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有尸体,害怕这个的朋友不要点】上次说了著名的爱尔兰大佬O'Banion与他的死,这次说说他最忠诚亲密的朋友,也是O'Banion死后最恐怖的复仇恶鬼之一,Hymie Weiss。 

如果你看了上一篇bgme.me/@gokurakutei/104677558 觉得O'Banion是个有趣的怪人,那么,O'Banion最忠诚的朋友、帮派里最得力的手下,Hymie Weiss,就更怪得难出其右。

Weiss成长在一个波兰移民家庭。

他被描述为“瘦长而结实,黑发毛糙,有着炽热的黑眼睛和臭名昭著的急躁脾气”,与O'Banion在溜门撬锁、抢保险柜的犯罪事业中相识。

两人很快成为了朋友。

而Weiss是那种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更乐意为朋友插别人两刀的危险分子。

据说他喜不喜欢一个人都会很明显地表现在脸上。

他不喜欢的人,光是看见他在场,都会被他的凶恶表情吓到发抖,觉得他是个一点就着、“随时会爆炸的人体炸弹”。(据说他的瞪视甚至会使阿尔卡彭都心里发毛。)

Weiss的哥哥Fred是个一战退役老兵,而Weiss由于患有严重的脑动脉瘤而没有被征召入列。

Fred有次以此指责Weiss“没有为国尽忠”,Weiss对此的回应是,当场向自己的亲兄弟开枪。

在O'Banion麾下,Weiss指哪打哪,恐怖而高效。

从杀人灭口,到抢劫破坏,再到持枪威胁将军本人,Weiss什么都敢干,更什么都乐意干。

有一次,有个黑帮分子截了O'Banion的私酒,Weiss受命去给那个倒霉鬼上一课。他们载着那个黑帮分子开车出门,在湖边杀害了他。

“我载了他一程,单程车。”Weiss回来说。

“单程车”这个词从此变成了黑帮一大传统。

而这样的标准黑道恶棍,在他喜欢的人们眼里,Weiss竟然形象完全相反,是一个“热情”“善良”“慷慨”的好小伙子。

他定期为母亲付掉在杂货店的账目的同时,还会顺手帮贫穷的邻居们结清欠款,还禁止杂货店老板把自己的好人好事告诉别人;

他借宿在朋友家,半夜被厨房一声巨大怪响吵醒,赶过去准备宰人,发现是朋友的小孩偷偷爬起来够架子上的饼干,于是当场放声大笑,把孩子抱起来帮忙够饼干罐;

他和一位歌舞剧小演员Josephine陷入爱河。Josephine是从加拿大乡下的丈夫那里出逃,到美国来拥抱舞台生涯的。两人除了无法真的办手续结婚外,同居,度蜜月,以夫妻相称。后者描述他时说,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之一”。

Weiss截然相反的性格,很可能来自于他的脑动脉瘤,以及其造成的长年偏头痛与晕眩之苦。

O'Banion在花店总部楼上自己的办公室里,专门为Weiss添置了长沙发,以便Weiss在偏头痛发作时,能够安静地在黑暗里躺几个小时休息。

帮派里有位司机,曾目睹Weiss偏头痛发作现场,说Weiss因头痛欲裂而当场“倒在地上大发雷霆”。

O'Banion被刺杀之后,Weiss的情况极度恶化。

当天,Weiss打电话去花店想找O‘Banion谈话,却得知O'Banion已死的噩耗。

Weiss当场精神崩溃,把自己锁进了卫生间,任凭母亲、朋友、帮派兄弟在外面呼喊也毫无反应。

人们把门撬开后,发现他正处于紧张性精神分裂状态,背靠浴缸坐在地板上,双臂紧紧缩在胸前,眼睛望着虚空。

人们问他是否还好,他只回答了一句话:

“Everything I have is gone.”

在葬礼上,Weiss的精神状态差到无法上前抬棺。

很快,Weiss和另外一位帮派元老继承了领导权。

但Weiss并不在乎利益、地盘了。他现在活着的唯一动力就是复仇。

整个北部帮开始对以John Torrio和阿尔卡彭为首的帮派进行疯狂报复。

仅仅在1925年O'Banion死后,到1926年的短短一年间,在Weiss和其他疯狂的北部帮复仇者手上,John Torrio被重伤,阿尔卡彭遇刺两次化险为夷,另一位头目被杀,十几名帮派成员被重伤或被杀害。

在寻找凶手的路上,Weiss无所不用其极,从简单的枪杀到残忍的虐杀,只要能够复仇,他毫不在意。

芝加哥一时间成了帮派战争的台风眼。追车、枪战、谋杀似乎每天都在发生。

后来被叫做美国有组织犯罪之父的Charles Lucky Luciano在造访芝加哥后评论道:

“这真是个天杀的疯狂地方。在街上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这场疯狂复仇最终以Weiss之死暂时宣告结束。

1926年10月11日,Weiss和同行者在花店对面的教堂门口下了车,正要横穿马路时,分别藏在附近房屋里的整整三组枪手,从不同角度开火横扫街道。

Weiss当场身中10枪倒地,在送往医院的过程中身亡。

他的葬礼只邀请了朋友与家人参加,记者与摄影师被拒之门外。
葬礼上播放的是马斯涅的《悲歌》。
一座钟的时针被停在了4点钟,那是Weiss被害的时间。

Weiss最终被埋在他永远的友人O'Banion坟墓的附近。

(值得一提的是,二十多年后,死去的阿尔卡彭也被埋在他们附近。)

附图分别是Weiss被捕正面照、著名的凶恶凝视照、与女友Josephine度蜜月时的水兵服合照,以及在停尸房里的尸体面部照。

我很喜欢最后这张,凌乱的野草一样的黑发,从低垂肿胀的眼帘里望向镜头的黑眼睛,下巴昂着,嘴唇咧开露出牙齿,几乎像是一个笑容……

也许他的头痛终于停止了。

很多受过教育、看上去显得文质彬彬的国男有一个特征,在涉及女性问题的时候他们的智力和逻辑仿佛忽然就下线了。
比如说到推翻奴隶制或者土地改革的时候,如果有人提出”也有好的奴隶主“、”也有好的奴隶“,他们立刻就会说:
这些都是结构性的压迫。
在面对结构性压迫的时候,个体经验并不能动摇宏观结论。

但一旦说到“女性长期受到压迫”,他立刻就不管什么结构性,什么宏观,搬出“我妈还能举着棍子追我五条街”来反驳。

最开始我以为这是因为他们脑子不清醒。
后来我发现这恰恰是因为他们脑子很清醒。

这是一个经典的“两头牛现象”——

有两个朋友闲聊,其中一个问另一个,你有两百亿,你会给我一百亿吗?另一个说会。
又问,如果你有两头牛,你会给我一头吗?
另一个说不。
问为何。
另一个说“因为我真有两头牛”。

为什么很多受过教育的男性,在其他问题上都显得头脑清楚、坚定地站在正义的一边,偏偏在女性问题上总是颠倒黑白,诡辩百出?就是因为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真的是剥削者和压迫者,真的从结构性不平等中获利。

好想问各位吐槽女性把全体国男视为潜在强奸犯的男性,到底觉得女性应该怎么做呢。
我的实习带教[性别女],告诉我,最好不要在晚上比较晚的时候回复或者给异性导师发消息,因为这样有可能给对方一个我有意向和他发展关系的暗示。
我觉得真的非常离谱。我听到她说别太晚给导师发消息的时候可没想到这种理由。
那我该怎么样呢。
表示【我觉得大部分男性明白consent的重要性不会误会不用担心这个】吗?
男性导师会觉得对女性这样的警惕感到冒犯吗?会觉得自己被女性霸凌了吗?会感受到【做男人真难】吗?

关于匿名提问箱收到的提问。
我发现我还看漏了一条 :0200:
…… :0200: 看着觉得真可怜.jpg

图中这两位的言论,可以说是代表了相当多中国男性的典型想法。
每一句话都能让我内心弹幕溢出屏幕。

简单就观点反驳一下吧(不针对人)
(如果有同意图中观点的男士不服气我说的,麻烦在自己去读书和block我中间选一项;如果有男士认同我说的……恭喜你,你超过了男性的及格线。)

结婚、生育、做家务,女性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力,这些不是女性“必须做”的“义务”。
按照大多国男对处女的向往,一辈子不婚不育的女性应该是梦中女神才对。(而实际上,他们更向往的不过是通过破处这个仪式将一个女人标记为所有物的成就感)
做家务本来应该是两个人共同承担的事,但图中观点透出的是什么呢?女性不做家务是逃避义务!男性也要做家务真的好委屈哦!(注意,做家务到了男性身上就变成可以上“做男的没什么好”榜单的事情了,而且这个做家务还只不过是假设。有学术统计,在全世界两性最平等的国家男性做家务的时间也只不过是女性的几分之一,更不提在中国了)

(回复下续) pawoo.net/media/pkdl9Bylcw2EYh pawoo.net/media/UhYazafmJKH2kS

我其实还是很想吐槽,国男最喜欢讲的一句话就是“女权只要权利不要义务”,
啥叫义务啊?
女权是因为女性权益受损才提出主张的,重点就是权益。结果老爷们,“你们无产阶级只要权利不要义务!”
醒醒。

什么是女性的义务?结婚?生孩子并且不跟自己姓?带孩子?孝敬老人?做家务?赚钱还房贷车贷?
结婚生孩子这些都反驳过了我就不重复了。做家务赡养老人养孩子这些不是应该两人一起承担的事么,不就是因为目前大都压到女性身上才叫做不平等吗?何况妻子们赚钱也没见的比丈夫们少啊。

我就想问问无脑复读这句话的男士们,除了这些根本不叫“女性义务”的事儿,还有什么义务是女权主张者们应该承担却逃避的?

显示全部对话

梨视频发了个新闻,标题是
#84岁老太因琐事打死80岁丈夫#:主动自首,获刑10年[衰]】

一个转发吐槽非常犀利:
@午后的水妖 :当受害人是男性,被动句就不见了,感情纠纷家庭琐事也不见了。年龄大免于刑罚也不见了。

真的,第一次看到胡歌那条微博,我还以为胡锡进改名了。

算了算了,我要闭关了,成天车轱辘话真的没意思…大家快监督我,看见我冒出来就把我按回去。
再花时间车轱辘话我就真的要爬不上去找不到工作了,大家白白。

在社交网络上抱怨现在的女生只想要权利不想要义务就知道不想做家务不想结婚生孩子?
女性:【我不想结婚,因为我找不到愿意做家务,在家里听我的话,孩子还愿意跟我姓的男人】
男性:【我要娶个老婆,可以帮我做家务,听我的话,还能生一个和我姓的孩子】
两种人算是半斤八两,但是猜猜哪一种占的比例高,再想想哪一种造成的伤害更大吧。

每每进行创意性工作时,就觉得自己语言之贫乏,思想之单薄,自己好垃圾。
目前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时刻惦记着,平时就多看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书,一篇文章,一首歌,一段话,一个图等等,甚至洗澡时的胡思乱想,不经意间引燃灵感的小火花,然后马上记下来,否则会忘记,变成人间实惨之我本人。

分享Nerullice的微博:对于微博的友情提醒:其实我发在朋友圈了,但这些故事实在太……荒谬了,荒谬到了我希望我仅有的几位关注我微博但不关注我朋友圈的朋友们也一定能够看看的地步,所以我转了过来,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
友情提醒:这将是我发过的最长的一条朋友圈,甚至第一次让我知道了朋友圈文字长度的上限是2000字,所以我将破天荒地标上段落序号,并将在评论区继续发完。
阅读时间大约……我不知道,这得看朋友你的阅读习惯和耐心……
那我要开始我的表演了:


之前说过,这几年由于在家加班的时间变多,做一些枯燥而不用费太多脑力的文本工作时,我开始放一些国产综艺节目当背景音乐,因此每年我“听”过的综艺数量都基本是我这辈子前三十年看过的所有综艺之和,附带的效果之一是我对国内艺人的认识率惊人增加。
我还是有一些自己的兴趣偏好,基本还是看些竞赛类的东西,这几年大家也知道,各种歌舞选秀综艺不少,首先有些歌舞质量确实不错,能承担背景音乐的本职工作,然后人性的阴暗面之一嘛,就是喜欢看他人暴露出来的人性阴暗面,这也正是这种竞赛类的节目的卖点之一,这个兴趣点我相信很多人会跟我一样。
但我找到了另一个兴趣点,我相信跟我有这个相同恶趣味的人不会很多:
那就是看这些节目都会屏蔽哪些敏感词。

说几个我印象深刻的吧。

中国有嘻哈第一季
热狗和张震岳唱差不多先生
有一句是“也代表我是个闲人”,原歌词是“也代表我是个贱人”,这里也许是为了传播,改了歌词
我也还算理解,拿到面对全年龄的平台上放,总得把有些刺耳点的东西修一修
这歌就算够不错了,总不能把当年哈狗帮时代的“yuki amei coco li”在大庭广众再唱出来
没错!以上这句话是我夹杂私货暗戳戳地炫耀,你们就没估到我高中时代就听过热狗!

偏题了,说回屏蔽词
这种圆润点的修改我记得还有一些,不过接下来的故事就越来越魔幻了


去年大火的乐队的夏天,海龟先生第一首歌,有段英文歌词我怎么听怎么别扭
字幕打的是“bye bye bye bye bye on night stand”,还贴心的配上了中文翻译“哪怕此刻站在夜色里”
不合我知道的任何语法,然后我突然有了个神秘的猜测,一查原歌词,啊。。。
原歌词是“buy buy buy buy buy a one night stand”
强行用字幕和谐
上一次我记得这种事,还是在当年康熙大帝的电视剧,因为主题歌录完了改不了,强行用“愿烟火人间”的字幕替代了“血淹没人间”
但等会,那个是另一桩公案了,当年拿出来卖的商业歌曲本来就少,现在这个节目录制之前难道不会和歌手商量下改改歌词,做的像热狗他们一样成熟么?
当然,我也理解节目组和这些桀骜不驯的艺人之间需要达成的平衡
也很可以想象节目组不负如来不负卿的辛酸,我甚至能透过这些字幕感觉到他们的“真不容易”的叹气

但是还没完,请听我讲第三个故事


上周开播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
脱口秀这种东西比歌曲更难搞一点,喜剧嘛,重点之一就是要让观众能获得优越感,所以就总会有一些更刺耳的词。
比如有些明星的名字以被吐槽的形式出现的时候,需要用“哔”声来掩盖掉,这个还算是惯例
然后张雨绮说“我的‘哔‘像麦瑟尔夫人”的时候我就莫名惊诧了
对着口型猜了半天,又上网搜跟我有相同疑问的人的问题,才知道那个词是“三围”
再然后同期节目的另一个爆点段子是这样的:“脱口秀这个小众行业居然充满了帝王将相,就好像是太平X国,遍地是大王,短暂又辉煌”
注意,这里字幕打的就是“太平X国”,而演员说出的这四个字被完全消音了
我好久没有这种“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的感受了
节目组的求生欲真是浓烈到了某种程度

如果故事只到这里,还不足以让我有动力写一篇长文
看多了网文的朋友自然知道,猜网文中的屏蔽词本来也是看网文乐趣的一种,比如“某某XX师挥舞着魔杖”“十有XX就是他干的”这种会让人呵呵一乐的句子。
这其实和上面我说的那几个故事很相近,偶尔用来饭桌上和朋友们扯扯还挺有趣的

但我要说的第四个故事,也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终于让我想要怒敲上千字来喷一喷这个可笑的世界了


今年最热门综艺的强有力竞争者,乘风破浪的姐姐
以宁静为首的一组姐姐们唱了一首歌,居然没放歌词,而是在屏幕下方飘过一行字幕:
歌词大意:女人们为了爱彼此呛声ooxxooxxooxxooxx
我本来只是一边敲键盘一边听着宁静的第一句嗓音有些独特不是她的风格,瞥了一眼画面,看到这个古怪的现象我就忍不住停了下来,努力听了听她们的歌词,又去搜了下原词
太长了,不贴在这,大概有这么些关键词
黑魔咒,嫉妒心,前凸后翘,水蛇腰,裹小脚,红颜祸水,放荡是傲娇的一种记号

我脑海里同时迸出的多个念头已经让我不知道如何描述我的情绪了,我甚至感觉我自己人格分裂了
这种也算是敏感词?这个审查机制已经严酷到了这样的程度了?太荒谬了——这是否认
唉,节目组真是太不容易了,刀尖上跳舞——这是同情
原本以为审查机制会随着网络的发展和我们这代人的长大逐渐放宽,怎么还越来越严了?——这是迷茫
哈,没想到吧!网络能让所有人有发声渠道,只要一个词有可能得罪一小波人,一个足够丰富的作品就可能得罪一大波人!就是网络和我们这代人自己把自己的喉咙掐住了!——这是愤怒
但是这当然都是“哔——”的错啊!要不是不够清晰的审查机制,怎么会让这个行业自主规制成这样——这还是愤怒
再说一遍,别以为都是审查机制的锅,节目是商业化的,当然希望能讨好所有人,包括那些在网络上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人——这是无奈
这个世界已经不能好了!不能!娱乐至死、乌合之众、美丽新世界那一票反动书籍里说的都是真的!——这是绝望
总是会好起来的吧,教育和高等教育都在越来越普及,毕竟年轻人能接触的东西比我们年轻时多多了,总是会比我们更快成长起来的,世界还是有可能变好的——这是讨价还价
你的工作还没做完,已经1点了,你想继续让情绪控制你,继续发牢骚,然后明天继续加班么?这个世界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的工资是世界发的么?咦,好像还真是——这是接受

以上这些念头,真的,是我在瞥了宁静姐姐一眼,花了十秒钟搜到原歌词后,在她们唱完这首歌的短短三分钟里爆发出来的,你们可以看到我甚至走完了一个完整的悲伤五阶段


唉,好吧,我还是希望这个世界能更好一点
直到今天为止,我还是在尽自己的努力,希望能尽量改变一点我周围的世界
尽管很多时候我也犯了错,从而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糟一点,但我还是希望这个世界能更好一点
所以如果你居然能每个字看下来,看到这里,能在我以夸张口气写出的震惊中感受到一股欢乐气息的同时,似乎受到了一些触动
甚至开始思考我们有没有可能做一点什么,让这个世界不要无法阻止地往那个糟糕的方向滑落下去哪怕朋友你只思考了一秒钟,就继续开始刷下一条朋友圈
那我想我就没有白花这么多时间敲字
这就算我给自己记上了一个公益时吧

感谢阅读,以上来自你忠实的朋友,他一小时前还是一个边加班边听综艺的社畜,现在则是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犬儒、冷笑话爱好者、朋友圈长文作者和满腹牢骚的深夜失眠者
 weibo.com/1879563841/JdOEtjtDJ (来自Share微博客户端)

#不存在的词典 #立此存照

我觉得谷山纪章的中原中也ver.唱歌效果和迪士尼公主是一样的。
我就喜欢这种高音特别投入热情,唱的又很准,音色很明亮的声音。
用力歌唱!可可爱爱!

mbti的正确用法:搞oc、代替大家聊腻了的星座和阵营九宫格、玩梗。
mbti的错误用法:太多了。

但一个人如果测出自己是INTJ真的很难不被这套理论吸引,毕竟给你吹出花了:金字塔顶端的天才!生来就要改变世界的栋梁!
如果介绍写的是:一帮不会也不想说话,试图用高智商来掩饰自己情商低的事实,但实际上也不一定智商高毕竟遗传因素摆在那里,思想极端化,动不动就因为一点小事割席搞到没朋友,爱好小众,每天都在冷圈里打滚,割腿肉都没人吃,脑洞开不过INTP,实践搞不过ISTJ,明明是工作狂但很难和同事老板相处,比起赚钱更喜欢琢磨些没用的,没好好接受过人文教育的话基本会自学成才沦为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最悲伤的是即使生来是邪恶的反社会,也会因为内向而干不过ENTJ,导致更难获得世俗意义的成功的少数群体。
还不退群的可能是真的INTJ(。

首页有没有哪位大佬知道,r语言有什么好一点的学习教材吗……或者还是报个班比较好这样……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