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看到西班牙小马的N2N我又想到了板鸭大悲,还有没看过板鸭大悲的小伙伴吗……再次安利10版西班牙悲惨世界,卡司整体在线(除了小G差了一些),有颜有嗓有演技,为了卖安利小伙伴们专门做了中西双语字幕。如果能回到过去看一场演出,这版LM(Gero让叔,DD大E,Guido小马等)是我的选择之一

b23.tv/FAIgEJ

呼啸山庄 Wuthering Heights
2021Bristol Old Vic×Wise Children
链接: pan.baidu.com/s/1OwuPJSTuvrniG
密码:
mda7
(之前好像锁了重发一下)

之前吃了荷兰国家芭蕾舞团《灰姑娘》的安利,看了十几分钟后:这个故事真的不叫调皮捣蛋王子和他的好基友吗?

目前是预售价16.66基础上打八折,不知为什么邮箱链接点进去显示19.99

显示全部对话

自从看了马伯的作品,脑子里总有些奇奇怪怪的画面

【【Hamilton】冰上的乔治三世 'You'll Be Back' on Ice-哔哩哔哩】b23.tv/ZACrFf
我真的直接笑没了

显示全部对话

王冠第五季是明年播啊 :0010: 还好就剩一季了

久违分享!空气炸锅好口感薯条做法记录 

今天第一次用空气炸锅试出了蛮好吃的薯条记一下……以前试过好几种方子感觉都一般吧这个方子可以,应该烤箱也适用
①土豆洗净削皮切条放水里浸泡二十分钟到半小时,之后冲洗,去除多余的淀粉。切的时候土豆最好切成相似的粗细和长度不然会像我一样有的很香脆了有的才刚刚好()
②烧一锅水,水里加几小勺盐,待水开后下土豆条煮一分半到两分钟,大概边缘微微透明但是土豆整体还是硬的没熟,一定不能煮过了
③土豆条滤干水后用厨房纸吸干其表面水分,最好能保持干爽,放在大碗里备用
④切一块黄油微波炉几十秒融化,黄油里按个人口味加适量黑胡椒碎或者香草碎,再加一小勺盐趁热搅匀,将调味黄油汁淋入土豆条中翻拌均匀
⑤撒入淀粉,抛动碗内土豆条使其表面挂上薄薄的淀粉,能互相不粘连
⑥放进冰箱冷冻至冻硬(大概四五小时以上)
⑦空气炸锅200℃预热五分钟,取出后炸篮刷一层薄油,取出冻土豆条平铺,185℃烤18分钟,随后拿出来晃一下防止粘篮子,再送回195℃烤7分钟左右(为了更香脆和上色),就好了
虽然我的刀功很烂,但是薯条味道真的不错()

家人们我来给大家推荐一个可以在两台电脑之间传文件的开源软件了! :TwometersRabbits05:

>> Syncthing
syncthing.net/downloads/

纯开源,输入对方电脑的设备ID就行,速度贼快 :blobcatmeltthumb: 当我今天再一次登不上teamviewer没法传文件时,我发现了这个宝贝,体验感非常不戳哈 :TwometersRabbits26:

以为马伯新剧出预告了发现是在明天放出 :0520: 但看到了Gero刚刚传了他唱的This is the Moment,真是一个宝藏up(???)啊 :0020:
youtu.be/UJTWoKhJnOA

困在时间里的父亲 

看之前知道这部是从阿兹海默症患者的角度叙事的,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像男主视角一样碎片化有些糊涂分不清事实,中间也会穿插着旁观者的角度慢慢揭示真相,从患者的角度看有些时候确实令人害怕,不知道一转身看到的又是谁。
所以从最后来看其实男主一开始就在养老院,只不过和之前的生活混一起了,所以才会出现护工Laura和麦哥并错认成女儿女婿?女儿确实是要去巴黎生活所以最终把男主送到了养老院,另一个女儿应该很年轻就出意外了,所以男主眼里的小女儿一直都是年轻的模样?

原来9年前的今天是Gero的西区debut,还会回西区演让叔吗……什么时候能看到Gero的现场啊(演唱会也行 :0170:

『年轻人烫发前,都应该看看“烫头失败组”』
对于社死的人来说,最好的安慰就是找到有同样经历的人一起抱团寻找温暖。
去理发店就像是去开盲盒,你永远不知道你在Tony老师手下会变成什么形状。
当代人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而发型堪称让一个人“社死”的最直观途径。而比直接社死更让人痛苦的关键是,你是否社死的命运掌握在手握剪刀的Tony老师手里,你只有等待的份。
最近喜欢冲在网络最前线的网友们,常规理发过程多了这么一个步骤——去豆瓣“烫头失败组”逛逛。组里的内容与名称基本相符:各种进理发店失败案例的合集。
如果要说有什么比恐怖电影画面还令人毛骨悚然,那么烫头失败合集一定榜上有名。在脑海中将网络失败造型“嫁接”在……
阅读全文: :sys_link: yystv.cn/p/8030

#游研社 #yystv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