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的毛象社交倾向表。基本上比较好说话,没什么特别的雷点。嘟嘟! :EveOneCat14:

掐指一算,上个月竟然一口气读了23本书,我是怎么做到的…… :EveOneCat16:
是《艾尔登法环》带来的ED治好了我的顽劣! :EveOneCat03:
哦29号开始还在玩XB3,没读书了。

上网搞搞色情、找找对象就完事了,没什么可辩论的。
看到SNS里那些辩论来辩论去的就头大,反正辩到最后还不是人身攻击。有几个人是真正知行合一、付诸实践的?

感觉说日语的象友经常发一些很简单的句子,或表示情绪的短语。
说中文的象友比较喜欢长篇大论(比如我),想把一个事情讲透。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但我这个毛病可能就是在和网友吵架中培养起来的,一个简单的观点我必须写成小作文来捍卫、防杠和自证清白。

最好笑的笑话其实就是你感到确实有十分可笑的地方,但就是笑不出来的那种。
因为你本身也是笑话的一部分。

原本感觉一个人只要多读两本好书,就不至于成为一个烂人。但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在人类领域,类比和归纳可真没什么用。 :EveOneCat35:

Xenoblade3 马上可以玩到了,激动!
女主ミオ还蛮戳性癖的(名字是捏它猫叫吗),而且这样把衣服穿整齐不露肉的人设还蛮好,不像2代显得那么媚宅。男主ノア看着也不错,感觉有点点像是《宵星传说》的尤利?
过年了过年了! :EveOneCat27:

@board
求助求助!
求朋友们推荐iOS靠谱好用的长毛象客户端,付费OK,翻墙OK。
ToooT这个客户端的草稿箱会吞草稿,我最近写了几十条小作文草稿都没了啊啊啊啊……正常使用,没有删过软件,毫无道理。真的欲哭无泪…… :FeelsLifeMan:

古希腊的哲学家对世界本质的理解已经相当接近于现代科学了,你都不知道这帮神人是怎么光通过思考就能得出和两千多年后几乎一致的结论的,这都不光能用“天才”来形容了。
德谟克利特说世界万物由原子和虚空构成,这基本上就是20世纪量子力学兴盛前的原子世界构成模型。
赫拉克利特更是匪夷所思,他说:“这个有秩序的宇宙(科斯摩斯)对万物都是相同的,它既不是神也不是人所创造的,它过去、现在和将来永远是一团永恒的活火,按一定尺度燃烧,一定尺度熄灭。”
对物理学有一定了解的朋友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赫拉克利特比德谟克利特更强,他直接说出了当代物理学对世界的终极理解。如果把“永恒的火”这个不明确的词置换成“量子/波动/弦”,你可以认为赫拉克利特说的基本上就是爱因斯坦梦想中的大统一论(GUT)。
最强的是赫拉克利特加入了“尺度”这个描述,也就是说微观世界的“火”在宏观世界会“熄灭”,这就好比“弱核力”在引力适用的牛顿经典定律世界无法被探知一样。
真的,对赫拉克利特佩服得五体投地。这可是2500年前的人啊……说他是外星人我都信。

看了有本心理学书说,情商基本等同于情绪控制能力。
啥?我为什么要控制情绪?憋坏自己的情商我宁愿不要。
我觉得情商应该是某种阻止别人伤害自己的能力。

存在主义的态度很容易被曲解为歌颂苦难,必须谨慎辨别。

今晚同时和很多朋友聊了很多很多,打字打得手抽筋。
都是普通人,来自各行各业。工作、房子、健康、未来、人生。普遍的一个感想:煎熬。
学生煎熬。公司老板煎熬。高管煎熬。打工人煎熬。很难想象,这些人两年前还都是意气风发,充满了对生活的向往。现在呢,所有人都被做成了中药,同泡在一缸水里煮。连花清瘟,煎熬。
很受触动,大家能这么毫无保留地坦白自己的内心感受。在这个年代,有些事已经不再重要了,但有些事变得比以前更重要。
其实以前我是回避听别人倾诉的,毕竟这对我没什么好处,只会让我难受。
今天奇迹般地我主动去问了他们的感想,不谈现在热点的社会新闻,只是耐心听完每个人倒苦水。倾听还是有必要的,听完他们说的那些痛苦,我觉得我好像有些被治愈了。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有一种莫名的解脱感,一种和很多人一起对抗命运的解脱感。
不少人都提到,想把老家三四线城市的房子卖掉渡过危机。但现实哪有卖房子就能解决问题那么简单?何况一部分人并没有房子。
聊了这么多后我只想说,现在还不发愁生计问题的人是幸运的和幸福的,如果可能的话,请别让这幸福流走。现在正在发愁生计问题的人,我们该一起想想办法,尽可能降低经济下行导致的连锁损害。

一个想法不一定对:SM关系中的S或dom可能是真正缺乏安全感的一方,这可能是S幼年期渴望得到关爱却始终被忽视的一个心理结果,S会将自己想要关爱的心理投射在M或sub身上。通过命令或调教M,令M给予某些反馈,S通过M的客体反应而获得幸福感,这是一种移情,因为S无法在自身真正实现被关注的渴望(这种渴望在幼年期无法被满足,成年后也会是这样),只能通过冰冷的第三方视线来窥视M,获得快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实际上S爱的是自己,但也部分地爱M,因为M其实是S理想中的自己,至少是理想的投影。
那么M的成因是什么呢?是否也和安全感的缺失有关?

长毛象确实给自己的创作带来了不少灵感。谢谢象友们。 :EveOneCat12:

偷东西是犯罪,无预警的剧透是不是也是犯罪?

在B站看到一个SCP题材的软色情手游广告,震惊了。连SCP这种怪谈类题材都能搞得很下流,有些人真是不靠擦边球就挣不到钱是吧。 :EveOneCat05:

哪有什么温和派,要起利益来都变成了狂犬。

早上做了算是噩梦的怪梦。梦见和床伴做爱,前戏都进行得还算顺利,探身吻对方的嘴唇时却突然视角变化,看到对方的面部结构在我眼前急剧扩大,直接就看到了对方表皮的细胞结构。
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视野仍然在扩大,很快就来到了纳米层面,看到了蠕动着的病毒。视角再次穿过透过病毒的RNA后来到了原子尺度,电子在极小的原子核外空间以不可理喻的行动逻辑高频振动。
此时做爱的主观视角还在,可以感觉到我仍然试图和对方进行肉体接触,但另一个仍然在不断放大的视角明确无误地告诉我,我的做爱对象只是一堆由不稳定的核力联系起来的夸克而已,而夸克只不过是由历史上曾经是一群不稳定的夸克衰变而来的结果,我所认为的嘴唇其实只是一些微观上的小小扰动,我本人也不过是宏观上的一些小小扰动,仅此而已。
想到这里,做爱视角和微观视角终于融合,面前的人已经简并为一些朦胧不清的基本物质的组合,到这时也就吓醒了。

翻老照片时有点感悟:有时候爱一个人或者恨一个人,都是单纯地被动随机的结果。在获得随机变量的那个瞬间,你可能感到欣喜或沮丧,可能会有爱或恨,但绝对不会预知未来,不会知道爱和恨会怎样地相互转化。
人和人的相遇都是一个混沌系统中随机产生的微不足道的变量,但这并不是故事的最终结局。在看不到未来的现在,真诚地对待每一位即将相遇的陌生人,是我回顾往事时所能想到的第二好的选择/策略。
而第一好的策略还是,真诚地远离身边的一切智商有问题的人,我说的就是在标准智商测验中IQ低于100的人。回顾往事我最遗憾的就是,曾经真诚地和这些笨蛋交往过,并无一例外地被他们的愚蠢所伤害。

同学聚会,好几个理工男非常明确和急切地表达自己的择偶意愿和期待。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对这些男性来说,女朋友就像学历、绩点、项目一样,是一种必须获得的东西。至于扮演这个“女朋友”角色的是哪个具体的女性,并不重要。只要能满足差不多门当户对、性格比较好、长相比较好这种模糊的标准,同一类型同一性质的女生都是可以互相替换的。他们会做好男朋友“应该”做的事情,比如慷慨结账、陪女友出去玩、在朋友圈秀恩爱。但即使在这个男性是真诚地对待这段关系的情况下,我也不觉得这是女生们幻想的爱情。男性按照一个社会样板行动,就好像按照指南手册养花养热带鱼,只要一步步做好,热带鱼就能长久地在自家的房间里游来游去,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但这里没有人和人之间那种情感的流动。真诚的老实人们在四处寻找自己的伴侣,看见符合条件的就会主动出击,吃饭、聊天、送到宿舍楼下,企图付出这些代价换来一条美丽的热带鱼。不少女生还在做白马王子的梦,包括过去的我自己。但童话里的王子眼中的公主大概也只是一条热带鱼吧。

抢夺话语权+禁止评论,对某些人来说可能就是悲惨人生的唯一解药了。大到组织机构,小到知名网红,这一套操作技术都用得很熟练。只允许自己说话和评判,不让别人说话和评判,这似乎就让他们的命运和认知能力显得没那么烂。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