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可能真的一些象友是在墙内被关被限制太久,尤其是被墙内的商业社交平台的APP规训了太久,以至于都不习惯去做一下最基本的个人数据管理了。
长毛象作为一个非商业性的、开放的社交平台框架,其实给了每个用户自由筛选信息和管理个人数据的足够空间,比如如果你不喜欢看到某些话题,就可以通过设置关键词屏蔽来拦截它们,你并不需要一次次忍耐它们在你的TL跳出来,又比如,你如果担心个人数据丢失,毛象也提供了我们把所有个人活动记录导出到本地的选项——我强烈建议各位以前从未在社交网站导出自己历史记录的象友,试试毛象的这个数据导出功能。因为它可以让我们不再面对平台时那么被动,有了保存到本地的个人数据,我们才能更轻松地实现本地查询和不同平台(或称呼为实例、小站)之间的搬迁。
导出个人数据只要进入设置页面就可以操作了,就点击几下而已,不麻烦。
使用长毛象过程中如果你发现一些操作和自己以往用豆瓣、微博不一样,请别急着抱怨,先想想为啥是这样的,这样是真的麻烦了,还是给了我们更多自己管理自己的空间。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只为孩子写诗

-

只为孩子写诗,
只使用被封禁的语言。
当你们涂抹文件和数字,
如同将月季花修剪。

这大地是自由人的鲸路,
我们命定了
要与广场上的伏尸共舞。

至于那些被禁止的词语,
还有黑色的六月——
帝国阴郁的辉煌,
将终止于下一个诗人的唇边。

(2022·5·16)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我们的疫情记忆”线上项目

这是一本公共日记。我们希望以共同记录记忆的方式,把这一段与新冠疫情有关的集体记忆留存下来。

今天,记忆成为了一种民主实践。疫情之下,人类正在一起经历这件事情——见证彼此的进步,分享快乐,表达哀悼、恐惧和希望。

强者可以通过塑造记忆来控制弱者,但记忆也可以成为民众的弱者武器。

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唯有认真记住、尽力书写,既是为了抵御终将到来的自身的死亡,也是为了对已经逝去的人的承诺——永不忘记。

你可以用文字和图片,甚至用纸和笔记录后拍摄下来,把你想记录的疫情生活提交到这里存档。

最后,我们会将本站的内容不定期递交到互联网档案馆,试图将这里的记忆永久保存下去。

https://ourmemory.sbs/?p=104

插播一条站务小提示 :EveOneCat23:

大家使用遇到问题时虽可以同时 @ 多位管理员,但请不要分开单独给不同管理员发私信,或私信后再发送同样内容的邮件,这样会增加我们不必要的工作量,且不会加快我们的回复速度。

基础的使用问题可先参阅长毛象官方文档与「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话题标签,如实在未能找到答案,再向象友们或管理员提问。

绝大多数长毛象社区的站长们都是在业余休息时间无偿提供服务的,并不是24/7在岗,因此处理站务的时间有限,无法第一时间作出回应。

感谢象友们的理解! :blobcatpeek:

长毛象官方中文文档docs.joinmastodon.org/zh-cn/

中文文档镜像 docs.mastodon.bgme.bid/ (mirror hosted by bgme)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你们用坐监狱来恐吓市民。我已经做好进监狱的准备了。”老太太的回复,和年轻人的“这是我们最后一代”相呼应。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朋友家的昙花开了 分享给象友们看看!
(已获朋友授权 :0130: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带娃去学校玩我坐在边上等他,一个小朋友走过来问我:你需要有谁跟你玩吗?

我心都要化了,说:谢谢你啊,你真好。我其实就是坐在这儿等我的娃,但是你想一起玩的话我也很开心。

小朋友说:但是你坐在buddy bench上。

我:哈?

小朋友:buddy bench, 坐上去的意思就是没人跟你玩你想找小朋友跟你玩,或者你想换一群朋友一起玩。

我转身一看,凳子上果然赫然写着:buddy bench.

有这么个凳子存在已经好可爱了,还真有小朋友过来问。: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ablobcatheartsqueeze: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board 好像最近看到很多朋友在问心理咨询的事。图片一个是北师大的心理咨询服务,算是比较专业一点,因为都是由在职和实习中的咨询师提供服务的。另一个是白岛岩心的公众号(他们提供免费朋辈咨询和精神科资源列表的,如果需要其他的信息的话也可以联系他们的义工问问看呀)。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他们看看呀,未来要是找到其他资源的话我会丢过来的。

宝塔面板是国内目前最流行的网站建站管理面板,近日又被曝出收集用户隐私信息,每小时汇报域名、日志、管理员的登录IP、请求方式与路径、UA、操作动作等。

代码分析
zzdhz.com/html/6130.html
hostloc.com/thread-1015859-1-1

面向宝塔面板取证
300188.cn/news/detail/1854.htm

常识:墙内服务商不收集信息犯法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09 年我居然还有这样一首小诗,至今活在墙内的博客里,当年的言论环境可见一斑……

竖中指

我深爱这土地
所以我对着土地竖中指
我深爱这国家
所以对这国家竖中指
我深爱共党
所以对共党竖中指

我竖中指只用左手
因为我将尽量保持右手的纯洁与冷静

于是
我将左手
指向国旗上的黑斑
指向国徽上的污泥
指向肉食者的肚腩
指向所谓爱国的傻逼


在这高耸入云的城墙之中
有一群吃人的饿狼
我并没有忙着翻墙
而是赶在被吃掉之前
竖起中指


ps:以此纪念那些敢于向黑恶势力竖中指的英雄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2022/05/13 - 03 时

我的尸体会唱腐烂的歌

睡觉才是每个人的终生大事

我对人类过敏

当我下落,有什么能接住我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差的时候。

谁能说旅人不是一种旅鼠

我问你为什么逃离?你却平静地反问我道:

I have no country.

切换到下一首:

当所有人都是乌托邦的人质

做你入夜时分的路灯

Take this cup away from me

情难自禁望向你

操!

因本站的DNS变动,尽管已经过去48小时,似乎仍然有少数几个外站实例无法解析 o3o.ca 的域名到 Cloudflare :pblobthinking:

遇到实例无法与嘟站通讯问题的站长们可以刷新一下DNS缓存,或临时将 o3o.ca 指向 Cloudflare IP 104.21.5.93,可使用如下命令:

echo "104.21.5.93 o3o.ca" >> /etc/hosts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正在读何伟昨天发在纽约客的文章。他提到,在涪陵上课的时候,遇到敏感话题,整个教室会落入巨大的沉默。沉默中,同学们齐刷刷低下头盯着课桌,而他盯着这些下垂的脑袋,心跳加速、脸刷一下红了。最开始他把那一刻当作“felt most like a foreigner”的例子,但是事实恰恰相反。他逐渐意识到,这种physical reaction其实是大多数年轻中国人同样经历着的,原来“The Party had created a climate so intense that the political become physical.”
我想到了无数次戛然而止。利维坦是次要的,在那些欲言又止的微妙时刻,年轻的异议者面对着的是好多张已经封闭的嘴巴、好多双刻意盯着别处的眼睛。在巨大的恐惧下,发言者成了那个唯一脸红的、尴尬的、手足无措的人。压迫以一种physical的方式存在于发言者和沉默者中间。
不过political和physical之间可能本来就没有那么大的区分,在不自由之处,政治从来是以暴力的方式关心着身体。

Salt :saltamoto001: 转嘟

何伟在《纽约客》的新文章,以他遭遇的举报事件为由头(到最后也没搞清楚到底是谁在微博举报、又是谁决定不给他续约的),对比了自己二十多年前在涪陵教书以及最近两年在川大教书的经历。

就像他的所有作品一样,有的是故事和深描,没有什么黑白分明的结论——二十多年前的学生其实更加民族主义,但是他们又有一种初入新鲜世界的好奇;现在的学生其实懂得更多,对体制的运行更谙熟,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老大哥狂热支持者,但是他们又更加现实主义。

何伟认为,高强度的竞争实际上对年轻人有一定的驯化作用。但是,他又认为,这些年轻人并没有完全被剥夺主动性,他们还是能读能写,能观察能思考。

结尾是他和川大学生媒体《常识》的同学们的对话。他发现,这些同学几乎都是女生,他接触过的女生是小粉红的概率更低。虽然不少同学觉得最后还是只能逐步适应这个体制,但仍然有一个年纪最小的女生说,将会改变它。

newyorker.com/magazine/2022/05

CloudFlare workers 自昨天起被墙了
blocky.greatfire.org/detail/46

自昨天晚间起,CloudFlare Workers 的业务域名 Workers.dev 被防火长城 DNS 污染。

目前可以使用 CNAME 解析到自有域名的方式继续使用。

CloudFlare Workers 是一种无服务器云端服务,有一定的免费配额,通常被用于反向代理,亦有部分用户利用其突破GFW的封锁。

据了解,CloudFlare 的另一项服务 Pages 此前亦被封锁。

CloudFlare 的官网曾在2021年2月被GFW短暂屏蔽,近期针对CF的行动使用户对该服务商的前景感到担忧。

Source: t.me/vps_xhq/311

第一次在多伦多见到枇杷!只是这价格实在下不去手 :Parrot33:

看到有象友建立了Mastodon站长QQ群,想提醒各位新站长们保持谨慎。站长的身份(特别是人在国内)对自身和用户的安全都非常重要,最好避免用不安全的、受境内管控且可被关联实名身份的通信方式互相联络。
即时通信与群聊可考虑使用

显示更早内容

Salt :saltamoto001: 的推荐: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