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acial Till的Riesling 2017好好喝~一杯酒配鸟人食堂,乐的飞起🛫️~

新新打工人打了两周的工就burn out,继续躺草坪吃饭打牌无所事事过一天。

链接视频简介「2004年浙江省省委书记习近平接受媒体专访,畅谈在延安插队时的经历。他谈了生活,工作和家庭的多个方面,以及在延安最青涩的回忆。包括怎么学的抽烟;通沼气池被喷了满脸粪;几个月没有肉吃,后来见了生肉直接吃;十多年来每天给彭丽媛打电话;还有两次哭的经历。」

于10分53秒处
archive.org/details/134635793

自制图片,可转发使用。不要出现我的头像ID。

咪咪回家了,晚上老姨要一个人面对空无一猫冰冷的床了😭

我曾在一个报道项目中做过一些transcription。合作的记者去了很多国家,带回很多采访,我们分工把一些重要的部分听打出来。我分到的部分中有在哈萨克斯坦的录音,记者采访了一个帮助新疆人逃跑的人权机构,和几个刚逃出来被机构暂时安置的人。哈萨克斯坦帮中国遣返新疆人,所以机构会帮助他们逃去安全的国家。

录音先是被访者说的维语,然后翻译的英语。虽然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是他们的声音就在耳边,听到他们的哽咽,声音的颤抖,我也不知不觉心跳加速。等到翻译开口,证实最可怕的想象。

印象最深的一个妇女,丈夫是哈萨克族,看到到处开始抓人的时候两人去了哈萨克斯坦,待到必须走的时候回了新疆,马上被抓进集中营。她看到7、80岁的老妇人被年轻的警卫扒光衣服。年轻的女性晚上被警卫带走,早上回来之后就一直沉默。每天放风和上厕所都有严格的时间规定。还看到女性、包括她自己,被打针,被喂药,吃了药之后就好像活死人。她们认为这些针药是为了让她们丧失生育能力。

最可怕的是,这些都还不是最可怕的。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被屠杀,不光是身体,还有语言文化和未来。
但我也很悲观地认为这一切都不会改变。共产党的目的并不是想要改变他们。

在一个疯癫的社会里,你想做一个正常人,就是有罪的。
今天跟朋友聊天,我想起来一个我从来没在网上说过的亲身经历,当年在豆瓣参与“云·茶叶蛋”事件的时候,豆瓣官方律师找到我,让我拍一些老奶奶的视频,第一是为了保障和监督 云·茶叶蛋的钱都在老太太手里不被骗,第二是豆瓣承担着巨大风险,相关部门如果不高兴就可以直接出发豆瓣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所以确认官方律师身份之后我配合他们录制了一些视频,豆瓣也在努力帮助老奶奶,因为他们完全可以删除帖子,事不关己相安无事。但是他们选择跟大家一起承担风险。
另外就是做律师的网红朋友看到有人转帖时候,发现“怎么又是这个傻逼搞事情” 就来找我说,你小心点啊大哥,这种事情很危险。 我其实是个文盲,所以毫无疑问的也是个法盲,我说都是老奶奶自己的银行卡号,我没有经手一分钱,我自己还买了手机送了,还有送了其他东西。
律师朋友说 个人不许组织捐款,想要处理你,不需要任何借口,你自认为的正义,是违法的。让我低调,速度结束战斗息事宁人就完事。
最后一起聊了细节之后,她又说。不许接受境外捐款,你这个细节比前面的条目还严重,我说那些都是中国人啊,还有好多留学生,只是暂时在国外而已啊, 她说 万一不小心惹到了谁,你这个行为,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再找一些人翻出来你之前反动言论,还不得把你抓去CCAV 说你嫖娼啊。

所以一个整个过程我都只有付出没有私利的事情,却莫名其妙的承担着好几个风险。虽然我是个傻逼,不怕死,丝毫没有畏惧,可是就会感觉好他妈的恶心啊,我操他妈我要是偷鸡摸狗 男盗女娼了 也就认了,我只是跟着一大群全球各地的陌生人一起,帮助了一个80多岁老奶奶,仅此而已。就他妈差点违法了。
所以我跟那个律师朋友说, 无所谓了,真要是倒霉被抓了,我可能还有一丝开心,因为悲哀的不是我,而是这个社会,就像我爷爷在文革时期被批斗,又因为需要看病把他弄回医院给官老爷治病一样。
还是我爷爷说的那句话过瘾“当你身边都是魔鬼的时候,你已经身处地狱了,身在地狱害怕死,岂不是笑话”

给咪咪买的小🐭已经成为了它们的新欢…半夜突然醒来狂玩不止。只有我一个人被留在床上等玩腻了的咪咪回家睡觉 :sadcat:

咪咪从昨晚的床脚慢慢挪到枕头边睡觉了,我是不是,今晚就可以左拥右抱两个小猫猫入眠了 :EveOneCat31:

那么一大滩血迹。(图4)除了被摔下来,还有什么可能?为什么白衣女子一开始住院有照片,后来是由统战部的人发话“隐私”?为什么巷子口而不是店门口持续有人献菊花?和其他暴力事件不同,为什么这一次一个家属都没有上媒体?所有的线索都指向那一个答案。

刚刚打打嗷嗷叫的两兄弟现在团在一起舔着舔着睡着了,呜呜呜呜太可爱了 :sadcat: :sadcat: :sadcat:

朋友要去露营,送家里两只咪咪来我家的kitty hotel过周末。两只咪咪一只吃饭嘴瓢,一只埋屎哪吒闹海。刚来半天已经又吃又拉又打架闹腾了一整晚,光速熟悉环境占领地盘开始撒娇。到了夜深人静收拾完一地狼藉的人类开始哭着加班,背后床上的小猫咪已经进入梦乡在梦里啪叽嘴了 :11117: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死去的音乐品味又在追杀我,只能翻出10年前的硬盘和classic细品。

⬇️貴裏瓣自稱搞學術的男網友能不能拎拎清楚,給聯邦宇宙上的女性網友發對方並不想看到的噁心私信不叫調侃,叫性騷擾

第一天上班就在地铁上被人assault了 :sadcat: 这是什么welcome back to扭腰的礼节呀…还好民风淳朴哥谭市的人民站出来替我回击了回去,可惜当时脑子都懵了,只会对人说thx a lot😭 😭 😭 …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