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思考的tip,不知为何不论是在职场还是学校都有上级使用一些类pua话术,例如:
a.别人能做为什么你不能做
b.sorry that you feel like that你在我们这里工作学习肯定不开心吧
c.建议你去别的地方积累经验再来我们公司
d.你太内向,不适应我们公司的文化和氛围
e.(这个项目)应该是xxx而不是你做的这样
f.我是为了锻炼你才这样说(英文环境没那么直白…I can’t just let you go with your xx shortcomings)
有时候这些建议是中肯的,但很多时候对方是为了故意恶心你让一个new grad觉得有责任感愧疚感才故意这样说。如何fight back?
1.我需要一些时间思考你给我的反馈(中止对话)
2.你的反馈很中肯,能不能给我一些建议/方向让我们把后续项目做的更好
3.沉默,不表态,左耳进右耳出,防御模式
在对方有明显职级压制的情况下,对冲不可取(我老是对冲😅)拒绝对话是最有效的方式。个人喜欢转移话题到项目上(或自己擅长的东西)然后问suggestion,给一些future plan并结束对话

r/aromanticasexual看见的,不同种类的attraction simply explained.
Sexual:我想跟那个人上床;
Sensual:我想跟那个人贴贴;
Romantic:我想跟那个人约会;
Platonic:我想跟那个人做朋友;
Aesthetic:哇哦这世间上竟然有(这么好看的人)。

在看一篇关于传宗接代的论文,结论是绝大多数人都难以完成这个使命。也就是说,中国人在这件习以为常、想着只要按时结婚生孩子就没问题的事情上就很“内卷”了:在经历267年的繁衍竞争之后,最后只有13.61%的人能够有自己的嫡系后代。这篇论文的标题还更加赤裸:《延续香火的理想与普遍绝嗣的现实》,无论如何你都是会绝嗣的。

以前看有人形容一些东西叫乐而不淫,长大过后发现自己最喜欢看的东西是淫而不乐

paper.wf/thucydides/8yue-10ri-
弦子的法庭自辩是多么有力的称述啊。每个句子,每个段落都自然而铿锵,有热情又讲逻辑。我相信,这是痛苦中的升华,而这种升华,我只有在那些古典作品中有幸瞥见。

顺手把之前那个「单机游戏作品印象调查表」重设计了一下,做成了一个Figma File发到community里了,有需要的象友可以自取 :blobheartcat:figma.com/community/file/11381

一简中同人女寻找她cp长篇一晚上后,这是她的心理状态发生的变化:
好消息:云盘上有一个62m的文包
坏消息:被全部和谐
好消息:太太首发贴吧
坏消息:当年的发文楼已经被吞得七零八落
好消息:太太在博客上有存档
坏消息:是新浪博客
好消息:同人女会用百度快照
坏消息:百度快照功能下架
好消息:同人女会翻墙
坏消息:Google快照与bing快照都查无

显示全部对话

nsfw你妈的我笑出声了我草 

同人文,初夜,一方是军人
A:你的身上全是伤疤…
B:(紧张)对不起,扫兴了吗?
A:一想到你为国家做了这么多贡献我就觉得好性感

想发表意见的大师能不能别动辄长毛象怎样怎样了,我只是用这个网站,又没有和网友一起建国

许多莓子。

近十年目睹这家农场从几垄草莓和一个小咖啡馆发展到现在——套用惯常企业简介用语——集餐饮(餐厅及莓子自助餐)娱乐(儿童游乐场)购物(当地农产加工品手工制品)生产(草莓蓝莓覆盆子黑莓)销售(各大超市)一条龙的大型农场,甚至都进了旅游指南推介,很成功的农场经营典范了。

最近又有些象友在转发我3月得omicron的经验贴,跟大家更新一下情况,欧洲新一波病毒已经不是omicron了。
可能认识我的网友知道,我们同事14个阳了10个,在工位上陆续测出两道杠全回家了,全军覆没。我们剩下四个没阳是因为我们刚得过omicron。他们确诊那几天我们都感到了明显的不适,但是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新病毒好像是从土耳其来的,传染性非常强,可能比omicron还强。但是之前的抗体可能有用。主要症状只是发烧和嗓子疼,连咳嗽都不怎么咳了。也不会失去味觉嗅觉了,肌肉酸痛和嗜睡症状也都减轻了。烧几天大家基本就都好了。总得来说应该是比奥还轻,因为我当时得奥咳得还挺厉害的。同事们也都很淡定,已经陆续回来上班了。
当然国内还活在谈新冠色变的情况下,并也许将永远如此了。没什么,就跟象友们分享一下,跟大家说下有这么个事。

雖然首頁象友們的很多cp我都不知道是誰,但是你們說得真好看,多說點

内娱又开始狂转只有一个中国
cnm那可不是吗 有两个中国谁他妈还受得了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