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普罗大众的同情心发展的公益慈善是社会的保护网,是给最需要帮助的人兜底用的,并不是谁都有资格轻易发起公益性众筹,现在的风气是一出点什么事就要把成本转嫁给公众,这样做只会透支大众的信任度不是吗?去年德云社这位已经被骂的狗血淋头了。希望以后不要再有人有个头疼脑热就整个众筹,看得我这槽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

我就夸一句新周刊小编好刚,就被饭否管理员删了,你饭G点真低

昼见 转嘟

今晚,也是一碗简单的泡饭,主要是为了喝完剩下来的肋骨清汤。我们常说老火汤,其实急火汤往往更能保留新鲜食材的微妙口感和清香,就如日本高汤。今天就做“一滚汤”,把一小口新煮的白饭,两个鲜香菇,几朵大银背黑木耳和一个大枣扔进清汤。昨天的昆布滤了“头汤”,今天正好用来煮“二汤”,也扔进去。所有这些煮到水开滚一会儿就关火。而菠菜则是在另一个锅里焯水沥水后直接放进汤里的,这样可以去除草酸和涩味。盛入大碗后撒葱花,加盐就好了。尽量在喝的时候再加盐,免得改变食物质感。非常非常清淡的口感,完全抵掉了肉的重浊。因为只是一滚,香菇和大枣的气味只是若隐若现,昆布和大枣带来的微甜也是若隐若现,就没有突兀感了。

#过日子

昼见 转嘟

227以前有人在ao3上连载了自己续写的《红楼梦》,有人写了全世界只有十几篇的同人文,有人在上面可以找到全世界仅有的几个同好并用蹩脚的机翻交流……

我们这些人,从贴吧论坛时代,走到微博老福特时代,从用文字写文,到出现敏感词以后用敏感词规避机器人,到用图片,到把图片翻转过来,到四保一……你以为我仅仅是一个腐女不值一提,我告诉你,我和你们这些伟大的键盘政治家理中客一样,经历了整个互联网审查的收紧。

还肖战是被粉丝牵连,还理智粉是被极端粉牵连。Σ_(꒪ཀ꒪」∠)呕!你咋不说共产党也有好人,皇上啥也不知道,都是基层的错呢?

我不爱战斗和仇恨,战斗会消耗我对创作的热爱,我甚至不愿意去仇恨肖战,但是我不能放过他和他的粉丝,因为一旦肖战和肖战粉丝有一丝机会,他就能说「我浴火重生了,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你不知道我们失去了什么是吧?那你能闭上你的狗嘴吗?操你妈。

昼见 转嘟

哦,國內這個離婚冷靜期跟什麼女不女權的沒關係哈,根本原因是為了防止債務剝離。這個情況在日本90泡沫的時候出現過,夫妻雙方把債務歸到一個人名下,而財產歸到另一個人名下,然後離婚,然後負擔債務的人直接消失,字面上的意思,可能是自殺,也可能還活著不過換了身分,然後給政府留下一攤子爛帳。

而現在出離婚冷靜期這個政策,這個冷靜期就是中國的行政效率,只要夫妻雙方財務沒問題,離婚的過程跟以前一樣。此政策可以當作中國房價會暴跌的鐵證,因為中國人的債務都在房子上。防的就是你們債務剝離。政府已經做好準備了。

至於被家暴的女性想離婚還要忍受到冷靜期過去,純屬是被颱風掃到尾了。還有生育率的問題,政府不會天真到以為一個冷靜期能起多大作用的。

一些废话 

没想到一个我很厌恶的室友跟我签了同一个公司,只是分公司不同。仔细想想跟他在这几年相处下来,他一个很大的特点是钝感力特别强,直接表现就是在寝室他并不能很快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别人造成了麻烦,经常在半夜大声讲电话、抽烟,麻烦别人的时候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我刚好相反,除此之外我的领地意识特别强,没有经过我允许侵犯了我的领地我会很恼火。但是他的钝感力可以让他无所顾忌地跟别人相处,不管对方是跟自己平级别还是领导,到我这就不一样,我几乎跟上级或是有上级身份的人沟通时每时每刻都是战战兢兢,一心想逃离,换句话说我在这样的沟通环境下时,我是需要演戏的,给对方一个我自认为他们需要的姿态,这让我过得很累,我不觉得我这种敏感力在这种时候有什么好处。

寝室几乎所有人都有一个特点,就是被“快乐”所驱动着往前走——熬夜、网络游戏和无用的社交,重要的事情火烧眉毛了才会想去做,从这个方面想,我们是不自由的,只是机械地被“快乐”所驱动着。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