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还是置顶

有眼睛康复训练方法call我

置顶嘟文

不过我又想了想汤草在于……汤川希望草薙无节制的包容他………………总之很难说的一个人,即使现如今他想要挽回但确实只是由于他认为可以回来的关系已经疏远了,并没有去思考他的做法是不正确的。

写的时候有在避嫌两人现在的时间线。四篇里只有一篇是发生在相遇之后……也不是我不想写只是大纲堆在那儿了

显示全部对话

包括汤草同人创作也是这样。其实感觉大家喜欢都是草薙俊平,想要草薙在这段关系里获得快乐,确实我也希望,而且两人最开始也是快乐过的,讨论到后期以及现在的相处虽然也不是不快乐,但这种喜悦没有早期那样纯粹。汤草同人里最大问题就是汤川学的态度。虽然会有快乐的部分,也有残酷的部分……如果汤川学完全理解草薙俊平那这对的关系就无法成立……

受抚慰,不止受抚慰会这样……就是某一类同人女想要他推幸福而让相方成为安慰他的工具人且甚至无所谓相方的痛苦。如果他推有所谓死去的白月光,那么活着的人只能为他提供感情服务……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恐sfw倒不是因为其他…受抚慰强烈希望他推获得传统意义上的幸福(like 拥有真爱结婚etc)和其他角色全都围着他推转,这种人画出来的同人作品,远远望过去就能看到作者露骨的欲望,这种我真的受不了。

但是想的画面好复杂……感觉1k往上了……(穷……)

显示全部对话

现在也不想下mhs的原因
:感觉有点可怕

昨夜想到一个汤草构图想约……(看看微博上收藏过的画手)

好像这里已经变成我感性情绪堆积地了(……一种千禧年qq空间。
皒旳心卜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如果尓找到了,麻烦尓告诉皒

毕竟只是作为网路公开。我自己存档也没删。说到底我很喜欢前坑自己写的一些东西。

大晚上因为被前坑trigger到了开始批量将发的博改为个人可见……感觉虽然没有删。但是还是会有,两年多的生活就这样被销毁的感觉。我真的很依赖网路。看任何作品都会发po,有趣的生活细节也会照下来发po。但是果然还是抵不过一些不快乐……

比起死更可怕的是一具都是窟窿的身体……得病比死本身更可怕……

医院其实有两种病人。一种是很想活下去的和一种是完全不在乎能不能活的……但是至于我看到的80岁以上的病人都是怕死的。感觉人活得越久就越怕死……

感觉在学校里被教育如何从本职业里找到意义是修补人类的生命,但是好像对我来说意义在于可以轻易地窥探人是怎么活又怎么死……毕竟修补的时候是麻木的。

只觉得死这样的概念在医院外头很重,在医院里头又太轻……。

想到
写病历的时候总是用模板,有些时候也会复制他人病历里相似的病程。不知道为什么从小被教育每个人是独一无二。但都只会变成相同的病案,相同的记录,相同的死……下午三点钟,我才刚上班不久,楼下科室有个人跳楼了,没能抢救回来。并没有引起任何波澜,以至于我下了班有人跟我提了一嘴才知道,听说那个人的身边人都已经死了而他是肿瘤晚期。所以他也同样会变成同样的纸送去病案室落灰……
不过这种事也就睡前想想。上班的时候该怎么打字还是怎样打字……

我的专业是同人女,我的工作是同人女,我的生活是同人女,我的人生是我真是操了,永别了

我觉得找同人文和找文献没什么区别:不管怎么设关键词都找不到符合自己需求的
看同人文和看文献也没什么区别:都是看到一半发现不对骂骂咧咧退出来
写同人文和写论文也没什么区别:写不出来。

单纯把异性恋故事逆转过来的偷懒平权叙事拍出来为什么这么无聊!但不否认有其爽点,女主说“谁知道你这胎是不是我的”还有最后男主贤淑顾家支持女主事业的地方,让女观众在想象中过了一把假男人的瘾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