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瓜圃访凝远居士,话间,命仆作真汤饼来。翁讶曰:“天下安有假汤饼?”及见,乃沸汤泡油饼,人一杯耳。翁曰:“如此则汤泡饭,亦得名真泡饭乎?”居士曰:“稼樯作甘,苟无胜食气者,则真矣。”(《山家清供·真汤饼》)

比如俞平伯的《芝田留梦记》……素衣玄鬓……

“在生活中怀想着小说中的人物和情节,令人对世上的人更加的亲近。”昨天看到这句话深有同感……

深夜想起戴胜又叫“胡哱哱,臭姑鸪,花蒲扇”,特别好玩儿。

完了,有一段旋律钻进脑里,却想不起来是什么!(哼唱识曲无效)怎么办

食莴苣有二法:新酱者,松脆可爱。或腌之为脯,切片食甚鲜。然必以淡为贵,咸则味恶矣。(《随园食单·小菜单·莴苣》)

「资本主义精神对于我们来说很陌生,它不会在莫斯科传播。毕竟,莫斯科的气候不一样,人也不一样。俄罗斯人是不理性的,不唯利是图的。」
「俄罗斯好像有资本主义,但是没有资本家。」
「我们都是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社会主义的人。」
「俄罗斯人的幸福从来就与金钱无关。这就是“俄罗斯梦”和“美国梦”的不同之处。」
「我不喜欢有钱人。他们在电视上吹嘘自己的宫殿、酒窖,他们在装满牛奶的黄金浴缸里洗澡……干吗要向我展示这些?我不能和他们一起生活。这是耻辱,丢人。我是改不了了,我在苏联社会主义制度下生活得太久了。如今,生活确实变得好些了,但更让人恶心。」
「我们究竟想要什么?我们的父母只想言论自由和阅读自由。他们的梦想是在人道社会主义下,过着有人情味的生活……而年轻一代呢?我们……我们也梦想着自由。但自由究竟是什么?」

Via.我鳗鱼也@二手时间

「人类其实都愿意单纯地生活,哪怕没有伟大的思想;但这在俄罗斯生命中却从来没有过,俄罗斯文学也从不是这样的。举世皆知我们是战斗民族,要么打仗,要么准备打仗,从来没有其他生活。」

『泪水茶』
作者:阿诺德.洛贝尔
猫头鹰把水壶从碗橱里拿出来,说:“今晚我要做泪水茶。”

他把水壶放在膝上,,静静地坐着,开始想令人伤心的事情。

“断了腿儿的椅子。”猫头鹰说着,眼睛开始潮湿。

“不能唱的歌,”猫头鹰说,“因为歌词忘了。”一大滴眼泪滴下来,落入壶里。

“掉到了火炉后边,很难找到的汤匙。”猫头鹰说着,更多的眼泪落入水壶。

“不能看的书,”猫头鹰说,“因为有页码被撕掉了。”

“停顿了的钟表,”猫头鹰说,“没有人上紧它们的发条。”

猫头鹰还想到其他许多令人伤心的事情。他哭啊哭啊,不久,水壶里装满了眼泪。

“好啦,”猫头鹰说,“做成了。”他停止哭泣,把水壶放在火炉上,烧开了沏茶。

​当猫头鹰把茶杯倒满的时候,他感到很快乐,就哈哈大笑。

译/王世跃
<hr/>
获取更多RSS:
feedx.net
feedx.xyz

#观止 #每日一文

转自微博@月半女史:
很多谈996的文章大多只描摹了高强度、非人性工作环境带来的“疲惫”,但我实际接触的国内大厂员工,已经到了职业性精神病的程度。

很多人有明显的焦虑症症状,不停看手机回复工作消息,缺乏睡眠,暴饮暴食,发胖,自我厌恶,就这样陷在无穷无尽的忧虑里,通过报复性消费来获得短暂的快乐。

也有人明显带着抑郁倾向,一边觉得生活毫无意义,一边被死线和KPI推着走。周末除了写日报周报就是睡觉,进入长期的失语状态,除了工作之外没有任何与人沟通的欲望。

很多人会在一些平常的时刻突然情绪失控,但立刻又会发现自己并没有时间崩溃,今天还有16个项目要推进,8个会要开。然后在仅剩的属于自己的碎片时间里,双手颤抖,突然哭泣。

精神状况的问题不会有人主动讲述,因为大厂不相信眼泪,容不下“弱者”,久而久之很多人被异化成以强悍为傲的行业机器,一边痛苦,一边不断放大自己的战绩和光环,编织自己和大厂的史诗,来为奋斗正名。

大厂给他们都取了花名,从此便没有自己,周围也没有人真正在意自己是怎样的人,你只是一串工号和一个花名。就像《千与千寻》里在汤屋工作的千寻被汤婆婆取名小千,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逐渐忘记自己来时的路。

很多离开大厂的人,脱离那个环境之后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身心平静。但换了一个相对安逸的环境之后,又会再次陷入自我怀疑:不努力、不奋斗的生活是正确的吗?会不会很快被淘汰?

年轻人仰望着大厂的光环前赴后继地跳入深渊,然后等待着大厂把他们打造成一批又一批程度不等的精神病人。

谁会想到,有关互联网的光荣与梦想,在这个国度,会制造出成千上万的精神疾病患者。
m.weibo.cn/1644806230/45915483

显示全部对话

看到徐勤先去世的消息,想起两件事。

一个是刚去北京实习时候的事情。当时和几个同事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东四,干什么去我也忘了。上了车以后,过了几个街口,司机突然说,这里八九的时候墙面上都是枪眼呐,放了大半年一直在那里,后来才补好了粉刷起来。

车上没人接话。倒不是因为恐惧。当时虽然文化传媒领域已经紧缩,大环境还是可以谈一些敏感话题的。大家只是有点不知所措。后来忘了是谁问了一句,您是亲历者吗?司机就继续说,他当时还年轻,那天本来想去,被爸妈锁在家里了。然后听到枪声,一直不停。

“夜里还听得到,一直不停。”

后来还说了些别的。说自己想去捡子弹做一个证物爸妈也不让,最后没捡着。说街上有人把枪支摆在车上,希望学生去拿。为什么呢,这样就可以坐实是暴动。我们问那最后有人拿了吗?司机说没有,大家也不是傻子。但最后没拿也出事了。

我至今也不太明白司机为什么突然对着我们聊八九的事情,或者说想不清楚契机是什么。也许他对每一个看起来能说上话的乘客都会聊一下当时的事情。也许每次车开到那附近他都会触景生情。不管怎么说,我们和他分享了那段记忆,以一种间接的形式。

另一件事情我之前也在毛象讲过。是某年去日本某地玩,住民宿。民宿的主人是一位归化很多年的北京老人。得知我们在北京住了多年,问我们,北大还是之前的北大吗?又自问自答,说北大早就死了,三十年前就死了。然后说:“我宁愿渺小地活着,也不要待在伟大的国家里。”

我其实很想和他说说岳昕,但是后来他的日本邻居上门拜访,就没有机会再提起这个话头。

正确的记忆不真实,真实的记忆不正确。乐观的时候,我会想,存在过的人和事情总会以各种痕迹存在。只要努力去找一定能找得到。悲观的时候我又觉得,来不及了。一代人已经消逝,我们注定不会拥有自己的《古拉格群岛》和《生活与命运》。别人的叙事毕竟是别人的,不可能完全借他们的杯酒浇自己的块垒。

我们遭遇到这样大的惨剧,一次又一次。没有反省、没有回顾、没有任何上台面的讨论。从教科书里删去。从微博里删去。从阿拉伯数字里删去。从简体中文里删去。然后会是新的麻木、新的牺牲、新的不可说、新的境外势力阴谋。

如果这一切还将持续下去,且暂时不会终结。我愿意做那年去往东四的那辆出租车里的司机。我把我听到的故事,讲给你们听。

(我选择了公开发布,但请不要转出毛象。不过,读到这里的你可以记住这些故事,讲给别人听。)

“物生天地间。一兆形质。枯死残蠹。似不可逃。何苦自伤。”

东坡有《巢故人元修菜》诗,每读“豆荚圆而小,槐芽细而丰”之句,未尝不冥搜畦垄间,必求其是。时询诸老圃,亦罕能道者。一日,永嘉郑文乾自蜀归,过梅边,首叩之,答曰:蚕豆,即踠豆也,蜀人谓之巢菜。苗叶嫩时可采,以为茹。择洗,用真麻油热炒,乃下酱盐煮之。春尽苗叶老,则不可食。坡所谓“点酒下盐豉,缕橙芼姜葱”者,正庖法也。君子耻一物不知,必游历久远,而后见闻博。读坡诗二十年,一日得之,喜可知也。(《山家清供·元修菜》)

满面清霜冽冽,盈头白发萧萧。
世上空花影落,目中幻翳全消。

一年复一年。形容渐渐迁。骨髓徐枯竭。眉毛看渐穿。
一时复一时。步步向前移。相逢各一笑。谁与尔拖尸。

在淫秽色情品问题上最广为人知的是“丹麦试验”。丹麦在1967年和1969年分两步放开了淫秽色情文学和视觉产品的市场。丹麦试验的两个主要结果是:第一,合法化以后,淫秽色情品的制售经过一个短暂的高潮之后急剧下降,大多数公民对淫秽色情品产生了厌恶感。一项对大量观看淫秽色情品的后果的研究表明:被试者的性行为并未发生变化,虽然最初他们对性想得多些,但不久他们的性幻想又降到了观看前的水平。试验表明,观看淫秽色情品产生了一种稳定地降低对淫秽色情品的兴趣的效果,不断接触此类材料的结果使人感到餍足和无聊。他们的欲望完全满足了,发腻了。第二,犯罪率下降。1967年的犯罪率比上年下降了25%;1968年又下降了10%;到1969年淫秽色情品彻底解禁后,犯罪率下降了31%。其中猥亵儿童罪下降了80%;露阴癖的犯罪率和报案率下降;观淫癖只剩下很小的比例;暴力侮辱女性的犯罪(包括强奸和猥亵)也大幅度下降了。(盖格农,第321页)在淫秽色情品合法化后的10年中,任何种类的性犯罪均无增长。在英国、荷兰、西德和瑞典等国家,放宽控制淫秽色情品、同性恋和流产的法律努力获得了成功。

显示全部对话

我昨天两点多睡觉,今早上七点钟起来去做家教。

我自己倒还不算很困,虽然有些疲惫但是还好。

结果到了家教的地方,好家伙,那个小孩子比我还困,上课总是睡着。

我一问,她是昨晚十一点多睡的。

对于一个初二的孩子来说,这着实有点难顶了。

现在的小孩子太辛苦了。

现在的大人太辛苦了。

现在的人类太辛苦了。

真是奇怪,我本质上是喜欢“敏感而焦虑”这种特质的,有这种特质的演员也会在第一时间吸引我——这其中恐怕有自我投射的成分。但是在社交媒体上,这种特质在某些人身上的表现形式就是碎碎念+疯狂刷屏,这种信息流会让我有点神经衰弱😂,所以有时候会回避这种刷屏。但我还是会被这种特质的人吸引,而且这种类型的人一般在现实生活中相处起来其实很融洽,就很矛盾啊。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