是什么缘什么份啊!

跟室友闲聊,他们决定以后生男孩就叫x镥铪,生女儿就叫x铼锇。我想了想,以后孩子叫乐思吧,毕竟loess

歌川 转嘟

以前的实验室,有人做老鼠实验,有块专用的实验用板。

"今夕吾軀歸故土
他朝君體也相同"

等到下午太阳斜照进教二3楼,这里就是整个学校最舒服的地方。

一本书怎么都找不到地方下载,给作者发了邮件要原文,太忐忑了qwq

歌川 转嘟

给英文不太好的研究生提供一个查文献的思路:去微信搜一搜要查的关键词看看。由于国内大量的实验室或科研人员开始写自己的公众号,或者写稿给业内商业公众号推广自己的工作,公众号里面新文献或专业知识的含量越来越高。从那边找到一些信息,再去追溯相应的英文论文,不失为一条捷径。

还有,健怡可乐是世界上最好喝的可乐!(大胆开麦)

上午上课约上越饿,索性打开辣菜小组开始看,下课的时候已经买了三袋完达山、两瓶油辣子、两盒咖喱、一箱冰糖橙和一箱精酿。不知道这点东西能不能撑到双十一(x)
想了想,好像真的只有好吃的才会让无聊乏味的学习生活舒服那么一点。

算下来,稳定同位素的七份小组作业,我做了两份,改了两份。
为了同学我真是豁出去了,明明以前发过誓不碰有机,不碰碳的东西来着orz

过度强调青藏高原而忽视海道变迁的作用算不算是一种地质民族主义(x)

“搞地质的基本功一定要打好,在外面保不准谁看你是学地质的就拿块石头问你。就跟在医院一样,逮个大夫就问自己得了啥病,谁管他是外科还是儿科呢?”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