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ibrary是被墙了吗?

都离谱,电子书网站有什么好墙的?读书有罪?和当年墙wiki一样不可理喻。

就这思想禁锢的劲头用在正经地方,红色早就遍布世界了,还用在这天天画饼做中国梦?

布兰妮实惨,当今最后一个全球性的巨星居然能被搞成这样……

还记得很久以前看过媒体把她的车堵死在一个小胡同里,然后一圈人围着她,就为了拍她生气骂人的照片,还有她深夜喝多了坐街边痛哭的照片,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在痛苦里挣扎。

上世纪的媒体真的丧心病狂,Diana,MJ,布兰妮,白冰冰,每个镜头上都有一滴他们的血。

小小抱怨下现在看文真的难 

废文最近开始在微博不定时发放公共邀请码了,据评论说3000个名额两分钟就没,比12306还难抢,等我看到的时候至少1个小时过去了。

又去废文超话看了看,可以发私人邀请码的捞人贴要求是真的多。

有要求是微博活跃大号的,有要写小作文的,有必须是废文官博铁粉的,有要求超话签到多少天的,有要求晋江充过多少钱的,还有要求至少买过14本以上的BL正版书的,甚至还有要满足A+B套餐的,堪比互联网领养猫狗的审核标准,比人口普查还细致。

我……我选择知乎免费的垃圾小说,毕竟对我来说都是杀时间,谁又比谁高贵呢?

不适合吃饭时间看 

端午的收获:肠炎犯了 :0b08:

现在我已经感受不到我菊花的存在了,白粥和咸菜将是我很长时间的朋友了😭

我相信现在街上也还会有大喊“我爸是李刚”的人,但是负责曝光的人应该不是各大媒体了,而是那些短视频博主。

同样,各大媒体持续跟踪报道,深挖其家庭背景,以至于背后官员公开引咎辞职的结果应该也不会再现了。

这样的蜉蝣短视频,不要说成为全国性社会丑闻,激起千层浪,如今怕是连个水漂都打不起来。

显示全部对话

看到一个09年的教学视频,里面还谈到了李天一事件,而这几年同样的红二代不良作风事件——大奔进故宫都不了了之了。

这时候才切身体会到前一阵微博上说的“大陆媒体已死”的含义。短短十年,饶是我已经足够敏感,也在看到这个视频后才能想起来以前的水温有多低。

关于点蜡烛事件一些非常不中听的话 

你看CPC承认了KMT在抗日中的正面作用,光明正大的写在教科书里,有人记得吗?大家没事老提的反而是KMT的官僚资本主义——就这点来说,谁家又干净呢?

古今中外的政治牌桌上,历来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要是这样算的话,要点蜡烛的事情可太多了。

显示全部对话

关于点蜡烛事件一些非常不中听的话 

个人认为,这件事完全就是政治篡权过程中的舆论攻势之一,用现在的话讲就是“披皮黑”,和当年朱棣对方孝孺差不多,清君侧式上位标准一条龙。

但为什么这事和文革和大跃进不一样,年年都被拎出来点蜡烛呢?个人认为是源于国人的叛逆心理——你缄口不言就是心虚,所以肯定是CPC搞政治迫害!

所以就我浅薄的眼光来看, CPC有时候真的水平堪忧,一是几千年了还是那一套,没点新意(不过招不在鲜,有用就行),二是现成的黄老之学放在那不用。所谓“无为而无不为”,国人最吃这一套。所以CPC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把它光明正大地写进教科书里,和文革、大跃进一样,承认有过这么件事,影响恶劣,然后党的处理方法是XXX,虽然起到了XXX的作用,但确实XXX。然后你放心,这事轻易不会有人再提,老师讲课也就是“不会考,不用看,下一章”,评论区也不用跟对暗号一样,搞一堆耳朵的EMOJI,要是有人想为之洗白,马上就有一堆人开始科普。

当代互联网冲浪golden rule:看到就是赚到。

来自一个老友记重聚版免费资源被和谐的悲惨网友。

说到知乎:

以前的知乎——免费微型知网
现在的知乎——免费厕所读物

唯一的好处就是,极大地提高了本人的雷点上限。所以对于现在争论的洁不洁,渣攻贱受,虐来虐去什么的,本人完全I don’t care。

但我很care的是,现在的作者为了防杠都得写明避雷和属性,这和剧透有什么区别?完全剥夺看文乐趣好吗。

所以果然还是转向知乎上的小说,高度模版化套路化,优良厕所读物和杀时间利器。

显示全部对话

让我想起我在10年前左右,偶然有一次看到一个排行榜靠前的男频黄文,开头就是男主观察小鸡,对家里小鸡崽的阴道勃起了,然后就用那只小鸡崽开苞了,接下来两三章到了母鸡长大了还时不时拿它疏解一下。

简直刷新三观,我以为门房秦大爷那种妙龄少女饥渴到和老头啪啪啪什么的,已经是男性读者和作者意淫的极限了,结果还有这种东西。

真的,得有什么样的人生经历才能写出这种东西啊,男读者们也这么不挑的吗?

显示全部对话

看了看星无火事件,他这老北京人,家里有钱有势的,九十年代就能给他买日本动漫原盘,也算挺疼爱孩子的了,还能养出这样的人格来,只能说真的有些人天生就是恶人了。

另外,单纯喜欢或是讨厌小孩都在我的理解范围内,但是实在无法从逻辑上弄明白恋童癖的脑回路,感觉可以属于精神病的一种了。

为啥我的蛋白霜总是打发失败,无论是湿性发泡还是硬性发泡都总是打发不到那个状态,然后打啊打的就打发过度了,搞得我所有蛋糕都蓬松不起来,只能和大饼一样趴在那里,简直就是二次元蛋糕。

玄彬和孙艺珍准备结婚了,《爱的迫降》cp粉都在过年

而本人身为《我叫金三顺》的cp粉,心情无与伦比的复杂 :ablobcatheartbroken:

经典老剧没人权了啊! :ablobrage:

关于三胎,我愿称之为加速主义者的福音(甚至怀疑队友在内部?

另,端午节搞点什么?废除死刑?

半夜三点躺到现在起床,脑袋已经要炸了,偏偏我今天还要开车……

赛博暴言 

我实在无法理解部分年轻人对某些网络用语的执着。

在评论区和弹幕池发发我没觉得怎样,但上次一个认识的弟弟在和我面对面聊天的时候隔两三句就来一句“大师我悟了”,我是真的尬到没法接话,只能露出礼貌性微笑。

还有缩写,“永远的神”和“真情实感”这种和饭圈没什么关系的词有必要搞英文缩写吗?英文爱搞开头缩写这一套是因为单词太长懒得打,而且人家输入法本来就是英文和数字,用yyds和zqsg打句话还得输入法转换,还要选中防止它自动更正为英文词。

甚至用u1s1开头打句话还要涉及到中英数字三重转化,还有什么有句港句和起夜级李姐这种变体,我打个有一说一和企业级理解最多1秒不到,还不用在输入法里选来选去,这多省事啊!另外读的人还得猜意思,甚至有的还得百度,这种让双方都麻烦的东西竟然能愈演愈烈,实在无法理解。

还是没什么用的感想 

总体而言,导致那十年出现的原因太过复杂,但是要是有人想否定那时候的惨烈程度,或者说什么初心是好的,只是后来走偏了,我只能生出一个想法:快逃!

显示全部对话

还是没什么用的感想 

所以说某国的所有问题都是政治问题,所有的政治问题又都是站队问题。

换作隔壁邻居一位九十多岁的,平时挺和善的老人去世,除非和逝者有血海深仇,否则基本都是以哀悼为主。一旦扯上政治,由于立场不同,互相攻击,谩骂甚至诋毁就开始了,搞得乌烟瘴气,然后更多的人因为被烦得头疼所以开始站队,胜负也就分出了,最后的结果就是站错队的人就进去了。

再然后,获胜的人里面,大多数仅仅因为站对了队就轻易得到了好处,所以这群人以后遇事就先让子弹飞以选出赢面大的队,是非曲直都是次要的,毕竟好处是真的。要是看到不爽的人,想的是怎么把他推到对面的队里去,这样才能取得最快最好的胜利。

所以也别全怪CPC,那十年如此惨也有群众的一份锅,毕竟这片土地上的人,自古以来最擅长的就是站队,然后内斗——文雅点的话就叫文人相轻。

齐心协力基本都是稿子里的,连抵御外敌这种事历朝历代都能吵翻天。最现成的众生相,我家小区业主众筹自己修路的时候,微信群里五成人捐钱出力;两成人啥也不参与就是看热闹;两成人拖后腿,回回都能提出各种意见问题,但一说解决方案就是我没有也不想有;一成人当叛徒,给政府送锦旗,感谢政府的大力资助。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