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渐渐发现,一部分人误将“理性交流”理解成了“礼貌交流”,认为只要做到文辞上的有礼节,观点就会自然有支撑。反之,如果对方说话看起来不太照顾自己的情感(比如态度表达明确),就会被认为是对方“不认可我的观点“,甚至认为对方“对我这个人有意见”,交流就断裂了。
我个人不喜欢使用过多的表情包,或者表现得比较萌的波浪线。对话也分场合,要单纯聊二次元和娱乐,自然没必要这么较真。但如果是在严肃讨论问题,就应该拿出理性的态度,好好理解,好好交流。

应该说这样的“左”并不是真实的意识形态的体现,而只是一种受到压迫的本能反抗。想要自由表达的人,被剥夺了表达的空间,本能地要求言论自由;遭遇了不公平对待的人,本能地反对强权,要求自己的公平。这并不代表ta们真的认同自由观或平等观,这样的反抗是基于ta们自身遭遇的不平等的体验。
看见自己所受的压迫是本能,但不意味着ta们能看见或想看见别人遭遇的压迫。因此会出现有的反极权、反文字狱、讲人权的男性也同时厌女;有的谈女权谈me too的女性又同时歧视同性恋;有的讲pride要平权的同性恋者又同时种族歧视……因为ta们本身的意识形态是右的,只不过在某一个议题上涉及到了自己的利益。由此表现出支持某一个左派议题、反对某一种(涉及自身)的压迫。
因此,认同某一个左派议题的人,不一定是左派。左派的意识形态并不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而是从平等观念、自由观念出发,在每一个议题上都寻求公义。以认同观念为基础,继而与所有受到压迫、遭遇不平等的人共情。
@linanxin1983

昨天和朋友聊天,了解了一些化妆品行业的数据,还是蛮颠覆我的认知的。

1. 以上海为例,一线品牌在百货公司开始旗舰店的成本非常高:每月的地租至少两百万,人力成本+水电+样品物料等其他加起来又是两百万。所以一家旗舰店的成本一年差不多五千万。

2. 假设全年的销售额是三个亿,看起来毛利很高(差不多80%),但是刨掉渠道费用等其他成本,净利可能不到五千万。这五千万拿回来之后,付完工资,基本上所剩无几。

3. 今年双十一好几个往年大红的国产品牌都挂了,比如百雀羚,小护士根本上不了榜。很大的原因在于品牌建设挂了,同质化严重。

4. 某日资品牌估计也快不行了,最近几年都没有拿得出手的新产品,只能靠一款卖了几年的拳头产品撑腰。今年双十一都买一送一还送小样,差不多打了三折,明年只能打更大的力度,再往后呢?

其实延迟退休的初衷很好理解,退休金发不出来了。
如果把退休金比作债务,这就是债务人宣布单方面延期债务。考虑到债务大小和寿命长短有关系,而寿命又是有限的,实质上又自说自话免掉了不少债。
一个政策的出台,是要考虑每一个人的,包括统治集团及其“圈内人士”在内。因为就算权贵个体可以偶尔枉法,但是集体枉法会造成执政合法性崩塌。所以基本上每个人都要遵守制定的规定。
这个政策对体制内并不算坏事,甚至算好事,因为体制内退二线以后劳动不重,工资不低,但是对普通劳动者来说就日了狗了,此政策用心歹毒,其无后乎。
至于生育率,要挽救生育率要降低房价,打开阶层通道,还要完善社会福利,无论哪一条都会伤害现在的既得利益者。生育率救不回来就不救了,引进外国人都不想让你们多生,反正以后有人辛辛苦苦当奴隶就好。
这就是中共最基础的逻辑,一切都是为了那几百人为核心的统治集团及其几百人的家奴而运作。
理解这个逻辑,就不难理解中国的大部分事情。

一个知识越贫乏的人,越是拥有一种莫名奇怪的勇气和一种莫名奇怪的自豪感。

因为知识越贫乏,你所相信的东西就越绝对,因为你根本没有听过与此相对立的观点。夜郎自大是无知者,和好辩者的天性。

——罗翔

#Tag 追根溯源是一种信息分类的方式,也就是俗称的#贴标签。 在信息过载的今天,给信息贴标签能很好地节省用户的脑力,更大效率地分类处理社交平台上的信息。当然,坏处也很明显,更容易让人不去思考,产生偏见。这也是为什么当今信息时代,网络意见越来越分裂,不同人群之间越来越歧视的原因。大家都习惯了贴标签而不是思考。善用tag,要既能最大效率上给信息分类,又要不消灭思考而产生偏见,本来就是两难。 希望各个tag话题发起者和编辑人能自我权衡,能尽量客观多元地给自己的信息加tag,又不做到滥用误用。总而言之,还是得看用户个人素养,大家一起努力维护一个更能互相帮助一起成长的社区尤为重要。
#共勉

github.com/slashyn/mastodon-ar

查看本地备份嘟文的工具,11/08/20一些主要更新:

- 新增‘索引’板块,方便按时间查看,向下滑动时留在页面右侧
- 新增嘟文/嘟文+回复/媒体 分页,方便看自己的原创/含媒体的嘟
- 一键到达顶部

用法请看嘟串,有任何疑问可以问我。

#备份嘟文 #备份 #查看本地嘟文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显示全部对话

@wzqtparor @keestone
@RyuoYaegashi

我想对于中国共产党,提升科技实力有另一种途径,就是利用经济上的联系进行收买,窃取和渗透,只要这些联系存在,这一策略就能行得通。

至于国民素质,我认为它难以衡量,但大体上,就人均而言,当前的数值要高于毛时期的中国,也要高于帝制时代的中国,但这是因为原本的数值就低得不正常,而不是因为现在的数值很出色,如果把比较的范围缩放至近十几年,那我认为国民素质则呈日益下降的趋势,因为,政治宣传的力量增强了,公共舆论的空间萎缩了,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大众文化质量每况愈下,书籍,电影,音乐,游戏的内容质量都在锐减,短视频成了一大群人获取信息的渠道,还有一大群人为粉圈所毒害。社交媒体对于公众的理智和道德也起了恶化的作用,不论是微博,微信,还是知乎,贴吧。基于目前的趋势,认为国民素质和社会文明会继续下滑是合理的推测。会不会人相食我不知道,但我想中国历史上之所以出现人相食,并不是因为人们素质不够。这里的"人相食"大概指的是"人对于人是狼"的丛林状态,我想这一点自共党建国以来就一直没变。

其实在歌会开始之前,我们也没有料到会有那么多象友来参加,更没料到大家都那么会唱歌。这次歌会会对我和 @jess 来说都是一个相当奇妙的体验——大家素不相识,但在此夜,通过短暂的歌声我们好像认识了彼此。来唱歌的象友有从宿舍溜出来的、有怕打扰到入睡的父母、室友低声吟唱的……

当快结束时被问到能否上传独唱的录音的时候,我们是有点懵的(不知道会有人录音),但我当时的回答是,这应该先得到表演者的同意。

有象友因为被人录音而宣布再不参加歌会,也让我们很难过。我们在反思,比如活动开始前应该声明禁止录音,但这也仅仅是君子协议,因为我们无法从技术层面阻止被录音,我们能做到的也仅是提示风险。

如果你未经演唱者的同意录音了,请将录音文件删除。

最后请记住:屏幕上每个ID的背后,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如同你我。每位参与者都应该得到最起码的尊重。

github.com/slashyn/mastodon-ar

在这个难忘的日子,改好了一版查看本地备份嘟文的工具,欢迎试用。完成载入后长下面这样。

新版查看本地备份嘟文工具使用方法:
1. 先在设置中备份好你的嘟文到本地。
2. 下载archive_page.html文件。(实在不会的可以开一个叫archive_page.html的空白文档然后复制一下代码。)
3. 把这个文档放进你解压好的本地嘟文文件夹里面,打开,依次载入actor.json和outbox.json文件。

有任何疑问可以问我。不会javascript所以写得比较简陋,估计有bug。
#备份嘟文 #备份 #查看本地嘟文 #长毛象中文使用指南

显示全部对话

灵魂的弥合需以漫长的沉默等待,以沉默呼唤沉默,就像站在原野中,看两朵蓝色的云如何向着彼此 缓缓依靠在一起。扇动羽翼的间隙被延长,在翅膀间看见太阳。像浮出情绪之海,看见天际,忘记边际,白鸥升腾,红旗下降,沉默的船去往新的世界,低响的鸣笛则独自寻乡。

“如果你想要鼓吹伦理上的憎恨,最容易的做法就是攻击其他团体追求快感的怪诞的、变态的方法。如果你想强调共性,最容易的方法就是他们自己也感到痛苦。”

#草莓县志 #长毛象历史 #中文联邦宇宙纪事
11月7日19:47,草莓县及镜像地址被殆知阁(微博用户名殆知喵)在微博公开曝光。同时被曝光的还有诸多其他用户数较多的中文实例(包括呜站、活吧、饼站、里瓣等等)。虽然该条拉清单的微博已被删除,但后果仍未可知。

在豆瓣被貼「左壬」標籤而引戰事件經常發生,就想起方可成老師的這篇文章,文中首先對左和右的意識形態進行了劃分,然後比較了中文世界中的「白左」與真實世界中的「白左」,闡明標籤與現實的差距如何產生,而後又展開討論。全文很長,讀完需要一些時間和耐心。
以下為牆內可讀鏈結
ninetailed.ninja/ipfs/QmThGqeo

matters.news/@disincurable/白左-

内战后的一百多年,美国大选的公信力从来没有被这样挑战过,而且是被掌握行政力量的在任总统挑战,指控竞争对手窃取选举和不承诺和平交权。这直接增大了选举带来的冲突动荡。感觉美国在Democracy Index上的排名会进一步下降,二流国家的感觉。美国目前在Democracy Index被排名全球第25,评级为Flawed democracy,落后于很多欧洲国家和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等。en.wikipedia.org/wiki/Democrac

已经把殆知阁域名隐藏了,清净了不少@mao.mastodonhub.com

经历了几天焦灼等待后终于可以安睡一晚,大选之前铺天盖地的political anxiety, turmoil太折磨人了……川普任期的四年间两党没有磨合没有交流,分裂的社会没有变得紧密,甚至比起四年前的今天要更加敌视另一个群体,零八年无论是选奥巴马还是选麦凯恩都不会让你树敌,今年仅仅表示支持拜登或川普就会危害到自己的社会关系,这中间的过渡期 is merely one decade.

抛开两党宣称的代表群体与它们的执政理念,抛开川普执政期间他与GOP在外交内政甚至是他在Covid-19期间的应对方式,川普任期的失败之处在于他将一个矛盾重重的社会变得更加四分五裂,这股撕裂造成的后果会比他的任期更长久。

嘟站与您相约第一届「长毛象赛博歌会」

时间:北京时间2020年11月7日晚 10:00PM~12:00AM

参与方式:想唱就唱,想听就听。也欢迎展示其他才艺! :thinking_happy:

加入方式:访问视频会议链接,启用摄像头和麦克风权限后,在页面下方再次选择是否开启摄像头或麦克风,输入一个任意昵称加入即可,无需注册。请注意保护自己的隐私,切莫交流个人信息,并继续遵守本站社区规则。

歌会链接: blog.o3o.ca/townhall

@acer

我把它称作"觉悟文化" ,因为它类似于共产党说的''阶级觉悟''。表面上看"觉悟"意味着思想的解放,实际上它意味着接受特定意识形态的教条,扮演该意识形态所规定的角色,这个意识形态可以是共产主义,,也可以是后殖民主义,"反种族主义",''女权主义'',或者是"LGBT主义"

"觉悟文化"的鼓吹者会把某个人群捧得非常高,比如,共产党经常吹捧无产阶级,后殖民主义者经常吹捧非西方国家,"反种族主义者"经常吹捧黑人,"女权主义者''经常吹捧女人,等等。

但是这些吹捧是有前提的:

首先,这些人必须放弃自我,从属于一个整体,让身份定义自己的存在,你首先是一个"无产者",一个''黑人'',一个"拉丁裔“,一个"中国人",一个"同性恋者'',然后才是你自己。 如果你要说,肤色和性别不能决定我是谁,唯有品格方能决定一个人。那么你就背叛了你的身份,突然变成了十恶不赦的"种族主义" "帝国主义" " 法西斯主义" 帮凶。

其次,这些人必须放弃思考,全盘接受某个意识形态的世界观,你是无产阶级,那就得推翻私有制,你是黑人,那就得反抗"无所不在" 的 ''系统化歧视,你是中国人,那就得反对"西方的自由民主"。这些教条不管是否符合事实,都必须被无条件接受,否则你就是在反对无产阶级,反对黑人,反对中国。''觉悟文化" 经常鼓吹文化和种族的多元,但对于思想观念的多元却是丝毫不能容忍的。在''觉悟者"的内部,思想必须高度统一,在选拜登还是选川普这个问题上尤其如此,比如今年有相当一部分拉丁裔选民投了川普,于是纽约时报和CNN就说他们把种族主义内化了,被洗脑了,不配当拉丁裔。

第三点,这些人必须扮演特定的角色,通常是受害者,这一方面是因为受害者情结能加深身份认同,并提高"身份觉悟" ,但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受害者"这个角色不存在,那么整个意识形态的叙事就会崩塌,如果无产阶级不再遭受悲惨的剥削,那么谁来帮他们脱离苦海?如果黑人受歧视的状况得到了大副改善,那么谁来替他们抗击"系统歧视"?如果中国不再是一个可怜的东方国家,谁来替中国共产党"讨公道"?

第四点,这些人必须依靠"先进分子''的拯救。"无产阶级'' "黑人" 和 ''性少数群体"虽然很高尚,但是他们同时也很愚蠢,因为普通人就是愚蠢的,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比方说,"先锋队"的手中。只有那些熟读马克思,阿多诺,福柯,德里达,对批判理论了然于心的"先进分子",才有资格领导革命,"群氓"就是等着被"英雄"统驭的,"革命就是少数人强迫大多数人接受前者所赐予的幸福" 。

第五点,这些人必须将仇恨和恐惧注入心中,因为没有什么比恐惧与仇恨更能说服人们放弃自己的理性与沟通欲望,盲目地相信某种理论。如果你相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你死我活,就像原始丛林的动物一样,人们有进行合作,沟通,达成共识的能力,那么你就很可能会去合作,沟通,达成共识,就很难固守某个特定的意识形态。相反,如果你坚信,与你意见相左的人必然道德败坏,无可理喻,是硬核的纳粹主义者,帝国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资本家的帮闲,那么你不会把对方当作正常人,无法容忍对方的任何言论,因为''他们"是邪恶的"敌人"。同时,因为恐惧,你没有安全感,没有安全感就老要找一个外在的强权去依附他。恐惧越多,仇恨越多,就越容易去迷信某种特定的意识形态。

亚利桑那州传统上是红州,上次民主党在这里的大选里胜利还是最后一位有横扫美国能力的克林顿在1996年。这次翻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也不是像有的人说的拉丁裔多了自然就蓝了。早知道全美拉丁裔其实投川的也很多。这实际上多年来基层选举组织在这里深耕的结果。十几年来这里的基层组织募集资金,手把手教底层民众、非法移民发声和竞选,于是这里的city council里也渐渐有了酒店清洁工(南部的酒店清洁工大多是南美人)这样的人。前几年亚利桑那州终于选出了第一个女性参议员,同时还是一位公开的性少数者。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不要简单地把投蓝等同于“高学历”,这贬低了那些在基层深耕的工作者,也贬低了那些低学历但为理念投票的人。更加贬低了开放包容的理念,开放与包容并非高学历高收入者生活里的锦上添花,它本身就是并且应该是首先服务于底层民众、少数族裔和性少数人群的。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本站加入电子前哨基金会(EFF)会员,支持并遵守电子前哨联盟原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