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强度玩了两个小时游戏,现在照镜子都自带柔光磨皮效果 :ablobspin:

前几天在一个up自己翻译上传的冷门黑白电影下留言说这是全网独家还和up聊了几句,刚刚发现这资源被删了,不会是我造成的吧 :ablobdizzy:

买了个超贵的椅子(hag的),腰背肩一下子被抻直仿佛在做正骨,太感人了。

有些家长,把孩子的翅膀折断了,还质问孩子为什么不会飞

邻居又双叒叕跑到我家来叽叽歪歪,声如雷霆,吞天沃日,势极雄豪 :ablobspin:

脏话 

看到黑龙江查寝视频,那位张同学说话口气和我高中班长一模一样。当时有些同学还说我那班长有领导力,领你妈,这种傻逼就是你们惯出来的。开始我还以为我们那垃圾班长有精神问题,对她客客气气,她就和别人说觉得我很好欺负。后来知道她冲我翻白眼吼叫是故意的,我就开始故意挑她的火想让她和我打架(因为我实在想揍她),可惜她不上当,老师还觉得当他的狗腿子实在是太难了。可不是嘛,直到今天在街上偶然碰到她我依然想揍她。

每当遇到现在这样无聊的时刻,我就会有一种强烈的治国理政的愿望()

说起来最近挺生气的,给两个朋友发消息问候竟然都不回复,觉得自己很高贵,一两句表示看到的话都懒得回吗?既然这样有事的时候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网络营销号就离谱,把“第一执政需要塔列朗”写成“第一执政党需要塔利班” :ablobspin:

最近在看法国大革命的东西,结果刚刚发现我家坐了n年的破烂椅子上绣满的竟是波旁的金色鸢尾花???这椅子设计师就离谱 :ablobspin:

刚刚试了下用电脑科学算命,结果是太淫邪了建议我戒色(???)

笑死,刚刚说完“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之后,前面方阵带节奏的(挂耳麦的)激动地跟着喊万岁,但是没人跟她喊,后面方阵带节奏的两位自己站起来了,然后他们方阵竟没一个人跟着站起来hhhh(讲真,学生活动都组织得比这好,一般都是插在真观众里面带节奏,哪有坐在最前排的道理)

想退团了,毕业了还要被社区团支部安排学习,我学你个头 :blobcatknife:

刚刚看到篇硕士论文,参考书目不知道作者是谁,还全文抄了知乎回答,我大受震撼 :ablobspin:

看到塔列朗抱怨拿破仑太懒了哈哈哈,你也有觉得别人懒的时候

我看到了什么,乾隆命人在古书上画自己的像 :blobcatfearful:

“整个人类的声音只是一声拖得很长的嚎叫”

今日说法:“一群年轻人,白天睡觉,晚上玩手机,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在从事某种违法犯罪活动” :ablobspin: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本站加入电子前哨基金会(EFF)会员,支持并遵守电子前哨联盟原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