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

此时建议大家阅读津巴多《路西法效应》。套新冠瘟疫期间现实举个例子:
怎么看待所谓的「大白」

1 不少人表示反感「大白」的叫法。套书里分析,「大白」是「去人性化」的称呼,把人视为物、动物,唯独不是人,那么就可以不拿人的标准去对待,可以像对畜生那样随意鄙视谩骂,极端情况下是纳粹称犹太人为蟑螂/猪,然后就能对其肉体毁灭而毫无压力。

2 许多「大白」为什么又如此令人唾弃憎恶?
现在不少「大白」明显表现出「对权威的服从」「恶之平庸」等特点,对公民辱骂、殴打,对患病者冷血残忍不施救助致患者惨死。
「大白」为何毫无顾及?套书里分析,此乃「去个体性」。ta们穿着统一白色防卫服、戴护目镜,看起来无区别,作为个体的人隐藏在了集体之内。那么当其作恶时,能不暴露自己;而这又助长了ta们的恶意,因为不会被揪出不会付出代价。

所以,当「大白」作恶时,光声讨控诉意义不大,有效方法是找到具体的人,明确其名字、职务,这么做是让其无法隐身。明确说出「大白」名字,告诉ta,继续作恶,那么就是你害死了一个人(报出受害人名字)。这样做是让ta明白后果,好负起责任。必要时揭下大白面罩露出脸。

回覆区发书里具体应对方式:

接上:
关于第二点,「大白」的「去个体性」,诸如穿着统一制服、戴面罩,令「大白」之间没有区别,处在「匿名」状态,可以不必为自身行为负责,作恶时有恃无恐。
其实反过来想,反抗者恰恰可以利用「匿名」的方式保护自己。穿着没有特点的服装、戴面具、戴口罩等等,通过匿名状态,以此保护自己。《V字仇杀令》中的反抗者戴小丑面具既是如此,而当所有人都戴了同样面具着同样服装,便成为了去个体性的集体/团体,在反抗过程中,由于无法被揪出,会更有勇气。

对于第一点,当「大白」以公权力的面目作恶时,不妨嘲笑/鄙视/蔑称其为「大白」,此举意在削弱邪恶权威的权威性。当你对Ta所代表的公权力嗤之以鼻时,便是不服从乃至反抗的开始。
当然,对于真正服务公民的志愿者、义务工作者,不该以「大白」呼之。

未完:

《路西法效应》
反抗相关,正文摘抄:

……当大多数人都选择让步不抵抗时,这时反叛者常会被视为对抗遵守、顺从、服从之类强大势力的英雄。由于这样的英雄勇于行事不畏牺牲,我们会认为他们与众不同。这样独特的个体确实存在,但他们应被视为英雄中的例外。少数会牺牲自己的英雄。比方说,他们是基于博爱主义的理想而奉献自己的生命。但大部分英雄却是由时势造就,在登高一呼之下毅然决定行动。因此《路西法效应》将以颂扬存在于你我身边的平凡英雄作为结尾。在“邪恶的平庸性”(banality of evil)的概念里,平凡人要对其同类的最残酷与堕落的卑劣行为负责,而我主张“英雄主义的平庸性”(banality of heroism),则对每位随时愿意尽人性本分的男女女挥动英雄的旗帜。号角一旦响起,他们会明白这是朝着他们而来。当我们面对情境和系统的强大压力时,都该坚持人类本性中最好的本质——以颂扬人类尊严来对抗邪恶。前言p6

1/n

p501-509
抗拒有害影响的十步骤

在这趟旅程中我们见到许多邪恶的果实,如果认真思考滋养、孕育它们的社会心理学原则,就能运用这些原则的不同版本强化人们生命中的光明面,排除其黑暗面。

由于有各种不同类型的影响力存在,因此有必要针对每种类型发展出对应的抵抗方式。与错误的不和谐之举战斗时,需要不同的手法才有办法反抗用来对付我们的“顺从—酬赏”策略。

在应付会将我们去人性化or去个人化的人时,往往会出现劝服性的言论以及有力的传播者,强迫我们采取不同的原则,但这些原则却不是我们需要的。切断群体思维的做法,和减轻强力游说我们加入者的影响方式也有所不同。

(中略,推荐网站:www.LuciferEffect.com. 该网站是《路西法效应》作者制作的“详尽说明手册……当你遇到一些状况,发现有某个特殊社会影响力策略被用在你or你认识的人身上时,也可以把这本方便使用的手册拿出来,找出下次当你遇到同样事情时可以有什么样的解决办法,就可以在比较有利的位置上来应付挑战。”)

2/n

3/n
以下就是我用来抵抗有害社会影响力的十步骤方案,它们同时可以促进个人的弹性以及公民的德行。它所采用的观点穿透了各种影响力方案,并提供简单、有效的模式来处理,抵抗力关键在于以下三种能力的发展:
自我觉察力
情境敏感度
街头智慧

我简称为“三S力”。你将会看见,这三种能力对许多一般性的抵抗策略十分重要。

步骤一:“我犯错了!”
让我们从承认自己的错误开始,先跟自己认错,然后跟其他人认错,让我们接受“人皆有过”这句名言。你曾经判断失误,做了一个错误决定。当你做出决定时,你有十足理由,但现在你知道自己错了,请你说出这三个神奇的句子:“对不起”、“我为我的过错道歉”、“请原谅我”。请跟自己说你会吸取教训,从错误中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不要再将你的时间、金钱和资源浪费在错误的投资上,向前走吧。你公开这样做时,就不再需要去正当化or合理化你的错误,继续支持恶劣or不道德的行动。坦诚错误,会让降低认知失调的动机变小,当现实上的抑制物出现时,不和谐就消失了。现错误时请你“当机立断”,别顽固地非要“坚持到底”不可,虽然有一时的失误,但往往能得到长远的回报。

有点儿意思:
「上海的大白也要被另一波大白拉去隔离。这一拨大白不愿意了,哭诉“我们有家不能回,凭什么?”然后有大白支招让打开抖音直播。
​前一天自己还是铁拳,下一秒就被铁拳收拾。这和当年何其相似?第一天批斗别人,突然就被别人批斗。魔鬼一旦放出来,谁都别想独善其身!
不知道这些大白当初在严苛执行命令,逼得一些市民“有家不能回”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
share.api.weibo.cn/share/30580

@nani_HaiYa 我就說這種事情遲早就會發生,說句不恰當的——這些就是「耗材」。

@Gooboo
其实我挺解气的。主要是因为我也不认为他们是所谓的志愿者,鹰犬罢了。
鹰犬鬥伥鬼,妙。
这里我一定要用繁体字的「鬥」,象形。

@Gooboo @nani_HaiYa 我每次看到粉红骂别人「耗材」都觉得特别好笑,因为我觉得他们自身最符合这个词语。

@nani_HaiYa 这不就是电影《霸王别姬》桥段:“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

@[email protected]无限大的权利砸中别人时不痛不痒,砸中自己了就知道疼了。穿上这身衣服时总以为做点什么政府都会保护他们,总以为自己会和居民有不一样的待遇,太他妈天真了,真就觉得自己不是人了,只是所谓的“志愿者”了

@nani_HaiY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dog-eat-dog world

登录以加入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