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兽医批发了干扰素和阿米卡星。掏了一千块出去给阿茂做了个pcr,4个测试结果都是阴性。又是罕见病或不明过敏原。头大的很。老实说我根本不想花太多时间去学兽医,因为自己每天要做的事就够多了,也实在对这行毫无兴趣,更愿意看点儿种花种菜类的东西,但养了这么多猫,也不得不学。自己买药打便宜方便,省得猫出去应激又在医院环境交叉传染。

现在广州好多地方封村封楼,全民72小时核酸一次。经过陈家祠就变黄码。唉。去哪里都不方便。日常批发猫砂猫粮的仓库全都在封锁范围内,无法送货,只能淘宝。天气糟糕,成天大雨,阿茂鼻支复发,医院那边去不了,我只能自己想办法买药给他打。湿气重浑身痛,雪姐那边封院,也无法来我这里,四天没有见面了,也不知道那边要封多久。这天气,倒是想雪姐给我按按肩膀大腿。
社区测核酸排队还是和嘉嘉打了照面,没睡。她太聒噪了,不知道怎么接话。
对镜看自己的脸,也没有衰老的迹象,但感觉自己活得够久了,生命索然无味。不想在这里,但也没有别处可去,现在还到处封。
这种没劲的感觉,能追忆到四五岁的时候。那时候刚刚举家从汉阳搬到武昌,在我爹自建的石棉瓦平房里,和兄弟姊妹们玩耍,只穿着一条裤衩,一根水管从水龙头接过凉水,光脚在水泥地上打水仗。电视机里反复重播的西游记结局很无趣,播完后还有漫长的暑假,心中也是相似的空落。那时的兄弟姊妹早已长大分道扬镳,有的已离开人世,不能再见,活着的也几年没有好好讲过一句话。
再没劲的日子还要过,麻烦事只能一件件完成,从计划表上划掉。
阳光暴虐,暴雨张狂的夏天,可真令人厌恶。

现在觉得还是先把这几天一定要做完的事一个个写好贴在待办表上,然后再去睡几个小时,不然明天如果又要高强度劳动恐怕又会低血糖。每个人的一天都只有24小时,我睡的也不多,但总觉得时间不够用,仿佛是被人偷走了一样。而小时候的每一天是那么漫长。

凌晨又在观察猫鼻支的复发。剃了毛的阿茂大约因为气温变化又开始流鼻涕和打喷嚏。晚上雪姐来了,阿茂躲到三楼走廊去了一阵子。
刚塞了半粒多西环素给他,找了件小衣服给他穿上,开了个妙包,两根流质猫条。妙包倒在瓷碗里他吃了三分之一。
在微信群里和医生汇报了下他的情况,这个点医生也都在睡觉,明早应该看到会提出治疗方案。
我这两天还得随时待命去雪姐单位打疫苗。荔湾区已经沦陷,天河、海珠也约不到疫苗。自己倒无所谓打不打完,但6月有活儿要去深圳做,不打哪里都去不了。
太多烦心事,医院还有只别人硬塞给我的猫刚手术完,医生说看恢复情况也不知道要住院到啥时候。
一点多时和雪姐doi,一直在聊各种烦心事,不聊则已一聊又发现还有那么多要处理的,于是doi也不在状态。雪姐天亮了还要上班,但怕我不开心,一直说还很有精神叫我不要骗她不要装gc。一定要做到位舒服了再停。也得亏她脾气好,要是别的大姐,看我躺着还拿手机回复信息心不在焉的样子,可能要扇人了。放下手机集中精神找寻了下状态,在她的努力下也完成了几次释放。
把她哄睡了后又看书和观察了一会阿茂给他喂食。现在四点半了,在想是要睡觉还是继续干会儿活。
这生活真是没有尽头。

我的猫阿茂今年7岁了,生病求医一周,昨天终于找到病灶确诊了。为了检查打了镇静一次、做了呼麻一次。每一次都是加大剂量才安静,因为他很怕我不要他了,拼命保持清醒不愿意睡。手术完麻醉还没醒,听到我声音就开始挣扎想站起来求抱。我一安静不动了他看不到也听不到我了就很沮丧躺下安静了不再挣扎了。能感觉我在的时候就拼命找我。每天不舒服发烧病灶疼也是哄一下就努力干饭的。
医生说正常情况猫其实是很痛的根本干不动饭、全靠精神力撑着。
手术完很快他就努力吃东西,努力活着了。
带着他这么热天跑很多家医院才确诊,一周了,之前心里还很懊恼我爱猫,可爱猫并不能给我带来什么实际的好处。
现在看到他这样,心里五味杂陈吧。这世界上最爱我,为了我努力活下去的,是一只猫。一只猫比任何血缘至亲都要爱我。他无条件相信我,再难受也会应答我的呼喊。
想我的团团了。还有从小到大遇到的那些动物们。真是比人纯粹可爱多了。
他们那样相信我,选择跟我走,我一定不能辜负他们。

猫病了。周日打针到现在。真是没心情做什么。烦得要死。真希望病在我自己身上,我受得住,不要折磨我的猫了。

事实证明不要轻易收留流浪动物,不要和人和动物建立什么连接,或者不要有心。这样想离开时候,可以很干脆的决然离去,只有一人,别无牵挂。而我现在还要想办法安置好一切才能翻页,实在是太痛苦了。这样地狱烈火一样的煎炙,还要咬紧牙受着,不知道哪天能结束。

又到了广州闷热的季节。干了一上午大扫除一身臭汗。突然松了一口气,一瞬间对广州没有一丁点舍不得了。明年离开这里吧,再去别的地方流浪了。

关于“丧”
今天有人说我一眼看上去就很苍白阴郁很“丧”,所以“不错的人”看到这么丧的我,怕被影响心情就会逃走,我这么“丧”是永远找不到不错的对象的。
这人能宽容在公共场合约调搞sm行为扰民的人,但是不能宽容一个苦着脸不笑的人。现在还天天戴着口罩出门,把我“丧”的脸遮住了,她都觉得不顺眼,那我也不知道说啥好了。
所以“不错的人”都是胆小鬼吗,看到一张苦丧的脸就要逃之夭夭?
另外,我真的没有指望去和什么“不错的人”建立什么亲密关系,就像我不生孩子一样。生下来肯定大概率会不幸,我干嘛要生了害性命?去和“不错的人”建立亲密关系也是大概率会把“丧”带给她们,我干嘛要去恋爱要去找固定伴侣呢,不也是害人吗?
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笑不出来,没法实在地开心,这么丧我也没办法。谁不想要欢乐的生活可爱的伴侣漂亮的房子顺利充实的工作友善的朋友温暖的家人,那没有就是没有么,难道能去上街抢吗?所以尽量戴口罩遮住苍白苦丧脸不影响别人吧,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绝不生孩子,坚决地断子绝孙大约是我人生的最低道德底线。倒不是因为我讨厌孩子,不管是兄弟姊妹的孩子还是朋友的孩子,我都能处得不错,年少时ex们的侄子侄女,我一点也不嫌弃给他们擤鼻涕擦屎尿。只是回忆起自己糟糕的人生,加上看了这么多别人的糟糕人生,觉得并不想生造一个生命来经历这些,且祖辈们近亲结婚各种遗传病的基因也没啥必要传承。别人我管不着,但至少自己可以不生。
人类那么多滥生无辜的,也不会缺我这一人的后代。我糟糕透顶又倒霉无聊的一生和满布缺陷的基因,到我这里截止,就挺好的。
人们总是把死亡描绘得那么可怕,大可不必,有生就有死。如果生并没有那么愉悦,死反而能结束痛苦回归宁静。生需要物质的精神的滋养,才能健康茁壮,哪怕是不健康不茁壮,只要活着就要有生存必须的条件。而死,不论你是多么不堪,她都会用巨大沉静的翅膀笼罩你,无条件地接纳你。
我的母亲反复抱怨过我无法做一个“正常人”。她生养我们时也没做过一个正常母亲,但现在要求儿女“尽孝”。我爹遗产都在她手里,她有钱也不满意,还要人伺候。从来都是她提要求,未曾听过她问我一句在外面过的好不好。多讽刺,她的接纳总是条件苛刻,要她百分百满意,还不如死神。

能轻松对他人提要求的人,是怎样有的不会被拒绝的自信呢?有的人说我是因为独立所以从不求助。其实我只是怕被拒绝,也不相信别人能答应,所以从不开口罢了。也没遇到过什么神助攻这样的好事,连别人捡到猫崽塞给我,我都只能自己硬头皮亲力亲为给喂大找领养。而“谁都指望不上”也是现实,贯穿我迄今为止并不算长的一生。
我的求助和声音似乎从未有人听到过。父母家人是难以沟通的,小学能拿得动镰刀时就要下地帮忙收割油菜芝麻,他们天天骂孩子们是吃闲饭的,更别说对他们提要求了。
曾经有个ex闹矛盾把我辱骂一通后,说她要回家,我下意识拉了下她的手,她又哭了说还是留下来陪我,因为她有家可回,而我什么都没有。紧接着她就开始提要求,要我改正这个改正那个,那一刻我倒是希望她回去,只是也没开口讲出来。
年少时睡过的那些个比自己大很多的女人,也会讲和猥琐男一样的话,各种羞辱人。明明是她们越界睡了未成年,却要说我天性淫浪,多数还要反复强调“这么浪”的小孩离了她们,是找不到她们那样“炮技超群”的对象了,说我离了她们后肯定“没人能满足”。当时还纳闷,但后续再遇到的人,倒都是比她们炮技好的,至少不会带指甲抠我,会仔细修指甲,会好好洗手。

几年前在深圳,热拉上刷到一个很主动的21岁女孩,她加了我微信以后就总是晚上约着出去喝酒,地点都是布吉关外。当时七七八八我就猜到她职业了,老实和她说不擅长这类应酬拒绝了晚上出去。她很沮丧怕我误会她,给我解释了很久,也直言了她是个被抱养的弃婴,在“做夜场”给养父母家庭打钱。我相信她是真的只想交朋友,没有想要骗我去关外做什么的,但我自己是个多情的人,又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是怕卷入什么奇怪的感情,又要脱一层皮。毕竟能躲在深圳就是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所以当时我的应对方法就是绝不深入交往,顶多约个饭偶尔聊聊天。
聊了一段时间,在布吉那边一个宠物医院见了面,她比照片漂亮高挑。但更多的接触就没有了。她挺敏感,总担心我会看不起她,后续朋友圈状态也都奇奇怪怪神神叨叨,再后来她有了个17岁的小女友,也是家里人不管流浪在外的。她带着那小女友一起做夜场,那女孩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小。她们的那些顾客不可能看不出这是未成年。
这就是个混沌丑恶的世界吧,但我们也都无能为力。
后来离开深圳,她也删了我了。没有再联系了。不知道她们怎样了。
希望她们好运,平安,虽然希望渺茫,我也从未看到什么光,但还是希望她们在尘世得到幸福。

这几天看到朋友圈有个男的吐槽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内容如下:那位女生找他询问有没有工作介绍,男的推荐女孩去“朋友的场子”做“夜场公关”,女孩说不做夜场拒绝了,他就发了个朋友圈吐槽女孩“不努力”。我他爹直接就????,这年头拒绝卖淫还是“不努力”了??
关于这位男士,说来也话长了,几年前做过一段时间纹身师,他是我一个客户,其间带过漂亮女孩来纹了几个图案。漂亮女孩加了我微信。不久后看到他们朋友圈撕逼,原来是平安夜该男脚踏两船东窗事发,漂亮女孩迅速与其分手。后来又从该男老乡的妻子那得知,该男做鸭好久了,在老家还有个金主。
大致上是这么回事吧。这些年也是见到过很多“下海”男女了,怎么说呢,女人做鸡尚且都有底线,男的做鸭真是毫无底线的。之前认识的一个东北鸭,白天是同事在我旁边画图,软件都不会成天找同事麻烦,晚上就做野模周旋于各路已婚妇女身边了。更奇葩的是他的一位女金主,有天拦住我下班的去路,硬是进到宿舍里对我哭诉了几小时他的劣迹。也是醉了。
也不是歧视这行的吧,只是歧视逼良为娼的人吧。
这些奇葩故事,以后退休了写回忆录吧。希望到时候脑子还不错能都记得吧。

这个番茄特别特别甜,比圣女果大,但比菜市场常规小。皮忒厚,只能十字花刀烫了剥皮吃。留点种继续种吧,吃还是真心好吃。

现在每周都能遇到传教的,基督教,佛教,都有。他们又不解释我的疑惑,又要我无条件信任。我倒是想他们给我解惑后我能信,那多轻松啊,我也想脱离痛苦啊,可解惑解决不了,我怎么信呢。
是我不想轻松幸福快乐吗?我也想要幸福快乐,想要家人想要关心我的亲人,但这些能通过努力得到吗?已经努力那么久了,也不去占人便宜,但只是越来越没劲。
也看到有人说“所有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事情,一定都是轻松得来的,就是如果你使了特别大的劲,想要获得一个东西,要么它不够美好,要么你得不到。而真正好的东西都是轻轻松松得到的。”那这样能轻松得到的美好,除了偶遇的自然美景外,都在哪里呢?

凌晨,对面街涌边,又中标3只奶猫,要开始把屎把尿。行吧。喂完别的猫回头来捡这箱被扔出来的奶猫时,箱子里有位好心人放了一罐新的驼乳粉。不知道是不是那位迎面而过的漂亮小姐姐。谢谢你。

前天那位凡尔赛的已婚女,认识十几年了,每次提到性别话题都要怼我说男人也可怜,为男人叫屈。她宁可把温柔善意同情心给不认识的丑男,也不肯给认识这么多年的朋友,只因为朋友生物性别女。对女性无比苛刻道德要求极高,对男人就是有个屌就好。就这样她还要说自己也喜欢女人,是双性恋,好笑吧。癌不分性取向。

明知是我生日,来问我今天有啥活动,然后顺道晒恩爱凡尔赛。??????我他爹的能有啥活动,不就是赶稿,赚猫粮和生活费。这辈子就没过过生日,一次都没有,不提还好,直接凡尔赛不就得了,何必故作关心问了又发火,最后被惹毛连句生日快乐都舍不得说呢?
还说家庭和睦投胎好的也有不满意生活自杀的,他们自杀是我这样投胎不好的人造成的吗?和我有啥关系?我还不能羡慕别人有妈做的一顿热饭?不能觉得回家有热饭吃就是好日子?
上个月和陪炮友过了生日,她下班高峰期来找我,又没提前订座,正在急赶稿,被叫出去,又在餐厅外等座等了40分钟。她爹妈不停的给她弹视频叫她回家,她不回去,然后她爹妈给她打了大红包,说一大堆肉麻的话,她还笑着拿给我看。这不也是投胎好命好能凡尔赛的主吗?
她爹妈把她当个宝,把我当狗屎践踏,年还没过完就上门来辱骂我,给我扣一堆没干过的锅,不就欺负我举目无亲吗?又不是我这狗屎要粘着他们生的小公举的,是他们生的亲亲宝贝要自己粘着狗屎的。
也许他们幸运的人生最不幸的事就是遇到我这种狗屎。当个屁放了就得了吧。

生日的早上,收获一顿晒恩爱凡尔赛,没几分钟,客户来电话,推翻凌晨2点起来肝,刚画完的线稿,构图元素全都要重新改。草他爹的个蛋。和客户还没聊完,微信晒恩爱的炸毛了,觉得我没赞同和肯定她:她的恩爱来自自己超绝的努力。已经承认了她很优秀努力把异地恋修成正果,而能修成正果有运气的成分,这有问题吗?
这片土地,前途基本靠父母,养老基本靠自己,教育基本靠洗脑,命运基本靠投胎,维权基本靠坐牢,生活基本靠移民,幸福基本靠央视,致富基本靠做梦。她投胎好没被践踏过,成年后还能遇着一样家境好单纯的对象,舔舔癌情双双海外修成正果,这不就是有运气成分吗,哪怕我酸一下有问题吗?
再说了大城市大小姐,找我这种5岁被性侵,爹妈是山区少民在城里摆摊的,祖辈十代都是文盲,一路倒霉到大的草民凡尔赛有啥优越感体验?
我就是没有教养,城中村出来的能有啥教养,就这素质,狗嘴吐不出象牙,找好话去找嘴甜的狗啊。
不用洗碗很优越吗?不也是洗碗机洗的吗?
我就知道,糟糕的一天拉开帷幕。虽然我居然敢酸大小姐,心地坏得流油,自带恶意,但我也没枪能上街发泄仇恨。哦,我没有仇恨。我不恨任何人,就恨非要这个日子从我妈逼里出来接受这条贱命的自己。

本来昨天非常开心的,老同学逃离了家暴男有了新的生活,不惜那么远来和我分享她的幸福和喜悦。她给孩子办好了入读手续下半年就可以接来团聚了。真的很感动她愿意和我分享,而且她可爱的女儿可以过来一起烧烤逗猫,想想都觉得欢乐,真替她开心。
晚上去老朋友家和他们一起做了饭,给他们的捡的猫打了疫苗。
多么开心的一天啊,结果晚上看到我姐那些屎一样的语音信息,又心情进了冰箱。
真的只想远离血缘关系上的那些兄弟姊妹,哪怕流浪,能独自带着猫平静生活就好。都没有别的奢求,只求他们别找我别烦我别作妖就好。尤其是我姐,她那些癫狂的作妖行为,让我想起已经死了差不多十年的爹。
也许我还要逃得更远吧。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