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好朋友的车上放了柴小协、门E和Fantasia,嘿嘿嘿嘿

电脑和手机都加载不出来毛象,想了想不会被墙了吧,一搜微博发现是真的,还好回来惹!

一些Twoset Violin 小发现 

刚刚看到图1,发现他们名字声调全都是第二声,想了想和平时发音似乎有点不一样又跑去查图二,原来是我一直发错音(。
但这样的小小巧合好有意思,就像他们中文名字首字母缩写是相同格式这么好玩

首饰赞助找的是玉石珠宝商
感受到两位骨子里的Chinese culture DNA(

Wordle 342 6/6

⬜🟨⬜⬜🟨
⬜🟨🟨⬜⬜
⬜⬜🟩🟨⬜
⬜⬜🟩🟩🟨
🟩⬜🟩🟩⬜
🟩🟩🟩🟩🟩
好难

Wordle 341 2/6

⬜⬜⬜🟩🟩
🟩🟩🟩🟩🟩
wowowowowowow! 能无墙wordle了,magnificent嘻嘻嘻嘻

我想转发朋友圈一个朋友的记录,悲伤的记录,可是应该被记住。

写一点流水账式的记录吧,以防忘记。

有同事这两个月一直住公司。她租的地方很早就出现了病例,房东不让她回去,我不理解这是为什么。无奈她只能跟老板商量在公司住一段时间,顺便照顾一下酵母。虽然比起普通办公楼,我们公司已经算吃喝不愁了,不过她还是偶尔会去研究一下门口小院子里的植物怎么吃,是在这个春天里疯长的各种香草和可食用装饰植物。

有一次,园区阿姨挖竹笋,很热情地分给了她。她说她作为北方人第一次见到这个,不知道是什么、怎么吃,也听不懂阿姨的方言介绍。我们就远程提供了竹笋的3种吃法。

住着住着,同事有一天看到,对面小区保安不让从方舱回来的人进小区。售价14万/㎡的高档小区,整租55000元,不让人回去。那人无处可去,拖着行李箱徘徊了很久,坐到了我们园区警戒线边。同事拿了点吃的给他,夜里他就睡在马路上。第二天早上再看,人已经不见了。

园区一家金融机构一直闭环上班。由于人少了,野猫缺食物变得很凶,抓池塘里的锦鲤吃,有一天还抓伤了该金融机构的两名员工。他们要去打狂犬疫苗,因为要反复多次出去打针,所以公司也暂时不让他们进了,给他们另找了小黑屋住,后来不知怎样了。

这两个月来,称得上“悲惨”的事情,光是发生在我附近的就有好几件。

同学小区初期物资极缺,有小宝宝没有母乳没有奶粉,父母只能在小区里求助,有邻居援助了自家的冷冻母乳。

附近一小区有志愿者帮居民配药,回小区途中意外去世,隔了好几个小时才被人发现。这种在路上长时间无人发现、无人救援的事,平时是不会发生的。附近几个小区组织给她家人捐了点钱,聊做安慰。

我丈夫单位里有个职级不低的同事,住在公司闭环上班。一天晚上突发胃出血,直到次日清晨才被发现。40多岁,本该有很多贡献与作为的年纪,就这样英年早逝。

另一个同事住的小区里,有94岁高龄老人因检测阳性,从5楼一跃而下。

无独有偶,就在隔壁小区,我每天都能从窗口看到的那个小区,有60余岁阳性独居老人在小区角落树下自缢身亡。遗体在草坪上躺了很久,深夜才被运送走。第二天下起了倾盆大雨,还好是在下雨之前走的。

相比起来,被猫挠到已经算是能轻松说出来的事了。

@meowmeow

22.5
十一日前再次询问
今日下午有两位新同事 迎新同时艾特
“@______ ____,你哪天报道啊[微笑]”

显示全部对话

又到了回复老板催促上班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 老板的得寸进尺: 

21.12
我想如果你时间允许的话,在你毕业之前可以先到____来实习!
毕业后直接转正!边工作边学习[微笑]
这只是我的建议与计划,当然要结合你的实际情况
-我也这样想[呲牙]但基本要明年4月才能够实习,不知道这样的时间是否可以?
当然可以的!
我是想是否可以提早实习,熟悉工作环境同时可以赚点生活费[调皮]
我批准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安排实习时间
-谢谢您~我争取尽早完成学业的事情,提前实习熟悉环境(同时赚点生活费哈哈哈😄
同天询问是否参加两天后部门年终会,说第二日能去公司录制节目最好不过,第二日在群里说我可以在中饭前去(活动一点半开始),提前熟悉

22.2
第一次微信,几月可以上班
后迎新时群里表示下一个欢迎的就是你了
22.3
问是否到,能否部门聚餐并说可以根据学校解封安排时间(无后续了)
十一日后本月第二次
22.4
八日在群里询问,“期望你4月份可以来报道,大家都很想念你”
十一日在群提有同校生实习,三日后追问,表示情况不同后十日问近况,二日后“你好,__!我们在等着你加入我们呢,不知你何时可以报道”

怎么突然想到郎朗今年要四十岁了 

为了看何伟那篇文章找到纽约客——劳力士广告看到王羽佳——哇柯蒂斯,prodigy!还是水瓶座——郎桑原来也是柯蒂斯,还是双子座,比王羽佳大五岁——对着虚空发呆突然想起,双子座马上就到生日,岂不是今年四十岁大寿(大雾

登陆久违的Instagram账号,要求填写生日,简中习惯填写了今天,立马被停用——因为没有满13岁。除了申诉只有退出,点击申诉,要求提供“有效身份证件”的有脸照片,虽然写着不会显示在主页,不会对其他用户显示,会在提交30天后删除,但还是想说,马克·扎克伯格,原来天安门晨跑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忍辱负重,接入简中互联网的可行性可是太高了。

有关一些非常轻微的sexual harassment 

买饭之后,站在最靠近入口的窗口再看看有什么菜,突然感到右边臀部被碰到了,侧头发现一个穿格子衬衣的中年男性走到了我右边的窗口,他的手握成拳头的样子。
回忆这些场景,没有别的想法,只是觉得恶心。
如果不是有意,此人对这件发生在人不多的时段,人不多的地点的事情并没有任何道歉。
如果是,那么没有在那一瞬间表达出我的反击是否已经是无法追回的错误。在进出受限的封校大学食堂,男性身份无外乎本校职工。并没有对于大学、对于大学教师有任何超过基本道德水平的想象,这件事情恶劣程度也并不明显,但我的大脑在那一瞬间暂停,在此后的短期内也非常不愿回忆。
我想这是需要表达的,可是在给好朋友编辑文字的时候我很茫然,这件事是真的发生了的吧,我的感受是否太小题大做,还是我太不勇敢没有当场做出任何反应。
我以为吃过饭,多邻国之后我的注意力和精神状态在可以正常回忆,但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难受,会质疑,会犹豫,会担心描述过于主观,会害怕这件事根本在别人看来不算事情。
但这件事的性质与程度在我看来是需要说出来的,写下想法也是梳理的过程,非常谢谢好朋友给我的回复。

在一个简单方便的(盗版)视频网站看到留言名字是 实力山路不换肩,扑哧一声笑出来

我的肩膀真的soooooo 需要一些外力捏捏放松

琴琴侠 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

虽然是谐音梗 但第一反应是这样写不会被屏蔽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