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god 转嘟

我知道有闲情那边来的小粉红“视奸”众人,我不在意你是以什么心态参与这场闹剧的,但是从你越过墙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违反了中国法律。你以为你复述象友发言是往墙内传递信息匿名吃瓜,其实是你自己书写了自己的罪证。你们之所以放肆,是因为觉得在恶政的保护下有压倒性优势,但是你们不知道,墙内没有任何人是真正匿名的,在警察眼里,你在接触到反贼信息的那一刻跟恨国党别无二致。

goodgod 转嘟

毛象冲浪安全小贴士 

翻墙
1.选择付费、比较靠谱的VPN,如避开可微信支付宝付费的,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尝试自己搭。
2.避雷:10beasts.net/china-fanqiang-tools-blacklist
3.自搭:github.com/Alvin9999/new-pac.w

毛象注册
1.用墙外的邮箱注册,避免163、126、qq等国内邮箱注册。
2.昵称ID尽量不与墙内平台(微博豆瓣lofter等)相同。
3.选择站长和服务器都在海外的实例,注意看站规。
4.屏蔽服务器在大陆的实例,有前科的比如殆知阁和熊豆:
mao.mastodonhub.com
beebear.party
saibo.world
5.目前开放人比较多的实例
o3o.ca
wxw.moe
g0v.social
go5.dev
mastodon.online
mstdn.social
1234.as
me.ns.ci
alive.bar
biplus.date
social.datalabour
pawoo.net
m.cmx.im
slashine.onl
需邀请码
bgme.me
nofan.xyz
utopia.cool
pullopen.xyz
donotban.com

发嘟
1.尽量避免透露真实地点、姓名、学校、工作、正脸照、常用邮箱、手机号、微信号。
2.长文打cw,敏感嘟文可发仅关注可见或自己可见。
3.截图截掉头像,会暴露手机型号的信息,马赛克涂改避免使用苹果的涂鸦功能。
4.利用设置的“禁止搜索引擎建立索引”(殆知阁抓取复制pawoo用户账号就和这个有关)、“隐藏你的社交网络”。
5.贴链接时手动删去链接里含有id信息的后缀,或用油猴脚本和urlbot洗干净。
greasyfork.org/scripts/373270​
dmscode.github.io/Link-cleaner
bgme.me/@url/10774346600106757
6.开启关注审核,拒绝没有嘟文的三无账号关注申请。

迁移
嘟文导出销号后原来的内容可以保存在硬盘里,但原来的嘟文不能随新账号迁移,迁移需谨慎。

反诈中心、MIUI13、华为鸿蒙这些就不用说了。

最后:仅是建议,具体看个人,大部分做法防君子不防小人,目前防止嘟文内容截图外传也没有特别好的方法,像设置长昵称或在昵称和嘟文内容里添加一贴图就炸号被屏蔽的内容(如习近平、8964、光复香港、轮子等)这些做法,其实视奸举报的人要真有心也自有他们的办法,所以指责被截图的人是很不合理的,就像指责女性“你为什么穿得这么暴露”一样。
但也不必太过紧张,对普通公民普遍的言论监控的成本很高,主要忌惮的是stalker和举报互查拉名单的人,这种人无论哪里都有,如果一味退让只会让他们变本加厉,拉黑、屏蔽、投诉、联系站长屏蔽、建多个魂器,本来离开墙内平台就是为了能够避免言论审查自由发言,但如今社交环境如此,我们只能自己衡量安全和自由的轻重,所能倚仗的自我保护和“我和我说的话并不重要,也许没人会搞我”这种侥幸心理。可悲的是只要政治环境不变,这种情况只会越变越坏,在这种环境里发声的人是勇敢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或者心智已经足够成熟),应该都能明白这一点。保护好自己这句话我已经听得够多,不管作为女性还是作为墙内人,说实话很多时候只觉得愤怒疲倦,凭什么退让的总是我们,被举报背刺的情况就好比走在路上被人捅了一刀,这可能发生吗,至少在你国可能性不为零,但大家会因为这个可能性不出门吗,不可能。在没有人可以保护我们的情况下,我们只能畏缩一点,窝囊一点,谨慎一点,在自由的那一天来临之前保护好自己。

goodgod 转嘟

#墙国观察
#中国女性生存境况
小红书如果用户性别设置为女,别人投诉就会立刻成功,如果把性别改成男,别人投诉就没那么容易成功,还会仔细提醒 ​​​
m.weibo.cn/2833159894/47338449
//@互联网暴民:和我一模一样,之前性别女被举报被禁言完全不知道原因,现在改了性别男,被举报少了不说,还会显示具体是哪一条违规。可惜我不是会员不能发图,不然真想给姐妹们看看

goodgod 转嘟

▶你是个普通的城市小姑娘,生活在满是高楼大厦”体面人“的城市,而不是重男轻女又”野蛮“的乡村。你的家境还不错,长的又漂亮,很多男孩子对你暗地心生好感。你拒绝了其中一个人提出的早恋要求,于是 他到你家门口泼了你一身打火机油并点着了火 / 他在叫你下楼说话时掏出刀狠狠扎向你 / 在午后的教室里暴力强奸并杀死了你。
而网络上还有很多人在你的身后说,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显示全部对话
goodgod 转嘟

一些中國人嘴上說著地球村,別人聽起來感覺就是,這村裡肯定還修祠堂的。

goodgod 转嘟

ccp强调的“生存权是第一人权”背后是个特别操蛋的洗脑逻辑,说白了就是只要不直接弄死你,其他怎么都行。

比如新冠以来,隔离封锁,数据监控,都是理直气壮地保护“生存权”。为了“生存权”,让你交出人身自由、个人隐私、合法财产怎么了?
哪怕是其中饿死几个、病死几个、生计断绝自杀几个,但是那个别人的命,能和ccp代表的全体中国人的生存权比?谁不同意谁就是要对抗其他人的“生存权”,是要其他人的命,自然会有一伙子人自发自觉地跳出来喊打喊杀。
顺便还能鄙视一下文明国家,毕竟人家没那么多肆意侵犯公民权的“硬核防疫”。不走极端,就是不尊重“生存权”。正反都是理,ccp又赢两次

再比如这次的徐州铁链拴女事件,多少人洗地的逻辑就是不把她“捡”回去,她就得饿死,现在再惨,至少活着呢。
不仅这一案,多少强奸精神障碍女性,贩卖贫困女性的惨事,不都有人跳出来说,虽说这些女性被强奸贩卖,但至少有人给她口饭吃啊,没有强奸出来的孩子,以后谁给她养老,难道你们要让她饿死么?

谁最赞同“生存权是第一人权”?大概只有要进屠宰场的猪和鸡。狗不需要。毕竟奥地利规定狗不得栓养、不得笼养, 必须保证狗的运动和社交需求。狗权都不止是生存权呢。

goodgod 转嘟
goodgod 转嘟
goodgod 转嘟

说两句陈词滥调,从“一人一个女学生”,到八千湘女上天山,想想我党当年是靠什么样的一群人起家的。跟今天农村的人口拐卖比,水平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goodgod 转嘟

为党招魂的什么时候能够明白,党从未背叛初心,今天的党就是曾经的党,党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为了把女人锁起来生八个孩子。

goodgod 转嘟

看见有人对比《使女的故事》和你国今日恐怖新闻
简而言之就是文明社会可能开化久了,对人的野蛮程度想象有限,吃女人都是拿刀叉,比如只能在排卵日强奸,平时还能吃饱穿暖。
而你国社会新闻直接就是生吞活剥,R级片,而且TM还是非虚构纪实作品。
douban.com/people/hinderpanda/

goodgod 转嘟

@Tuilindo @grapedreamer 不要指望一個物化女性,把文工團女演員都納入後宮的政權能去救助那些被拐賣、虐待致殘、淪為生產工具的女人們。但我們仍堅持在社交平台上曝光、轉發她們的悲慘遭遇,直至冷眼旁觀者伸出援手,被壓迫者奮起反抗。

goodgod 转嘟
goodgod 转嘟

看到当地开始给那个囚禁女性当性奴生八个孩子的人连夜翻修房子了,可以说完全不意外,只要想到当前中共在乡村的操控方式,这些都会是必然发生的。甚至外界质疑声音越大,讨论越久,越要用这样的表演来“让村民安心”——顶着压力也要确保他们不绝后、默许使用各种手段骗、买、抢或者威逼女性去解决他们的生理欲望、让他们幻想孩子生多了养不起国家还能帮你养——如此才能让这群男人难以抵抗“听党话”的诱惑。中共太了解这片土地上最底层最阴暗却也最广泛的需求了。
改革开放是去解决钱的问题,但现在能吃上饭之后,最需要的解决的问题就变成了性,而且是男人的性——这国家多余出来多少男性,就会至少有多少人肯定会拥护中共,更何况那实现了“一夫一妻”的男人中,又有多么高的比例不想只有“一妻”?就算到底还是只有一妻了,一妻中又有多少是用链子拴起来的?这些男人看到连夜盖房子的新闻,能不觉得“暖心”吗?“跟党走就有暖被窝”,信不信这类口号已经有一些地方挂上了。

goodgod 转嘟

说点高兴的。
在豆瓣成长起来的粉红女权/社达女权,也就是所谓鹅组基本盘,如果可以这么称呼的话,是让我最感慨的一群人。(此处完全没有贬义)

两三年前还是“只有女孩才看得出谁是真绿茶”“纯欲风”, 慢慢到了冠姓权的女权讨论,到去年所谓的“意识觉醒”, 在豆瓣各个地方建立起女性小组,也走过很长一段极端骂家庭主妇骂婚女扫射所有男人,当然还有很多的“警惕境外势力,不要递刀子”,但也同时有越来越多的人说,girlshelpgirls,女孩子永远帮助女孩子。

而到现在,已经开始讨论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社会事件中政府部门无能,我们需要更多女性公检法人员,到思考起为什么我们没有身居高位的女性,高赞回复也变成了“圆,真的圆”。今天已经开始讨论,消失的女孩子。

这一切变化也不过是两年不到。照这个势头发展,我想那只大象,应该也不会隐身太久了。

女孩子,可真好啊。

goodgod 转嘟

后遗症是,新闻里出现习总书记足迹遍布全国、拜年走访、亲切看望、被村民簇拥的画面时,我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个村里有买来的女人吗?”

goodgod 转嘟

厌人黑泥,详细的暴力描述 

我骨子里是个非常暴戾的人,这应该是遗传自暴力狂的我爸。
也是因为他,给我树立了一个完美的负面模型,一个标靶,让我意识到绝对不可以成为他那样的烂人,所以早早学会了用超我控制带有破坏欲的本能。
到今天为止,这个隐秘又癫狂的人格,被成熟的人格完备的我,摁住封锁了十多年。久到我以为它业已消失,彻底离开了我的身体。
直到刚才,我看了赛博记忆中心转发的抖音网红拍的那个男人,把女人拴起来给他下了八个孽种的男人。
我一边看,一边纤毫毕现地在脑中想象:把这个形容猥琐的男人摁在地上,用拳头砸他的脸,一拳,一拳,又一拳。用手指插进他的眼眶,把他的头整个拉起来,再撞向水泥地,撞到颅骨粉碎,脑浆迸裂,直到他的脑袋变成糊在地上抠都抠不起来的泥巴,再一脚踩爆鸡巴。最后一把火,把他生的小孽种,和生他的老孽种,连同那栋房子,烧他妈个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所有能痛快了结的武器对他都是仁慈。我就想用拳头,一点一点,活活打死他。

goodgod 转嘟
goodgod 转嘟
goodgod 转嘟

网络可怕不是可怕在把你以前没有直接看到过的事情展现在了你面前,而是可怕在你会意识到:自己之所以能够在网上看见那么多恐怖的事情,是因为这些事情在部分人眼里都不叫做事情,既不是错误、也不恐怖,是和你的世界一样的普通至极的、别无二致的另一个世界。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