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训”这个说法,以前是台湾用得比较多。因为加上了“训练”这层含义,它没有“演习”(“习”就纯粹只是“熟练”的意思,熟练地干嘛呢?当然是打仗)那么气势汹汹。现在既要威吓台湾又要避讳,结果是把如此典型大陆语气的“演习”变成“演训”。武统还早着呢,用语先被统一了。憋着阳刚的劲儿说着绵绵的词儿,也是一段佳话。

#台湾自我认同光谱

这里发一下过去比较有名的一篇文章,解释台湾内部自我认同的差别。我是不太想多对别人的事情插嘴。但台湾的自我认同的演进方式其实非常的现代。这种演进其实是从反思国民党的propaganda开始的。从类似于《悲情城市》里所展现的一样,台湾人开始意识到认可威权,和由威权所定义的单一族群是错误的。由此作为一个契机,人们开始意识到台湾人可以是闽南人、客家人、原住民(高山族、阿美族)、马来移民、越南移民、中国移民等等。在这些具体的身份开始终于显形了之后,才开始有具体以台湾为视角的讨论。(不然在学校里地理都还教长江黄河这种跟台湾不相干的东西)“如何认同自己”和“如何认同自己的国家”是直接相关的。以张惠妹为例,假如她认定自己是中国人,那么她卑南族的身份就是不存在的。因为中国没有卑南族。这样一来她的名字就不是Kulilay Amit。下面复杂化的光谱暗示了复杂化的自我认同。

medium.com/@TWAntiColonialEng/

朋友们,来看看彭博社报道佩洛西,她真的好会骂,骂ccp是个欺软怕硬的货色,美国男政客去访问台湾,ccp不敢高声语,而佩洛西身为一名女政客去访问台湾,ccp感觉又可以了。 :meowsneeze: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暗示她引起了中国的愤怒,不是因为她成为四分之一世纪以来访问台湾的最高级别美国官员,而是因为她是一位女性。

在周三与蔡英文总统在台北举行的一次活动中,佩洛西指出,包括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Bob Menendez在内的几位美国参议员今年访问了这个中国声称是其领土的自治岛屿,但没有引起北京方面的猛烈抨击。

「他们大惊小怪,因为我是发言人,我猜。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个理由或借口,」她说。「因为男人来的时候他们什么都没说。」

佩洛西说,她与蔡英文的会面是一个为「女性领导力感到自豪」的时刻,并指出两位政治家在各自的政府中都打破了玻璃天花板。
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

@board
我发现了一个很危险的机场,希望大家避雷,如果有人正在使用该机场节点,请马上放弃并且注销掉。

sakuracat机场本身存在访问网站限制,包括不限于:
1.可能与金融诈骗相关的服务器
2.含有极端宗教内容的服务器
3.涉及暗网交易的服务器
4.矿池服务器

如果用户触及以上(第1〜4条)内容会被永久封禁,并且该机场会把用户浏览信息记录下来,然后上交给国家机关部门。

sakuracat机场非常危险,请勿使用。
sakura-cat.club/

查到一個台灣新聞,說台灣從中國幾乎只進口機制砂。天然砂中國自己都不夠用,台灣幾乎買不到 [附鏈接]。

查看天然砂進出口相關信息,中國在出口交易量上排名22位,但是是僅次於新加坡和加拿大的第三大進口國。

反而台灣是第八大出口國,進口量排第十。可能是更具體的砂子類別不同造成的吧。

等於是反擊竄訪的第一招是禁止一個自己根本不出口的東西。太厲害了。

但是並不影響朋友圈大明白們給自己閉塞的圈子科普的激動心情…… [附圖]……*編輯* 好像那些砂是用比刻芯片的光刻機還精密的機器一粒粒刻出來的一樣……

ec.ltn.com.tw/article/breaking

显示全部对话

哈哈哈哈,以前我因为搞各种爱豆和同人也在微博关注了一批各色人。过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大家生活轨道发生什么事,反正看法是南辕北辙的,倒不算太“信息茧房”、“同温层”啥的。有人叫嚷着打台湾,就差没直接转发老糊了。今天看到个跟我一样鸡贼的,也是打什么打大家过好自己的日子算了。但是她还在装,你们一人让一步大家都有面子有台阶下好了。我哈哈哈哈哈(但是不敢微博直接开怼),这事情嘛,没有面子的只会是泥工,打也不行(因为打不过🤣),不打就是“没面子”,人家佩罗西是不会没面子的哈哈哈哈哈,人家想干嘛就干嘛,你们断交部这么口没遮拦胡搅蛮缠的一群人,至今不敢发言,不就是怕民情冲动都叫皇帝去打嘛,你们皇帝本来吃香喝辣随便到别人家掀锅的,真打了怕不是要跟着普大弟做地堡皇上,他虽然怂本来就是跟人群隔30米的,但是还是应该不想坐地堡的🤣

其实几个星期前就像推荐这期节目,What We Gain From Pain,也是因为在象上当时看到一句,感觉节目里面的一句很适合作答(但是我现在忘记当时看到什么内容了,反正还没有二舅)
hiddenbrain.org/podcast/what-w

节目里的专家研究的是post-traumatic growth,当时她会议上提出的确有些地方的文化(节目里的人觉得老美这方面比较严重)提倡说苦难令人成长,当时与会的一位中国学生就说,在中国我们也是有这种想法,而且甚至不单在个人层面,在国家的层面上也是这样认为,好像一个国家受苦受难将来就是这个国家的财富,杀不死你的令你更强。很多人看剧呀什么的感觉这很中很典,这句话当时我听到了就感觉不能更中更典的一句话,真的感觉别的地方说不出来这话,(这段在第9分钟开始谈)。
问题是,之后我读了一篇微博上好心人翻译的俄毛访谈,她们想搞懂俄国人怎么看俄乌战争,我居然在访谈里看到相似的论点,我突然又有点别的感悟,感觉是一种控制和宣传手法(其实本来就是),只是一些国家更需要这种“鸡汤”。翻译文章是这篇:
weibo.com/1855440125/LCGBM5Teo

在豆瓣看到的,给所有不想暴露自己国内ip的象友推荐下这个vpn,足不出户漫游全国()我的日区🍎id能直接下载。亲测有效网速也还可以,不过免费的只能选随机。

看到有人说佩洛西恨中国是因为曾因流氓罪在中国被拘留过,因而怀恨在心,至于什么流氓罪、看客们发挥了想象力。

我以为是那人自己编的故事,知道佩洛西曾在北京被拘留过,但,流氓罪?查了下、大陆网站上(搜狗之类的)真的写的是因流氓罪被抓,而那时的流氓罪就是寻衅滋事罪1.0吧,看客们只看见字面意思。

那么做了什么“流氓”事呢?这些网站当然不会提,1991年六四事件两周年时佩洛西与其他二人在天安门广场拉了个横幅,“献给为中国民主事业牺牲之烈士”,正要献花时、警察来了。

说实话,“二舅”根本不可能治愈我的精神内耗(虽然我也没看不好评论)。真的需要治愈我精神内耗时,我就找点人口论呀,人口增长数据呀看看,虽然CCP照样还压我头上,但是说看到数据不爽是不可能的,的确是一种精神胜利法(pathetic i know

由于看到一个平时写俄乌战况感觉比较靠谱的人说马前卒简单解释的中概股概念解释得不错,我才发现他的视频。虽然说日常厌男一般不信任国男解说,但是听着倒还感觉不错,知识量和搜查感觉有在认真做节目。昨天刚巧看到一个比较有趣的象主也推了他709那期节目,说微博夹了在油管有,我才知道去油管翻了一轮,有兴趣的topic都听了一遍,感觉还是得到不错的资讯的。
首先他杠了以岭药业几期节目,我也从原来很朴素的强卖药赚钱了解到还是A股老鼠仓好圈钱,虽然本来强卖已经是很一本万利赚钱的好途径了。
他评论红码事件还是显得很乐观的,说是严重大事,说破坏了几万亿10%GDP打造出来的公信力。我就,现在谁信不信还不是被政策搓圆按扁的,CCP真的在乎公信力吗?就,还是有了“观察者网”肉喇叭的那股味道,但不是不可,人起码有“理想”。
说到韩国女权那个我倒是有点同意。基本上是话题下沉,正是因为无关痛痒才能闹大,因为谁都触碰不到更严重的病根。这个我没什么话好BB,结合之前看到翻译的韩国妙语,我觉得最好就是让不合格的政权通过人口负增长自然灭绝就好了。而且就算它不能灭绝,反正我身后都不关我事了,我本人已经做到对自己基因负责了。🙄

@lecture [转载]黄金考古讲座推荐 | 覃春雷《苏美尔黄金与早期东西文明交流》
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国家图书馆主办
“邂逅·美索不达米亚”
——叙利亚古代精品文物特展
系列学术讲座:《苏美尔黄金与早期东西文明交流》
讲座时间:2022年7月23日 14:00-16:00
详情请见链接 mp.weixin.qq.com/s/yUMGE2nnfPI
央视频,线上直播,复制如下链接,于浏览器中打开:
m.yangshipin.cn/video?type=2&v
顺便国家典籍博物馆也给自己的美索不达米亚展览打了广告↓↓↓图2

刚才看 暑假工 6元一小时。
什么概念了 ,给你2瓶可乐 你就得给我干一小时活。 工作10个小时,大概只够你自己吃两顿饭。 还得是仔细看好了,严格控制品质价格。否则还不够。
我记得当时在日本 看到暑假工,一个暑假就可以买一个PS。
这样的消费差距。除了让贱民更贱之外,还会扼杀所有精英。
你创造的东西很好,不是我不想用,但是我真没钱。所以精英的能力得不到市场,那就只能跪舔权贵,用自己的能力发挥缺德本事,换来钱。 另一部分稍微要点脸的精英,(对就是稍微要点脸)就只能跑到国外相对自由世界去发挥自己。
很多人反对我。 我举个例子吧, 做熟食没啥技术含量吧? 我正常做,保质保量 老老实实不缺德,不求发大财,换个衣食无忧总可以吧? 答案是不可能。
说一个我亲身接触过的案子,也是发生在前些日子。
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突然冷链运输就爆发疫情了。 因此牵连出来的一系列内幕让大家知道了“藏在背后暖心的故事”
原来做熟食的那几个所谓品牌并不是什么行业良心 或者 技艺高超。 而是他们用了走私的进口肉,这会比同行在国内进货便宜超级多。 所以他们可以迅速击败所有个体户,快速发展加盟店,然而你觉得他们进了走私便宜肉,就会善意的对中国人便宜销售么?做梦吧,他们卖的比国内个体户还贵,但是因为利润大,又同时能稳定搞到进口自私肉的都有“关系” 所以他们完全不用便宜卖,比个体户价格高,再加上宣传和“政策倾斜”导致他们把其他个体户都打死了之后,再是不是给政府点个赞,拿点便宜东西搞个疫情捐赠,然后在网上爱个国 一分钱不花 还有脑残来捧场,看准时机骂个美国,哭喊我们不搞西方那一套!卧槽各个分店都会涌来精神病患者因此充卡。
这就是这片神奇又精神分裂的土地上日常生活,你想老老实实做人? 做梦去吧。

不要被形式绕晕了,其实,标明公摊面积,和不标明商品里含多少税,内在逻辑是一样的。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是你仔细想:为什么不标明商品含多少税,不就是怕你知道具体被砍了多少刀吗?同样的道理,套内面积可以自己测,而公摊面积是你自己无法测量的,人家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如果没有公摊,你买到多少东西(以及交多少物业费采暖费)是清清楚楚的,有了公摊,你到底买到了多少东西就是比糊涂账,可不就同样是“不知道自己被砍了多少刀”?当然,你也不用想这么多,反正记住,一个制度只有中国有,准没好事。

@board @dating @runrunrun
由于我还是没地方住所以继续每月一问……(这次更紧张了距离出发不到一个月

请问各位茸友,有哥本哈根租房信息吗?靠谱中介/需要舍友/有朋友需要舍友之类的均可,目前sdk和kkik仍然在排队
自我介绍:KU 22fall,性别女取向bi,平常比较宅但也喜欢周围闲逛和旅游,乐意承担家务与清洁,会做饭但只求简单快
对房子的希望:靠近KU South Campus,自由城/City/Amager岛都可,价格希望在6000dkk内,单间无家具也可接受,必须要能落黄卡,尽量长租
对舍友的要求:大家分配好公共区域打扫清洁即可……不介意宠物甚至大欢迎,也不是很介意舍友夜生活,可以一起出门玩但我个人相对更需要私人空间(别像某些宿舍要求必需social就好

总之每月乞讨信息……提前谢谢各位!!

成功搞定了bypass paywalls clean的chrome插件,可以支持众多外刊。再安利一个chrome插件:global speed 视频速度控制。所有网页开启的音视频,都可以进行加速。百度网盘、YouTube亲测可用,网课好搭档。

Planet Money一帮人都挺理想主义的样子,听我是喜欢听啦,但是就是别当真hhhh. 不过他们说到次贷危机,普通人断供,他们提到,很多大公司有债务重组,实在不行还有政府兜底,too big to fail, 甚至有人说让雷曼兄弟破产了都失策了,杀了一只鸡儆猴,别的鸡都救了,也不知道儆到谁,还不如不杀。政府和银行承认当时能发出贷款就是大意了,所以责任不能让大公司全部担当,大家都担一点,说不定以后翻身了也还是“好”客户,皆大欢喜。然后他们就说,凭什么大公司就能有银行承认错判,还能兜底,个人房贷也是经过银行重重审核的,如果明知道这人还贷都很危,为什么当初批准贷款。等到结构性危机时候就多是个人担当全部风险。这就是不公平。虽然说,没有人听他们说的啦,但是道理是这样的,良民就是最弱势的。
但是美国法律还跟我们不一样。人家还不如我们黑,人家断供如果银行收了你的房子拍卖,无论拍多少钱也都是两清了。这边我们拍少了,余下债务还是个人担当。

但是这种钱能生钱的阴损招,不一定真的能得利(经济利益,政治利益就另说啦)。本来就没有的钱,你再压榨也生不出大量钱来。有人之前就这个问题也发表评论说,添的很可能就是泥工的烂账而已。(不是说泥工值得同情。

斯里兰卡破产了,除中国媒体之外的媒体关注点之一都是中国的债务和中国在斯里兰卡的经济利益。

《日经》报道,斯里兰卡早前和中国人民银行有一笔15亿美元的互换。但是这些钱有附加条件,斯里兰卡不能随便用这些钱来买食物、燃料和药品,也不能偿还到期外债。

斯里兰卡内战26年,最后几年越打越烈,中国一直是科伦坡的主要武器供应国,卖了18亿美元。内战打完,中国又提供超过50亿美元的贷款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这些贷款对透明度和问责制几乎没有要求,使中国成功击败印度和日本,后者几十年来一直是斯里兰卡的主要发展伙伴。

中国并不是第一大债主,但中国的贷款利率平均为3.3%,日本为0.7%。中国债务的平均期限为18年,而日本34年,印度24年。数据来自一个科伦坡的智库Verite Research.

今年早些时候,斯里兰卡有69亿美元外债到期,总统和总理都找北京求救,想重组2022年到期的债务。北京没接招斯里兰卡的其他努力,提议继续提供贷款用来偿还老债。而南部的“一带一路”项目汉班托塔港早已经成了北京“债务陷阱外交”的典型代表。

所有欠了中国债务的非民主发展中国家,下一步只能说祝他们好运。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