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圣 转嘟

又见文学bot底下重国人网友点评:听说莎士比亚也有嘲弄犹太人的倾向
我:“听说”雨果也有厌女的倾向,却能写出“女人因为贫困而身体堕落是本世纪因为社会压迫而产生的最大的难题之一”,好的作家能够通过文学的本能对抗偏见,而有偏见的人只能通过恶言对抗文学

剑圣 转嘟

三体世界观很傻逼的人一点就是,先给你预设了一个高压环境,列出俩选项,一个“圣母”程心,一个“严父”维德,告诉你民主选出来的圣母程心是万恶之源,独裁者维德才能拯救地球。我呸——没独裁者搞个人崇拜的话叶文洁也不会悲哀失落对人类失望到给三体发信号

剑圣 转嘟

看到了一个关于洋妞和东亚铜仁女作品的不同的言论。是的,我也尝尝这样觉得。
我们也都知道,love always come along with pain.
不过,很多铜仁女们把这一点和另一个东西混淆了。
They always call the pain and suffering love.
why?因为在我们的生活中,几乎没有人对我们说爱。这个极度内敛的民族不会用语言去表达爱。同时,还总有人说,Everything I do is for you.我们被迫承受着一切,并且告诉自己,这是因为爱。
所以,到最后,我们把强制称为爱,我们把共犯称为爱,我们把病娇称为爱,我们把撞击的刀剑称为爱,我们把撒在路上的血肉称为爱,我们把胸中的怒火也称为爱。
我们把所有的痛苦和折磨,所有的泪水都称为爱。
这些都被称作爱之后,那么真正的爱在哪里呢?
说这些并不是想说这种关系作为cp来说不好吃,但是我想说,当我们跳出来的时候,能记着…
真正的爱一直都在阳光下,它是明亮的、温暖的、美丽的。

剑圣 转嘟

看一篇记录,里面的外卖员说:如果在一家店工作,员工很不舒服,老板看到了,会让人休息一下或者回去看医生,但美团饿了么不会。
闻其声而不忍食其肉。科技把距离拉远后,这样的不忍和不适就减少甚至消失了。在后台看着员工的送达量、准时率会是什么感觉呢?游戏NPC还是机器?

剑圣 转嘟

#读书笔记 #knowmyname #知晓我姓名
法官宣判时说:“我们应该考虑到,被告到底是喝醉了还是在完全清醒状态下实施蓄意强奸。在法律上醉酒的被告承担的道德罪责较轻。”
这可真是太双标了。受害者喝醉了会被舆论骂不检点不自爱,而强奸犯喝醉了会被法官免除道德罪责?

剑圣 转嘟

瞅了眼朱军发声的新闻,回复区一群理客中言之凿凿朱军案审理时弦子支持者们安安静静举个条幅给BBC拍摄给境外势力递刀真的笑死我。
1.不想递刀请从你做起遵纪守法尊重女性
2.就等国每天各种杀女辱女的新闻数量还少这个官司这一下?
3.举条幅又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难道没在新闻联播里看到过国外民众举个牌子举个条幅?人家还要喊口号扔番茄呢
4.还有智障在那BB国外NGO完成了搞臭一个主持人的第一步,下一步就是颠覆政权了。你这一步是不是迈得有点大?直接迈过太平洋了吧 :0060:

剑圣 转嘟

其实贵国太多问题都不是经济问题,都是官场政治问题。比如包头强制换新能源车,背后实际是政策制定电车趋势,但实际上电车效率低北方太冷电池跟不上,电池爆炸各种事层出不穷。
还有今早看到的北大限制医学生入学,有人问为啥当初北大要和北医大合并。“因为那时推动并校对某个官帽有利,现在拒绝入校对某个官帽有利。就象拉袋鼠进自贸区的达成了目标,禁袋鼠煤进口的也达成了目标,人人都有任务都有功,组织机器才不会锈住。”
辱骂互联网公司kpi考核,但往上看,贵国官场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各种祸害更甚。禁对马保国嘲笑是为啥,不是为了保马,而是禁自由嘲笑。同样义乌限电是节能减排政策,不考虑工厂利益,不顾正常人生活。当初为复工率,为了复工率KPI,强行要企业开机空转,机器闲着没事就多转转;现在机器有事也不能总转,路灯白天不亮,夜里也不总亮。煤炭并不稀缺,造成稀缺的是管制。
2月8日时候,有人曾发微博说,“口罩生产大国,一线医生却短缺口罩。如果管制沙子,撒哈拉沙漠也会缺沙子。当务之急,废除管制,放开价格和质量 ​​​”
现在过去十个月,一切毫无变化。

剑圣 转嘟

在你国媒体笔下:
男故意杀女:“恶意碾压”、西瓜刀“砍打”、“拳击身亡”
男强奸女:“为满足一时性欲”、“性冲动”、“发生关系”
真贱。

剑圣 转嘟

跟很多网友一样,我有一个文件夹专门归置新闻及评论的截图,如果是纸质也该有厚厚一本了。截的时候想着“留一份证据”,过后想想又觉得有点可笑,留证据给谁看呢?会有一天让他们上审判台,我在证人席上一条条大声念出来吗?
一个不知道给谁看的赛博剪报本,七零八落的大小方格全是血泪。外国同学很难理解,公开发布的新闻看过就算了,最多给网页加个书签,为什么要截图?外媒对一个事件的汇总性报道中一般都有前情报道的链接,看最新的一篇就能找到之前所有信息的来源,何必要读者自己去建立时间索引?截图远不是最好的方式,容易断章取义,也没法用文字来检索。然而很多时候,网页一刷新,帖子就没了。
偶尔和政治冷感的朋友谈到香港/新疆/中国女性处境,听到“你为什么这么激烈”或者“真的有这么糟吗”,都很想直接把我的剪报本摔在对方面前,大喊“你自己看一看吧!”可是又怎么能期待对方在一场对话间接收如此海量的沉重信息呢。想跟对方讲我为何愤怒,一张口又愣住,血债累累,从哪一桩谈起呢。
本该是公共的记忆现在是我私藏的文档碎片。把新闻整理为公开档案的端点星志愿者现在还下落不明。审查树起的壁垒从不只是墙外人和墙内人之间的,是我们每一个人之间的。

剑圣 转嘟

我气到狂骂男的,我不仅要骂,我还要在三个平台上一起骂。
成都有新增,有个20岁的女孩子赶了三场酒吧,底下一群人(男的居多)就说人家是酒吧女,还说她不上班不工作天天泡酒吧街溜子,现在还感染了更是祸害。看得我真想呕吐,男的,中国男的,真的是只要逮着一个女的就能全力输出厌女观念,你们要是拿厌女的动力去干正事早就实现中国梦了。人20岁年纪怎么就不能泡泡酒吧了?夜生活丰富需要你管?你轻症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感染新冠了吗?你是活体检测仪?恶意揣测人家女孩就是你们男人的素质?在网上说人家是鸡就是你们这些肛生子的教养?男的少把手和舌头伸这么长,简直比新冠还恶心人。
微博上还有好多人在玩「上个星期,丁真凭一己之力让全国人民都望向了四川。这个星期,孙女凭一己之力让全国人民都把机票取消了 ​​​」的梗。艹他祖宗了,这个梗到底是谁先开始的,恶不恶心啊,怎么不说丁真凭一己之力让全国人想飞来四川,拉姆前夫凭一己之力让全国人都不想来阿坝。哦也对,拉姆现在都快要查无此人了,全国有几个知道这事的,男人只有贡献,女人就是祸水,连感染新冠都能被男的揪着嘲,怎么这个病毒是不感染男的是吗? ​​​你们男的贱不贱啊???丁真6个热搜,你们说好样的,拉姆前夫杀人你们就默不作声了,还是好样的?什么好事都被你们男的捞尽了,我这辈子没见过像男的这般的东西,你说我极端女权也好,我有时候恨我,恨我们女的不够极端。
虽说这事和丁真没什么太大关系,但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他,他是政府推出来的人选,他没错但他必须受着,女人怎么不可以嫉妒了,我嫉妒他可以在走红的时候得到政府帮扶,我嫉妒政府给他社会资源。而拉姆出事时已经是个小网红了,前夫骚扰她时政府做过什么了,甚至死后,好多词条都被封禁,这就是少民女性得到的待遇吗,她甚至会说普通话。

剑圣 转嘟

罗老师的学生和我说过,他以前在中政上课时,很多学生对他讲的东西不以为然。这点我是不惊奇的,因为我校几位和罗一样悲天悯人的老教授也是这个待遇。
罗的走红,我估计最意外的就是法学院的学生了,因为他绝算不上大多数法学院学生心里的所谓好老师。
我认识的罗那样的老师,英、德、法、拉是标配。在课上给你讲自由,讲道德,能从一个煎饼果子引发的惨案推导出整个法律体系,最后竟然讲回了罗马法或拐到维特根斯坦那里去了。时不时就要讲一些比较法的东西,德国怎么做、法国怎么做、我们怎么做,为什么我们要这么改。
这种博学和悲悯恰恰是使许多法学院学生讨厌他们的地方。只要老师不按着教科书一板一眼讲法条,学生就觉得“又在胡扯,不讲干货”。老师谈到的那些作为法律基础的哲学、罗马法、比较法,一般是不会考的。再者,国内很多法学院的学生,对文史哲没多少兴趣。你给他喂这些,不如跟他讲点段子。很多学生身上都有种莫名其妙的精英主义,对精英的理解又出奇的浅薄。
我一般称这种情况为山猪吃不了细糠。读本科那会儿,我一直觉得像美国那种培养模式挺好的,本科没有法学院——先去把别的领域好好学一学,再读llm/JD。这个道理很简单,一个好的、公正的法官,绝对不可能只凭借法律知识断案。

剑圣 转嘟

play.google.com/store/apps/dev 这个哥们做了两个 app 我感觉对我来说是神级的。第一个是自动收回权限的 Bouncer,还有一个是可以直接敲 latex 代码生成公式并一键分享的 quicktex。Bouncer 的用途是可以在使用一个 app 后几分钟自动收回其权限。这样可以防止某些 app 拿到权限后,不断在后台收集所有能收集的数据。

剑圣 转嘟

不要把她视为灯塔,不要考究她的所有言论立场,不论她是什么样的人,重要的是在这个案件里,她是受害人,维护女性免于性骚扰,这才是我们的立场。
永远警惕两种冲动:追求完美受害人,以及为自己制造偶像。

剑圣 转嘟

在煎蛋看到一张图,这个大哥应该是在非洲搞慈善之类的,然后下面就一堆杠精问你问啥不帮助国内小孩儿,大哥一律回答:国内有你在啊
漂亮 :drake_like:

剑圣 转嘟

十个新时代童话故事 

1. “哈哈哈哈皇帝的衣服没有穿好!” 路边的小男孩说。皇帝想了一想,先把小男孩抓起来,再把听众的舌头割掉。又想了一想,干脆把衣服全部脱光了。

2. 卖火柴的小女孩冻死在路边的消息,传出后人们议论纷纷,甲说:“小商小贩路边占道经营本来就该管管了。” 乙说:“对啊,难道她穷就有理吗?” 丙说:“太平盛世哪有什么冻死的小女孩?莫要轻信境外势力捏造。”

3. 白雪公主在森林里躲避追杀遭遇千难万险,王国警方温馨提醒:单身女性需注意安全,避免独自外出。

4. 艾丽莎满手鲜血,终于编织出了荨麻衣,将十一个哥哥从野天鹅变回王子。哥哥们看着艾丽莎一个女孩,就把国王死前分给她的封地占了。

5. 海的女儿喝下巫婆的汤剂,丢失了声音不说,走路也像在刀尖上。她和姐姐们一起揭露汤剂成分有害,被判侵犯了制剂公司声誉,押入海牢。

6. 神仙教母数次向王国警方求助,要求解救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灰姑娘。王国警方表示,清官难断家务事,再说也已经对灰姑娘的父亲等人进行了批评教育。王国女性儿童促进会对灰姑娘进行家访,拍了一张灰姑娘笑着干活的照片,表示她生活的其实很好,神仙教母介入他人家庭事务,对这个家庭伤害很大。

7. 贝儿被父亲卖给野兽抵债,逃出来后,围观群众表示:野兽是真的爱你啊!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就不要这个家了呢?想想孩子!——国王听说贝儿在城堡里教家具识字,赐予她“感动城堡”勋章,希望她回到野兽身边。

8. 睡美人说,她并没有同意王子碰她。有人说,“谁让你不省人事的?” 还有人说,“他可是王子!什么样的公主找不到。会稀罕强吻你?”

9. 樵夫决定,把汉赛尔和格莱特兄妹带到密林中,生一团火,给每人一个小面包,然后假装去干活好把他们遗弃在那里。第二天出门时,他想了想,还是把哥哥汉赛尔留在了家里。

10. 如果要打开山洞封闭的大门,需要爬上云梯、学会咒语——梯子经常断、咒语也时常换,会开门的阿里巴巴时常得意地说,“没有这个智力和体力的人,本来就不配有开着的门。”
weibo.com/1667542751/Gmw2rEuBC

剑圣 转嘟

今天看到这个视频好感动,看哭了。
很多人也许已经忘了,2016年川普当选之后全美国范围内的种族歧视暴力事件急增,白人至上主义者开始高喊”我们的时代来临了“。无数移民家庭分崩离析,川普公然羞辱女性、军人,LGBT、少数族裔遭受打压。民间两极对立激化,川普适时煽风点火渲染仇恨。日复一日的谎言让所有辟谣机构跑断了腿,一个个疯狂的割席决策逐步将美国孤立于世界。
这是多么黑暗多么煎熬的四年,全世界都间接受到了伤害。
川普上位最关键的甚至不是他的反科学理念和保守经济政策,而是他作为一个身居高位的象征,给无数男权、白人、富人传达的信息:我们是上等人,我们可以为所欲为。我们不管说多少谎,下面的人也得当成真话听。

人是最可贵的,不把人当人的结果也是注定的

剑圣 转嘟

朋友表哥在一个县城当警察,每个人发了一部特殊手机,说是可以人脸识别和追踪。那天朋友他姨也就是表哥他妈在市里住院,他表哥过来照看,说起这个手机,就随便拍了朋友他妈试一下,他妈去了哪儿瞬间一清二楚不说,还可以追踪和显示相似的人,后者不展开了,前者就,比如被识别的人入住了某个旅馆或在某个商店购物,那么旅馆或商店老板的户籍信息也可以被追踪到。总之天罗地网,而一个县城警察就可以拥有这样大的权力,可怕。

剑圣 转嘟

前一阵的微博差不多天天看到各路热血人民猛歌颂朝鲜战争的志愿军。尊重战斗过的战士,我是赞成的,虽然我儿子要去当兵我会打死他。毕竟人家是去拼命“保卫”大家。是不是保卫,他们说了也不算。拼命这件事是值得尊重的。
他们的夸法,让我很不适。就是有种轻浮的感觉,把志愿军吹的天花乱坠,并不是对烈士的纪念。那么高的非战斗减员,演绎成高度的纪律性。就没有一点愤怒愧疚反省。精精乐道于一个又一个战役,牺牲的战士动不动以万计。从小就是这么被打鸡血教育的,从来没觉得有啥不对。这几天,在各种描述志愿军的英勇话术中,我切实觉得鸡血多么容易沸腾。然而,我现在无法忘记那是18万年轻的生命。
我看过一个加拿大老兵的韩战纪录片。他描述过一场战斗,他们从山头往下阻击志愿军。打的真惨,他估计上千志愿军死在山下。然后他说了句why,沉默了,他眼睛里是沉痛,没有任何我们英勇的剿灭了敌人的胜利荣耀感。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打鸡血爱国教育为啥很轻浮。
敌人或战友,都是人。上了战场,大家没有选择,但是杀死了一堆同类,实在不必这么骄傲。尤其是自己同胞付出了差不多两倍的生命。

剑圣 转嘟

七大姑八大姨催婚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不结婚没孩子将来老了谁照顾你你怎么办”。上下嘴皮一磕,就完成了他们最大的慈善。
从来没有人说,
“老公如果家暴怎么办”
“老公如果出轨/嫖娼得花柳病然后传染你了怎么办”
“老公不顶事吃喝嫖赌不上进吃软饭怎么办”
“老公偷偷借高利贷怎么办”
“婆家人奇葩怎么办”
“逼你生二胎怎么办”
“生育留下终生的后遗症怎么办”
“子女不健康/残障怎么办”
“子女不孝怎么办”
“丈夫得重病需要倾家荡产治疗最后还早死怎么办”
没有人和年轻的姑娘们说这些。太多的女孩子进入婚姻之前,根本没有人提醒她们这些风险。 :pixiv_comic4: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