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网络流行语、缩略语不会杀死语言。你我都心知肚明。你明知道说nmsl的傻缺孩子是没能力把“维尼熊、天安门”这些正常词汇从简中社交网络给抹去的。
何况网络流行语、缩略语在每个时代,每个国家地区都有。我们也是从“我伙呆”那时候过来的,那时中文有压缩成今天这地步吗?

杨千嬅的《处处吻》2004年问世,当时歌词还能“一吻便杀一个人”;如今被抖音再次带火后,电视再度公放竟变成“一吻便刷一个人”。哦对了,如今连《处处吻》的作词人都被打码或抹掉。

台湾小孩爱在网络打注音,正如大陆小孩爱用拼音缩写一样;这些也是语言的一种,你可以不接受,也可以觉得它们像正常用语的排泄物——但正常用语的排泄物仍是语言,它们或许会磨损文字,但不会让文字死亡。

正如北美年轻人也爱用网络流行缩写词“AKA LOL gtg rofl idk”一样;日本年轻人也有类似英日汉夹杂的“コソ勉dyk”等缩写流行词;而混韩娱的人更是知道韩国网络缩略语早就流行好几年了。

然而英文有过已死的情况?还是说日文死了?或韩文不行了?事实上它们都活得有声有色,生机勃勃延续着生命力。

语言文字的逝去是年轻人不断制造“新话”吗?罪魁祸首不言自明。

· 编辑于 · · Metatext · 5 · 158 · 188

@secretgoldfish 语言的自然解构与再生产不会使语言灭亡只会使语言进化,就像自然界中自然选择下不断进化的动物,造成大量灭亡的原因恰恰是大量人为的控制与刻意引导

@secretgoldfish 同时我觉得new words的本质不是变体与简化,而是筛选与删减

@secretgoldfish 年轻人制造的是新的语言,但不是“新话”。但凡不断在创新的,就不是新话。新话是死的语言。

@claudia 您误会了。我这里之所以用“新话”,是因为之前在tl线上看到有人将年轻人使用的网络流行语和缩略语称之为“新话”。
我只是顺手用了而已。

@secretgoldfish 流行语不是新话。混淆两者,转移目标,让年轻人替党国挡枪,正是“中文已死”作者的用心。

@secretgoldfish
注音文現在基本上沒人打,比較像葬愛家族那個時代的流行

@147 还是有的 我的侄女(她是台湾人)经常和她的朋友发密电一样的注音文字表情包 :drunk_2:
可能她恰好处在真正的中二时代。

登录以加入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