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ard 转嘟

PRC 14亿人24小时不间断产生数据,如果真的只靠一个防火墙形态的数据过滤系统,那么哪怕是本国每年数万亿级别的公共安全支出投入也是杯水车薪。所以GFW、审查系统唯一可以保证其效力的形态,就是将自己的触手分散到所有数据的产生地,就像hydra一样。

审查系统不需要自己审查所有企业,它只需要通过法规和命令将审查责任下放,企业自己为了生存就会开发和采购内容过滤系统,而人力和资源成本自然由企业自行承担——这也是为什么不同企业的敏感词库千差万别,因为没有任何公开规定要求哪些内容是必须过滤的,只有形如「危害国家安全」的含糊描述,留下巨大的想象和发挥空间;

审查系统不需要逐条过目——它的目的不是「让符合要求的内容得以通过」,而是「让不符合要求的内容无法传播」。这就给了审查行为以灵活性——在平时不敏感的内容,某些时候可以变成敏感;而风头过后,限制又可以悄然解开,留给后来者无从揣测的玻璃穹顶,更增震慑。

审查系统的终极目的不是「什么可以说」,而是在表达者心中建立恐惧感,从而利用生物自保本能形成「什么不能说」的自我审查机制。

为了 public interest,本嘟文以 CC0 授权

显示全部对话

好奇长毛象有人在关注 抄袭巨人事件吗?
第一次看国漫就吃这么个瓜 中国资本给韩国画师抄袭日本名作...乖乖回去日漫吧 :0000:

Howard 转嘟

看过类似的分年龄层调查,想搞个长毛象中文用户版:大家平时会主动持续(朋友转发或别的渠道间接查看单条内容不算)通过如下哪种形式摄入信息、消磨时间?(多选) #poll #互联网观察
(没写长毛象,因为显然在座各位都用长毛象)

Howard 转嘟

萨莉亚确实很好吃,而且虽然量很少但是因为是薄盘子所以浇汁和饭的比例反而比一般的焗饭高,那个奶汁是我最喜欢的那种,还有那个蒜蓉蜗牛配着面包也好好吃。
而且,量少也有量少的好处,至少吃完不腻,还能多点两道菜。
不过这次点的土豆泥就很一般了,饮料位感觉也很亏……
呼叫铃非常适合社恐,希望全国餐厅都推广。

逢场作戏金腰带 鞠躬尽瘁无尸骸

开始很羡慕那些活得很切实际的同事
工作时间里的文山会海和休息时间的买房看车无缝衔接
像我这种以身外身做梦外梦的人
工作时间无比痛苦
下班之后又因为害怕梦蝶戒断症状会使上班更痛苦而不敢随心所欲
真是 活下去都是阻力

Howard 转嘟

愿你螳臂当车归来仍是暴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Howard 转嘟

有个例外是宗教保守派。他们倒是体会得到「逼切危虑,端忧暮齿」的绝望,所以能和古人接通。一个艾奥瓦州的蓝领改革宗信徒比耶鲁大学的宗教学博士更明白奥古斯丁说的是什么,虽然他可能既不懂拉丁文,也没研读过早期教父哲学。有更多传统传承的教派就更不用说了。除此之外不与社会妥协的还有否认一切的虚无主义者。但虚无主义者注定是软弱的,因为大自然憎恶虚无。

显示全部对话
Howard 转嘟

我大学实习阶段找不到工作,又碍着要签三方协议给学校,只有托关系去一所民办中专当老师,虽然专业不对口但总归拿得到毕业证,且家人觉得又体面又有许多月假可以放,所以毕业后又在这儿呆了一段时间。学校三个年级总共一百来个学生,大多来自滇蜀交界处一些偏远地方,考不上高中原本是准备出去打工的,招生老师百般地劝:初中学历日后吃亏,好歹学一门技术,我们这里有电子、数控好几个专业,且承诺不收学费。

但实际上来了才知道,学校里的机床都是上个世纪的老古董,请的老师也有七十好几的寿数了,美其名曰“返聘”。学校盈利的方式,一个自然是政府的民办教育扶持资金,最主要的还是等学生到了二年级,校领导就联系包邮区工厂,将孩子们一批批送出去站流水线,且又把工资扣下充作学费抵扣,等期末送回来考试,毕业了发毕业证而已。学生们上课学不到什么与外界接轨的知识,机床作业又没有什么保护措施,只一两个月就深觉受骗了,但又想到反正也是打工,许多工厂不招他们这样小年纪的,学校介绍的说不定还稳妥一点,这样一来家里又要给生活费,工资抵扣完学费之后也都是自己拿着,还白捡一个中专毕业证,因此也有愿意的。

Howard 转嘟

(负能量)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到处都是坑 

随时有人跑来对你的私人生活评头论足,要么就是想办成一件简单的小事会碰到的重重阻碍。一天到晚都是畸形的对话,里面充满爹味规训、居高临下、冷嘲热讽、得意洋洋、狭隘自私,还有隐蔽或者懒得隐蔽的恶意,被戳到痛处又一下子暴跳如雷。简直像一个制作粗糙的游戏还开了地狱模式。搞定这些不重要的人际交往都耗尽心力,怎么可能还有余力照管事业理想爱好和生活?
我都想象不了要是日常碰到的多数都是温和包容有礼貌有边界感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事。可这难道不是每个人都应当拥有的正常生活吗?
就在这种盐碱地里,每个人也就被磨灭了温柔(或者说就没发展出温柔),成为了盐碱地的一部分,一起给里面的每个人设置障碍。玩着玩着游戏,就成了游戏里的关卡。那些不愿意成为关卡的,痛苦只进不出,当然没有什么希望。自杀简直是再自然不过的决定。

Howard 转嘟

我有时候会想没有墙,或者说没有文化管制是什么样子。想看的电影不用费劲找资源下载,打开油管、网飞等流媒体网站充个会员就完事了;微博不再有舆论管控,不再有字母缩写,不会在六四前夕炸掉我喜欢的博主的第五个小号;或者没人再用微博,都搬推特去,推特终于有了简中用户一席之地;拥有新闻自由,记者不被驱逐,起码知道人们正在承受什么苦难,然后才可能谈改变;实体书提到敏感字词不会再满页框框让人玩填词游戏;想玩的游戏都能引进,登 steam 社区不再需要使用加速器;搞同人的不用四处流浪,大家在 ao3 其乐融融;不必再称李志为南京市民李先生……
说这些废话主要是因为我在微博看到有一条讲信息管控太严的微博底下有评论说「国外也好不到哪里去,逃出去也没用」。去你妈的国外也差不多,我上面说的这些对于正常国家的人民来说都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有墙的国家扳手指都能数过来。我刚才还发现中国是唯一一个墙维基百科的国家。我呸。

Howard 转嘟

关于长毛象宇宙内各实例建设的讨论时常发生。

utopia.cool 往往缺席讨论。这里也给出一些本站信息供大家了解:

1、建站、运维:
我们几个现实朋友需要一片开放自由的言论广场进行讨论和记录,是建站的最初动力。
所以运营成本会由我们自行负担,限定在可承受范围。换句话说,我们不随意扩张,也不图大家什么。
运维目标是追求长期稳定。不会频繁更新、添加新奇功能、美妙主题。

2、法律、规则和风险:
我们不认为翻墙、谈论政治、针砭时弊是违法的,我们不限制用户行为,没有言论约束。但我们会引导用户行为,至少向良善的方向发展。
用户不必关心管理员的处境而自我约束。管理员应该通过设立规则来保护自己。
既然我们选择了较为开放的规则,就代表管理员愿意与用户共担风险。

3、长毛象宇宙:
本站的态度是自由互联。你把我们想像成一艘小船好了,会划到各个港口去停留,也会随意地划开,在宇宙中漂流。
外界对本站的连接是开放、欢迎的。本站对整个宇宙的连接是随意漫游的。
(所以偶遇有趣的人一定记得把他打捞进关注列表)

#utopia可以很酷

Howard 转嘟

中文长毛象社区的氛围怎么样?
我是亲眼看过好几次,观念不同的人,本身心存火气,但因为双方坦率的沟通态度而达成一定共识求同存异的。
我也见过本身观点没啥大区别的人,最后吵起来闹翻的。
这里的中文使用者,并不比其他人高级,也不比其他人低级——我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去中心化的分布结构,以及嘟文可见范围,还有cw功能,这些人性化的特征,可以为愿意正常交流的人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

对陌生的网友心存善意,对陌生的观点心怀包容,不用标签来定义他人和自己——社区的氛围维护,需要我们每一个人自己的努力。
#中文长毛象使用指南

Howard 转嘟

嘟站欢迎辞(?) 

欢迎大家来嘟站做客或是定居,我是本站的副站长,主要管站里的表情包以及任何不需要技术的事() @salt 是本站站长,负责一切事物,炸站了就找ta ​:0020:​。

关于app,可以尝试使用手机浏览器直接添加至主屏幕,使用体验甚至比一些app好。

长毛象可以在昵称中加入表情,方法是在修改昵称时在想加入表情的地方前后加上空格,复制表情代码​。

使用长毛象时请注意设置嘟文可见范围与cw(content warning),发布内容含有成人要素时请一定要打上cw与nsfw,防止别的嘟友刷嘟时社会性死亡()。

本站嘟文字数上限500字,超过500字的内容可以发布在写意 writee.org (站长使用write freely搭设的fediverse blog)上,写意账号就和长毛象账号一样,可以关注获得更新推送。

本站目前暂未被墙,但由于服务器位于海外,所以墙内访问速度可能比较慢 ​:tzcat20:​,墙内用户可以使用公告中的优化地址,或挂梯访问。

暂时想到这些常见问题,不论是路过此地还是准备在此常驻,希望大家尽情探索长毛象 ​​:blobcatheart:

Howard 转嘟

看到嘟友发的冈萨雷斯的诗很喜欢...也找了几首分享出来 

  镜子索然凝视我的脸,冷冷地,
  确信
  它是它,而我是它的情节。
   ——《脸是镜子的镜子》

  我想做水藻,攀缘的水藻,
  绕在你小腿最柔软的地方。
  我想做微风对着你的面颊呼吸。
  我想做你足印下细微的沙砾。
  我想做海水,咸咸的海水,
  你赤裸着从中跑过奔向岸边。
  我想做太阳在背阴处切出,
  你初浴后简洁纯净的侧影。
  我想做所有,不定的,
  围绕你的:风景、光、大气、
  海鸥、天空、船、帆、风……
  我想做那只被你拿起贴近耳边的海螺,
  让我的感情,怯怯地,
  混进大海的轰鸣。
   ——《我想做水藻,攀缘的水藻》


  我知道我存在
  是因为你把我想象出来。
  我高大是因为你觉得我
  高大,我干净是因为你
  用好眼睛,
  用干净的目光看我。
  你的思想让我变得
  智慧,在你简单的
  温柔里,我也简单
  而善良。
  但是假如你忘记我
  我将无人知晓地
  死去。人们会看到
  我的肉体活着,但寄居在里面的……
  将是另一个人——阴沉,愚钝,乖戾。
   ——《遗忘里的死亡》

  一片一片花瓣,他记忆玫瑰。
  他那样思念玫瑰,
  在梦中多少次渴求它,
  当他看见一朵真正的
  玫瑰
  他背过身去
  失望地
  对它说:
  ——骗人的玫瑰。
   ——《一片一片花瓣》

  我对她说
  ——你的眼睛让我激动万分。

  她说:
  ——你喜欢单是眼睛还是带睫毛膏的?

  ——大眼睛
  我毫不迟疑地回答。

  而她也毫不迟疑地
  把眼睛留在盘子里给我,摸索着走了。
   ——《这是爱》

Howard 转嘟

我要说「别把原来的习惯带到这里来」,因为很多新用户你不说他就是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说话方式是一种被迫养成的习惯。这个提醒不意味着要让新用户改成这里的习惯,而是说你可以从零开始去探索,去发言,说什么都行,去养成一种新的习惯,除了违反人类共识的内容(比如 alive.bar 管理员说的儿童色情和诈骗)。

在这里除了重塑自己,你还可以重塑你的实例,甚至 mastodon 宇宙的所有人。比如我自己就在网友的影响下有很大改变,我从每天浏览器永久开启一个过滤器分页,见到二次元、追星、同人内容就屏蔽,变成现在觉得亚文化爱好者也很亲切,每天还会饶有兴致的点进 local timeline 看看这些内容,也就用了几个月时间。

Howard 转嘟
Howard 转嘟

#中文联邦宇宙纪事 #长毛象历史
17年9月,微博修改用户协议。旧草莓县长海都督在微博安利pawoo等长毛象站点,我在此时来到长毛象宇宙。
18年2月,修宪导致微博首次大规模炸号,大量用户入驻pawoo等站点。时有 #二二五小组 进行书本阅读。
18年3月(?),cmx被墙。
18年9月(?),pawoo被墙。中文用户流失。
到19年7月,已经陆陆续续发展出一些中文站,但随即海都督被喝茶,旧草莓县炸县,各其他站点在打捞同时未免感到兔死狐悲唇亡齿寒,纷纷加强了防御措施,比如关闭主页显示等,乃至关站离开。
19年10月,草莓县由新站长重建。
自我来到这里之后,墙内网络生态日益恶化,炸号、删文渐成常态。但与此同时,各中文大小站点也逐渐建立,如饼站、里瓣等等。
20年5月,梁欢在微博提到某国外长毛象站点,导致数百粉丝进入该站。随即活吧成立,迅速发展为如今最大中文站之一。
20年7月,lofter大量锁文,lofter用户进驻活吧、wxw等开放站点,开始讨论探索更优秀的嘟文及长文发表方案。一些归属于联邦宇宙的博客网站也逐渐发展出来。
20年10月,豆瓣 #背井离乡 事件,继里瓣成立之后第二波豆瓣用户进驻,此次主要进驻站点为草莓县。

尽管一波波来得轰轰烈烈,但每次能留下的并不多。 @bgme 饼站站长曾经总结过一个“半月规律”,即每次迁徙潮带来的任务数高峰都会在半月之后回到之前水平。习惯、好友圈都很难割舍,而长毛象本身也未必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比如发图、长文、搜索等。另外,长毛象必须将服务器放在境外,也影响到了网络的顺畅程度。长毛象各站点全靠站长维护,某种程度上也是不稳定的因素。
但对我来说,习惯了这里之后,我就很难再去适应墙内那个发文之前需要反复检查、发出去之后也不知道别人能不能看到、随时可能被删的环境。也因此,尽管有这些缺点,尽管长毛象内容的丰富程度依然不能和微博、微信公众号、豆瓣乃至lofter相比,其同温层的情况也总是遭人诟病,我依然希望能有更多人留下来,创造更多内容。在这里,除了本站站长,没有人能规定你说什么。而同时,由于屏蔽功能的完善,每个用户也能很方便地打造属于自己的舒适社交环境。各有自由,各有边界。
祝大家探索愉快。

显示全部对话

略刷了下 记不起多久没看过没有各种定期更新缩略代号的简体中文了 简直有时光倒流的感觉

Howard 转嘟

温馨小贴士:如果你对政治冷感,或缺乏阅读政治学著作的热情,在人类实现意识共享前永远选择站在「限制公权力」的一边。在这个前提下,你只需要观看一个政客(无论哪国)的政治主张是扩大公权力还是限制公权力即可。

例:无论温家宝家族早年间被攻击成啥样,我都认为他是一个好政客。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