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想起 我从小到大一直有一种濒死的感觉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刚刚在推特跟了一圈伊朗女性的反头巾运动……简直…我倒吸凉气!太惨烈了!
已经有五位伊朗女性在此次对抗冲突中流血牺牲了……
她们只是不想要盖头,但是你们男人却拿走了她们的头。
即便如此,越来越多的伊朗女性并没因此感受到恐怖被吓退,而是疯狂投身到这场运动中,纷纷剪掉头发,烧了黑袍…甚至还有姑娘举起火把。

流血换来进步,反抗才有平等。还是之前说的那条,在任何国家女性抗争都是如此,机会不等人,权益也是。

想起数度入狱服刑的美国女权主义者,也是美国工人运动的代表“红焰”弗林(Flynn),她曾在纽约街头发表的著名演讲:“你所争取的胜利,要看你追求的是持久的还是短暂的,为了持久的胜利,我可以为之付出生命。”【前几年纽约下东区举行过复原弗林“《罢工真相》的演讲”的活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油管找来听】

弗林是一位爱尔兰裔美国人,这也是她“红焰”外号的由来缘由之一,还有一个缘由是她在女工群体里是最闪耀、最具革命精神的火焰。她不止是上世纪初全美工人运动三杰之一,也是全美上世纪知名的“叛逆女孩”流行文化元素的原型。

p1今日举着火把的伊朗女孩
p2昔日领导女工斗争的红焰弗林

一下子弄懂了from the vault的意思……是库存吗

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

做梦梦见了睡魔,开红色跑车撞破境域,但是已经被男版Coraline扛起棒球棍解决了七七八八了。

在高中的时候,我和我母亲说:“我一见到你的丈夫,我就不能让自己稳定地站立。如果没有他,我和你的生活,我和你的关系都会好许多。”
我的妈妈给了我一个很中国式的回答:“他是你爸爸。”
我有时候也无法理解,当我在一种充斥着侮辱与暴力的扭曲家庭环境中成长了二十年之后,我的大脑是如何被影响与塑造的。
我真实地无法回避自己的恐惧。

说的每一句话都让我觉得恶心 似乎要我为这个腐朽的家付出责任 可是并没有人为我负责任

cw 

我发现男的真是长什么样的都敢出镜 太有自信了

好可怕 不知道正在经历的是meltdown还是什么 感觉很害怕 很痛苦 身体很难受 好可怕啊 好可怕

trigger warning 

手一直在抖 很害怕 很难控制自己停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告诉我我是正常的呢

回家的路上 开学的小学生和中学生在排队做核酸 在一个上午还在打麻将的棚子里(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