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本人致力于磕假的,性格糟糕的,不健康的东西,并不是说其他的好东西我就不搞,但是搞点乱七八糟的东西并不代表我不知道这个东西乱七八糟。

置顶嘟文

饿了么专送骑手在签约时并不知道自己授权允许公司给自己注册为个人工商户,由此失去劳动者的身份和劳动法的保护。当他们劳动仲裁赢了之后,作为败诉方的公司就会立即回到注册地法院提起诉讼,然后案子就会以“不存在劳动关系”为由判骑手败诉。

“这个系统里,不单只有算法令骑手受困其中,更有一张精心设计的巨型法律关系网络将骑手包裹在内:A公司给他派单、B公司给他投保、C公司给他发工资、DEFG公司给他交个税……它们互相交织,将骑手紧紧捆住,可当骑手真正跌进前方的大坑并向外求助时,其中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足以成为他的「用人单位」。而站在系统外的农民工律师,仿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劳动关系」被这样一步步地人为打碎……”

“正是由于「原本集中于单一雇主的管理特权功能分散到多个商业实体」,骑手的劳动关系通过人为的网络状外包被彻底打碎。这不但导致骑手分不清用人单位是谁而大大增加维权成本,就连法院也因难以确定用人单位而判决骑手败诉。外卖平台与大量配送商正是借此操作在不同程度上逃脱了用人单位的法律责任。”

“ 与之相类似地,在众包模式中为外卖平台的成本和风险买单的众包服务公司也兼具「傀儡」和「皮包」的特性。「傀儡」体现在它们不过是为外卖平台代为处理与众包骑手的行政事务,而真正的规则制定者、拥有管理大权和实权的主体依然是外卖平台;「皮包」体现在它们微薄的资本毫无抵御用工风险的能力,尤其当发生严重事件时,众包服务公司自身都朝夕难保,遑论骑手的权益保障。此外,众包服务公司更换频繁,许多公司与外卖平台的合作协议不足1年,这无疑增加了众包骑手后续的维权成本。”

mp.weixin.qq.com/s/FIdsv8K-tES?

看了致诚关于外卖骑手法律纠纷的调查,完全被震撼到失语。为了剥削和利益,竟然能如此精心地设计出一个层层嵌套,步步杀人的连环陷阱,在这个模式下,每一个环节都看似独立,每一把刀都被细细拆解,所有人都是围猎场里的凶手,但所有人都不必承担直接责任。不敢想象这是多少法律精英仔细研究后得出的恐怖绞肉机,也不敢想象有多少劳动者在这个过程中被摧毁,而唯一可能的修正途径早就是一条吃人的死路……

链接附下,这篇文章真的写的非常好,清楚地剖析了目前外卖行业的法律维权模式,强烈推荐大家阅读:mp.weixin.qq.com/s/FIdsv8K-tES

如有不妥,请联系我删除

弦子让我们看到了活生生,中国女性面临的多重压迫:

来自有权力和地位的男的性骚扰,第一层;
来自不公正的司法的压迫,第二层;
在遭受制度压迫之后,吃瓜群众幸灾乐祸,第三层;
(很多人)会因为持续抗争,被微观环境中亲友质疑,第四层。
(很多人)还会因为抗争姿势不够彻底和优雅,受到泛同温层的攻击,第五层……

我们只有我们了。只有这一个自身都岌岌可危,虚弱摇晃着的社群了。

人民日报,连,变调,都不知道,还在这里科普读音,呸。

不要把键政壬的左右和同人女的左右混为一谈啊!

紧急询问!电磁炉炖汤炖肉买什么锅比较好呀,以前一直用砂锅然而砂锅电磁炉用不起来_(:з」∠)_

最近这位挺火,借着宣传什么反诈app和各种网红主播连麦,而各大主播的反应无一例外都是恐惧、害怕。这种情绪反应倒成个网民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他们为什么害怕,为什么恐惧。它此刻展现的好似是一种亲民,但其实又会在转瞬之间又会将你绳之以法,说错一句话,一个不礼貌的动作,或者只要流露出一个看起来不舒服的表情,他们的主播生涯就此终结,谁能不提心吊胆呢?我只看到公权力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观众面前,威胁着这些网红,这些主播,而画面里的那个警察也很享受大家对他的敬畏,“爹”的形象展露无疑。

转自微博@小鹏失眠睡不着:
大家好,我是李希鹏,去年的1月份,学校强迫去实习,然后到实习的过程中遭受意外,那时候我的手卷进了机子,手被压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才把机子倒转,造成了二次伤害,才把手拿出来。送往医院。期间一小时没有及时的把手拿出来,造成了严重的感染。那时候管机子的人,工作人员都在旁边。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及时的把机子拆下来。他们等着想其他的办法,然后最后没办法了,才能把机子倒转,才能把手拿出来。造成了二次伤害和碾压。
之后送往医院治疗,进行了长达八个小时的手术。那个时候已经相当严重,那个小拇指的皮已经完全脱出来了,只是和手背上的皮粘在一起。手术之后。在后面那个断了的手指接起了,当时到后面因为食指和中指伤的太严重。慢慢的坏死了,然后后面还是截肢了。
然后在医院,慢慢的康复,每天都要治疗,打针。慢慢的有些好转。但是手的功能还是恢复的不是很好需要向上级医院进行手术。手术费用比较高。这个二次手术确保我的手能恢复到什么样。所以那时候公司是拒绝跟我做手术的。
到了现在,视频和我的事情发出来,被更多好心的网友报道。公司和学校已经愿意给我再去长沙检查,然后进行二次手术。
share.api.weibo.cn/share/24939
//@菁菁同学-:@人民日报 把孩子继续送去读书,学校却把他们送进厂里! 学的跟专业完全不对口,让孩子变成为学校工厂赚钱,受伤了也不理赔,到有大家帮忙才要开始重视,若是没有大家的帮忙,学校跟工厂一定不会负责!今日不发声,在职校的孩子们永远会被当成劳工一样剥削!//@赵铮同志3:21世纪的当代中国,还存在着强迫劳动,与学籍挂钩,不接受强迫劳动,你就没有学籍。这算不算体质型的压榨?而小粉红却鼓掌拍好,压榨的好。认为这种压榨是学校在为他好,工厂在为他好,社会在为他好,或者认为这种压榨是建设一个强国所必要的牺牲。怎么不牺牲掉小粉红他妈?

显示全部对话

#中国学生生存境况
转自微博@搜狐新闻:
#17岁少年工厂实习坠亡#:工厂安排学生长期加班上夜班 实习工资或被学校“黑”走】在汉江科技学校的组织下,17岁的孙铭来到深圳一家电子厂,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实习。过程并不顺利,他的胃病犯了,几次请假都被记作“旷工”。6月25日,孙铭收到了来自班主任的警告,如果再“旷工”,将会被开除。警告发出20分钟后,孙铭从宿舍6楼坠落身亡。

公开资料显示,汉江科技学校是所中等专业学校,2021年6月1日,学校的家长群里通知,将组织学生前往深圳实习。当时正是广东疫情高峰,有学生家长表示:“深圳没有保障”,班主任随即称“希望你说话负责任”。6月10日,该校计算机专业二年级两个班级,共计90余名学生前往深圳,抵达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开始实习。

在车间里,孙铭主要负责搬箱子,且大多是夜班,他很快就吃不消了。刘杨和孙铭是发小,也是同校同学。刘杨回忆,6月14日晚,由于孙铭选择留在宿舍睡觉,没有向工长请假,第二天便被记旷工。刘杨印象中,由于14日前后旷工学生较多,那天后,实习管控更为严格,“班主任规定请假必须要有假条”。

6月17日,刘杨看到孙铭在宿舍捂着肚子干呕,知道他胃病又犯了。据他了解,孙铭曾经因胃出血做过手术,持续夜班让孙铭饮食不规律。那晚,为避免被记旷工,孙铭去找了工长请假,但次日早上,值班老师找到孙铭,称昨晚他被记旷工。

此次实习过程与毕业证挂钩,即便如此,难以适应夜班的孙铭只能请假休息。但十多天的实习里,孙铭的数次请假均被记旷工,当第四次“旷工”出现后,班主任程某6月25日警告孙铭,称”旷工四次会被开除学籍。”孙铭向老师解释,自己已向工长请假,并去老师宿舍写下《情况说明》。然而根据刘杨提供的班群聊天截图,程某在群里发布了两条关于孙铭旷工四次的通报,并称再有下次便开除。

在老师警告发出20分钟后,孙铭从宿舍6楼坠亡。事发当天,刘杨在公安局见到来做笔录的工长胡某军,据刘杨转述,胡某军对警方称,自己6月24日写的是孙铭请假,而非旷工。

刘杨认为,工厂提供给家属的孙铭打卡表存很大问题。他记得和孙铭在6月12日已经被安排上夜班,但表中仍显示孙铭在白天有四次打卡。所以他并不确定6月24日的“请假”记录是否值得相信。一位前往深圳处理相关事宜的孙铭亲友表示,结合搜集到的信息,孙铭曾多次被记旷工,同学还曾听到孙铭抱怨“工长搞我”。

除去孙铭的遭遇,汉江科技学校组织的这次实习多个方面遭到质疑。根据家长群聊截图,实习开始前,班主任程某表示实习地点是深圳南山工业园区,孩子正常的工作时间为8小时;实习工资正常情况在4000元以上。

刘杨记得,进厂的第一天,他们便从班主任口中得知,学生来这里工作每小时工资为14元。但有员工悄悄告诉他,“学校应该是黑你们不少,我们厂的小时工都是26块钱一个小时。”工作时长也与程某通知时所说的不符。同班同学称,夜班中间除去1个小时吃饭,工作时长都在11小时左右。

更多的疑点出现在劳务合同上。孙友海提供的孙铭劳务合同,在计时工资一栏,写的数字是2200元/月。这一数目与每小时14元的薪资、每天11小时的工作时长相差甚远。合同显示,学生工作地点在深圳宝安区,并非班主任此前所说的南山区;用人单位也并非孙铭所在的深圳市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而是深圳市兴业劳务派遣有限公司。

综上种种,已经明显有违《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这份规定中明确:学校不得通过中介机构或有偿代理组织安排学生实习,不得安排学生加班和夜班。孙铭家属透露,事发后,深圳市多个政府部门介入。记者尝试联系涉事的校方和厂方,均未获得回应。

此次也并非汉江科技学校第一次出现实习事故。早在2019年,一名汽修班的同学曾经因意外在东莞一电子厂宿舍楼坠亡。(文中均为化名,来源:北青深一度)
share.api.weibo.cn/share/23409
//@小褶子电疗师:从来没有变好过,人口红利掩盖了很多问题,现在潮水退去,一切都面目可憎了起来。//@叶语在苏州:将来会有更多青年,更早地走向职业学校、走向工厂。老中肯师将会教导大家:要看主流,要顾大局,不要生搬硬套资本主义的劳资关系。同时,也要充分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利。说得正确极了,温和派中国人纷纷点赞,很快散去。//@BUILSON:这些都是学校的领导有提成的,合谋送去劳动。我家旁边的工厂每年都有。一千两千的工资//@Frank159:用毕业证强迫学生劳动[微笑]//@敛尽春山 :很多大专中专都这样的,不死人就没人管//@赤足兽 :就是因为很多这样的劣质的职业技术教育机构,才让广大家长宁可拼命花钱内卷让孩子好歹上个二本,也不愿意送孩子去职高技校。发展优质职业教育学校任重道远//@无影无踪飘 :50%职校想想都可怕。//@sven_shi :这是我国职业学校一直以来都很严重的问题。家长送孩子进职校,就是想着晚点进社会。职校里的老师就是“卖”学生,用毕业证做胁迫把他们当廉价劳动力送到工厂里去工作。学生往往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出了人命,肯定要个说法。错的行为就是错的。

女孩子维权有多难。
我的朋友上周去海南出差时被上司性侵未遂,当时上司脱光了上衣抱她,并认为“你同意来我房间谈工作就是同意跟我发生性关系”,且在事后没有任何道歉或表态,权当无事发生。
朋友非常刚,出差结束后跟公司领导反映了这个情况,又直接在工作群里曝光上司的行为,并要求得到上司的公开道歉。
她在曝光上司行为后三个小时给我发了一条语音,说:我今天终于知道了什么是受害者有罪论。
昨天晚上十一点多,她再次在群里要求公开道歉,结果被领导踢出工作群。因为“马上就是文创周了,大家工作都很忙,你这样是占用公司资源”。
烂透了。

深夜因为首页转了洗田园小狗的视频,忍不住又看了一遍,田园小狗真的好可爱哦。想起之前说过的一只碰瓷我的小田园,吃了我的鸡排,好乖好听话,不叫不闹,大眼睛顺顺毛,连个项圈都木有…我还以为我就要有狗了!结果远处一个大爷一个呼哨小狗就跑走了,原来是有主小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午夜想起还是忍不住落泪。
给大家看看这只小狗。可惜没有拍正面,真的很可爱的。

突兀重温了一波无双,周润发,好帅,好帅啊。呜呜呜。

啊,突然想起,这周的文献还没看。我死了。

吐槽女性角色相关 

很无语,怎么会有人觉得写风生水起搞事业的女性or巾帼不让须眉的女性or独身主义女性角色就是(才是)进步的、女性主义的作品啊,中产阶级的独立自由新女性叙事让我头痛。我心目中的女性主义作品是关怀女性精神与困境的作品,去写追星女吧,写妈妈,写厂妹吧,写疲惫的职业女性,写妓女吧,写深陷爱的欢欣和痛苦的女人,写婚姻,写不得不直面现实而迷茫的女人……总体来说就是把女的当人写而不是工具人写。独立自由新女性工具人,跟婚恋花瓶工具人又有什么区别?不过是满足你那可怜的自尊心。
wb爱女解喊爱女和女权口号但是却不爱现实中的女人,不失为一种恁国特色。

现在每次做饭都要到一楼公共厨房去做,其实也挺好的,宿舍里会干净一些,而且我会用配菜盘和分装罐罐,把东西准备好再下楼。
之前一直纠结用什么容器装这些厨具,结果我灵机一动买了一个购物篮!20块不到!超级方便!【还是粉色的!可爱!】

显示全部对话

根据大家的投票做了包子……虽然长得不好 看但是味道很好嘛!还有一直的拿手菜面筋塞肉 :ablobdundundun:

今天听徐涛课:
2016年之前,考研政治里出现知行合一都是错的,因为那个是王阳明的说法。
但是2016年之后总书记做了讲话说要知行合一,于是从那时候开始所有知行合一都是对的,除非前面出现王阳明三个字,不然你不知道是谁说的,不能随便判断。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