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海盗首领也要勇敢夺爱!

弟兄们,要是你们果然个个都是好男子、大丈夫,那么照我看,你们一定心坎里都印着一个倾心爱慕的女人的影子;要是一个男人不懂得去爱一个女人,他还有什么足以称道、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呢?如果你们果真都有过恋爱的经验、或者是正在恋爱中,那么你们就不难了解我的欲望了。我爱着一个女人,这一次劳驾你们,也就是为了我的恋爱。我的情人就在前面那艘大船上,这艘大船不但载着我的心上人,还载了一大宗金银财宝。如果你们果真是英雄好汉,我们同心协力、奋勇进攻,不难把这些财宝劫夺过来。等我们把那艘大船俘虏过来之后,我只要船上的一个女人做我的战利品——我发动这一次袭击,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她——其余的全由你们拿去分摊。来吧,让我们勇敢地向大船进攻吧。

爆个小瓜,早在2000年左右开始,方方就有关系让她刚上初中的女儿通过小漫画每个月收个百把块稿费零花钱,她对利益的获取是很敏感的。

有些说方方为人正直真性情所以受伤害的朋友,你们可能都没在生活中接触过她~她过得可比在座各位都好着呢~

关于虐待猫狗。

前面提到苏联人大概不会对野狗温情脉脉,其实有读过契科夫《变色龙》之类的俄国小说就知道专制威权国家的人对猫狗的态度了。人对狗的态度不过是人对人的态度的一种映射。而且这里面有一个区别,西方民主国家的人民对待猫狗的善意是普遍的,而威权专制国家的人民对待猫狗则是有属于别人还是属于自己之分,这其实和人们对陌生人冷着脸和对自己人笑脸相迎是一样的。中国话讲“狗仗人势”、“打狗也要看主人”,其实反映的就是狗不过是人的工具,人也不过是地位更高的人的工具。
如此以来,虐猫虐狗就是弱者受了强者的气,向更弱者挥刀的一种发泄途径罢了,有点像男人在外面受了气家暴妻子一样。老岩浆在嘟站说过自己曾经扔猫被抓伤的经历,自此对偷腥的猫缺乏好感。即使遇到温顺的猫狗,一般也不愿去招惹。乡下看家犬被人施以暴力教与奴性,咬人最是凶狠,老岩浆被咬伤多年后仍是心有余悸。

显示全部对话

很多中国人小时候问父母自己是从哪来的,一些父母会回答从垃圾堆里捡来的,这句话如此广为人知当然不止是玩笑那么简单,只能说明“计划生育”时代弃婴有多么普遍了。
其实弃婴自古从来都有吧,因为重男轻女的思想导致弃女婴,而所谓的“计划生育”只是加重这一状况罢了。

显示全部对话

人口买卖知多少。

刚才在电报某频道看到有因经济原因转让女儿的,想起了小时候多次阻拦父母给俺要(买)
妹妹的事,俺一怕家庭生活状况因为多一张嘴而下降,二怕这妹妹长大以后闹出许多事端来。老岩浆一个发小几年前就多了个妹妹,对外声称是自己亲生的,其实大抵是从哪不知名的地方买来的,他母亲因计划生育母性无法满足,又想儿子以后有个照应,现在一家生活其乐融融,至少朋友圈来看是这样。
老百姓都知道小孩长大了不好转手,也知道小孩子容易被偷走,自己能生能养有多少人去买孩子呢?反过来说,自己能生能养有多少人会卖孩子呢?人口买卖当然不只儿童,只是儿童长大后可以忘掉很多痛苦。看到人口买卖的事情,很多人都会感到愤怒吧,可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黑白善恶都搅合在一块。

最近农业农村部为禁食狗肉等征求意见。

原子化的城市人口不关心人命关心狗命也算是中国社会撕裂的一大表征。知乎老早流行说“没有发达国家的命得了发达国家的病”,老岩浆小时候红白喜事都要吃狗肉,后来经济发达了,猪牛羊鱼肉买得起吃得就少了,毕竟狗肉吃起来也不是多好吃。
莫言的小说《红高粱家族》里讲抗战饥荒年代,野狗没了主子吃死人肉活命,而人有了狗这层中介不吃人肉吃狗肉也能活命。你看美剧《切尔诺贝利》里为了描述灾难的惨烈,某集花费了大量剧情讲两个士兵不得不杀狗防止核扩散的心理挣扎,其实要我说当时苏联政治经济都不怎么好,不仅没那么多家庭养狗当作伴侣,也不大会对野狗温情脉脉。
等这个条例强行通过之后,经济下行物价飞涨甚至粮食短缺反而会使吃狗肉之风更加兴盛,毕竟当年养尊处优的朝鲜人民在苏联停止援助之后,别说自己的狗,连城郊野地里的青蛙都吃得绝迹了。

在中国的正式用语中,常用“众所周知”和“不可抗力”之类的词汇来描述涉政话题,很明显这是有误导性的。

切完辣椒后不要玩弄下体。洗手没用的。

您使用哪种中文输入法?

《别子才司令》宋代:方岳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语人无二三。
自识荆门子才甫,梦驰铁马战城南。

你的恋爱经历?

其实男孩子也会撒娇的,后来他长大就忘记了。

一百年或数百年之间, 丧失几条生命,又有什么关系呢?自由的树常常要用志士和暴君的血去培植的啊。

——托马斯•杰弗逊(美国第3任总统)

没有比肉体更诚实更忘我的东西了。

在昏暗的房间里
偷偷吻你
没有慌乱 没有害怕
都不说话
仿佛远古的穴居情人

中国(经济形势)会恶化到重回暴力征粮吗?🤔

根据一项对1949年底和1950年初四川江津的所谓“大户加征”的研究,江津县人民政府当时按照当年征粮配额,“增加六成普征”,主要针对所谓的地主和富农“大户”,而实际加征率是将近80%。因此造成有些地主拿不出粮食,“用地来抵公粮了”。当地主无法承受高额加征时,“普通农民被要求增加税额”,不少所谓“富户”,只好通过“借贷”来“完清公粮”。而且完粮的运输也是由他们自己承担的,“纳税越多,运输成本越高”,有的家庭“连六十岁老头,十二岁小女、太太、小姐都参加了运输”。那些没有存粮且无处借贷的“大户”,情况更为糟糕,征粮人员到这些人家坐催,交不上粮就不走,甚至“开大会批评”,或“送政府暂时扣押”,乃至“处罚打骂”,成为实际上的“暴力征粮”,他们面临着“经济与肉体的双重打击”。

小熊维尼来啦!

嗨!还记得可爱的小熊维尼吗?
它和它的朋友们诚实、勇敢、团结、互助、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也曾给我们带来无限的乐趣,想再次见到那一张张可爱而熟悉的面孔吗?一起来小神龙俱乐部吧!在这里9月将推出的迪士尼人偶片《小熊维尼》会再次带你到百亩森林与小熊维尼、跳跳虎、小猪…载歌载舞度过愉快的每一天。

《米老鼠》半月刊 2002年第10期

西方的社会主义和中国的不一样?

“我们这些(延安)“进步青年”糊涂的地方就在于, 居然认为美式的民主与苏式的革命是可以互相包容而平行不悖的。 现在, 有人提出社会主义可以与自由主义互动互补,其糊涂实在不亚于当年的我们。只有建立在民主基础上的社会主义, 才能与自由主义互动互补, 今天西欧北欧的社会民主主义就是这样。 建立在专政基础上的社会主义亦即共产主义是没有可能与自由主义互动的。”

在一起是双方的事情,分手只需要单方决定就可以。

爱情是这样,台湾问题也是这样。

显示更多
O3O

欢迎来到o3o!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