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我是真的蛮不认可“女权主义者不要性别对立,攻击男性,把温和男性赶到对立面”那样的说辞的。这仿佛在说没有女权主义者们的行为,男女就不会对立一般。看到很多女生发帖子还要强调“部分男性”,生怕攻击到大部分男性。“你是好男性,我不是在骂你。”这种小心翼翼让我有些错愕。这种时候不应该是男性们自我检视自己的屌性是否发作,是否作恶吗?自己遇到女性被歧视的时候,是否站出来做些什么吗?现在的德国人与那场大屠杀已经十分遥远,难道就可以停止忏悔?男权社会尚未结束,男性们就要开始脱罪了吗?
我可能会被视为激进女权吧(想起来就跟那些小粉红把意见不一样的打成港独一样可笑),但关我屁事,反正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个体。我就从我自己的视角略说一二。我始终觉得,女权主义不是建立在男性对女性的认可的基础上,女性们应该脱离温和男性是潜在的女权主义者的迷思,倒也不必为了争取队友束缚手脚:“正义在你们这里,他们才应该主动走过来。”

本人暗恋的那个人有了对象(今天还发动态,哼),他有时候会很礼貌地给我点赞,本侄女忍不住会心上泛起波澜…

一个被B站删除,没上微博热搜的视频,一个目前在星球视频上的播放量为500w+,知乎热度3737w的话题,讲述了一个站着进,躺着出的故事,展示一个对打工人带着恶意的拼多多,一个用户匿名后还能被上司发现的脉脉。

一个大家都愤怒的时刻,然后呢?

出现一个在审查下只会书写边角料而对具体法律问题不予讨论的某媒体,和剩下一群不发声的“喉舌”。

17万一年的学费,在国内的学生若是有这样的资金予以支持自身的学业,也能申请很好的学校。上清华北大人大,与其说是这群韩国人的国籍带来的福利,不如说是物质财富与精神财富(当然应试教育的内容也没多少知识可言,更多的是固化的错误观念,生物教材里比比皆是的错误以“便于学生理解,避免过于延伸”的理由而继续存在)二者所构建的身份体系存在相似性,具有天然的联结,可以相互转化,他们利用了这个规则。
如果你有不少“17万”,你愿不愿意为孩子买一个北大清华的文凭?
一方面,学术自由远比学术资源的丰富程度重要,北大清华成为一个痛点,莫不在于“名校崇拜”成为一场人人参与的展演。在当前中国语境下的名校,是指在学术资源丰富程度更具优势的大学,而学术自由显然不作为参考要素。
另一方面,贫富悬殊让选择成为了一种特权,当然还有各式各样的特权横亘在我们面前,而没有多少人愿意放弃特权。
“被献祭的只有神圣人。”
mp.weixin.qq.com/s/9wEnkMIcNSv

btw,这些人真的去现场了吗?没去现场说个鸡儿,重要的是在场,是陪伴。傻子都知道在你国就是连个正常的protest都不可能,别人赞许下参与者的理性就是网络下跪了。希望他们这些人下次来北京海淀法院积极搞一个。


每天上tinder做的最重要的不是右滑,而是看別人的profile…
每次只能放四個圖我原本放的九宮格看來用不了了哈哈哈
(之前看到有人在豆瓣更新覺得好玩就也來搞這個啦)

再看看杨超越入籍上海的事,你非说你国不厌女谁信啊

真的是很可悲,马拉多纳死了,一群人蜂拥而至,卖书的给自己打广告,做媒体的追热点。“我们都想分一杯羹。”

严重怀疑王攀还能带研究生是因为高校扩招,武汉爸爸大学为了省钱想的昏招。

题外话,我感觉瑞幸是卖牛奶的啊,他家的咖啡真不行。那味道真的不值,还不如自己速溶加常温奶来得实惠。
不知道拿铁也没啥,只看名字谁知道鱼香肉丝真的没有鱼,土笋冻不是笋而是含着一堆沙蚕的凝胶呢?

一边说着人读的书是“小众文学”,搞事的是“不太出名的编辑”,一边自己读的书就四大名著、东野圭吾、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谁知道真的全文看完没有)等。
无言以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rush找别人做爱去了,我心如死灰。妈的,又得出去站街卖屁眼了。

发东西有个屁用,自欺欺人自取其辱。还是实际行动起来比较有用。

显示全部对话

每次大号发东西我就觉得自己很爹,想要让一群傻X多关心一点别人。后来发现我才是傻X:真正关心他们的方式是不发朋友圈,让他们继续睡下去。

我从来都不希望这篇土地成为新闻沃土,这只能体现我们没有任何能力去制止恶。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在这里,你可以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