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一片瑰丽的海岛,梦境有海时一直很美。现实却是自己逃不出现有环境下,渐渐没了挣扎的力气。

如果政治正确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立场,伪善也许会比暴戾更邪恶。

今年的愿望是发文升职赚钱买房子,去年大概只是买房子。

身份认同危机,和过度真实的噩梦

老房子关注的两个完全岁月静好派的po主居然撕起来了。感觉房子乱塌是早晚的事,以及确实需要管住嘴。

不停地刷社交网络,仿佛希望能在里面找到相同的声音。但这种行为本身就是无解。
突然想到高中时刷豆瓣,友邻互关真的单纯是因为一部电影一本书,甚至是一段犄角旮旯的小国历史。现在想再拾起来,却发现自己什么爱好也没有了。

分享一款比较实用的工具,可将 Wikipedia 上的文章、Google 表格、Excel 等数据内容快速转换为可调用的 API 接口。

地址: :sys_link: 网页链接

:icon_weibo: weibo.com/5722964389/JtFu50W53

一直觉得喜欢教学不喜欢研究,但是真的把自己放到一个teaching school里时,为什么又觉得被埋没了?要靠research来证明自己的话,也明知道自己在洪流里会追赶得很辛苦,而教学没有成就感这件事,我也在慢慢学习。说到底不过是讨厌那种讨好别人的生活姿态吧?但又有几个敢挺直腰杆不这么做呢?

今天邮件通知说英国各校已经被更高一层施压要求national lockdown期间一定增强面授课的力度。而实际情况是,学生们(尤其英国本科生)早就在上周四之前跑回家了,我们想教都找不着学生。教育大臣也不要拿“倾听学生需求”当幌子了,学生用脚投票了,学校已经受到家长反对面授的咆哮了,再听我们也要聋了。不就是政府怕自己管不住年轻人,把锅死命甩给高校么?

今晚睡前应该拿“不忘初心”鼓励一下自己。不过我确实有点想不清楚自己的初心是什么了。

"科研"这件事,自我怀疑大概是最可怕的:我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意义何在,如果有一天商业制度与信用机制崩塌,我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事实上不论什么时候,我的工作不过是写一些奇怪的文章说一些奇怪的话,证明自己的存在有意义。而所有人都在拼命说一些奇怪的话以证明存在的时候,我刷与众不同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得到周围人的认同?所有人都在胡言乱语时,如果我选择不胡言乱语,我如何证明不是我自己疯了?

四年前的这一天,我清早有seminar,一边讲着课一边开着FT的市场走势。当年吃瓜想不到后边的世界天翻地覆。下一个四年是什么样的?

夜晚又一次焦虑到哭,卡在这里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离开,离开了又能去哪里。这个问题我在去年一年里不断地问自己,然而没有新的发表没有成绩就走不掉。

看电脑屏幕上的文章跳行又严重了,这样下去我都要申请DSSR了

#BroadwayWorld on Twitter:
West End performers send a message of hope and resilience dancing to 'From Now On' from The Greatest Showman.
t.co/u6VxJ5nxZm
:sys_twitter: twitter.com/BroadwayWorld/stat
#theater @theater #broadway

久坐腰疼,后面是不是就照着瘫痪半身不遂发展了?。。。。

渐渐有点理解那种一言不合就拉黑删除的心态:没有解释的动力也懒得博得别人的同意时,点一下世界清净。但是或许从此我们就漂离原来的社群,各自在孤岛自说自话。

最近因为说话的机会极少,但凡交谈中有一点不统一的观点(都没上升到争论的程度),我脑子里就会反复播放这段对话。大概如此继续我真的会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搬走——搬去别处日子会好过一些么?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