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我觉得问问题、回答问题是掌握知识的好方式,但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提问、回答的模式本身有点问题。最好的情况应该是根本没有问题可问。
一个好的课堂/讲座应该尽量做到深入浅出,核心思想必须要讲明白,不需要在这方面留有提问的空间,而一个有质量的提问必然涉及一些听众无法通过听讲自己解决的问题。
也许可能是听众的水平不够,最近听的好几次讲座的提问都让我有些无语,很多问题明明自己思考思考就能解决的,何必还要占用资源浪费时间呢?
还有很多情况下,提问只是为了佐证自己的某个观点,让旁观的人听着很迷惑。其实我觉得让自己的思想保持一致性的工作最好还是由自己来做。

今天被jupyter的好多个包搞得晕头转向。。。
pip上有jupyterlab/jupyter/notebook/ipykernel/ipython,每一个都能独立安装并提供一部分功能,而且我并没有找到哪里有文档说明它们之间的区别,最后还是逐个翻出这些包的依赖才搞清楚。。。
为防止我以后又忘了该装哪个,做点记录。
首先jupyterlab是近几年搞的新东西,官网上说是下一代的notebook。
然后jupyter是classic版本的旧包名,里面包含了notebook,qtconsole等等有关的所有东西。
其中notebook包是jupyter最主要的功能,官网主页上写安装classic版其实只要这个就行了。
再就是ipykernel是旧版的核心,好像用于连接其他程序的。
最后ipython是所有包的基础。
用命令行的ipython只要装ipython就行,用vscode运行ipynb需要ipykernel,需要其他web/gui功能再安装对应的包。
不得不说文档没做好有时候是真的很要命。。。

有点想宣传一下我的个人网站,里面有很多没在嘟站上发表的内容,大多都是些长文,大概加起来有个4万字左右。
但是还是有很多隐私方面的顾虑,比如那个网站上的署名用的是我国内平台上的用户名,并且文章内容当中留下了我很多个人身份的线索,如果我在这公开的话等于是向所有有意向调查我个人身份的人说明这个账号的所有人是谁。
现在就有点纠结到底要不要发上来 :0090:

翻了一下主页,本来想找找关于货拉拉事件更加全面的事实和不同角度的看法,但好像没什么人在讨论,有点奇怪。是因为我错过了讨论的时间?还是刚宣判没人讨论?
好像在上半年刚发生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讨论过了,但是这种时候不得不吐槽一下mastodon费拉的搜索功能。。。啥也找不到 :0230:

总有那么几个瞬间,感觉全世界都在和我作对。 :0230:

睡一觉,突然觉得自己经历的事有点喜剧感。
醒来还是一条好汉。

突然想起好像有些时间没发东西了,但其实我还一直在关注平台上的消息。
其实最近我在哪里都没写什么东西,也没什么感悟,唯一值得说的就是不用对“学校”这个实体抱有什么感情。从小学到大学,学校的地位在不断上升,而学生作为一个个体相对于学校的力量也越发悬殊,越来越觉得在学校面前学生不过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可以随意对待。
而“综合评价”这个噱头看似是考察什么综合素养,但一定程度上也只是加剧了阶级固化,为随意挑选提供了机会。
不算太浅显,也不算太深奥,但亲历过后才会明白得真切。

Fst7 转嘟

- 私下開方便門給 Netflix、Zoom 等公司
- 違反自己訂的 App Store 政策
- 為打擊 Epic Games 不惜犧牲 itch.io
- 蘋果將 Sci-hub 創始人的 iCloud 交給 FBI

一场官司,终于让人们看清了苹果
mp.weixin.qq.com/s/hZFXyVI1FMz

我倾向于认为这确实是假的,这也提醒我们并非所有有艺术冲击力的照片都一定是真的。或许这里并不会有多少人会积极地去查证这类消息的真假或者积极地辟谣,而且这张照片作为艺术品确实具有反思现实的价值,但我认为始终持有怀疑态度和查证精神总归不会有错。

一座小小的学校,其割裂之深也能成为整个社会的缩影。
以前教过我的一位数学老师聊天记录被挂在朋友圈了,猜也是因为说了一些带有偏见的话,而且由于各种原因很可能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被文科班的某位同学截图阴阳怪气了。但挂的人一直在逃避那位老师的疑问,不说究竟矛盾在哪。于是老师去另外一个理科班询问情况,最搞笑的就是那个班里的人开始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文科班进行人生攻击和歧视,搞得像喜剧一样。
整个事情能发生就已经很离谱了,无非是一些交流不到位的问题。而这些小问题因为逃避、或者寻求共鸣而被放大为了更大的矛盾,其原因值得我们警醒。

到底是保持愤怒,还是任凭自己变得麻木?这是一个问题。
明知道愤怒对自己的身体不好,而且在未来可能还会持续收到同样的刺激而持续愤怒,为何还要纠结于和我没有直接关联的事物,以至于损害自己的身体?
但一旦接受这一点,选择麻木,不去纠结,那么自身便也堕入了“平庸之恶”当中,最终还是会导致自己的长远利益受损。
人生中真是处处都有矛盾。

我发现,人大概是需要一点被迫“无事可做”的时候的,例如走在路上或者在浴室洗漱。因为只有在无聊的时候才会去想一些平时没空想的问题,刻意去思考的话有时反而会想不明白。如果是闲暇时候感到无聊的话又会有浪费时间的罪恶感,没法静心思考,只有被迫的无聊才会让人有闲心去思考感悟。

气死我了,刚刚又丢数据了,这次还不是因为我自己,是软件自己升级Bug。
今年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了,每次都很生气,却每次都只能无能狂怒。
偶尔有这种生活脱离掌控的感觉,总归算做个记录罢。

咳,再忧伤再开心也都比不上胃病,只能早点睡了。。。 :0230:

作为一个理科生,我时常感觉思维转得比手快,所以提笔写字或者在手机上打字始终不能尽兴,只有在电脑上打字的时候才能酣畅淋漓,特别爽快,不知道是不是个普遍现象 :0090:

又一个无事可做的夜晚,眼看着时间慢慢流逝,城市慢慢笼罩在大雾当中。心绪飘得很远,联想到了许多,突然觉得似乎自己一切的偏好和想法都有一个共同的根源。也许只有文字才能穿透时间保留此时此刻的片刻情感。当然在现在这个时代,文字能否保留到被重新发现的那一刻也并不是确定的事情,但我还是想在某些时候做点记录,让发散的思绪凝结在这块小小屏幕上。

咳,见到太多表现出“世界对我抱有偏见,所以我要带着偏见看待世界”的人,我实在怀疑在日常生活中他们是否仍然带有偏见去接触身边的人。
如果确实如此,那我也无意改变他们的看法,只要偏见不上升到现实中的歧视与恶意,偏见对于持有人只会导致自己接触世界、接触真理的机会减少,我为他们感到可惜。
如果并非如此,那我想说或许是互联网的匿名性以及信息茧房让他们不自觉地有了不一定合理的看法。也许剥开娱乐的外表、去除共鸣心理,他们也能发现留下的内核并非表面上那么光鲜亮丽。作为互联网上的陌路人,我只想说请不要把刺猬保护自己的尖刺对准带着善意前来的人。被扎对谁来说都不好受。

今天对比了一下SS和SSR在Android上的路由设置,为避免自己/别人下次重复劳动,做点记录。
SS用的是原版shadowsocks-android,SSR用的是HMBSbige版本的,在Github上都可以找到源码。服务器我都用的是一个,应该还有点可比性。
SS和SSR我都试过用acl在线配置,SS用acl简直折磨,不能用代理获取github上的acl文件,而且ss和ssr我用ACL4SSR提供的banad版本,结果都非常慢,任何网站都有比较明显的延迟,体验不大好。SS/SSR用GFWlist模式也不大爽,GFWlist比较老旧,一些新被墙的网站没覆盖全。绕过局域网和国内设置比较好,虽然有些国内网站没有覆盖,但大多常用的可以绕开,性能影响也比较小,至少我可接受。SSR在此配置下我感觉延迟略微比SS高,有可能是底层实现不一样。全局设置延时最小,但缺点明显。
然后吐槽一下SS,路由还有分应用都不是全局设置,对于用订阅的人来说不大友好。还有点bug,不展开说了。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