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带不同性别的小孩上厕所真的很麻烦,两个问题。除了孩子需要上厕所大人不得不跟着看护之外,大人要上厕所也不能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外面啊。

表姐今天生日,却发了朋友圈悼念一位每年都会为她庆生的故人。
那是她最好的闺蜜,是我们区第一例感染新冠死亡的病例,在我家对面的超市(也是我们区最大的超市)里上班,年前参加了企业年会后,持续高烧,但依旧坚持上班,于腊月二十八晕倒在工位被送去医院。
但当时还不知道新冠是什么,直至大年初五人没了,表姐打电话给妈妈哭诉,伤心之余也替我们感到担忧,因为年前我们天天去超市打年货,还几次与她擦肩打过招呼。自那时起,才对自己处于疫情中心的事实有了切身体会,恐慌加剧,阴霾不散。
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总是很刻意回避这种感受,所以对前段时间大肆宣传的抗疫剧充满了排斥。然而对这件事的感受就像是湖面,只要一阵微风或一颗小石子就足以荡起大片涟漪,久不能平。

哈哈哈哈哈,本鲨有头像啦,锤头鲨哦,你可以叫我鲨鲨,也可以叫我锤锤~~~

看到一个兽医发帖说一只小马驹在自己和农场主交谈的时候,枕着兽医的脚睡着了。

配图真的很可爱,但最可爱的还是这位兽医提到小马驹的拥有者时的用词,不是“它的主人”,而是“his people”,“他的人类”。

人类的马驹。马驹的人类。
就很可爱

老公給房間換燈泡。想起家庭趣事一則,我媽換燈泡時唉嘆要是家裡有個男人就好了,我說換燈泡不一定非要男的來吧。媽:電死男人好過電死我。

看老版三国演义,看到貂蝉那段儿哭死了。这个让貂蝉远去的改变太诗意了,做好事不留名,比那些图名垂千古的傻逼男的境界不知道高了多少。

今天或者说昨晚非常难过,是4年前那次事件之后最难过的一次,我可以暂时调整好情绪,继续生活和工作,但是昨晚的委屈,以及4年前的委屈,我不会忘了。

我上周还和同事说,我儿子有一个非常省钱的爱好,就是做地铁,既便宜又打发时间。但是我忘了,从地铁站回家的路上非常费钱,先后路过麦当劳、711和星巴克。。。。每路过一个都要一番讨价还价,不进去,不买东西,只买一样。。。。

中午在单位食堂的炒面里吃到一个塑料制品,好像是酱油瓶侧面的那种小盖子之类的。算了,最近运气不好没关系,算是给月底考试攒rp了。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本站加入电子前哨基金会(EFF)会员,支持并遵守电子前哨联盟原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