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有的女人戴胸罩,因为乳腺纤维囊性变需要胸罩减轻疼痛,不能为了“女权主义”而不让她们戴胸罩。有的女人穿裙子,因为刚刚生育,穿裙子便于护理,不能为了“女权主义”而让她们穿裤子。有的女人生好几个小孩,因为她自己家有一些产业需要继承(可能她没有兄弟),不能为了“女权主义”让她们不生育。有的女人结婚,因为自家仅有的房子不给她继承而是给她兄弟,她想通过婚姻有个住的地方,错的是这种重男轻女的继承制度,而不是她结婚的行为。有的女人在文科艺术上有天赋,不能为了“女权主义”非得要她去学stem,“女权主义”应该做的是阻止社会规训把有stem天赋的女人赶去文科与艺术,而不是建立新的规训,把有文科与艺术天赋的女人赶去stem。
有的人会说,“这些都是特例,是少数人”。但是,她们试图搞一种不关心少数人的“主义”,看不见“不同的需求”的“主义”,这跟她们反对的东西,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shiguredanjyou 还有的女人穿胸罩、穿裙子、结婚、生小孩、学艺术,仅仅是因为她想而已。哪怕没有“正当”理由,单纯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又何罪之有?

@shiguredanjyou 那个讲女人都该去学stem的智障都传到长毛象来了?

@antonia_ling 是的哦,感觉这种乱忽悠别人掏很多钱念书的人,就是在做老鼠会吧

@shiguredanjyou 感觉在可怜兮兮地找借口请假才可以穿裙子胸罩的感觉,谁这样规束我谁就去他妈的

@shiguredanjyou 说真的,现在无钢圈都已经爽到不行了,可是那帮土鳖还在斗,不知道斗什么

@shiguredanjyou 按阿姨的话来说这就是一个效率的问题。女性主义尚且还在这个效率平衡的边缘,只要我们加一把劲还是能够既保证意识形态的包容性又加大意识形态的音量。但比如说要从海华里区分出粉虫且这种就已经彻底落到效率平衡的左边了,只能关门放麦卡锡了。#洼体力淆#

@shiguredanjyou 结合最近某大型同人网站遭到“仿民主式”投票攻击事件又想到这一条。随着献忠开闸放水,文明世界上任何没有保护(blood or coin)的自组织系统/意识形态(被文宣轰炸)都面临被大量带着主动恶意人肉电池污染信号通路(比如投票机制,比如辩论环境,比如tag池)的危险。分水岭就在于究竟是文明世界的池子大,还是献忠电池的总量多。分布式系统不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像长毛象这样的离散组织自身就起到了沙盒隔离的作用,即使牺牲一两个隔水仓也能保证运行。这可能也是对抗此类DDOS攻击的一个方向。另两个方向壹是与更加blood and coin的势力结成物理性的利益捆绑做成连带伤害对冲,比如说〇〇〇无法彻底物理断网因为还是要恰饭做生意;贰是增加自身守卫力量,投入更多的blood and coin增加类DDOS攻击的成本。当然了,还有#徐徐屠攴#这条路可以走。#西王赏功##洼体力淆#

@shiguredanjyou 女性主義關照的更多的應當是女性個體的主體性而非某種固定的信條。

登录以加入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