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年qq空间有一个关于贩卖儿童是否应该死刑的问卷,认为应该死刑的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后来看到有文章说,很多贩卖儿童的是父母本身,是否应该杀死父母呢?贩卖儿童的有多有少,人贩明知死刑的情况下会不会贩卖更多儿童?死刑定罪后是否会有效减少贩卖儿童的现象?
刑法不是目的,而是工具。

道格拉斯.洛斯的路径依赖理论:一个国家政治体制改革后的社会状况,其实取决于几个因素,一是改革前的政治文化,二是改革前的经济制度,三是一个民族本身所具有的文化特性。
这三点将在政治体制改革后继续发挥作用。中国不仅政改没有时间表,似乎遥遥无期,而且路径依赖产生的负面影响也极其深远。
前面我说,肉身翻墙不是中国人的出路,这句话是在广大劳动人民的现实主义立场上的,但是仔细思索你会发现不肉翻可能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之后才会有出路。

程晓农在英国曾和留学生开过座谈会,谈到“我爱我的国家”的英文是”I love my country“,他说“country”是乡村,是指农民的集体,而你爱的是“state”,是国家机器。应该是“I Love my state”,大家哄堂大笑,因为没有人爱国家机器,这是很傻的。

中宣部旗下的《红旗》杂志,提到中国面临的一大陷阱,即话语权陷阱。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不转型的,哪怕是朝鲜,但该观点认为西方的普世价值观等话语权会对中国造成限制和束缚。

中国的经济仍在中速增长,因为依然是在搞基建,搞基建必须减少农业用地,于是又不得不买美国农产品。

中国前二十年的改革有一个重要特征,即“鱼目混珠”,指当局把改良与改革混为一谈,而改革推动者则把转型与改良混为一谈。改革能首先在农村淘汰了社会主义,恰恰是鱼目混珠的结果。从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建立人民公社制度,到人民公社寿终正寝,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在农村总共只有二十年寿命。

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模式往往经历从集体领导到个人专权、再从个人专权变成集体领导、最后又从集体领导变成个人专权的演变过程。这种“钟摆规律”与统治需要有密切关系。匈牙利经济学家30年前就说过,所谓的社会主义,无非就是从资本主义到资本主义的过渡时期。

RT @[email protected]

日本出了重大刑案,推特中圈一片同情哀悼 感天动地;以前中国也出过类似的恶性案件 推特中圈的反应是一片骂中骂共 鲜见对受害者的同情哀悼。

🐦🔗: twitter.com/NewsInChina/status

既然国与国之间应该平等,也再谈一下对某漫画从业者遇难的事:
在个人上:人的感情是有度的,如果非要用外交辞令表达一些悲伤也是可以的,但这个悲剧在国内的无数无声悲剧面前微不足道。一边某圈很多禁政治话题,一边对于自己的偶像普天盖地的哀悼,这并没有什么错,中国人本来比日本人命贱许多,但无疑加深了命贱程度。
在社会上:之前看过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采访,他难以启齿的谈到日本社会发生了一些坏的深层次变化,虽然我未曾深入了解,作为一个生活在更糟糕社会中的人评判别国社会难免贻笑大方,但日本是有问题的,这些不满的人和不满来自哪里也是需要深入探讨的。之前晒过村上春树的《IQ84》,便是一本隐喻恐怖分子的小说,不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就不会知道灾难的根源。

当某种东西在大众里普遍流行时,你也许就无法认识都到它的危害性并持谨慎态度了。
无论是游戏,社交媒体,大麻,烟叶,酒精,政治观点以及任何非原生且易成瘾的东西。

不玩游戏的时候,觉得是一种文化艺术形式,不玩一些会与大众脱节。
想玩游戏的时候,仅仅是有闲工夫而已,而非是需要娱乐放松。
沉迷游戏的时候,觉得快乐来得快去的快,头晕目眩,浪费了诸多时光。
以上三个阶段不定期循环。

教育=上学=读书=做题
情感,人际,健康,钱财,全是野生。

曾经拥有10亿人口的共产阵营,之所以分裂后接连倒台,很大原因就是苏共培养的中共不甘于接受苏联的领导,拒绝成为其卫星国。

1986年,作家张贤亮在《文艺报》发表了一片篇《社会改革与文学繁荣》的文章,提出要给资本主义平反。
之后更多理论工作者提出“资本主义补课”,指从封建主义直接跳到社会主义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的阶段发展的。

共产党人掌握着各行各业命脉,而且他们对自己的国家有着超常的信心。

一个国家偏向哪个年龄段的人们,往往意味着哪个年龄段的人是掌权者们。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关键在于不能有冻死骨,而非谴责酒肉臭。
一个奢侈品发达的国家往往意味着经济繁荣,穷人也有饭吃。

对于某些漫画从业者遇难的事故,实在没有什么怜悯之情。
某村生产事故几十人死亡,上报几人。少报一人意味着一家多获得了经济补偿。
人命,不过草芥而已。

在存活到“后中国”之前,坚持保有灵活的道德感,所谓圆滑处事。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您的所在地与加拿大的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