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你将世界拒之门外,
智慧便永远不会眷顾于你。
我为你祝福,
骄傲地,
带着诗歌和一把伞,
横渡彼岸。

在五年前我都很难听到简中网友说繁体字很难人你在中国必须打简体这种话,没想到就在昨年这种观点就占了主流

趁着人多,我来推荐一下了解中共的书籍。

首推:

《571工程纪要》(林立果)经典中的经典,百度可得。
《天地翻覆》(杨继绳)文革全史,错漏不多。
《解放的悲劇:中國革命史1945-1957》(冯客)无耻的内战和城市大清洗。
《砸烂旧世界》(卜伟华)更详细的文革前三年史,看毛泽东如何亲自部署,可见林彪和四人帮只是棋子,以及第二份历史决议之反转黑白。
《乌托邦运动》(林蕴晖)大跃进看毛泽东如何亲自指挥。
《思考与选择》(沈志华)反右运动看毛泽东如何引蛇出洞。
《鄉村社會的毀滅-毛澤東暴民政治代價》(謝幼田)土改运动是一场暴民运动,毁灭了乡村。
《走出帝制》(秦晖)正经秦晖著作,从辛亥到五四历史。
《庐山会议实录》(李锐)大跃进开始后,在庐山开反思大会,结果变成了毛泽东亲自指挥的反右倾运动,全然不顾饿死三千万人,甚至七千人大会还要生气,可见其无耻。
《胡耀邦與中國政治改革——12位老共產黨人的反思》曾经的党内改革派,现已不存在。
《中共壮大之迷:被掩盖的中国抗日战争真相》(谢幼田)中共消极抗日,实则抗蒋。
《改革历程》(赵紫阳)临终顿悟的赵紫阳,可惜,邓小平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党性下绝无人性。
《历史的先声》(笑蜀)毛泽东也会宣传民主?民主?民和主。
《求索中国》(萧冬连)官修史,1956年-1966年,已经非常完整。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the Disappeared》(Michael Caster, Teng Biao)习近平治下的公民运动毁灭。
《墓碑》(杨继绳)大跃进的民间视角之如何饿死三千万人。
《大棋局中的国共关系》(吕讯)内战中共军的黑料全集,甚至是社科院官史!国粉必读。
《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杨继绳)改革开放史,看陈云、邓小平耽误了多少时间,什么经济都不懂却能成为总设计师。

其他的一些也很不错的:

《共同的底线》(秦晖)秦晖劝说改革,可惜被认为是歪路。
《光焰不熄:胡适思想与现代中国》(周质平)被污蔑七十年的胡适,在离开大陆的那一刻就已经看清接下来七十年的历史。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野史,却看得很爽。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对拙著《红太阳》一书批评的总回应》(高华)高华对延安整风的祛魅,从此整风运动、延安精神便是恐怖运动的代名词。
《难以继续的“继续革命”》(史云,李丹慧)文革的延续,1972-1976史。
《向社会主义过渡》(林蕴晖)三大改造,公有化,计划经济,1953-1955史,当下正在上演。
《中共五十年》(王明)王明回忆录,内容比较少。
《中共禁止的历史》
《中國X檔案:中共掩蓋的內部歷史》(Lan, Sisi)这两本什么都有,也有改革派鲍彤之类的采访。
《文革前的邓小平》(钟延麟)邓小平也是晚年才变成屠夫的?完全错误,邓是镇反、反右、大跃进的先锋。
《晚年周恩来》《把历史的知情权还给民众——驳“司马公”先生》(高文谦)周恩来是大善人?周在文革拯救了很多人?也是完全错误。
《陕甘宁边区禁毒史料》(史志诚)延安种鸦片、贩毒的铁证。
《李江琳: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中共政府撕毁条约、入侵西藏。
《六月雪》《荆棘路》《原上草》(牛汉、邓九平主编)反右回忆录。
《毛主义革命》(程映红)全世界的毛主义灾难。
《野蛮的俄罗斯》(芦笛)俄爹的简史。
《历史笔记I,II》(高华)高华遗稿,没能写完。
《新发现的周恩来》(司马清扬欧阳龙门)
《延安日记》(彼得·巴菲诺维奇·弗拉基米洛夫)
《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何方)
《中国现代化的陷阱》(何清涟)
《当权的第三帝国》(理查德·J·埃文斯)从纳粹看中共,别有一番风味。
《纳粹中国》(余杰)一份读书笔记,有些启发。

2022/05/16 - 06 时

42的问题是什么

即使被业火焚烧殆尽,因为这是通往你的道路

一颗没有外皮的巧克力豆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终于,我在他们中幸存

鲜血浇灌的恶之花绽放在大陆上

躲在这,在目光永不会相遇的前一秒中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梦醒来脑中是空白 浓雾散不开

今天阳光很好,夏风和暖,一切人事都很糟糕。

将你的头骨埋在花盆里,希冀夜晚能与满身花香的你再见

有据可查

Swooping is bad

迷茫的小鸟找不到答案

操!

“没有严重的历史宿仇”我刚想问老胡饿死乌克兰几百万人算不算历史宿仇,转念一想拆尼斯被饿死了还真就会对凶手感恩戴德,那就结了 :ablobwoah:

@Dulcinea 不好意思,我应该是那个原嘟。如果我的表达包含了傲慢让你不适,我很抱歉。昨天的话,本来是有些调侃感叹本校近些年在反抗传统上不如从前的意思在,因为这里过去也是会因为食堂打饭少闹上bbs、为了捍卫草坪集体静坐的地方。北大远近历史上,发生过非常多大大小小类似的事。这次没有政治诉求、反抗隔离带的行为,我认为并不是北大学子反抗强权已知的最上限。许多老北大人对于抗议学校是自然而然见多不怪了(比如这次万柳的主体人群就是15-17本),很多刚入校的学生这是第一次经历有动静的抗争,明显表现得更驯服。但大家都那么高分考到这来了没去清华,我觉得作为北大学生对于勇于反抗的接受见识程度不应该这么低。要是你都开始无脑顺服学校了,那就太悲哀了。
我是无条件支持万柳的。但我也很惭愧,因为我不住万柳校区只能隔着网线拱火声援,也不知道如果住那边了是不是也会站出来。
好消息是,据小道消息学校不再建墙,并且承诺不追究参与学生责任。这都是勇敢的万柳同学自己争取来的,他们值得!!

把关于李莹和乌衣的传单留在了游行后的地铁站,隔着地铁的窗玻璃看到一个奶奶读起了传单

2022/05/16 - 02 时

互联网是幻觉,但梦不是

这双眼睛不属于你,你从何处得来?

妈妈被三十三年前的流弹击中,但直至今日我才真正死亡。

再见

于日光的瀑布之中,你的面容也渐渐无法看清

放下手机,“保护北大”

周一,重新变成僵尸🧟‍♂️

鲜血浇灌共和之花,街垒上倒挂着安灼拉

花花世界我一人干翻

梦境里的天空,由鲜血染成深红

暴政不创造任何价值和意义。在永恒里,记录和诗将杀死暴君一千一万无数次!

将我一饮而尽

杀了你哦

在故乡流浪

操!

作为出生在兵团的汉人,我知道我是有原罪的。面对众多维吾尔人在生活的各个层面遇到的系统性不公,保持沉默是在助纣为虐。
我希望大家可以阅读一下这篇谈论生产建设兵团不可持续的文章。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从诞生就是不折不扣的殖民团体,它通过侵占农田、基础设施来吸引主体民族(汉族)迁入“新疆”来强行改变当地人口结构。这样的殖民行径在经济上加剧了维吾尔人的贫困,倾向主体民族的经济活动也迫使维吾尔人离开家园进入更加陌生的环境求生;同时,当地的高压态势也让经济无法发展,整个社会除了体制内的利益阶层,根本无法发展。文化上,兵团通过从语言、生活习惯、建筑,甚至地名下手,进一步消除当地原住民的文化。生态上,“新疆”作为生态脆弱的沙漠地带,河流绿洲能否承受大量迁入的移民,和规模急剧增加的开垦?为南疆提供水源的天上冰川融化速度是否还在加快?
苦难就在那里,血和泪也在那里,无数维吾尔人的呼喊也在那里,我希望你能看到宣传机器掩盖的真相。

众人嘲笑你国连朝鲜的科学精神都没有。有爱国群众跳出来找理由说:朝鲜有药吗?有ct吗?有足够的医疗条件吗?不让大家居家修养还能有什么办法。爱国群众真的是太难了,两天前还在说日本什么条件,新加坡什么条件,欧美什么条件?我们有那么多医院设备吗?能像他们那样躺平吗?合着比你富的你学不了,比你穷的你也学不了。中华民族真正的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其实是朝鲜不需要用感冒做借口控制群众。所以他们可以讲一下科学。

迷信时间。
不知道习近平得脑动脉瘤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那按我上次在老君洞抽的签他刚愎自用病不更医应该会死很快,好耶。

為了科普,還是發一下《新北京》這幅畫作的來由,原來是記者劉香成拍下的六四死傷者照片,被畫家王興偉含蓄地換成了兩隻企鵝。後收藏於香港M+博物館。介紹:mplus.org.hk/tc/collection/obj

2022/05/13 - 18 时

犯了什么罪?使用文字罪。

然而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于是我们逆流而上,被浪潮推入过去。

星星被夜风吹翻,跟在后面的是初生的日光

把切断的手指戴回它的戒指上吧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你好 可是我只是一只鸡啊!

你好,真是段美妙的旅程啊

如果我在这时拥抱你的话

这些年我走的弯路,是为了遇见你吗?

现在就去睡觉

塔塔开!一自摸塔塔开!

安全套里才是你最安全的故乡

Birds born in a cage think flying is an illness

操!

2022/05/14 - 04 时

我的身体是一座空荡荡的监狱

I saw in Louisiana a live-oak growing,

而亲爱的祖国,却只是他散播战乱的工具

算了,废物就废物

咖喱鸡的秘诀是,牛奶,牛油,所有食材炸一遍。

为了变成一棵树,我将:

那就祝我灵魂有地容纳,思想放荡不羁

我不在乎!亲爱的

他说,他说

大家其实都还好,只有你每分每秒都在熬

蒙古上单说���

小贝

请允许我署名同胞,让我扶正你墓碑,然后洗清我污秽

(复读了上一句话)

操!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