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t :verified: 转嘟

北京清退时期的个人记忆,很长,有一定个人隐私信息,请勿转出毛象 

以前还住在北京的时候,租的是自如的房子。押一付三。印象中也有借贷功能或者是京东白条什么的,从没用过。

当时家里不同意我去北京工作,希望能回家考公或者gap一年留学,就断了生活费。刚毕业那半年是很难衔接上的。入职培训的时候公司新员团建,我说了自己现在很难,北京本地的同期立刻给我转了几千并说有钱再还。我没好意思要。培训完回到当时的部门,leader也说可以借钱给我过渡。我还是婉拒,但多少有了底气。有底气、加上不信任借贷平台,这两项加在一起在今天来看,竟然也算是一种幸运。

清退那年我在北京待到第三年,小今也快要毕业。当时我们住在一起,在清河,整租了一个小一居,靠我的工资结余和他的研究生补助交房租。钱不够用的时候常常要骑快7公里的车上下班。但是很快乐。春天的时候,骑车可以看到很多花。一种叫光谱的月季,初开是明黄色,慢慢会变成粉红。几乎能从暮春开到秋天。对北京渐渐就有了感情。

自如当时每个月有一次免费保洁,会有人上门做卫生。每次来的人都不一样。

有的阿姨会悄悄给我微信,希望可以绕过平台接活。我没能让她挣着这个钱,实在是当时的自己也太窘迫了。也有的保洁阿姨很健谈。她觉得你态度好,就愿意说说自己。也印象最深的一位是河南人,给我看自己院子里种的花和菜。朋友圈还有大女儿和小儿子,大女儿读了一个二本的物流专业。她问我,这个好找工作吗?我说现在快递发达啊,一定很好找,不过要多找点实习机会简历才好看。她又说怕分配到仓库之类的地方,要干粗活。我猜测说那不会的,大学生还是会做一些偏管理的工作。她就很高兴。

下一个月来的还是她。这次说要给我把床底清理下,我很紧张,说算了,我从来没扫过里面。她说你已经很干净了,有的人就等着保洁来干活,平时一点家务都不做。清完灰看到我种在阳台的芍药和死掉的绣球,就说我不会养花,然后又给我看自己院子的照片。

我问,你会不会想家?
阿姨说,想孩子,但不想家。
为什么不呢?
我老公打人的。在家里也是干活,这里也是干活。还能挣钱。回家腰板直。

那时候是夏天。骑车到公司会先去卫生间凉快一会儿,怕同事闻到身上的汗味。芍药刚刚开过花,绣球还没来得及开几朵就被我养死了。不过依旧是不怎么来雾霾的、蓝天白云的、让人喜欢的北京的夏天。

秋天升了职,涨了工资。家里的态度软化了不少,父母也在改变自己。天气恶劣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地打车了。小今在冬天到来之前拿到了两个offer;一个是投行的,足够我们在北京留下,只是会经常驻外出差,压力也大;一个在南方2.5线城市,稳定但挣得不多。我们很犹豫。好像就在我们迟疑的时候,冬天来了。

清退彷佛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我记得是要求“整顿对象”在三天内搬离,否则采取强制措施。所以对当事人对旁观者来说都非常突然。当时不用微博,消息是在豆瓣上看到的,很多人把自己的ID改成了“低端某某”,我搜了一下才知道“低端人口”这个定性。后来有媒体出了清退地图,最近的地方离我住的小区直线距离也不过2.2公里。靠近西二旗软件园、靠近所谓“互联网命脉”的后厂村路的清退点,就更多了。这一片的“低端人口”,正是为互联网“高端人才”提供便利的生活服务的一群人——从餐饮到拼车到保洁。社会本来就不是均匀分层的食物链,而是交织互利的网络结构,如同森林。但一直在上方俯视的人,是看不到的。

那一个月,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新进的应届生和实习生惶惶不安,因为清退的动机是防止火灾,隔断间也在整改之列。我们也已经听说同公司的人下班回家发现隔断被拆,私人物品全部被扔掉——哪怕就在两年前,北京政府还透过本地新闻称赞隔断间优化了居住效率,因此各大中介纷纷如法炮制。
周末在家,街道的人敲门,说要进来检查有没有隔断,我让进门。群里说了这事,几个小朋友很慌。实习生说房源特别少又涨价,单间要2500+,实在吃不消。

买了房的同事们也不好受,因为强拆和清退就在自己眼下发生。有个同事掏空爸妈的积蓄在北苑买了婚房,清退发生后接纳了附近暂无住处的人来家里过渡。当然也有人持那种观点,即“整改是必须的,本来就有火灾隐患,留时间窗口只会让这些人想到变通的方法”。讽刺的是,说这话的人却是毕业那年给我转钱的同期。

上下班打车变得很难。快车司机也在撤退。我曾经遭遇过一次司机的性骚扰,所以上车只坐后排玩手机。一般司机看到这个态度也就不找你硬聊了。但是清退发生后,几乎所有还能遇到的司机,都有强烈的倾诉欲。他们会说,这里再往东边哪里哪里,有个人上吊了。断水断电,东西烂在冰柜了,借钱开店欠了二十多万,想不开就自杀了。有个司机给我看了一个视频,是北京某小区楼下的私家车一夜之前全被人砸烂。他边放边说,也不能这样子做事情。然后又补充,不过这样政府为了社会稳定肯定会松口的。

还有一次晚上加班到很晚,打上车出了软件园,司机问我,能不能和我聊聊天。我刚要发作,他马上说,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快要离开北京了,心里舍不得。

后来聊了一路。梳理下来也就是平凡的人生,十九岁就来北京打工,别人攒到钱08年之前买了房,就他把钱寄回老家盖房子了,错过了在北京扎根的机会。接下来攒一点钱,做生意,赔掉。然后打工再攒一点,又赔掉。最后一次欠钱了,就开起了快车。

说话都觉得太轻巧,只好沉默。司机也不介意,在前面把着方向盘,说现在没地方住了,东西都在后备箱,晚上就睡车里。我找到唯一可以说的话,就说你不要在车里开空调,容易一氧化碳中毒。他说烧油也要钱,不会开的。快到家了故事也说完了。他总结到,真不想回老家啊!回去就是被人笑话。我说,那要不然等春天再看看?这种政策都是一阵一阵的,没准会好的。

他突然很坚决。不回来了,回来也伤心。这都是命。北京是给你们这种好好念书的人准备的——好像北京是一个悬浮的大蛋糕,只要你足够优秀,就唾手可得一样。

回到家里,和小今说这件事。小今说,他学校的食堂阿姨员工也被赶了,原因是住在学校里的地下室,也被认定为不安全因素。后来我在豆瓣上也看到消息,而且要是我没记错,那也是我第一次听到“岳昕”这个名字。我忍不住哭了,我和小今说,想回家,想回南方。

然后,我们也决定离开。

清退以后,过不了多久就是春节,很多人离开后不再回来了,我们在北京的日子也进入了倒计时。春天又一次来了,二月底我们回住处一番大扫除,因为太累了午睡一直到下午四点。醒来看到修宪的消息,一梦之隔,变了世界。要好的同事在优衣库的试衣间里看到消息,很平静地买了那件衣服回家。河南的保洁阿姨,再也没能遇到,微信上问她还在北京吗,也没有回复。三月份山桃花还是一样开,在勺园看花,一个法学院的学生和身边人争论,说:“修宪是必要的。如果两岸开打,可能随时进入战时状态。”我想到我的家乡就在那对岸,妈祖庙里常有台湾来拜拜的人,但连转身反驳的勇气都没有。四月份,三角地有人贴了一张毛笔字声援岳昕,落款是“湖底群魂”。那个周末进学校被保安拦下了,问我为什么带相机,我说紫藤花开了。他将信将疑。

那天拍的紫藤花一直留在我的朋友圈背景里。

我们终于回了南方。远离灰色的冬天,但它无处不在。至于具体的、有来龙去脉的种种人生,他们并不关心。只敢在朋友圈里隐晦说一句“这个冬天太冷了”的世界里,一切仿佛都只能认命。而我唯一的希望是,不信命的人,如果能多一些就好了。

Salt :verified: 转嘟

#第一届邀人赏雪联谊会
降低了清晰度终于发上来了。在学校里捕捉到的珍贵雪兔子影像

@libera 是的!不过图2是渥太华国会山,图3是安省博物馆


去年末的魁北克雪景,也是我疫情前的最后一次旅行。好想出门玩,不想在家做赛博打工人。

Salt :verified: 转嘟

这样下去不行啊各位象友,这几天逛长毛象宇宙不见咱中文星系发些下雪的照片和视频,我觉得咱中文星系可以发起#第一届邀人赏雪联谊会#,给远在没有下过雪的地方人开开眼界,求求各位整起来吧,给各位跪下了 :0b08:

@echoco 转眼就回退到三月份,感觉遥遥无期。

Salt :verified: 转嘟

近两个小时的加拿大移民分享会出炉啦,欢迎错过的朋友来听youtube节目的音频:youtube.com/watch?v=a4x0zdMiWY
也可以加入论坛看完整文字稿:womenoverseas.com/t/topic/7491
感谢 @bluegrass @yun5s @madstick 的辛勤劳动

Salt :verified: 转嘟

我相信人民的力量。

《国际歌》全体打工人西安文昌门《国际歌》大合唱!这次你在现场吗?
bilibili.com/video/BV15A411j7R

Salt :verified: 转嘟

加拿大移民局宣布了针对HK地区的移民新政。

In an effort to attract students and youth, Canada will be offering a new three-year open work permit to recent Hong Kong graduates and those with essential work experience who want to come to Canada to continue their studies or find employment.

ctvnews.ca/politics/feds-offer

Salt :verified: 转嘟

由于pleroma需要安装的东西比mastodon更少(To run a Mastodon instance, you need Rails, PostgreSQL, Redis, Sidekiq, NodeJS and - if you want search - ElasticSearch. For Pleroma, you only need Elixir and PostgreSQL, while still getting all the features),pleroma的安装实际上是要比mastodon要简单的。
让它看上去略显困难的阻碍是难以找到中文的pleroma实例安装教程。
直到今天有朋友分享,我才知道原来pleroma是有中文安装指南的 :0b08: ,如果之后有朋友想要安装pleroma试试,可以参考这篇:
perch.vercel.app/2020/install-
官方的英文指南其实也写的很简明,问题在于对于我这样的技术小白,一些地方写的太过简略了(比如需要编辑的地方只写了一句注释edit xxx,但没告诉你要怎么编辑)。这篇中文指南显然友好很多。
之后有时间有精力的话我写篇更技术小白的pleroma建站指南。

Salt :verified: 转嘟

最近在给自己的数据找家(存储)给大家展示一下在存储问题上资本如何喂大家吃屎。
这里首先科普一个概念SMR/CMR,简单来说,成本大致一样的情况下,SMR通过牺牲了读写速度换取更大的容量。
也可以说,同样容量下,SMR成本低速度慢。如果是组RAID1的话,对随机读写性能要求更高,SMR就更慢了。(事实上,SMR不仅速度慢,而且不靠谱,数据相当容易丢)。
比起希捷的故障率,WD(西部数据)的NAS红盘系列一直是“靠谱”的象征,直到有一天,有人发现WD的部分型号的NAS红盘居然用SMR技术,并且因此造成自己数据损坏。
于是乎被群众吊起来暴打,被希捷嘲讽,打到后来西数慌了,网上公布了所有SMR型号的硬盘(但是不全面,比如绿盘就没人说得清楚,但是估计有SMR)。
用NAS的人一定对数据也是比较重视的,大多会也组RAID1,所以WD的NAS系列红盘用SMR真的是杀人诛心啊。企业知不知道自己的盘垃圾呢?当然知道,CMR的盘一般能保3年,SMR的盘一般只保1年。
作为消费者怎么识别SMR呢?很简单,我只看购买页面+官网查询型号,没有说是CMR的一律认定为SMR,宁可错杀不要放过。

Salt :verified: 转嘟

@salt 在长毛象上本就是萍水相逢,如果喜欢ta的歌声,其实也不必一定要留在硬盘里,也可以在之后的歌会上再次邂逅嘛(突然浪漫(并不

其实在歌会开始之前,我们也没有料到会有那么多象友来参加,更没料到大家都那么会唱歌。这次歌会会对我和 @jess 来说都是一个相当奇妙的体验——大家素不相识,但在此夜,通过短暂的歌声我们好像认识了彼此。来唱歌的象友有从宿舍溜出来的、有怕打扰到入睡的父母、室友低声吟唱的……

当快结束时被问到能否上传独唱的录音的时候,我们是有点懵的(不知道会有人录音),但我当时的回答是,这应该先得到表演者的同意。

有象友因为被人录音而宣布再不参加歌会,也让我们很难过。我们在反思,比如活动开始前应该声明禁止录音,但这也仅仅是君子协议,因为我们无法从技术层面阻止被录音,我们能做到的也仅是提示风险。

如果你未经演唱者的同意录音了,请将录音文件删除。

最后请记住:屏幕上每个ID的背后,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同你我。每位参与者都应该得到最起码的尊重。

Salt :verified: 转嘟

#隐私

鉴于殆知阁在国内社交媒体拉清单与第一届赛博歌会就有人录音的事情,让我想再次(啰啰嗦嗦)的提醒一下各位象友隐私的重要性(更何况中文用户身处一个对隐私极其糟糕的环境),说实话中文用户在这方面做的远远不够。

今天推荐几个国外隐私主义者写的隐私工具指南,请各位根据危险度模型自行选择使用:

1. PrivacyTools (privacytools.io/) 这里有从邮箱到即时通讯软件到浏览器、操作系统等等各种对隐私友好的工具推荐。

2. 粉碎棱镜 (prism-break.org/zh-CN/) 同上也是一个各种隐私工具的推荐,种类会少一些。

3.iYouPort (iyouport.org) 这里除了有隐私工具的推荐,更多的是提升隐私意识的文章(也有类左翼政治文章),比较偏专业向。

第一届 顺利落下帷幕,感谢 100 余位参与歌会的象友们!如果你在东八区,希望你把今夜的歌声带进梦里,做一个甜美的好梦。我们第二届歌会再见 :0510:

@jess @admin @L_Akira
是和歌唱这种艺术形式恋爱了(求生欲

我的天啊大家唱/弹得也太好听了吧!!! :0170:

显示更多

Salt :verified: 的推荐: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