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電腦的時候偶然回顧到草莓縣一代站長的部分發言。
不知道他現在是否仍在縣內或是去了其他的實例,祝願他一切都好,也同樣祝願二代站長草莓醬,實在太謝謝你們。

@cong 原来这是草莓县的站长。
还记得一开始豆瓣有用户介绍长毛象和草莓县时有少数一些草莓县早期用户攻击新用户,只是因为他们在豆瓣广播里提到长毛象。
由于我也参与了在豆瓣推荐介绍的事,并且不认同他们的攻击,这些人连带对我也攻击起来。
那时我的确不太清楚草莓县本身的建站规则是否包含了禁止公开介绍这一点(事实上是没有明文禁止,但也没明确提到鼓励推荐)。所以我联系了管理员账号,希望能提供一个官方解释来平息争议。
当时就很感动管理员很快就回复了,并比我预期的更明确地说明了草莓县的开放态度,允许大家去国内网站推荐,并解释了原因和注意事项。
我对长毛象后来会有这么多信心,这也是一个原因。因为能看到这里虽然什么样的人都有,但这个框架能包容各种人,同时也能消解权力集中和胁迫,这给了我们在日趋封闭的时代保持开放的空间。

@ziwendong @cong 此站长非彼站长。海都督是前任,被请喝茶之后整个cmx都炸了。这也是为什么有些成员对公开宣传有所顾虑。草莓县是后来重建的站长。

@flyover @ziwendong 我没有意识到子文东象友在最初的回复中所提到的「站长」是一个人!!不知道嘎嘎象友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我完完全全没有意识到,天啊。

关注

@cong @flyover @ziwendong 海都督还在的时候就来长毛象的象友应该都知道这件事。最早草莓县的域名只是cmx.im,继任县长可能为了加以区分前面加了m.,我记得继任县长刚上任的时候也有不少人质疑过来着,但从现在来看应该还好。

· · Tootle for Mastodon · 1 · 0 · 2

@ziwendong @jess @flyover 二代站长草莓酱使用匿名身份也好,草莓县始终不保留用户信息也好,应该都是为了防止喝茶炸站的事件再度发生。
二代站长刚继任的时候好像是掀起了一股回归草莓县的热潮,同时也有不少用户去了其它实例?这段我就不太清楚了。

即使站长们的态度是自由包容开放的,作为实例的每位用户我觉得还是应该为站长多考虑点儿,毕竟是站长承担了最大风险。别的不说,不公开宣传而是私下给朋友推荐总是不难做到吧。
实例做大了早晚会被盯上,如果有能力自己建个实例供三五好友使用,我倾向于认为这样是最理想的。

@cong @jess @flyover 印象中站长当时的回复说到了管理者目前不在国内,不需要大家担心会被请喝茶。至于要不要公开推荐,我认为长毛象本身完全可以,但具体推荐哪个实例,要看该实例的规则。拿我所在的实例“豆豉”来说,站长本人就明确欢迎公开推荐,那么我也会转发站长本人发在豆瓣的实例介绍。而对于站长明确表达了不禁止推荐的实例,如果有人推荐,我也认为那是人家的自由,我不干涉也不会要求人家必须按我的想法不公开提。

@ziwendong @jess @flyover
我印象里一代站长也是说过他人在国外所以不需要太担心。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被叫去接受调查了,草莓县直接炸站。如果不是因为草莓县默认不保留用户信息,说不定事情还会变得更麻烦些。

至于推不推荐,怎么推荐,我个人的态度刚才已经说过了,遇到公开推荐的我也不会想去多说些什么。是不是公开推荐其实都可能是出于好意,方法怎样都可以商讨,我坚决反对的只有类似网暴、人身攻击这样的不理智行为。

@cong @ziwendong 其实就算服务器在国外、站长肉身翻墙,如果在境内还有亲人、财产的话,也是有一定风险的。相信每一位站长在建站宣传的时候都应该已经考虑到了这些风险,并至少做了一些预防措施。

我觉得作为用户来说,最希望的还是实例能活得久一些,避免站长被请喝茶然后被迫交出站里所有数据(就像某些梯子提供商),所以保护好站长也就是保护好实例和自己的数据。我非常理解当时草莓县原住民的顾虑,特别是在第一次关站的经历之后。

说实话,对于长毛象这种去中心化社媒来说,保护站长(以及站长的钱包)最理想的方式其实也就是自己建站,将一个站的压力和关注度分散出去,每个站的用户都有一点自己独特的风格,但又能联通整个长毛象宇宙,我觉得这也是长毛象最有魅力的地方 ​:ablobreach:

登录以加入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