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更早内容

笑死我了,原来呜站那事是自由壬和岁静壬互相破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live.bar/@dukkha/107762869515

自由壬每次抱团网暴别人的时候都说自己是被迫害的受害者,就像小粉红每次都说自己是辱华的受害者一样,真是看腻了。留言区更是典中典,面对中国社会的每一份不公,能想到的应对之道居然就只有自己移民发达国家当人上人,还恨什么国啊,我看你们恨的只有没投胎在谷爱凌家里
qoto.org/@acme/107766472781763

城市小资女甚至润壬抢占受害者车位自我感动差不多得了😅谷爱凌也许和你差了十亿次投胎,但你丫和亚谷村没差十亿次投胎起码也差了五亿次投胎,从来都是人从非洲被绑去佛罗里达做奴隶,哪有人从纽约被绑到刚果做奴隶的?
👇

傻逼腐女就像NGA长篇大论吹少女前线和明日方舟剧情的傻逼宅男一样喜欢美化自己的手淫。直接说我要自慰有什么好羞耻的,找这么多借口干嘛,深得传统文化儒教保守逼真传是吧
m.weibo.cn/1767058121/47350368

性癖是国企高管可还行,什么叫中国特色保守女大女白领啊(战术后仰)
m.weibo.cn/6973280807/47278481

早上看见第一条的惊天弱智贱畜发言的时候就想转发吐槽了,结果在信息流里忘了这件事(……)刚才想起来一看,发现饼干米倒也有正常人吐槽了,那就转个链接
pawoo.net/@pockieswili/1077687
bgme.me/@ShrimpZhou/1077718919

左人开左籍:你这法西斯

右人开右籍:你这共产党

自由派:我不是要针对谁,我是说,在座各位除了我以外,都是极端主义和极权主义

绝了,说得好像国家会真的想要阻止996一样,对国家的本质是有什么脑瘫误解

小粉红是低级红,这种大概算是自作聪明的高级红,每次都好像表面上承认我国确实有阴间事,但永远都在话锋一转表示“其实这很多见……”“其实这很正常……”变着法子消解事情的严重性,最后得出结论——其实国家还是好的!下面念歪了经,我们还是要心怀希望呀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吗

回答“是”的人无论自以为是哪派,其实都是傻逼派的

香港这次疫情好严重,触目惊心

去微博看了下,这条已经看不见了,不过其他的微博还是能看到

左图为康熙初年清朝疆域(1685年前后),右图为乾隆末年清朝疆域(1760年后)。二图胜千言了属于是

想去本站时间轴看看有没有人聊乌克兰,结果看到了经典老图,那还是每次见到都要转一下的

托洛茨基固然不是什么小白花,被扣这种帽子也是罪不至此

以我的功力竟然也一时看不出到底谁是反串的谁是认真的,知乎魔怔人近来的发展真是恐怖如斯
zhihu.com/question/513773299

呃呃呃呃呃呃libtard高潮完没多久tankie也开始输出话术占场子了

北约广告?seriously?昂撒那堆贪得无厌的虫豸是严厉制裁了还是下场介入了?这么明显的绥靖缩卵局面吹个勾八呢

不过再这样下去神友乌托邦有几率是真的保不住,住俄罗斯边上可不是什么好事,维系北欧地位的国际金融结构不会永远都是同一个样子的

对“自由世界”是有什么误会,你以为他们平时是干什么吃的

本国电子游戏玩家基本盘belike

CP群里的同人女在看到推特上乌克兰裔画师的崩溃后只憋出来一句“周末到了”,豆瓣主页过去大骂乱港废青的粉红男同刷屏了一整天的香水,岁静逼的嘴脸竟是如此趋同

往前翻了翻,真可谓典中典。主页另一个已经润去美国的学者还在转发宣传解析玄幻小说的耶鲁讲座,哈哈

自诩懂王的老保粉畜又开始了,这吃人的国际秩序是有多神圣才改不得啊

现在的老保通用口径是骂乌克兰政府给平民发枪,所以乌克兰还是活该,不感到同情是正确的

哇,那你国抗战时期还给小孩子发枪呢,不然你以为少先队员以前是干嘛的

小兵张嘎都忘光了是吧,好爱国呀

点进去是帖子已删。反正你永远没错永远正确永远不需要反省惹,都是别人要害你,你从来都是正义的受害者,你清清白白

闲情封删得厉害,兔区是在混战狂奔啊

封面和标题不错,虽然history已经return了很多年了,但今次仍然是转折性的大事

精神蔬菜:干货文献

大家都知道吃这个好,但大家都不吃

精神炸鸡:奶头乐

大家都知道吃这个不好,但大家都狂吃

精神华莱士:互联网贱畜发言

有的华莱士有厕所(指在知乎还能发的出辩一辩的内容),有的华莱士没有厕所(指在豆瓣被直接禁言到主页全麻),但无论有没有厕所,吃了这种东西以后都是要喷射的

关注

@scalanaturae 只吃蔬菜会营养不良,于是来点精神健康餐呢

登录以加入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