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上一次大整顿之后,不再允许私密小组,于是体制外老百姓得以看看体制内基层的吐槽,原来也都挺清醒:
---吐槽1---
国产系统真的好难用,wx都没法好好用了,什么功能都垃圾
2022-08-02 17:01:01 山东
TMD为什么非要强制换国产电脑
还总死机 诶
我们公文系统还是内网,要传个文件还得先退出内网连上外网才能传,效率非常低,费时费精力
太难用了,那个什么永中文字,比100年前的word都难用
而且耗材还贵,打印机换一次碳粉是非国产的好几倍
--- 吐槽2 ---
难道yq不结束,我们一辈子都要这样吗
2022-08-10 09:29:42 湖北
之前每天的日常就是上卡口,录信息,摸排,流调,打电话,做核酸。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有两个月的周末可以休息,现在又开始了。昨天开会书记说,放下手上一切工作,全力以赴开展yqfk……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
给个台阶他他就下不好吗
唉 人生有多少个三年 再搞下去 经济垮了 失业率高了 全都麻了 搞毛
没有人愿意承认过度或者怎样 问就是得讲政治 讲政治就是坚持社会面清零是正确的
在见识这么空前绝后的形式主义之后还能对工作怀有梦想??

首尔突降暴雨的时候,所有在首尔、尤其是首尔大学周边的居民和学生他们的手机都不停接收到灾难预警警报,警示大家禁止外出、注意避险。

首尔地铁几条线几乎在地铁站出现灌水现象第一时间封闭。一些站点漫水后即刻封闭。所有的临川、比如清溪川周边的塑胶散步道第一时间封闭了。

这也就是韩国首尔时隔115年再次突降超大暴雨后,截止目前避免了几次特大事故发生,人员伤亡也没有出现上百人同时罹难。

反观河南郑州…诚然天灾是人类很难躲过的,但是我们可以通过预防预警,人为地将人员伤亡尽量降低。如果当时郑州地铁及时停运,手机预警警报信息跟上……河南不会死这么多人,不会将近180人都没了命。妞妞爸爸不会在地铁口徘徊一个多月都接不回女儿归家。

河南的水灾罹难者,他们并非都被暴雨夺走生命,而是人为制造的灾难杀害了他们。

最近在网上看到的最震撼的一张图。不过震撼完了一想:也没啥特别的,一直如此,只是图里明确讲出来了。

两周前先听完了挪威作者写的《两姐妹》,一周后又听了她写的《我们中的一个》,事无巨细的信息多到铺出来,还是前一本好。想重新看一遍,结果发现微信读书里下架了,而后一本还在。笔记倒是还保留着,看看似乎有点明白被下架的原因

【很喜欢的一篇文章,最早由微博用户 @粟添 发表于2017年7月31日,后被和谐。不知道有没有认识他的朋友,非常想关注他的现有账号。】

王国里第一条禁令是国王的名字,说出来就会掉脑袋,但是王国里除了国王之外并没有别的话题,于是人们为国王编出昵称。

国王的名字可以用词法学方式重组、倒装,在王国里长大的孩子看懂了,就刻在墙上、写在碎纸条上让风吹走,让牧羊的孩子捡起来。国王的名字有很多的同音词,于是牧羊的孩子把这些词编成了歌,从南到北传唱了很多年。

国王发现了之后,下令禁止传颂一切指代他的名字,国王的人出动,不少谐音谐形的词遭了秧,不少字典付之一炬。

后来国王的名字只能通过比喻和寓言来指涉。比喻像是一个离家很远的人通过电话给一个盲人指路,寓言像是一个没有去过法国的人梦见了巴黎的每一块砖每一块瓦。首长、司机、龙尾骨、迎客松、复仇、壶、湖、上上签、大人、内人、讽刺剧、莎士比亚、智利人、下水、他、他们、你。聪明的比喻家连代词都要加以利用。

国王发现了之后,下令组建意义委员会,审查意义。委员会的成员们抓着光秃秃的脑壳,日夜兼程地解读世界上所有的文字,挖掘一切潜在含义。在诠释的道路上,委员们死死追着比喻家。委员抓住一个比喻,比喻家就造出一个新的词。

最后一天,比喻家发现意义用完了。国王的名字用尽了世界上所有的意义。委员会气喘吁吁地把比喻家埋了,但是这个时候,国王的名字已经世人皆知了。街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国王的名字,尽管他们说不出来。尽管他们说不出这个名字,他们在谈论花鸟树木的时候,却总是在阳否阴述地谈论国王。委员们看得目瞪口呆。

国王发现了之后,下令禁止一切语言。王国里每一个人的嘴都闭上了,但是让委员会没想到的是,国王的名字在包括了所有意义之后也成为了沉默。国王的原名不再重要,国王现在有无数个名字,无数个名字包括了人类声道能发出的一切声音的一切组合,也包括沉默。王国里每一个人的嘴都闭上了,这个王国里的沉默震耳欲聋。

国王的真名响彻宇宙。

#长毛象安利大会 @board 之前在豆瓣分享过,毛象也来安利一下吧。

这是我的声音设计师同学分享的一个有意思的声音网站aporee.org/maps/

在这里你可以按照地图来查找世界上非常非常多角落的ambience 声音 (可能是翻译成环境氛围声吧),也可以随机的去到世界上某个陌生的角落。在这里你可以听到克罗地亚小镇的教堂钟声在当地空气中的振荡,可以听到伦敦某个小蔬菜市场上突然奏起的管乐声,伊朗德黑兰火车站一个陌生男人在广播声脚步声和嘈杂人声中的小声哼唱,美国密苏里森林里飞鹰的叫声,还有更多更多的不知名地点的又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每时每刻这个声音库都在有人从世界各个角落上传新的时刻。分享给大家这个可以在家进行的声音旅程。

在中国,什么样的反抗方式才有效?

中国农业税的取消的真正原因是:数万丰城农民冲进政府活埋乡长杀死警察

1999年8月,江西丰城一位周姓农民,自费收集整理了当时中央和江西省委的关于减轻农民负担的文件并广为散发,鼓动农民抵制不合法不合理的上缴,被乡政府带走送到“学习班”,两天后非正常死亡。

家属50多人到乡政府“闹事”,被乡政府以蛮横的态度驱散。

乡政府恶劣的行径激怒了当地农民,总共四个乡镇数万农民开始自发的带着农具冲向该乡,包围并捣毁了乡政府。

乡长和一名乡干部被从二楼扔下,愤怒的农民当场在乡政府刨了一个大坑将此二人活埋。乡派出所长和一名民警被当场打死,派出所长的尸体被吊在树上示众。

乡党委书记乘乡中学一教师的摩托侥幸逃脱跑到县城。

31日,国务院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乡镇一级的两个正职全部参加,这是非常罕见的。会上通报了多起因农民负担死人而引发的重大群体事件。时任的总理和分管农业的副总理作重要讲话。会议强调了全国立即停止以强制手段征收上缴。

2000年,江西省试点取消农业税。2003年,全国取消农业税。
#ccp #中共

此刻的新闻和热搜,让我想起来上周在一则有关习虚虚实实访港的嘟文下,有一位在日本的象友发了一张偶遇安倍晋三街头演讲的照片,当时的惊讶完全想不到现在的惊诧。不知道还能否找到那个带照片的回复

昨天终于接到了爸妈所在社区打来的催打疫苗电话。“年纪大,身体不合适打,疫苗非强制,医生建议最好不打(这个是我随口编的)” 电话那头的社区阿姨倒也没追问,“好的好的”挂了电话,不知道会在面前的表格上打一个勾还是叉。
倒是老妈晚上听我讲述之后略紧张——“医生没说过诶,你这样说后面万一追究起来怎么办” ——被驯得服服帖帖的一代人,(暂时)没打疫苗已经是大胆的叛逆。一旦哪天执行标准加强,比如不打疫苗不得进超市菜场不得公交地铁,他们也还是会去打的。当然也包括会挣扎到最后一刻的我

台湾政府会每年发补助金给原住民做专辑,来传承他们的语言。中共呢,把少数民族的语言踢出他们的学校。

#請勿轉出長毛象
跟象友們更新分享一下朋友被請喝茶的過程,實在是過於荒謬又無語到引人發笑了。下午陪朋友去了一趟派出所,聽那位年輕的阿Sir跟大廳的同事打招呼自稱是國安的,然後領著朋友進去了,不給人陪同。約談持續了四十分鐘左右,朋友表示全程並沒有想象中的嚴肅,不是一對一的小黑屋談話,也沒有什麼壓力測試咄咄逼人。

朋友被帶進一個辦公室內,室內還有幾個差佬趴著睡覺。阿Sir在一旁用電腦記錄對話,期間朋友還可以給我發微信文字直播。他只要求朋友不要拍照,沒有查看手機信息之類的舉動。

在談話過程中,阿Sir的態度還挺好的,沒有故意難為人。只是一直在試探朋友知不知道自己發了什麼內容,導致微信被封號。朋友裝傻表示不知情,來回互相試探中,從阿Sir口中得知這次被約談的真實原因,竟然是【小學雞的學歷】。因為朋友之前在群裡分享了張油管視頻的截圖,視頻標題帶有「習近平」和「小學生」關鍵詞,被系統檢測到然後導致封號,時隔半年被請喝茶。

最荒謬好笑的點在於,阿Sir甚至不敢直呼習近平的名字,全程用XXX替代,接著勸告朋友不要在微信群聊發佈這些「不實信息」。朋友質問要怎麼證實這些信息真偽時,阿sir則表明自己是黨員身份、有堅定的信仰來迴避問題。最後讓朋友自己寫份類似保證書的承諾,解釋事情並不嚴重,只是簡單「教育」一下,不會留案底,就結束談話了。

其實朋友之前在微信群聊分享了挺多所謂的敏感內容,經歷過炸群和封號後,我們基本上只會在Messenger群討論了。但誰能想到,最敏感的點竟然是小學雞的學歷呢,竟然可以在意到讓人時隔大半年再秋後算賬。

上午刚过九点,在上班路上,接到一个上海的手机号码来电。
“你好,请问你是xxx女士吗?”
我:嗯,您哪位?
P:我是XX区XX分局的,您现在还住在xx小区xx号这个地址吗?
我:嗯,什么事?
P:您现在还使用A-K-A这个开头的微博账号对吧?
我:对。
P:你现在是在上班,还是在家?方不方便说话?是我直接在电话里和您沟通,还是您来xx分局面谈?
我:您现在说。
P:我们这边监控到,您近期发布了一些关于乌衣的言论。我们这边也有工作组下达的任务,希望您把这些微博删除。我们等待调查组的调查报告,好吧?
(我立刻反应过来是因为哪一条微博被🍵。6.28发了一条原创微博,九张乌衣微博的截图,配字只有“51”,截止现在转发量刚过百,转发里有比较多带了“乌衣”的tag。其他都是几天、几月前转发的微博。)
我:嗯,这个事……我也没说什么对吧?
P:注意到您有一万多粉丝…
我:我那些粉丝很多都是假粉,有人买的,还有新浪给我塞的。
P(笑):一万多粉丝,您影响力还是比较大的,所以希望您把相关微博删掉,等调查组的报告。
我:嗯,嗯。
P:中午之前我们会再检查,如果没删的话会再给您打电话的。
我:嗯。诶,你们那边能看到几条啊?我怎么知道我改得到不到位?
P:呃……具体几条,您自查吧,从现在到三月您发布的所有关于这件事的微博,您先查,如果还有的话我们会告知您的,几月几号的内容。
我:好,好。
P:好,再见。
我:再见。
(推测打电话给我的这个P并不掌握具体言论和数量)

@xingwu 搜了下wiki:2022年4月15日,高碑店市人民法院将大午集团旗下的所有资产,以6.861亿人民币的低价拍卖给河北保定芮溪科技有限公司。然而大午资产价值至少51亿人民币,买家获利至少44亿元。保定芮溪是2022年4月12日才成立的新公司,法定负责人赵安东是个90后,是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的外甥(他妹妹的儿子),监事刘玉婷则是2月底才被免职的保定中级人民法院前副院长,因此保定芮溪被质疑是针对拍卖专门成立的“白手套”纸上公司。据2021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魏建军夫妇身家2180亿人民币排行河北首富,全国第七,魏建军才是大午集团真正的新东家。观察人士表示,此次拍卖虽号称公开,但实为“萝卜拍卖”,为特定买受人挖坑,属于地方政府、司法势力联合地方企业以拍卖的方式“公然抢劫”民营资产。

亡了吧……

在这个国家,最严密的监控追踪手段是用来对付乌衣这些义人、新冠病人、学生和上访者,而不是用在强奸犯、绑架犯、杀人犯、贪官身上,寻衅滋事也不是用在以上罪犯身上,而且用在声讨他们的前者身上,对于真正的罪犯,永远是在抓了在抓了,案子在判了在判了,而对声讨罪犯的义人,总是不知不觉使些手段使他们迅速地人间蒸发,what a upside down world

twitter.com/casuallaw/status/1

下一步可能继续被夺走的东西:

女性拥有信用卡和个人婚前财产的权利。是的,你没看错。

这次最高法院的裁决opinion中表示,”only things deeply rooted in history and traditions” are constitutionally protected rights.

就算没读过完整的🇺🇸宪法你也知道了,没错,女性的权益,包括基本人权在内,压根就没有出现在过美国宪法之中🫥。第一批女权斗士们争取到的,不过是一条赋予了女性公民(当时也只有白人女)投票权,*并未提到拥有个人财产和财富自由*。

直到***1970年***,美国女性才第一次被允许开自己的信用卡账户,之前一直都必须依赖一位丈夫、父亲或至少一位男性亲属协助申请才可以。直到1972年,最高法院才认可美国未婚女性拥有*获取和使用*避孕手段的权利。

是不是很惊讶呢?和铺天盖地人权灯塔一般的American propaganda完全不同,现实中的美国,直到今天都从未将占一大半国民人口的女性人类的基本权利写进过宪法,或赋予过任何真正的保障。在这里,咱们这种身体的人类们的人身权利也好,拥有财产的基本权利也罢,全部都建立在已经越来越岌岌可危的“trust”之上,trust in established (recently) norms, trust in progresses already achieved, most importantly trust in the society and the American legal system. 道理如同去年1月6日所有人、包括终身在华盛顿任职的职业美国政治人都震惊地发现:原来暴力冲击国会、尝试杀死全体议员直接发动政变,是如此容易的一件事情。原来一直以来人们认为板上钉钉的事实,既没有板也没有钉,所依靠的全部都是这种颇为浪漫的”trust”, 所有守护整个美国民主系统和传统操守的guardrails, 就真的只有“大多数公职人员与民意代表们的基本道德与对共同契约的认同”。是的,到了最后很幸运的是的确凭借着联邦和各关键州的几十位关键部门关键公职人员们(其中包括不少共和党人)的这一种认同与道德,使他们顶住了来自时任总统的巨大压力、拒绝了🍊团队的撤换electors的要求,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我们还能这么幸运吗?一年多过去了,每一位在2020年11月份对🍊总统说“不”的共和党人,都受到了党内的全面攻击,甚至直接弃绝,他们中的很多人不会再有希望赢得共和党内初选,取代他们位置的将是党内绝对效忠于🍊的新人们。

这与美国女性基本人权的处境完全一致:在改变发生之前,现在我们所能依赖的只有联邦、各州议会政府和法院之中这些依然存有从政者和一个美国公民最基本的道德与操守、尊重最根本的社会契约的人们。保守派的律师们一直在不断组织、发起起诉,挑战每一条保护非白人、非顺直男人权益的现行法律。只需要在一个保守地区的一位保守共和党法官判定,保障女性拥有自己银行账户和信用卡的法律并不“符合历史与长久传统”,也未于宪法中写明,那就有了第一个先例,有了他们的突破口。早在Roe被推翻的半年之前,在2021年初参议院特别选举之后我就一直在说Roe一定会被推翻,许许多多人在这之前、在🍊连续任命三位极端保守大法官之后就已经看到了今天,就是因为没有任何的巨变是一夜之间突然发生的,人类历史上一切人为的灾难都从来不是突然刹那发生的,而都是像今天这样,无数个微小、逐步、丝毫不招人耳目的变化的日积月累。在人工流产权在Mississippi州被推翻时,无人在意,然后到了Missouri,依然无人在意,到了Florida,也没人在乎。我们一直在说Roe马上要被推翻了,而大多数人们只置之一笑,说“你们太夸张了嘛,杞人忧天”。然后这一天到来了,似乎所有人都突然露出surprised Pikachu face, 真的好惊讶好难以置信哦,这都是怎么发生的哦?好突然哦!……

这也是为什么我想把这一种担忧分享出来,我想要继续未雨绸缪。不是为了让你恐惧,生而为女、为亚洲人我想我们其实每天都在最基本的恐惧中存活。不,我是想让你注意起来,提高警惕,关注你身边关于女性基本权利的一切动态,更重要的是:做好准备。知道这一切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看到我们的基本人权其实都是建立在蛋壳之上,而不是像白男人们那样深深写入了美国宪法之中的一字一句。

最后也是告诫还在国内准备跑路的姐妹们:不要来美国。
不要来美国。
不要来美国。
除非你做好了作为一个连基本公民权利都彻底没有的非白人、非英语母语/母语水平使用者、非男人,落地就加入这场旷日持久斗争的准备。说良心话,我真不觉得今日的美国还值得你们。去到更值得你们的地方去吧,女性权益真正受到保护的地方。具体有哪里我也不清楚,因为我在🇺🇸,我已经没有不参与这场斗争的余地了😂😇,我绝大部分的精力和时间在生存之余只能放在关注美国本国时势之上,我只知道目前美国的情况所以只能告诉你们这里不能来,你们需要自己动手去做好检索调查、弄清楚到底哪里适合去。加油。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