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情况就类似于我把自己的水分给大家喝并不是为了得到称赞,只是希望大家都有水喝,喝完后就能一起聊天了。有些人比其他人要多喝一点才能解渴,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留给自己保底的那份分了一点给她们,最多自己少喝一点。但是有些人太贪心,仿佛永远也解不了渴,而有些人明明已经不渴了,只是因为嘴馋就把我留给自己解渴应急用的一点点水都抢去喝掉,于是我杯子空空一直渴到现在,因为当初是我自己答应了把水分给她们又有苦说不出。

如今唯一的安慰是在匿名论坛树洞起我和她们相处的那些事时大家都表示了理解,没人道德绑架我吧。
可惜直到从她们身边消失时都没有把这些想法说出来。一是我的精力已经被消耗殆尽,实在没力气再诉说这么久的委屈了,二是感觉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就算我说了她们也不可能会反省,那有什么必要说呢。

显示全部对话

二次元那点糟心事 

现在回想起来也挺委屈的,我作为读者时总会将心比心各种为作者考虑,哪怕心里有一肚子情绪,怕影响写手心态也会一言不发,最多自己微博打个码吐吐槽;为何我作为作者时,我的读者就不能同样这么对我呢?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就那么几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甚至都不能找借口说因为不是同一批人。我为她们着想,她们怎么就没替我想过。
搞不好有些人甚至被我从头忍到尾,忍到我受不了了从她身边消失为止都没意识到我一直在忍耐和容让她。明明自己都没有时间和精力还硬要配合她们聊天真的很累,我说了那么多次,可她们却完全不在意,直到我受不了彻底关私信前都依然故我。感觉她们要的也不是聊天,要的只是个满足她们存在感的听众罢了 :0100:

(一开始我关私信时设置的自动回复是最近没有重要事情请别找我,我三次元也很累,但她们还是把我当成垃圾桶有事没事都找我,明明她们又不是没有其他有时间陪她们的朋友。最后忍无可忍直接把自动回复改成有没有重要事情都别私信,我私信不会再开了,做到这地步才终于消停了 :0030:

显示全部对话

二次元那点糟心事 

今天也被三次元日到心累,想打开微博看看自己喜欢的CP有没有新粮,结果看到喜欢的太太写了自己已脱坑回踩作品的同人,有种深深的被NTR之感 :0200:

当初自己的脱坑原因还是官方作妖,文案组换人后剧情质量急剧下跌,作品各种吃书脱轨逻辑死,作为角色粉也好剧情党也好都没法玩下去,除了PVP和外观党/风景党这些本来就不care剧情的外,但凡逻辑还正常的玩家大多都受不了被官方这么强奸智商还强行微博控评玩饭圈那套而脱坑了。
太太写的那个角色还刚好就是文案组换人后重点描写的那个角色,角色的形象在游戏中完全没立起来,他戏份重的那个版本就是剧情开始往崩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的起点 :0070:
以前追过这个太太的同人,觉得在圈内普遍小白玛丽苏横行的大环境里她还是审美正常在线的,今天这个打击简直就是不错的写手被垃圾作给NTR了,还是百分百的自愿,并不是为恰饭才向金钱低头 :0170: 虽然心里清楚人都有吃垃圾食品的自由,但老实说打击真的相当大,她何必要这么浪费自己的审美水平啊 :0520:

现在的感觉就是,好不容易攒了点能像正常人一样洗漱吃饭外出走动的能量,然后外面碰到的每个人都抢着要把这点支撑我正常行动的能量消耗掉 :0030:

我就这么点能量,耗完就没有走回家的精力了 :0170:

我在想我要不要再开个账号专门把那些真实搬出来存放,天知道目前上面负责网络舆情管控的都是些什么成分,会不会哪天就悄无声息的将那些毁尸灭迹了。虽然我阻止不了他们扭曲真相创造虚假的历史,但是至少真实能多一个人知道就好?只要把证据留下来,总有一天能被人看到的?
可惜在PS技术飞速发展的这个时代在带来很多便利的同时也剥夺了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不愿意相信的人任你怎么摆证据都不愿意相信的。

而且烦的是我现在还没做这些事的时间,等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好以后又担心那些都已经各种不可见了,网络信息储存根本不靠谱,就很烦。 :0451:

分享个面条调料。
味极鲜铺满碗底,一小勺蚝油,薄薄一层白胡椒粉,勺尖分量的糖(糖千万不可以多),芝麻油,猪油,用开水冲开。自己尝尝味道,淡了就加味极鲜或者盐,少少少少的加,味道淡了可以加调料,味道重了没办法补救。
就这么简单。热腾腾的汤面配用少少的油小火煎出来的荷包蛋简直太绝了。
顺便在说个小技巧,下面条的时候,水开放点油,再放面条,面条就不会粘黏在一起。亲测有效,无论是宽面还是挂面都管用。

这才几个月过去,就有人开始被“正确的集体记忆”植入洗脑,我们正在亲眼目睹上面的人弄些假的集体记忆诞生以及抹黑和抹去女性在抗疫战中的付出和功绩,但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有人开始信以为真,并且习以为常,你能肉眼可见假的变成真的集体记忆,当有千千万万人相信的时候就是上面的人要的结果:正确的集体记忆。这条绝不会删,我会一直置顶,并且以后有后辈想知道这场战疫我会用这个事实告知。

疫情期间的部分回忆 

疫情最凶的时候,正是过年期间,除了医护,所有的部门都在放假休息。作为一个口腔科医生,一直到初七都是毫无防护的状态。
无防护到甚至连体温计都是大家从自己家里拿的,医院没有。
医院甚至没有更多的普通外科口罩存货,同事自己找门路大家一起团购。
但是也不够,最后大概每天的口罩都不一样,因为援助的单位不一样。
(日本援助的口罩量最多,但是最勒耳朵,日本人是脸小吗?有机会还是要去日本看一看。)
酒精喷壶也是同事家属去超市抢购的。
其实医院也已经非常努力了,是真的买不到,他们也很辛苦。
最冷的二月,诊室一直开着窗通气,大家一直担心真的被冻发烧了怎么办。
在还不知道这个病是怎么传染的时候,大家每天都战战兢兢刷着各种新闻,等看到眼结膜也能传播的时候都要崩溃了,口腔科大量喷溅会产生大量气溶胶不可能防护到眼结膜。
戴护目镜就看不清口腔内的操作了,高级的护目镜我们没有。(其实普通的也没有几个。)
后来有的防护,也不是电视里的那种全副武装,我们非常自信,但凡有一个新冠患者来,我们就一定会全体感染。
好在虽然我市有患者,但是我们并没有接诊
至少在我所在的地区,我们是唯一一家疫情期间一天都不停诊的口腔科,主任也一直在跟我们一起出诊,她说学医的就是干这个的,选择这行的时候就选择了风险,这时候我们不能退。我们主任是女人,我们四十来个医护只有两个男人。
其实写这条的初衷,是被那个抗疫电视剧深深的恶心到了。

暴言 

如果人不具备接受真实的勇气,如果社会不具备接受真实的强度,只能靠有所隐瞒来维持和平,那这么脆弱、只能靠谎言维系的存在还活着就不觉得丢脸吗。
说要给成长的机会,前人已经给了五千年。还不成长就是这个群体、这个社会体系自身的无能了。五千年文明史,连接受真实都做不到。

看了最近微博上关于最美逆行者的相关讨论有感
我觉得人类不可能永恒,人类也只是这个星球上一时的过客,终有一日人类以及他们创造出的文明会在这个宇宙消失的。
但看到有人因为这事提起历史就是这么被创造和扭曲的,由此延伸到或许过往历史里也存在这种掩盖吞占女性贡献、甚至还倒打一耙将其污名化的做法,这绝不会是第一次,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突然就感到了愤怒,难道直到人类文明史消失的那天,女性还要生活在被男性污名化的扭曲历史里?
因为现在全世界各地都没看到改观啊。
我的有生之年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但我想知道我能否对未来抱有希望。不然就算我还活着一天就可以给他人讲述真正的历史,但等知道真相的所有人都不在了,我们所知道的真相就变成野史,而那些扭曲则成了事实了。
当然我更希望它跟我们学习的某段历史一样,因为这个时期的特殊性被挂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每到分析特定时期对文艺创作的扭曲和摧残时就被后人拉出来一遍遍的分析鞭尸。
希望未来的人们都有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看穿真实并接受它们的能力。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二次元也好,三次元也好,私人喜好也好,大环境也好,绝大多数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开心的事。但是太多了,当时没写,拖到后面就也懒得写下来了 :0190:

我的性格习惯压抑,不太擅长宣泄负能量,这就直接造成没有通过写出来排解的这些事都积郁于心,最近状态就更糟 :2030:

说点开心的,FGO这次活动我一直咸鱼,最后赶在倒数还剩2天时冲刺,前天凌晨4点把任务做完商店搬空了 :0000:

可惜这次又没抽到梅林,有梅林的池子是出几次我就沉几次,免费石头和氪金石头都抽不出来 :0170:

原來不僅抹黑女性醫護人員,連按原型改編的事件中的小男孩都改成了小女孩。這是多恨女性才能做出來的事。

官方盖过章的事情,屌子们想改就直接明打明地篡改了,就说你怕不怕!

显示全部对话

@flashSalt 基层妇女同志冲在一线,没有获得该有的支持,没有充足的报道,现在一年还没到就要篡改全民记忆了。

毕竟人和人还有各种立场不同,但人和蛆有壁 :0030:

想想真是糟心的不行,凭什么这个国家其他努力生活认真做人的正常人,要被这群不要脸不要皮没半点自知之明的垃圾代表啊 :0030:

在国内恶心自己人就算了,还好意思在海外播放,是真的心里没半点B数吗 :0050:

我爱我的国家,但我丢不起这个人。说到底我爱我的国家本来跟这群人也无关,我耻于称他们一声同胞 :0060:

我们的办公楼不隔音,外面现在在跳广场舞的那群人音响开得老大声了,一首《酒醉的蝴蝶》放得特别响,没法集中精神算这几天的账,谁来救救我 :0170:

我们这边单位电脑打开不了微博网页版,但在线ping又没什么问题,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是微博屏蔽了我们单位电脑的IP :0b11: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