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长毛象里再给自己立规矩:不自己审查自己的语言和思想。

置顶嘟文

在长毛象里给自己立条规矩: 始终对自己诚实。

置顶嘟文

试译一下那位剑桥大学一年级生所写的Fricatives 《摩擦音》
原诗地址:poetrysociety.org.uk/poems/fri

《摩擦音》
李老师说,要想说好英语,你必须学会区分
three 和 free

三人划着筏子从恶魔岛逃出
淹死于前往天使岛的路上。
three和 free
听出区别了吗?

降将 转嘟

提醒一下tl上海的朋友们,目前听到的消息是这个周末全市范围的核酸大筛已经确定,大筛期间要求足不出户,后续有比较大的概率会回到大规模封控状态,跨市物流这几天也有不同程度的卡顿,总之趁还能出门买到东西,尽量保持两周左右的囤货水平吧……

快二十年前了,我到本市一家外企培训英语,为避开人家工作时间,都是晚上培训,然后因为这家外企地处偏僻,叫不到车,下课了只能随他们班车回来。有一次,下课出去一看,排队老长,虽然停了一辆车但是车上已经满人了。车上下来一个老外,向排长队的人大吼:你们应该去公司那投诉,他们承诺了同一时间段安排两辆车,但是现在只有一辆车。然后排队的人受他的鼓舞,纷纷走向公司大楼。老外看三三两两的人往公司大楼走,估计是去投诉,他心满意足又上车了——他本来自己是已经上车了,保证了座位了,不需要争什么的。然后那辆车开走了。
然后高潮来了:本来三三两两走向公司大楼的人们,一看车走了,老外也被载走了,就又都走回来了,继续排长队,等下一个时间段的那辆车。

我这个城市里一家独大的高中,这个学校的高中生过了几十年了还是经常骄傲地谈起自己的高中和高考——永远的高中生。

我党还是不够了解国民,要是把高考设定成六四那天考,你看看老百姓还会关心啥劳什子天安门么。

降将 转嘟

@covid19 #上海疫情 #上海疫情求助

上海的所谓解封,实质上是对新病例和管辖区域进行黑箱管理。

恳请更多人关注上海徐汇区湖南路街道侵犯人权的封控防疫状况:

陕西南路 186、188、长乐路 339 弄这三个小区公用一扇大门,属低风险区域,但以「周围小区有病例」为由,至今仍封锁大门,安装硬隔离栏,并且试图强迫转运全部阴性居民。事实上,小区所在的整个徐汇区几天内只发现了一个病例。

6 月 4 号深夜至凌晨,几十号白衣人员持续砸门,意欲带人强制隔离,直到当晚暴雨才逐渐散去。有老人不堪其扰,精神和身体不适。

现在小区居民仍在持续发声,与白衣人员、街道领导、警察理论,事态均无变化。大家在朋友圈反复传播只能存活几小时的视频,微博上「城市中国」官方号发表了相关文字,但无法上传视频。我朋友就住在小区内,视频均属实。在这个不会被夹的地方重传一次,希望更多人可以看到和传播(下面多条)

1⃣️一名男士手托音箱播放有理有据的冷静控诉

降将 转嘟

微博這個熱搜列表經常讓我很疑惑,之前很長時間列表都有「抑鬱症」相關,今天打開更為震驚發現第一是「坦克」⋯⋯

降将 转嘟

我一直坚定不移地拒绝观看带货直播,因为小时候家里不装有线电视,就只能收到本地那十一二个台,然后这些台还要臭不要脸地用大段时间放电视购物广告,一场广告有时候要一个多小时,卖山寨机的,卖玉石珠宝的,卖减肥药美容药前列康的,卖各种家用电器的。一放电视广告,我的世界就暗淡了,我唯一能勉强看看的是惠人榨汁机的广告,并梦想有一台,好歹人家做吃的给我看嘛:0020: :0020: :0020: 所以看到现在好多人那么热衷直播带货,我就好奇,当初那些电视购物广告你们是没看够吗?

憋屈得慌,发泄不出去,好难受。

我们中国的家长,从来也不知道如何教授爱与被爱。我能跳出这个圈吗,能教好我闺女吗?尽力而为吧

还是撸管最解压。保证他人拥有在私密空间自慰的权利,是基本人权。

降将 转嘟
降将 转嘟

看完《时代革命》,我知道上海和香港哪里不同了。香港人愿意为自己的城市付出代价,有可能是生命的代价。而上海人,早知道这种流血付出,一次又一次的反抗是没有用的,所以最方便高效的就是RUN走,城市并不重要,城市里的人也并不构成共同体,虽然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他们构成受害者共同体,但没有人会为了这些去付出代价。
香港人身上有侠义和天真,上海人呢?一早就看清鸡蛋和高墙之间的实力差距,这种成熟和狡猾是韭菜社会所特有的品质。
(为什么香港人能拍武侠片和黑帮片?)

李佳琦咋了?话说我前几天才听说这么个人……

虚惊一场,我记错了,朋友解释了:电影节之后上院线,院线时间现在都短,一个月左右,这期间一般都不会有片源。然后就会上流媒体,上了流媒体第二天就遍地资源了——理论上7月左右能看到《分手的决心》和《掮客》。

显示全部对话

我没找到《分手的决心》和《掮客》资源,有点心慌:这是还要等几天,还是说以后会越来越收紧了?我怎么记得《燃烧》《小姐》和《寄生虫》那时候很快就有了呀。

降将 转嘟

七月一日起,做核酸要自费了。配合上不做核酸不准进入公共场所的规定,也就是说,还有不到一个月,人类历史就会迎来“付费上班”的奇观。七一这个节,一直没什么特别值得说道的民俗,这回补上了。有诗赞曰:红管管,白杆杆,为上班班做酸酸;做酸酸,上班班,不然就要躺板板。

降将 转嘟

推薦一個FB專頁「1989的傳真」,內有大量珍貴的歷史圖片與視頻檔案。其中,「六四是怎樣一回事」用十分鐘的視頻講述事件經過,圖像剪輯與文字解說簡潔易明,粵語有字幕。
視頻鏈接:
fb.watch/dqD4ZgF-5w/
專頁鏈接:
facebook.com/fax1989/

显示全部对话
降将 转嘟

【馬世芳/耳朵借我】2019.06.04 六四30周年祭
播出曲目:
黑鳥 / 無助→抗爭→團結(1990)
崔健 / 最後一槍(2011《搖滾交響音樂會》實況)
侯德健 / 漂亮的中國人(1989.6.3. 天安門廣場實況)
Carsick Cars / 廣場(2008)
李志 / 廣場、人民不需要自由(2009《工體東路沒有人》愚公移山演出實況)
萬能青年旅店 / 在這顆行星所有的酒館(2010)
張雨生 / 沒有煙抽的日子(1989)
陳昇 / 爸爸(2002《一朝醒來是歌星》實況)
羅大佑 / 彈唱詞(1990)
達明一派 / 天問(1990)
達明一派 / 回憶有罪(2019)
黃衍仁 / 媽媽你沒有過錯(2019新編)
崔健 / 一塊紅布(1991)
Alian電台亦有隨選重聽服務,歡迎利用。

本集永久連結:ear.xiaoyuu.ga/ep/20190604/
Spotify:open.spotify.com/episode/0lEg9
Youtube:youtu.be/RRfaDoazAoI

我曾寫過一小段關於那年夏天的記憶:
考前一個月,高三早就停課,我們還是天天去學校K書。六四事件爆發,三兩哥們兒出來歇息抽菸總會順便為中國未來發一陣愁。上街覓食,到處都在放〈歷史的傷口〉。直到現在,每聽到「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我都會回到那年酷暑的南昌街,太陽晒得一切都脫融了顏色。熱風颳起來,帶著小吃店炸排骨的油煙味。
那年剛解嚴不久,黨國宣傳機器仍然瀰天蓋地,北京爆發學潮,電視新聞激動得一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業就快成功的模樣,報紙都已經光明正大寫「北京」,電視卻還是小心翼翼地稱呼「北平」。中學生一群群被動員去中正廟廣場參加靜坐聲援,但我和哥們兒就算沒有聯考壓境,也不可能去參加那種大家一臉傻樣合唱愛國歌曲的聚會,那股陳腐的「團康味兒」,我們避之惟恐不及。
六月初,我們都以為抗爭差不多到了撤場時候,大家還替對岸學運青年擔心會不會有「秋後算帳」。電視上瘦得像猴的侯德健,就著一支手電筒的光,在絕食帳蓬裡唱「漂亮的中國人」,那段錄影,和人民英雄紀念碑上面啪地展開墨色淋漓「天下為公」大條幅的畫面,都深深印在我將滿十八歲的腦海。(續下)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