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打扰各位了(鞠躬),有几个象友建议创立一个精神以及心理帮助的群组,所以我创了一个!!!但凡与精神疾病,心理求助,医院咨询,药物咨询等等等这些方面的都能拉到这里来讨论!如果想匿名可以拜托我帮你发布问题!就大家多了一个可以求助的方向(虽然不一定有用QAQ)

@mentalhelp

因为要有足够的人才能更好帮助求助者所以麻烦大家多多推广下(鞠躬)

呃古巴不仅同性婚姻合法化了……甚至近70%投票率通过同性婚姻伴侣还可以依法收养小孩(商业代孕依旧在古巴禁止哦)。当然古巴还有性教育中心,面向全国小学开设性教育课,还成立了家庭监督小组,监督孩童父母是否依法对未成年尽到应尽的抚养义务。
呃呃……古巴也是社会主义啊,老中你可怎么办呢(。

又看到这个,快三年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捂嘴行为跟后面它们做的种种事情比起来竟然都不算特别恶劣了,​:0391:

在推特上看到一个 勇敢 美丽的 伊朗女性 摘掉了头巾。

下面简体中文回复的,基本都是污言秽语。

伊朗女性摘掉了头巾,我们戴上了口罩,却防不住满嘴的污言秽语。

中华跪族。阿Q国的男人们,真恶心。

印象中小时候抗议游行并不是什么政治敏感的事情,普通的讨薪维权时有发生,我爸妈也参与过,是为了要房地产商拖欠的违约金,那时候正是国内房地产野蛮生长的时候,据说房地产商赚了很多很多却故意不付违约金,和当地官员沆瀣一气,当时闹到了市委大楼门口,最后房地产商顶不住压力,把钱要回来了

底层受害的人们在内斗,背后的大爹却隐形了

NSFW, Nudity, BDSM 

"Aria vs. The Countess" starring Aria Wednesday and Ariel Anderssen back in the archives for members today at RestrainedElegance.com and at secure.surfnetcorp.com/acbuild

我不知道换人能否有什么改变但是我还是希望习近平快死

张俊宏提“一国一制”与中国大陆立即统一 中共不敢接招
日前,台湾海基会副董事长张俊宏表示,只要中国大陆同意进行总统直接选举,台湾愿与大陆在“一国一制”即民主法治的原则下统一
他认为,中国大陆没有理由惧怕这个提议:大陆有14亿人口、9千万党员,人数占优;中共是主张为人民服务的党,不该惧怕直选

请教一下友邻们,打了科兴疫苗之后变得容易过敏性鼻炎,结膜炎也是断断续续的犯,有什么补救解决办法吗?不希望原本好端端的身体就这样被坏掉。。。。

推荐几篇三峡相关的史料文字,管中窥豹,也可以看到红色政权统治者与当代史的真貌:
【李锐:我知道的三峡工程上马经过】
李锐口述,丁东、李南央整理,《炎黄春秋》杂志2014年第9期
blog.creaders.net/u/3843/20150
【“中国第一代水电人”潘家铮】
李楯 2012-09-27
chinadialogue.net/zh/4/41560/
【千秋功罪话水坝】
潘家铮
books.google.com.hk/books?id=A
【从“三峡工程环境影响评价”的变化看科学如何沦为政治的婢女】
王维洛
modernchinastudies.org/us/issu

——————
作为一个有很深厚的峡江情结的重庆人,以及对动植物的爱并不区别于人类的人,对三峡只有一句话:
永不原谅。

比起#劝分,现在的我更喜欢#建议放生

原因如下:
1.“劝”总有种不顾对方感受,用自己的想法说服对方的感觉。这个词已经脏了……感觉挺苦大仇深的,有可能引起当事人反感。
比如「劝酒」。

“建议”听起来更舒服:只是个建议,决定权在当事人自己身上。

2.“劝分”这个词让长辈们不太能接受。听见这个词,长辈们可能会施加更大的阻力,防止年轻人“劝分不劝和”。毕竟那个年代都是“劝和不劝分”。

“放生”这个词听着就让人放松。放了ta,也放过自己。两个人放彼此一条生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这个词还有那么点儿宗教意味,放生可是积德啊!

我尝试了下,起码我家长辈对“放生”一词没什么敌意,听到「放生是积德」,还呵呵笑了起来……

综上所述,我认为“建议放生”更适合用于弘扬光大劝分文化。(一本正经.jpg)

显示全部对话

听道长四年前在香港的一场演讲,听到“我的朋友陈健民”这几个字,一声叹息😔

陈健民这个名字对于关心广州公民社会发展的人来说如雷贯耳。在大陆还不懂得什么叫NGO的年代,他身体力行从香港来到内地,推动了很多NGO的建立,帮助许多NGO开展工作。他更是和中山大学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的建立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而中大曾经是全广东最具人文气息的大学,在我的心里,它一度是广州公民社会的黄埔军校,你很难想象,在2010年前后,中大还有公民课,学生在课上可以接触到的社会议题包含了劳工、性别、青少年教育、基金会发展等。我认识的一些非常优秀的年轻人,早年间都去蹭过公民课,也正是在那里萌生了投身到NGO工作中的想法。

可仅仅几年过去,公民课已不在。在如今许多大陆人的眼里,陈建民也不过是个乱港反贼。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他的工作而建立的一大批NGO服务了多少不幸的人,受他的影响而行动起来的年轻人又为这个国家缓解了多少社会压力。

仅仅不到十年过去啊……

“中央的政策都是好的,只是下面的人执行的时候出了问题没做好”恐怕是最典型的中国人思维了吧。
简称 #最中幻想
PS: 我们这些在党国教育下成长的人,即便离开了那个环境,这种思维也会烙印在脑子里,需要不停反思自身。

看见个b站视频,博主把抓来的老鼠“大”字型绑在铁丝上,伴随着老鼠的抽搐,一点一点剃光它的毛。

这画面其实很令人不适,但作者配上了一段很动感的音乐,再加上了诸如“我是顶级理发师”之类的文案,整个视频似乎突然就变得人畜无害了,呈现出一种“我只是和小老鼠玩玩”的感觉,观众竟也相信了。十分吊诡。

讲这么多,我要说的并不是保护动物的话题,而是“现实”被媒介“无害化”的问题。坐拥几亿身家的明星在综艺节目里谈论自己高中时青涩的恋情、玩弱智桌游、表演一个普通年轻人,你就觉得他和你是一样的。但其实他个人资产就相当于一家百人公司,如果你和他有私人矛盾,他动动嘴皮子就能让你个打工仔丢了工作。你根本就意识不到他在这个垃圾社会有多大的能量。

长期活在这种媒介塑造的无害世界里,人对现实的认知会产生偏差,甚至变成一个生活在童话里的低龄弱智,轻易被各种包装精美的价值观洗脑,变成女大小留铁血军男,可爱的大脑一往无前永远盲信不容置疑。

为什么网上有那么多傻篮子,不能怪网友笨,因为那些骗人的博主太会骗了,花几十个小时做一个内容来耍你,就是为了把你变成傻篮子的。毕竟你们这些傻篮子脑壳有洞,最会漏钱。

简·奥斯汀一辈子都是在这种状态下写作。“她居然可以做到,”她的侄子在回忆录中写道:“太惊人了,因为她没有专属的书房,大部分作品的写作地点都是在大客厅,那里有很多生活琐事的干扰。她写得很小心,防止这项事业被仆人、客人或者并非家庭成员的其他人发现。”简·奥斯汀藏起手稿,或者用一张吸墨纸盖住。……如果你写的是《傲慢与偏见》,被人发现也没什么可羞耻的。然而,简·奥斯汀还是很庆幸她家的门吱呀作响,这样一有人来,她就能赶紧藏起自己的手稿。对于简·奥斯汀来说,写《傲慢与偏见》是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很好奇,如果简·奥斯汀不用在客人面前掩饰,那《傲慢与偏见》会不会写得更好?我读了一两页,想弄清这个问题;但我发现,书里没有任何受到创作条件影响的痕迹。这大概是一个奇迹。在1800年前后,有一个投身写作的女人,她的文字里没有恨、没有苦,没有恐惧、抗议,也没有说教。

弗吉尼亚·伍尔夫《一间只属于自己的房间》
@reading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