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提到预警 

tl上面有人转发了一篇博文,作者文笔清晰,作者母亲也是难得的那种感情充沛表达清晰的优秀人士,但我看了后难免想到其它。
昨天的头条是人口增长数,我感觉的确除了客观原因(男多女少),和客观条件(又肝又氪),个人意愿上也是这几个10代的人和以前的人大不一样了。就我个人来说,除了养不起(也不是真的就完全养不起但是生活质量会下降很多,我觉得(我也没真养过说不准)),我感觉我最抗拒生孩子这事情还是因为这就是一件non-con,对孩子来说。孩子没有出不出生的选择权,一切都是大人在选。而我就是受不了这个,万一这孩子不想被出生那怎么办?而且以我自身经历我感觉孩子不愿意的成数会大一点。
从前看过一篇新闻的印象很深刻,是荷兰一女孩经过多方努力,终于能在家人的陪伴下合法安乐死。这女孩一直深度抑郁症从来没想活过,家里人从一开始尝试治疗她,到很痛苦但理解她,寻求帮她完成安乐死,提供法律所需材料,安排葬礼等,总之可说是好来好去吧。我个人虽然也没到受不了了非死不可那个地步,但我很理解那个心情,希望从来没有出生过。当然,如果往简单里讲,也就是他们60代的婚姻状况可能给孩子们很多反例子吧,所以大家趋吉避凶了。

瞅了一下应该励志公众号,情绪是嗨了起来,但马上掉入深坑,因为很明白自己的缺点,其实人难是难在知行合一。从前我做不到,现在我还是做不到。也不是说自己那些完全没资源的人(虽然资源越来越少),也不爱国,愣是没跑,哎。。。

看到调侃皇上登基,说一件一点用没有的八卦。
上周我妈接到电话,有个编辑工作找她,她说叨叨了大半个小时她还是推掉了,但是搞什么事情她还没全弄懂。我和朋友吃饭回来她说给我听,“杂种”、“杂种”了一轮,我马上明白了,甚至一直在等她那个“勋”字(因为“仲“的发音也很像),但是她愣是不说,我才知道对方编辑处也没把话说白,一直用”习总“代称,搞到我妈不明不白的。我马上告诉她广州市领导砍了”杂种“老爸种的树,被开了,她一听就明白了。她说编辑处叫她帮忙编书,要搞全市的植物名录/通志啥的,要整清楚每棵树的来源,登记好,她感觉整这些又累又没必要就推了。
1、忌讳说名字;2、追封皇上皇;3、天子家动过的东西自带动不得属性;4、我妈这种好党员并不觉得1和3有什么不妥。。。谁说我锅不是封建王朝我都觉得ta"辱“锅了。*挖鼻

说白了我不care辱不辱华,因为我感觉人不辱华华自辱(如果华=锅的话)。要说最辱华的不是写了本小黄书就判了10年吗?不是地铁上被人扒光衣服,政府/地铁/和个人无一道歉的,这不更辱华?人家一看就是你锅法律制度民智未开(其实是官智)的程度。
但是说回来小眼睛的事,我其实不懂,这么多人参加讨论也没有哪个提出了表情的问题。普通人就算小眼/挑眼/眼距宽/黑黄皮/有雀斑,这种不是大众喜好的特征,但也不丑,也有好看的。有几张图一看就不舒服,那是因为翻白眼,才给人“阴间”的感觉。我也不懂很多人大谈“美学”啥的,一直绕圈子说“小眼睛不美”,“小眼睛不丑”,我觉得都没说到重点上。
其实要说“表情”不光是五官,对一张图的视觉影响很大,互联网吵架也不是没遇过。就是一个多月前哈利波特手游的“啊嘿颜",大家一般也能看出来不妥。所以说,单挑五官几厘几寸啥的来订标准,是很荒谬的。(当然”辱华“标签也是很荒谬的,其实就是跟傻子吵架,问题是傻子能吵,以后我们正常人不能被傻子牵着鼻子走了,标准约审也严,空间越来越窄,就很悲哀。

看tl各种晒歌单,发现还是日本流行乐能打,我自己这个也是占大头的。但是想想由于我微博是用来追星的,我的很多朋友本来就是搞日本爱豆开始认识的,所以也做不了准。后期我沉迷动森后加了几个朋友,有在读大学生歌单是周杰伦🤦‍♀️(没有说不好,但是华语流行乐看来就是时间冻结了),然后另一个是二次元(其实就是动画ost吧,我自己感觉也算日本流行乐的一部分),反正想想,还在做能听的新歌的,可能也就日本人了。(我倒是今年一年都没在听新歌的,我也就念旧听听我团旧歌。。。

也不是说我不仇富,不觉得直播这种居然能赚这么多钱不是畸形产业;也不是说我不支持交税不愿尽“公民”义务。而是,大家看看,40%个人所得税耶(也有科普说45%),谁看了不说是苛捐杂税!大明大清也不过如此。还不算上罚就是罚double...而且如果你说人家北欧国家也收很多(我怀疑有没有40%这么夸张),但人家福利扛扛的,你锅福利别开玩笑了,不是一直洗脑大家要做好自己养老的准备嘛。。。

分享一下感觉最近有收获的知识。
之前我在毛象也发问过,无性生活是否需要打hpv疫苗?几年前的说法是已经有过性生活,年纪过25的女性,打针不如定期做刮片检查,因为打针已经不能保证完全防御了,很可能病毒已经存在于体内。
但是我个人现实情况是不婚不育无性恋,我感觉除了之前的性生活可能有中招,现在后打也迟了。如果没潜伏病毒,那能接触的途径也约等于无,所以我没选择去打。
现在过了几年,可能统计数据有更新,据说就算之前刮片发现带病毒,打hpv疫苗后发病率也能大大降低。所以在打疫苗之前曾经有过性生活的,也不会打了白打。而病毒虽然说主要由性交传播,但是人体粘膜处还是有几处的,也会有一定的感染风险,而且现在社会风气不好,性侵和强奸的犯罪成本很低,也要考虑这个风险。
综上,建议有条件的都可以去打打,不必拘泥于年龄及性生活史。而且打不到9价的,别说4价,就算打最基本的2价,防御力也是大大减少了宫颈癌的风险。
另外一些小的旁点,现在疫情去港澳不方便,或没条件,有人论证之前打了1-2针,错过了最佳续针的时间也不用慌,能打时候去打就好了。这个没有100%定论不用补针,但是倾向这个说法,如果焦虑的可以放缓心态一下。

trigger warning死亡率及个人脑残冷血发言 

大家看人口调查看出来10年间成年女性的人口徒减300万,怎么也想不通是怎么减的。同期男性人口只减了13万,从此可以得出这可能才是比较正常的数值。出国换国籍也不可能换了300万吧(倒是希望是真的)。只能想到自杀和意外死亡等了。虽然知道中国女的自杀率是世界少有的女的比男的高,但具体高多少真的不敢想。他杀等的如果杀了300万也是厉害,太恐怖了。生育/疾病等死亡率也不可能女的比男的高了这么多倍。
刚巧今天还是首页都在悼念死去的30万同胞,但是同一天看到这两个数据就……虽然不同维度的数据不能类比,300万也是10年间发生的,简单粗暴计算就是每年死了30万,南京大屠杀可是几天就屠了30万。但是忍不住想想总数据少了的3000万女性。就,如果说悼念死去的人的话,数字是一个比一个触目惊心,我的心情也是,那谁更值得悼念呢?(面对数字就不由得冷血的本人,不是说我想的就是对的,我也为自己冷血感到恶心,就,适当也是怪一怪社会吧,是谁培养了冷血韭菜本人呢……

当然要是说白了,我也是大概能推导出你锅领导的逻辑链的。技术啥都是虚的,我们没有太多能卖钱的,人口=劳动力才是硬通货,如果感觉同性恋不产生人口,那就算不在税收上吃亏也是不被允许的。别说婚姻,就是想大大方方表达出来都是不被允许的。

显示全部对话

说一些个人但又很浅(甚至脑残)的了解,一直怕过于脑残也不太敢xbb。
是关于同性婚姻的问题。当年我20出头,年纪轻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喜欢混足球BBS, 混得最多的反倒是一个美国足球联赛的论坛,因为欧洲人均喜欢足球,论坛里都是小男孩很鼓噪,而老美的就很多中产阶级,男(我猜),混他们论坛很能达到人间观察了解社会的作用。当时一个活跃男用户,也忘记大家是讨论什么(在闲聊版),说了一句,“我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原因是我不想让他们也享有如异性恋婚姻一样退税的权利。“ 我,怎么说呢,一句话就醍醐灌顶,感觉什么疑惑都讲通了。我不是跟他一样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我从来都不,我一个minority很明白我跟本地白男的阶级身份不一样。从前我感觉结婚是别人私生活,为什么还分允不允许?但是从社达层面解释,我就明白为什么有些既得利益集团会反对人家结婚,为什么难推进。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纽约市(当年白男说他工作的地方)也认可同性结盟了,虽然我现在也不在老美混也没再了解它的税法什么的了,但起码人家进步了。
但是话说回来,你们中国夫妻联姻也没有什么退税优惠(有一点租房和养小孩优惠),就,纯利益关系上说不太通。。。

瞅了一下jojo, 原来crystal dolphin这歌说是承太郎之歌不是白说的,原来第6部他女儿被关押的拘留所在海豚之街,而这歌的原sample(也不是sample啦人家就是原作歌曲)名字就叫做海豚之街😂

我流组cp,现今最喜欢的两对,美女鼠鼠和她自造的机器男友,及心狠手辣的教父大佬和他的只会组band的the blues brother小弟(我发现我的cp都是跨物种🤦🏻‍♀️🤣

哈哈哈哈打了一段雄论,发现搞hate发言的是我自己🤡 就,我感觉我自己不厌跨但是我是真的厌男,没有什么道德高地的🤦‍♀️ 不说了,我只能保证自己不会去hate crime就好了,完全爱よ和平是不可能的

说来好笑,本人就是画不传播黄图的hhhh,不传播不是因为道德水平高,而是因为画得太烂不敢发,但是画又想画,以提高技艺的托词画了一堆“见不得人”的黄图🤦‍♀️

wb看了一点毛子卫星的事情,虽然我不关心新闻就一知半解,下面评论居然说毛子跟我们水乳交融(好像是用了这句)为什么还坑我们……我…这个东西就是你认人家是bro人家不一定认你是bro,况且国际政治根本就没有认bro这回事……想到一些精苏,想想也不必较真,对面可能是一个比我更不关心新闻更不了解真相的人……

说来好笑,我其实一直注意自己挂梯上外网的时间。也不是什么游击战法,更不是断网瘾干正事,就是怕有一天太依赖,以后不好上的时候过于伤心沮丧。如果我现在也没多上说不定以后也能习惯。。。这种自我抑制的闭眼疗法都差不多10年了,可悲是真可悲。。。。

一些不一定符合现实的xb,就,感觉现在这架势,刚好老美从阿富汗退出了,就可以无缝衔接我们这边台海了,让老美没有战争空窗期。。。(真的可悲,当年伊拉克战争时候我在美国,每听到“伊拉克人民夹道欢迎美军入侵”我就嗤之以鼻,想不到多年后感觉美国千万不要不管呀。。。。

不懂就问,新的那个养老金是可以自愿不买的吗?总不能多买被国家拿去炒股炒糊了呀,不强制谁买呀*挖鼻

看了这边的讨论,倒是有营养很多,大家虽然都有不同看法但说辞也是有理有据。。。但是我个人意见是,写理论上是都可写的,就算恶意地借鉴,也“应该是”允许拿来再创作的。我理解的创作,的确很可能会有些无中生有地延申,例如本来是一件好人好事,也可以经过再创作在书中变成虚伪之事。毕竟写的不是个人传记,不存在实不实之说。
我感觉大家讨论的点可能也不一样。要说作家小组里的人mean不mean,那绝对是mean的,但是如果说拿上法庭说让不让写,我记得是应当让写的。

其实我没太懂对吸毒人士的仇恨,吸毒怎么说呢(我也是真不懂,身边没有这样经验的人),我感觉是自残的一种,只是比吸烟喝酒猛一些(或者好些)。虽然很多人声情并茂说缉毒警察死得多惨,但我觉得这罪罚应该是毒贩扛的。虽然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但也没看吃鱼翅吃穿山甲的人被怎么样了,嫖娼的人也基本没什么事儿吧(毕竟我国强奸也就拘留几天而已)。
当然如果说,是不是由于吸毒人士有途径得到毒品,就会传播转卖给别人,technically是贩毒了,这种细分,我就不得而知了。总而言之,在我印象里,单纯作为吸毒人士对社会的危害还算比较浅的,我有点理解不了这种一刀杀的仇恨。。。真的不是pro吸毒,但感觉国外好像也很多吸毒艺人啥的,单纯吸毒也不坐牢,人家社会也没乱得下不去脚呀(当然他们搞乱别的深受毒品交易其害的国家是另说。。。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