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这里是我的故土,一出生即被埋葬的坟墓。

它用别人的血肉喂养了我,然后再将我砸烂成血肉填补它亘古难明的碑上的破洞。

最近一个巨大的纠结仍然是走或留。原本我的想法是与这片土地一起沉没,我认为这是我作为一个始终无所作为的人应得的终极。但是看到俄罗斯人的命运,我又陷入了巨大的怀疑中,我愿意与这片土地一起沉没不代表我愿意与这片土地一起作孽……

总动员式的战争必然是独裁者的坟墓,这并不是复读机,是我亲身感受到的。

上周去做头发,发型师很不爽地和我抱怨俄罗斯太菜了,竟然被乌克兰打爆了,顺便吐槽台湾这事儿也太让人失望了,然后展望了一下祖国统一。

我说:对啊对啊,我们应该吸取俄罗斯的经验和教训,一上来就总动员,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发型师:什么叫总动员啊?

我:就是战争一开始,就全国强制征兵,把大量的壮年男性全部投入战场。

发型师(壮年男性):啊,这样啊,这样,好像也不大好呀……还是不能轻易这样啊……

我内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离开加德满都去蓝毗尼的路上,我又遇到了一场婚礼,许多男女走在沙砾不断被路过的车扬起的路上。他们举着水瓶,导游说,这是在祈福。婚宴不在酒店里,据说在道路两侧的农田里。他们都是人,他们是不一样的人。

显示全部对话

我很喜欢穿,也喜欢看别人穿什么。早几年我去过一次尼泊尔,在加德满都有很多景点的旅游区我见过应该是在附近工作的女性,也见到了据当地导游说是去那里旅游的印度女孩。其实并不需要懂得很多他们的文化就能发现她们的服装肯定属于一个大类,但是你不会认为她们穿的是一种衣服。因为在工作的妇女的衣服颜色暗淡,看上去也灰扑扑的。这很正常,因为当地的城市建设并不好,有许多坑洼的土路,但凡需要行走就很难保持干净。而去旅游的女孩就不一样了,她们的衣服颜色鲜亮,质感也好了很多,搭配上妆容和首饰,不礼貌地说,如果光从外貌上看她们也既相似又不同。

我运气很好,住的酒店刚好在举行一场婚礼。导游见我喜欢她们的衣服,特意告诉我旅游点看到的服装还不是最漂亮的,这场婚礼是有钱人的婚礼,我可以去看看女性宾客穿着,那才是真正高级的纱丽。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的,那些女性宾客的衣服确实非常美丽。我也看到了很多虽然颜色并不鲜艳,但是光泽度很好的面料,织料的密度肯定不低,但就是感觉轻薄,且坠感非常得好。它们都是纱丽,它们是不一样的纱丽。

这里是我的故土,一出生即被埋葬的坟墓。

它用别人的血肉喂养了我,然后再将我砸烂成血肉填补它亘古难明的碑上的破洞。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