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 这个国家在课本上宣传的东西后来都被证实是假的。 刘文彩收租院是假的,中美合作所是假的, 周扒皮和半夜鸡叫是假的,刘英俊是假的,白毛女是假的, 邱少云黄继光是假的,雷锋日记和照片都是假的, 飞夺泸定桥是假的,朱德的扁担是假的……那么, 这个国家的课本究竟要教孩子学什么?

空军司令员的孩子在美国,海军司令员的孩子也在美国,陆军司令员的孩子都在美国,这他妈的仗怎么打呀 :0160: :0160: :0160:

如果一个美国人在北京长期居住,他不会说中文,也不吃中餐,也不接触中国人,也不融入中国社会,而且还排斥中国传统文化。你会不会很纳闷?这傻逼赖在中国为什么不走?滚回去

其实,大多数中国人在西方,完全就是这个操性

这是服从性的驯化,本质是怯懦残毒……拿以性为耻举例,他们变成滥交淫乱者的概率比所有人都大。

台湾人均年收入在3万美元左右,相当于大陆的15倍。
台湾社会保障体系。60岁农民,均可以得到与教师、公务员一样的退休金。
已大学毕业由政府发放租房补贴,结婚购买房子由政府担保30年免息贷款,结婚后生孩子由政府发放营养补贴和工资,幼儿园到国中的费用,均有政府承担,中午的免费午餐,一般是三菜一汤,由政府承担。

你国是这样的,如果你一辈子不摊上什么大事儿,那幸福指数是真的很高。但一切的前提是,你别摊上什么大事儿。平时都是:光鲜亮丽,文明礼貌,看美剧听巴赫,谈投资聊上市,一旦出了事,横幅拉起来,微博发起来,膝盖跪下来,和进城讨薪,在包工头面前磕头的农民工其实没啥区别。”

一个跪了太久的民族,连站起来都有恐高症。说钱权,立刻放大瞳孔;一说男女性事,马上就兴奋;说到民生,正义,人性,良知,个个就哑巴,不关我事,不感兴趣。一个个精到骨头的个体组成了一盘散沙的族群,其实所有的屈辱和灾难都是自酿的苦果……
——鲁迅

最有效的洗脑,就是在你开始懂事、对世界还懵懂无知的时候,就在你脑子里种植下某些“思想”“主义”等等精神木马,除了少数有特殊机遇和智力超群的人,大多数人将带着这些精神病毒度过一生。

每个孩子都不一样。有的是柠檬有的是苹果,有的是仙人掌有的是小树。我们要做的应该是让柠檬更酸,让苹果更甜,而不应该让仙人掌长成参天大树。
——野小合

你怎么可以鼓励一个人,只是因为听别人的话,就变成一个有价值的人了?听完这句话后挺心塞的。非常需要进化的价值观
youtu.be/rfuN7LUtjRk

需要科普一下歐盟對於針對女性的性騷擾的定義:
除了「常規性騷擾」外,像前男友的糾纏、陌生人死死盯著看,有人發你不喜歡的黃段子,貶低你的外貌和魅力,讓你感到不適的約會方式,問私人問題等等。
比方說,「你怎麼不剃腋毛?」這種就屬於性騷擾。 t.co/anNIAABVyz

補充一句:對性騷擾定義的嚴格,並不是保守,相反恰恰促進了社會風氣的開放——因為這幫助性權力從完全由男性主導,向女性傾斜,使權力更加均衡,女性才更有自信。

你国教育的可怕之处:它让孩子从小学会说假话,它剥夺孩子的童年,扼杀少年人的求知欲,阻碍青年人的独立思考。它模糊了是非观和善恶标准,导致成年后的国人说谎成性,干坏事毫无罪恶感,整个社会道德崩溃。它要塑造的,不光是黑屋子中大批沉睡的人,还有你永远没有办法唤醒的那类装睡的人。

叶利钦回忆:当年他去参观分配给他的别墅时,全家都被别墅奢侈豪华惊呆了"就连我这个政治局候补委员,都配有三个厨师,三个服务员,一个清洁女工,还有一个花匠。"他感慨:"如果你爬到了党的权力金字塔顶端,则可享有一切,你就进入了共产主义,这才叫共产主义。‘’

一股腦地付出,普通人會覺得無法回報而有壓力,但如果發現帳戶一直在透支,對方卻仍然盡可能提領借貸善意,那就要思考是否要結清帳戶。

畢竟PUA的後期行為就是
「盡可能貶抑」→打壓受害者自我價值,產生情感依附
「引導受害者付出」→營造被需要感,使受害者只能以付出建立自我價值

當善意的帳戶透支,不論再怎麼在意對方,都先停下來。
這很難,但你是有價值的,而你的價值,絕不能建立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再怎麼信任愛對方,都不行(抱

显示全部对话

PUA也會給予對方這樣的信念。然後藉由信任不斷拉扯對方的認知。因為信任,所以那些毫不留情的貶抑、漠不關心的行為,都成為「我是不是不夠好」的自我懷疑。最糟的是這種惡性循環會讓受害者開始依賴對方。

最後對方的價值判斷就是自己的價值判斷。受害者會因為前後的反差產生認知失調(前後矛盾,因此努力地為對方的所有行為合理化),最後有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有一說會有這種症候群是因為幼兒會試圖依賴身邊最有力的權威,這也是PUA做的事情。對PUA來說受害者只是戰利品,但受害者卻覺得PUA是世界的中心。
要如何離開呢?非常困難。我自己的親身經驗是就算明確建立自我心理界線,也很難不被對方影響。但能夠慢慢走遠的方式還是有的,想像自己與身邊的他人都是一筆帳戶,善意則是存款。通常我在與人交往時會先預設帳戶裡有500元(善意)給對方,以後每一次的行為,都需要計算提領與存入。
對方給我的善意,是對方再度在帳戶裡面存入;而對方的一次要求,或是自己的付出,則是提領。
聽起來很斤斤計較,但也是提醒自己有恩必報,維持關係的平衡。

显示全部对话

如果發現身邊的人不斷貶抑你,讓你感覺自我價值低落,但又離不開他,千萬要非常小心。
幾年前「情緒勒索」一詞很紅,所以大家都理解有時身邊人會用施加罪咎感、打壓價值的方式來控制對方。但如果這些情緒勒索的方法與追求的套路結合起來,有系統地用來撩人呢?

這就是PUA(pick-up artist)做的事情:
雖然1980年代就有這種搭訕達人,但網路的便利讓人的溝通變得很靠近,這幾年在中國、香港都出現了PUA的地下兄弟會。這可能真的是不為人知但確實存在的黑暗,這些PUA兄弟會成員彼此競爭自己的戰利品,不只是在夜店的night game,一群人互相幫忙勾搭對方而已,有些黑暗的PUA目的是長期控制進而毀滅對方。
PUA的作法統稱為mASF,可以分成兩部份:誘惑吸引與控制凌辱。前半部份沒什麼問題,一般正常的交往也可能都會使用冷讀法(算命師常用的套話術)、孔雀(展示魅力)、進挪(kino,不斷拉近肢體關係的技術)
但PUA令人髮指的是後半:獲得對方的信任開始冷凍(刻意在熱絡期斷絕聯絡)、打壓(貶抑對方)
迷人熱情,總是能體貼細心察覺需求,給予驚喜的人,我們通常都會信任對方會是瞭解自己的人。

妳為什麼不逃?

雪萊泰勒研究:性別在面臨威脅的反應有差異,因先天不同激素影響,男性更傾向戰或逃,女性更傾向

tend-and-befriend。

多毛骨悚然的結論,妳的生理激素會驅使大腦心理催生與施暴者友好合作的妥協念頭,那意味著,妳的身體為了活,會命令妳自願獻身,等事後安全妳才

越想越不對勁。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