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王婆下地用枝条笼了盆火,火盆腾着烟放在月英身后。王婆打开她的被子时,看见那一些排泄物淹浸了那座小小的骨盆。五姑姑扶住月英的腰,但是她仍然使人心楚地在呼唤!“唉吆,我的娘!……哎吆疼呀!”

她的腿像两条白色的竹竿平行着伸在前面。她的骨架在炕上正确的坐成一个直角,这完全用线条组成的人形,只有头阔大些,头在身子上仿佛是一个灯笼挂在杆头。

王婆用麦草揩着她的身子,最后用一块湿布为她擦着。五姑姑在背后把她抱起来,当擦臀下时,王婆觉得有小小白色的东西落到手上,会蠕动似的。

借着火盆边的火光去细看,知道那是一些小蛆虫,她知道月英的臀下是腐了,小虫在那里活跃。月英的身体将变成小虫们的洞穴!

王婆问月英:“你的腿觉得有点痛没有?”

月英摇头。王婆用冷水洗她的腿骨,但她没有感觉,整个下体对于那个瘫人像是外接的,是另外的一件物体。当给她一杯水喝的时候,王婆问:“牙怎么绿了?”

终于五姑姑到隔壁借一面镜子来,月英看了镜子,悲痛沁人心魂地她大哭起来。

但面孔上不见一点泪珠,仿佛是猫忽然被碾轧,她难忍的声音,没有温情,她开始低语:“我是个鬼呀!快些死了吧!活埋了我吧!”

萧红
生死场

登录以加入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