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能不能这样说……和可以放心讲“好想死/不想活”的朋友在一起的确会觉得更放松。虽然这对我来说不是个必须时刻向世界宣告的事,我作为(自觉)社会功能还可以、道德上还好的个体,也不想用这样的发言给听到后有负担/会因此担心我的人增添烦恼or带来不经历也无妨的文化冲击……我当然也没法完全放松地处在任何场合,只是可以再多松掉一根弦的感觉……

关注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做到这个(或者说,经历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事并不是有利于生活的…)所以也不必勉强………我也不会真正把他人的担心作为我的负担()

登录以加入对话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