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此账户将于近期[ Jun, 2020 ]停用(long-term suspend)
请移步 @rusticolus

置顶嘟文

是时候写一个关注前须知了
1.无头像 无有意义简介 未登录可见 status/reply <5 的请求是不会通过的
2.不希望关注者顶着bot标示
3.请某些 abuse狂 自行走开
4.希望能与锁嘟用户互关
5.希望能够交换 PGP密钥(sig0), 指纹见本页, 完整签名方针待定

不能满足1-4条的账户几乎必定会被拒绝
您的请求应当会在15日内受理 最长不超过30日
若被拒绝 我将通过私信回复非bot账户

看过类似的分年龄层调查,想搞个长毛象中文用户版:大家平时会主动持续(朋友转发或别的渠道间接查看单条内容不算)通过如下哪种形式摄入信息、消磨时间?(多选) #poll #互联网观察
(没写长毛象,因为显然在座各位都用长毛象)

从微博、B站上各类民间大V对资本的批判(以半佛仙人等为甚),到现在半官方媒体联合高校教授亲自下场指控市场经济不行(以观察者网、观视频等为甚),从效果上看,基本已经完成了对95后/00后的洗脑。

这些从记事起就生活在市场经济中、物质生活相对繁荣环境下的年轻人,把周围的一切默认为是理所应当,对改革开放前普通人生存条件缺乏基本的认知,甚至对上世纪90年代普通家庭的生活状况也知之甚少;他们或许不知道市场经济和资本给中国现代化带来了什么,不知道如果没有市场经济和资本普通人生活是什么样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把目前生活中的种种问题归咎于市场经济的缺点和资本的贪婪。

如同对“公知”的污名化一样,对“资本”的污名化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着。当这些在语言和思维上都已经将“资本”和“坏”建立起条件反射式联系的年轻人成长为社会中坚力量时,中国将会怎样?不敢去想。

推上发现的项目:
github.com/missdeer/hannah
一个 cli 播放器,可以直接播放包括:网易云,qq,虾米,酷狗,酷我,bilibili,咪咕 的音乐
但精彩的是,它提供一个反向代理,
于是,可以使用大多数你喜欢的本地播放器
播放包括:网易云,qq,虾米,酷狗,酷我,bilibili,咪咕 的音乐

参考:twitter.com/missdeerme/status/

喜报:豆瓣v字仇杀队电影条目已搜不到

此账户将于近期[ Jun, 2020 ]停用(long-term suspend)
请移步 @rusticolus

日本人的“回归原点”,中国人的“不忘初心”。
我发现隔三岔五就喜欢嚷嚷这两句话的人,十之八九不仅回不了“原点”,忘光了“初心”;
自我感动之后往往还恰起了烂钱,缺起了德。

结婚有冷静期吗。冲动结婚造成的结果不比冲动离婚的大?

在国内,做 Android 的独立开发太不容易了,国内 Android 商店上架必须要有这张纸。

我用了半个月的业余时间整理资料,然后花了 500 块钱请第三方,然后又等待一个半月才拿到。现在才有资格在国内安卓商店提交产品。

而上架 Google Play,只用了半天。 twitter.com/KnockZhou/status/1

t.me/private_channel_c14370a/3

“你为什么要聚焦于冠姓权而不是背后的xxx”跟“你为什么要聚焦于打击肖战而不是背后的xxx”这样的说法本质的逻辑是一样的。
就仿佛你不直接挑起战旗直指天安门你就没资格去争夺一些浅近的“点”。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老百姓还知道凡事一口不能吞个胖子呢。当年老毛怎么打江山的,也不是上来就和农民说你要反军阀反大资本家吧。连表都不能说又何以谈里。

冠姓,短发,衣着,上桌吃饭,这些事不重要吗?我认为和让女性受教育、拥有宅基地、同工同酬一样,都是重要的,无论大小,都是女性权利的体现。而每一个点的改变,都会为最终的整体改变加一份力。
何况单说冠姓,安徽长丰县奖励随母姓家庭1000元这样的小实验就足以让这个县的新生儿性别比降到114(相比是安徽全省性别比125),谈冠姓不重要吗?

至于微博有些嘲讽“极端女权”“只会在网上骂人有本事去现实里上街抗议”的话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就像我很早就声明过的,自己不上街却撺掇别人上街/嘲讽别人不上街的,有一个算一个全是自私自利的鸡贼,就别扯大旗了。

哦哦,一万人,恭喜隔壁猫站一万人墙外QQ群达成!!!🎉

虽然你们对我们来说根本不存在。

哦也不是,大概是提供了一个社会学样本,值得观察,课题就是《人类能自欺欺人到什么地步》《从一个笼子逃离到另一个笼子》《论怂逼的自我管理能力》《但我还是被墙了》《爸爸!冤枉啊我和那帮反贼不是一伙儿的》《但我还是被墙了》《天底下我最聪明》《但我还是被墙了》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猫站用户也是好玩,逃离微博控制之后心甘情愿被殆知阁控制。

显示全部对话

I don't like this topic but 

哪里会有为了痛苦这种事呢?「免翻墙」式制品乃至一腔热血的搬运这些权宜之计究竟不会促进信息的流通,而适得其反,因为围墙内的人们又少了一个理由走到墙外。房间里是安全的,感受不到痛苦,但一切的前提是有知觉,如同叫醒铁屋子里的做梦人。面对墙,感受痛苦,然后行动。Brook [1] 的标志极为传神:一把钥匙。

1. github.com/txthinking/brook

显示全部对话

2020年5月8日-9日,主动断网微博抗议这件事在我心中的情绪起伏如下:

一开始看到写手们于5月5日在网文站点反抗“免费”这件事特此断更,于是有微博用户受到激励,呼吁全网于8号和9号不更新微博,不看微博,目的是减少微博的活跃流量。

第一时间我就进行了转发支持,并未作出详细评论。但心底深处觉得这件事会被微博默默删掉,于是在这进行了备份。说实话,当时对这件事举棋不定,自己顶多会悄悄三四天不更新微博。

谁知昨晚我在睡觉前看到微博不仅删掉了发起人的微博,并吊销了对方账号。这件事席卷了我这几个月来所有积蓄着的愤慨和不满。既然这件事微博如此害怕,那不如我们就积蓄更多的转发,号召更多的人,人微言轻的我还是有很多颇有号召力的朋友,不是吗?

于是,我在自己的两个号,在未对这件事前因后果进行详细解释的情况下,和身边人传递了这个信息。
没想到,麦烧看到后立刻私信我,问我缘由,稍作结束后携猫进入扩散队列。
一觉醒来两个号,在不同的转发路径下,共卷起了5000多转发。

如果我目前手上的这两个账号因为这个原因又一次炸号的话,我也将说那是死得其所,也是我经历两轮炸号、丢失了三个账号的回忆、被禁言一个月后,对王高飞和他的微博,最后发起的反抗。

用户虽小弱蝼蚁,但我们各有各的尊严。

Mastodon Web 在移动端实在是太容易误操作了 :cmx_09:

@bgme @yoka @indoa Windows 不清楚,但做得最好的大概是 Lennart/Linux 的 NetworkManager. NetworkManager.conf 提供多种配置选项:wifi.mac-address-randomization 扫描时 MAC 地址是否随机;wifi.cloned-mac-address 控制连接时使用的 MAC 地址策略,一共有五种可选择: "preserve"(不改变 MAC 地址,如果已经用其他工具改变 MAC 地址,应选择该选项), "permanent"(使用硬件的 MAC 地址), "random"(每次使用不同的 MAC 地址),"stable"(连接时随机生成 MAC 地址,此后每次连接到该网络时都使用此 MAC 地址),或者为该连接手工指定一个任意 MAC 地址。建议各位把 wifi.cloned-mac-address 的默认设置改为 stable。blogs.gnome.org/thaller/2016/0

@citizen001 @Hadouken 我对这种简单粗暴贴标签(这种行为很不对不要学)【爹味发言】,男女都会出现。语气以规训、忠告为主,经常出现【你这就是XXX】【到时候你就明白了】。总之语气很“终结交流”

爱的教育缺失,体现在处理人際关系里的感情部分。无法感知分寸,不会解释不会挽留,搞不清楚是该上前一步还是躲远一点。
幼年期缺失出於本能的、不設防的感情互動體驗,成年后這種感知能力弱化或閉合,導致對感情缺乏感性認知,用理性習得來補足,也只能維持“表面正常”,自身的同一性還是割裂的。
其實书写是一种自救方式,这种静默的自省内观,无须与人交流,不激起警觉心。然而这种梳理整合也是極其痛苦的----因为需要对自己诚实。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本站加入电子前哨基金会(EFF)会员,支持并遵守电子前哨联盟原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