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是因为说了傻逼言论因言获罪,那就且不说真的实施了犯罪的波兰斯基等人了,来看看你们“电影迷”们爱的昆汀。
(新闻来自bbc中文网,非什么野鸡报纸)

[黑泥]国内硕士就是996也要毫无怨言、还tm没有钱 

周六系里组织出去玩,然后老板傍晚在大群里说来他办公室,我tm那时候还在回程的车上呢,回去找他他自己早走了
周一我上午满课,周六也去玩的同门去找老板了,老板说周六是工作日、去玩要请假
妈的这鬼老板自己上周上上周上上上周周六周天都没有来凭啥屁要求我给你请假哦sb玩意 tm的一周就一天假我干嘛不去工作还有钱拿 :0470:
tm国内硕士就是被白嫖的傻逼打工崽。
真的建议不如不读

简而言之就是非常暴躁的一天。
这个周末没有哪天是舒服的。还是上课吧妈的

会陷入一种事情很多的焦虑之中,然后耗费大把的时间在刷手机不干事上……
完全不想开始,不想安排,一种自欺欺人(。)

今日笑话:
晚上本来是我来帮师兄改学术海报的英文
导师过来看了一眼“你师兄写的都什么狗屁东西”(其实也有我改过的但是不确定的。因为我也不清楚师兄那篇文章具体是怎么写的(是老师帮他写的,师兄自己只做了实验和写esi),我就只能按着师兄给我的英文版艰难发挥…..他用的翻译软件翻得我都不知道他想说啥……)
然后导师把我赶走了,自己开始在那个电脑上改

出去实验室另一个师兄就跟我说
“下次别让老板见着了,害得我们有家不能回”…….. :ablobeyes:

我终于有了人生的第一条lo裙 

@pinkflamingohikari 什么(? 不是:ablobcat_test3:
是这个系列就叫瞎裁 摩罗双子家的_(:_」∠)_
我…..对衣服以及裁缝方面是白痴……

我终于有了人生的第一条lo裙 

是瞎裁 还挺长的 我好快乐
什么时候能让我买到黑色长款圣协啊呜呜
我好早之前买的优衣库白衬衫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用彭帅口吻发的那篇email也太吓人了,让我想起了之前被逮捕的无数维权者、活动家、公民记者、抗议者、铜锣湾书店店员和外国人们的经历——被代表、被自愿、被《1984》一样地当庭认罪、电视认罪……仿佛十四亿人全员都是人质。

比被党杀死更可怕的,是党可以掌握你身体的每个部分。

这是最完全的biopower,在这种世界中,既然思维的表达已经可以被完全控制,思想本身已经不值一提。

看了个#WhereIsPengShuai 的新闻 脑补了一下中文原文 简直又好气又好笑 记着问赵立坚说彭帅在哪 赵立坚说你去找有关部门 记者说我找了一大圈了也没有你说的有关部门 赵立坚说外交部不是万能的 你去找有关部门去吧。。。一整本苏联笑话都编不出来的恶毒

在朋友圈看到一位宠物医生发寻狗启示,主人是残疾人,半身不遂,狗狗生了重病被主人放在店里治疗,却被知道了这件事的老公强行抱走开车扔到了大蜀山里。主人自己去找又因为是坐的(残疾人)电动车没法打的,而之前没有带狗狗到这位宠物医生的店里治疗而是选择家附近的宠物店是因为地铁不让带狗。
现在主人自己坐电动车到大蜀山里找狗狗但一直没有找到,狗狗被抱走之前病情已经恶化了要输血配血,不知道还能不能治好。

(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如在合肥大蜀山见过此狗狗可联系我,万分感谢。

这三重困境,让人怎能不悲伤。

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给WTA发了一份声称是来自彭帅本人的英文邮件,表示一切都是假消息,“everything is fine”。
twitter.com/BenRothenberg/stat
WTA主席声明:“这份邮件增加了我的担忧”。
twitter.com/WTA/status/1461062

说到打架防身我挺好奇的,为什么平时没有其他女的出来说平头螺丝刀开刃插眼,就我一个人会这么做吗?这玩意是可以带上地铁的。

上一个转的压抑杀戮真是that’s exactly me ……
大部分时间我都在想着怎么正当杀人造成伤害但又不会被抓……
想太多就容易钻牛角尖,后续清理太麻烦、辩论防卫正当太麻烦…..我也好想感受肾上腺素哦……太久没有打架之后的激动了我好烦躁(上一次打架还是在初中……..

“女人被压抑得最彻底的欲望,不是性,而是杀戮”。

今日看到的网络金句。

我因去年网购的书籍被公安局找上门 

关系到本人人身安全,写下只因不吐不快,请勿截图、转出长毛象。

那本书是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我也找来电子书读过,作为回忆录而言私心喜欢,去年有感时局,一时冲动走电商渠道影印了一部添置于书架。此书虽有禁书之名,但确确实实曾在大陆出版,且至今豆瓣条目尚存,我是万万没想到他们会如此兴师动众。

有必要强调一下,约谈就是在今天,距离购书一年多,以至于我被通知时,完全想不到会是这么个秋后算账的名目。笔者还是大学生,警方对订单日期、电话地址一清二楚,直接联系到校方,这样不由分说的威慑,我现在还心有余悸。

书中内容涉及到上世纪一些民主党派人士,至今未得平反的、所谓的五大右派。过程中警方有就我对此的态度套话,我只能拿读散文读文学的借口搪塞,唯唯诺诺,态度尽可能低下。警员估计也是奉命行事,或者有所顾忌,有把话题往盗版教育上引导,没太难为我,最后结案是马上让家里人寄来上缴,并跟我反复确认没有额外传播,没有额外交流,用最新的话讲,算是无害化处理了。

写下来这么多是为自证,对于荒唐的恐吓,我不服气不悔改,我只觉得被迫装出家畜般驯良的样子足够屈辱,再一想就是悲哀。

人的生命,比猫狗更重要,这大概是共识。还记得去年湖北黄冈那个脑瘫孩子,被单亲父亲精心照顾到17岁,结果因为父亲被隔离、他一人被留在家中无人照顾,六天后去世。这是人,是一个人啊!但也可以这样,无声无息地让他死去。连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发生,都可以平息,都可以逝水无痕,那打死你几只猫狗,又算得了什么呢。

太好孝了谁知道过了一年后连条狗都不剩呢。沾血的黑色幽默值得留一张。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