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更新内容

各位tl上的朋友们 夏天到了 有人来推荐泳衣吗? :ablobattention:

看华东师大的女学生和发表了厌女言论的男教授辩论性别歧视话题,男教授:“我有女儿的,我很爱她们。”

然后我又想到了有次象友贴的AOC的演讲:“Having a daughter does not make a man decent. Having a wife does not make a decent man.”

艹 厕所居然没纸了 摸鱼time的惩罚吗

研0 为什么 也要996 我想跳槽(师兄也说不到九月就还有希望 但是都来实验室了九月还跑走了岂不是很尴尬......(而且也找不到心水的下家 呜呜
但 就 呃现在老师让我搞得东西巨无聊......我都想直接对着他的脸说this technology has no future

维他柠檬茶的正确打开方法。
加柠檬片加冰,擂一擂。
加气泡水,再来片薄荷。
太冲了!上头。
夏天喝这个根本不需要咖啡。

说起来一直觉得在中国社会观念中女性一旦跟男性产生了联系,无论是何种联系,在其自然属性上便会增加一个物化的分类。不管是某些人的猎物,或是某个人的所有物,反正都是物,而不是人。

同时在很多种情况下,对这名女性的评判标准都会从这个分类开始,甚至遗忘和忽视女性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类个体这个事实。

显示全部对话

长文。昨晚看到LGBTQ公号都被封禁。 

我可能有点抑郁了。心里其实很悲伤的。可是那种情感远远超过愤怒和悲伤,更多像是一种悲恸、悲凉。如果从表象上看,就是一个人静静坐在这里,脸上也没有什么大的表情,也没有什么诉说的情绪,可是眼泪不断掉下来。我心里什么想倾诉的冲动都没有,全部就只有眼泪。

昨天刚好是我做报告。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做关于婚姻的报告。她俩一个做了德国婚姻状况,一个做了德国为主的同性婚姻报告,我做了中国婚姻状况。刚好昨天上课讨论的内容是德国各个学科里男教授和女教授的性别比例。我看到统计以后大吃一惊,即便是文科教授里,女教授也只占39%,更别说像工程师、数学这类理工科,其中女性教授只有10%出头。也就是说,文科教授里有六成是男的,理工科有九成是男的。理工科里男教授的比例虽然大到夸张,但逻辑我是想得通的,因为本来学理工科的学生里男性偏多。可是我和学文学的、学教育学的同学都观察到,在我们的学科里几乎九成都是女学生啊。那么多文科女生,为什么留下来继续做学术做到教授的那么少呢?我们三个文科女生对着这个统计,都很吃惊,也很沮丧。沉默了一会儿后我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这么多男的?

看完相关调查后我们明白了。哦,因为女学者后来都去照顾家庭了。调查里,育儿、照顾家庭这些事让女性学者很难兼顾学术志业,因此超过六成的女教授是没有小孩的。但是,没有孩子的男教授只占三成以下。你们猜猜这是为什么呢?成功毕业本科或者硕士的人里,男女还各占一半,到博士生阶段,成功毕业的博士里,40%是女的,60%是男的。博士后阶段,只有五分之一是女性。

然后老师和同学们都还是很痛心,觉得不公平,觉得现在这个状况仍然还有很大的空间去改变。总结说来就是,德国现在这个状况,我相信不是垫底的水平,但我们还是不满意。然后,晚上我就看到中国很多LGBTQ的公号被关停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我早上还在愤怒,为什么女的拿到的盒饭里,肉比男的就要少二两。这已经让人够愤怒了,结果晚上我看到国内在讨论,给女的发放肉食,这对吗,这有必要吗?就是这种落差感。

她们还问我,中国的同性婚姻是怎样的状况呢?我说我有生之年是看不到这天了。但我万万没想到啊,我这个句子没说全啊。有生之年是看不到同性婚姻在中国合法,但是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同性恋在中国的生存环境越来越糟糕。把同性恋和恋童癖、黄色、暴力、违法内容等词列在一起,存在了非~常~长的时间,这我们已经习惯了。没想到同性恋还能成为境外势力。也没想到女权组织也是性少数组织。这是我不付费就可以看的B级邪典克苏鲁内容吗?不,这是给生在中国的女性、同性恋们,免费赠送的!只要你是女的,只要你追求平权,你就可以成为性少数!只要你是同性恋,你追求真实的情感生活,你就可以成为变态、恋童癖、黄色、暴力和违法内容!

以前的时候,我看到同性恋被和恋童癖等等上面我提到的内容被并列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那是一个努力的底线。我们要把这个底线守住,然后试着把同性恋去污名化。或者再退一步,什么都不要改变,官方就保持在这个程度就好了。所有因为性取向而艰难长大的同性恋和其他性少数们,虽然受了苦,但是没关系,我们还有后半生可以剥落伪装和疤痕。我们只不过是比那些多数派多走了弯路而已,多了困难和挑战而已。结果没想到啊,同性恋的污名化没有改变,女权还掉进来了。我大胆预测一下,女权现今在中国的这种污名化,让它离“不得含有女权、同性恋、黄色、暴力、恋童癖等违法内容”越来越近。实际上它现在已经和同性恋并列了嘛。

我还有一个大胆预测,就是丁克的人,或者说,丁克的女人,会成为下一个“性少数群体”,丁克这个概念迟早会被列到违规内容里不被转播。现在中国少子化很严重,男性比女性多出那么多,丁克的男的,你顶多可以说他没用他的二两精子为国家做贡献,但如果是丁克的女的,就可以说她是对国家利益有损害的。女权的人里,不一定都是丁克的,甚至和丁克没特别紧密的关联。如果我们把这儿的女权定义为,「呼吁男女同工同酬、招生招聘没有性别挑捡、男性所享有的性别权利如果想继续享有则必须跟女性讨论商量、鼓励女性更加追寻个人价值」这些最基本也是最低的限度的话,如果连这样的限度,女权的内容都不被鼓励、还要被污名化的话,丁克这个东西也不会远,因为它的把柄太容易抓了。而且一旦开始污名化丁克女性的时候,能为之对抗的群体会少之又少。首先,男性会吗?男性会愤怒地说,女性想不想生育是自己的自由吗?其次,女权已经被污名化成现在这样子了。再次,不能生育的同性恋群体,出境比以前更糟糕。那,到时候那些到了婚育年龄却没生育的女性们,会面临怎样的千夫所指呢?

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我震惊吗?可是又觉得一切都讲得通。只让你生一个,和让你必须生三个,是同一件事啊。LBGTQ可以是境外势力,那女权也就可以是境外势力,丁克也会成为境外势力。甚至有一天,那些只生一个的,也会成为境外势力。到了这一天我会震惊吗?我没有震惊,我只是说不出话来。

晚上看到这些消息,想到我早上还在班上讨论的那些,就觉得世界好荒谬。不对,是中国好荒谬。我找不到可以具体生气的对象,所以连情绪都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又因为看到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太多次了,我似乎都没有愤怒了。男教授比女教授多那么多,——这种水平的不公平,是应该引发我愤怒的。晚上看到的这些,引发的是疲惫、无望,和麻木。我该怎么跟我的老师同学们说,跟你们一起讨论的这个人,其实根本不配讨论少了二两肉的问题啊。我是如何混进一堆鼓吹男女平等的人里愤怒于女人得到的比男人差的?毕竟我身后的那个环境里,女的都还不算“人”呢。同性恋也不算人。

文明6买了 但是感觉没啥时间去玩 : 0170:
买先买 完不一定玩 (死亡搁浅44就是这样花出去的 我真的很想找时间玩它aaaa

怎么哪里的食堂都只给女生半份饭!!!!我这次说“多点饭”之后阿姨还又给我加了五毛钱!!!!我tm要跟男生一样多的米饭还要两倍价格吗垃圾食堂!!!!

一个人有某种歧视
我:嗯
一个人有正当化某种歧视的倾向
我:…………………………。
一个人不仅正当化某种歧视还宣扬这不是歧视
我:离开

@foxyearthO 我昨天才刚来这地啊……租房子的东西还没安顿好呢……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显示全部对话

为什么啊……今天刚去学校 刚进课题组 刚好碰到组会 然后十点半才回的租的地方 十一点多才洗完衣服
明天早上还要早起 之后还没有周末 研究生这么难熬吗 怎么这样啊 我还没开学啊……​:0b08:
怎么这样啊……

隔壁:我党当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优良传统现在已经丢了。过个生日可劲儿扰民。
我:会说就多说点。

(突然)感觉舟这次放出来的新泳装真的很普通()lm7是把他的功夫都拿去磨场景了吗……衣服都没什么设计感了 :0190: 小羊也是…而且小羊那张()要不是罗德岛那个监测环过于显眼我差点以为是单色画()特米米倒是还行,但是有多少人能一眼认出是特米米() :0190: 真的…太!像!絮雨了… :0520: 另一批…月禾那身倒是很好看,但是介绍看的我非常无语,真的会有把女仆装当巫女服这种事吗 :0090: :0090: :0090: 我看你们东国也没少了二刺螈()上次都还实装了个超高校级游戏玩家 :0010: 想出女仆装也不必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罗德岛举办一次女仆咖啡不就完事了

今日饭桌笑话氵 

我爸:今天通知厂里为了庆祝you know what最近最好不要开工,你说这群人是不是神经病
我:给钱吗?
我爸:不给,说不让出事故
我:?????(#)
我爸:谁管他们,不开工钱打水漂吗

政治正确以及可能有一点点《Luca》的剧透 

现在我每天能看到很多坐着轮椅的人,在超市灵活地独自购物,上下公交,或者在人行道上飞驰,有老人,也有青壮年人。我多次看到一位打扮时髦的盲人,独自快速走在路上。餐馆商店和大小活动都有无障碍设施,甚至所有的自然保护区都有相关网页,有时他们会写,很抱歉,这里有的小路轮椅可能很难通过。

我经常看到独自带着婴幼儿的父亲,清早能看到推着婴儿车跑步的父亲,街上能看到用背带挂着婴儿的父亲,在森林里遇到一位父亲把戴着毛线帽的幼儿举高又贴回脸边,两个人一起咯咯笑,呼出白气。十二月里,我看到一位男性办公室前的白板上写着:“休育儿假,明年五月回来。”

聚餐时的食物老是得分出无坚果、无麸质、素食等等标签来,甚至有一栋楼禁止花生制品进入。一开始我觉得很麻烦而多事,直到我发现整整一架的无乳糖乳制品。
现在我可以每天给咖啡里加大量牛奶,不再努力抠掉披萨上的奶酪,尝试从不敢碰的芝士蛋糕。我发现如果不会造成恶心和腹泻,其实我并不讨厌乳制品,食物的选择突然间多了许多。我逐渐开始理解各种食物过敏的人的感受。

政治正确大概也是这样的事情,尚未从中受益时,都只会觉得多事吧。

显示全部对话

艹啊这都几天了wb开屏还有光与夜 这游戏宣发也太多钱了吧???鹅真的给好多......太富有....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