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金都》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8553/
一个带着滤镜的生活小品文,新时代下的娜拉出走

读过《五山十刹图与南宋江南禅寺》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empty:
neodb.social/books/369780/
图录的参考价值非常高!

每天要安慰自己一百遍,不要焦虑不要焦虑不要焦虑。

东亚女性活得也太辛苦了!男的,不行❌

看过《青春变形记》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solid: :star_half: :star_empty:
neodb.social/movies/143799/
前面的家长控制狂部分其实trigger到我了,勾起了很多不好的回忆,只是后来又是一场和稀泥式的和解。中式的这种表现两代人之间鸿沟的片子总是这样,前面刻画伤痛的部分轻而易举地就能触动人,但一到和解部分就采取一种童话式的和稀泥。为什么总是这样?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样的痛有多深,同时又真切地明白,如果直面现实,这样的鸿沟根本没有解决出路的。我们永远无力跟旧的意识形态争夺我们的父母,于是只好和稀泥地给自己编个童话聊以自慰。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个活泼可爱的meimei,最后都变成了ming?为什么中式家庭总是在把所有重担都绑在母亲身上之后,又反过头来控诉母亲不够松弛、温柔?为什么那个无能懦弱的丈夫,总能以老好人的形象,不断地被体谅、被喜爱?中国人的电影里,我见过了太多太多的表层控诉,却很少见到有人在深层追问。

垃圾,现在电视是个什么鬼东西!电视机也太难用了吧!有大病一样!

@board @help
友们,求推荐一款书籍管理软件。
主要是本人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所以想要一款软件记录一下自己买过的哪些书,当前的阅读进度等等。墙内软件,求不连云端,只在本地记录的那种。
提前谢过象友!


我自答一个,不是故事,是一个风俗。
我的家乡有一个风俗是,中元节的当晚不可以在阳台上晾湿衣服,说是湿衣服对阿飘们来说,相当于是抓捕他们的陷阱,所以不可以。

显示全部对话

@board 友们,明天就是中元节了,节日快乐啊🎊 👻
最近不管象站还是现实世界,阴间资讯太多了,实在有些太让人压抑了。
所以!在这个马上就要到来的,专门为阴间世界放假的日子!让我们一起来过 吧!
所有的节日都值得庆祝!跪求象友跟在本条与跟我分享一下自己遇到过的灵异体验、与中元节相关的个人经历、听过的清凉故事!

提前感谢一起过节的友们,分享回复时务必记得:
1.删掉@board,以免过度打扰其他不感兴趣的友们💀
2.高能故事记得善用cw折叠功能,保护各位敏感象友哈💀

马男波杰克的最后一季我还没有看!
还没有看!
清清楚楚地记着在!

吕频和西西弗等人组的几个支援弦子的微信群都被炸了。
还有些转发信息的朋友,微信号被封了。
上次还叫去喝茶,这次的刀更快。

上次便衣驱散人员,赶记者,不让出标语,彻底封锁附近的路,一接近就没有任何网络信号。
这次很多在北京支持弦子的小伙伴都不敢去现场了。公共环境更差了。

公安遗失直接证据,弦子的裙子。所有的间接证据都不让调用。弦子和无数人奋斗的四年在短短的时间里被轻易打发。她还没有出法院,官媒就发了败诉的新闻稿。
现在弦子也该二审了,她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形呢。

感觉粉红坚持不懈地跑到反贼聚集地散德性,就跟男的坚持不懈骚扰女的差不多(这两个群体重合度也挺高)

粉红对反贼说:都来看看我的真知灼见高谈阔论,看看我转载的观察者网的中肯观点!
没有反贼搭理他之后
粉红:无聊透了,都是负面情绪,一点正能量没有,还不允许言论自由,一群民主魔怔人!

同样地,男的对女的说:小姐姐,看看照片?小姐姐,能一起吃个饭吗?
没有女的搭理他之后
男的:臭婊子,你以为你有多清高?

丁香园内部禁止讨论被禁言的事,目前员工也不太清楚被封具体什么原因。有猜测是之前写过连花清瘟,最近出了国产口服药,虽然一些博主已经写过生殖毒性和怀疑有效性的科普了(生物狗Y博),但影响力不大,可能是先封了防止丁香再发文。上一篇连花清瘟的文章是丁香约稿,三个作者有在公立有在私立,都不是丁香的员工(其中一个作者是我的朋友,约他的原因是他给腾讯较真写过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流感的科普文章,这篇当时也被威胁删稿过,腾讯顶着压力没删,丁香之前发的预防新冠的文章已经被删了)。有影响力的私立医疗科普机构和帐号都发了类似的通知,以后的科普内容:不讨论中西药,不讨论私立公立医疗,不讨论新冠相关和防疫政策。
不管封丁香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只给一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不给具体原因,就是杀鸡儆猴其他类似账号的作用,你根本不知道大爹的雷点在哪儿,那以后就只能更加小心翼翼地自我审查,封锁消息和反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进一步全面加速洗脑。
【请不要截图或者转发出象】

简·奥斯汀一辈子都是在这种状态下写作。“她居然可以做到,”她的侄子在回忆录中写道:“太惊人了,因为她没有专属的书房,大部分作品的写作地点都是在大客厅,那里有很多生活琐事的干扰。她写得很小心,防止这项事业被仆人、客人或者并非家庭成员的其他人发现。”简·奥斯汀藏起手稿,或者用一张吸墨纸盖住。……如果你写的是《傲慢与偏见》,被人发现也没什么可羞耻的。然而,简·奥斯汀还是很庆幸她家的门吱呀作响,这样一有人来,她就能赶紧藏起自己的手稿。对于简·奥斯汀来说,写《傲慢与偏见》是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很好奇,如果简·奥斯汀不用在客人面前掩饰,那《傲慢与偏见》会不会写得更好?我读了一两页,想弄清这个问题;但我发现,书里没有任何受到创作条件影响的痕迹。这大概是一个奇迹。在1800年前后,有一个投身写作的女人,她的文字里没有恨、没有苦,没有恐惧、抗议,也没有说教。

弗吉尼亚·伍尔夫《一间只属于自己的房间》
@reading

没有活在同一个频道的人之间,沟通有多困难呢?就好比,在你狠狠痛骂了绑在自己身上的锁链之后,对方却只想跟你炫耀,他身上的铁链⛓️比你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得多 :aptx4869:

原博5w+的转发内容已经不可见了 :0030: 其实他们都懂,只是挂着管制淫秽色情这个名头在捡软柿子捏,管他们眼中更好管的罢了 :0050:

烂尾楼维权事2

普通人(ie.不维权的人)应该不知道,今年5月1号出了一个新规定:信访人数不得超过5人。
超过5人的就可以说你违法信访了。
很直白,就是不许集体维权。

显示全部对话
显示更早内容

Meow(0…o)💤 的推荐: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