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嘟文

有点不想玩豆瓣了,推荐大家用bookwyrm做读书记录,也属于fedi,可以无缝连接长毛象。我在歪站Bookwyrm的读书页面:yyyyy.club/user/ery
也可以直接在🐘 打开它:@ery
只是bookwyrm能获取的中文书比较少,还是要一条条自己往里添加,麻烦点就麻烦点吧~!
记录时,如果要查找库里是不是已经有某本书了,可以用isbn号搜索,会精准一些。

置顶嘟文

自我介紹:
賽博廢紙簍帳號,負能量爆棚。
百合文藝狂熱愛好者。Queer。半吊子中國古典學研究者。長期政治性抑鬱。
出於喜歡服飾史的心態玩過一陣子漢服,後來不玩了。
認同女權主義,但也難免被女權主義者罵。無所謂。
不喜歡別人教我做事。
厭煩討好型人格,也不喜歡主動開槍。
如果上述任何一條讓你感到不快,請儘早离开此页面,或block我。

Ery 转嘟

一件让人很无言的事:我妈昨天喊我过来一起在她手机上选东西,一问才知道这是个官方扶贫网站,学校按照上面的要求给每个教师安排有任务,最少要在上面买满一百元帮助扶贫。而且那个网站上的东西几乎是超市里同样规格产品的几倍,买了份玉米面和薏米,就已经一百多块了。我就问我妈,扶贫不该是政府部门的责任吗,为什么要转嫁到本身工资收入水平也就一般的老百姓身上,还是强制购买。我妈也语塞了一阵,也不知道是安慰我还是安慰她自己说,就当做好事了。哎,可是还不知道那些钱是否真的能到需要帮助的人的手里头。

Ery 转嘟

我不懂,这是我的反对意见 

@shine
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她们是自称女权/母权的,而她们对其他人的称呼是平权仙子/蚬子,驴,男宝妈,屌子,对其他人的态度要么是辱骂要么是尊重祝福别死我家门口,她们从不思考,只对认真讨论问题试着讨论科普的人骂蚬子/媚男/男宝妈。
开除她们女权籍的不是另一些要求平权的人,反而是女权的定义因为她们改变。事实上是她们,开除了,另一些人的。有能力思考的人没有她们的狂热也没有她们有影响力,就算同样自称女权声音也一样被盖过去。大部分人讨论女权的时候在讨论她们,女权这个名字在事实上被抢走了,为什么会反过来说她们被开除女权籍,指责平权人和她们割席呢

就像作为黑人要求的不是种族平等,而是每天都在骂“你不够黑是白人的狗”,“我们黑人才是最好的,黄猴子白皮猪”,她们对不公的愤怒只来源于自己不是既得利益者而不是“人人平等”。她们是男权社会的产物,她们的理想是重建性转版的男权社会,她们的理想国里甚至没有所有的女人。理想是空中楼阁,口号在加强男权社会的秩序,至于行动,在不民主的国家里能做到什么?再加一个粉红,那能做到的更有限了……
如果谈恐惧和应激反应,只有她们有吗?她们的霸凌如果能用应激行为合理化,那其他受苦更深的人呢?这是用一句态度恶劣因为她们受苦受难应激了就能解决的事吗……

所以我认为她们的反抗并不能拆掉男权社会的哪怕一块砖,而她们误读女权主义招致(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接受过学术训练还是没有的)其他人对女权主义的误解,伤害霸凌其他不符合她们理想的女人/同性恋/跨性别者,热衷于举报/文化审查的行为反而会有更恶劣的后果。
而且她们并不是你想象中的,不聪明的十八线城市出身的愤怒的受害少女,反对她们的女权主义者也不是你想象中的受过更多学术训练的生活更优渥更有余力的的人。少来做这种没根据的假设,我从几年前到现在真的跟很多,很多人谈过。
而且,中国的信息闭塞反而给了她们歪曲事实以证明己方正确的绝好机会,比如她们可以曲解国外新闻(奥巴马的法案),捏造犯罪数据(跨性别的犯罪),造谣(JM帝国时期每个人在传的国外对色情的管制和审查标准)。她们的标准和既定观念只会让她们收集对自己的观点有利的信息,不惜造谣也要伤害其他人。社会达尔文主义嘛。又刚好符合中国排同反跨的国情。这不是有能力检索信息的人不和她们共享,而是国内微博的环境只允许她们的观点传播,而霸凌很爽觉得跨性别恶心是人类本能,解决方案不是更优渥有更好条件的人反思自己,她们不仅是这个恶心环境的受害者,甚至这可以说是一拍即合。我不知道,你真的认识和了解她们吗……
如果不从认同人人平等开始反抗压迫,就永远不会有平等的那天,能了解这一点不是什么能获取更多信息的人的特权吧?奴隶会认同奴隶制想成为奴隶主吗?同样生活在奴隶制下,我们想推翻奴隶制,她们认同奴隶制只是认为自己应该做奴隶主。确实两种想法都很正常。既然理念有根本上的不同,那拒绝跟她们成为同类也正常吧。
就,我们不应激,我们态度更好,我们不非黑即白,难道是因为我们受的苦可能不够多吗,她们在男权社会下长大,我们是在女权社会下长大的吗,她们是受害者那我们呢,我们是既得利益者或者加害者吗,她们作为受害者当个混球普通又正常,那同样是受害者的我们试图成为好人就要容忍是什么道理?
怎么说,对于想要人人平等的人来说,敌人不仅只有男权制度,还有男权性转版的女权制度(如果能建起来的话)。
需要被摧毁的不只是男权的标准和语言,还有它们的变种(就是特色女权现在用的那种)。所以就算看起来有暂且类似的目标,该割席还是会割的,甚至还可以说她们也是我们的敌人捏 :0130:

Ery 转嘟

双十一在淘宝上买了一包“日本进口花王卫生巾”,收到发现包装上没有中文标识,判断不是正规进口销售的商品,打开发现并不是前几年在日本买过的那种无纺布的包装,是类似国内版花王的塑料包装,但看了下包装是全日文的,生产日期是2021年9月的,这么奇怪的组合基本可以确定是三无产品了(国内版的至少还是正规产品)。要求退款并跟平台反映相关情况,平台要求双方上传证据。商家上传了进货报关单,报关单是2021.7月的,且报关单上没有任何跟售卖产品规格相符合的商品。

申请退款,商家拒绝,商家要求退货退款,且理由不能填“质量问题”之类,要填“7天无理由退货”。申诉到天猫客服,客服沟通说给我同等价格的红包作为本次不好体验的补偿。后来知道这里就是天猫平台的处理结果了,无论后面怎么说商家没有提供有效证明,天猫都不会受理了。

经验:1.去商品旗舰店买,2.数额太小天猫平台帮商家糊弄买家的概率很大,如果不同意仅退款,不要接受补偿红包,红包补偿不是给体验的,而是给问题商品维权的封口费。

#长毛象避雷经验

Ery 转嘟

看到一评论:本土右男的愿景是三妻四妾逛窑子做和蔼乡绅安慰失足少女,本土左男的愿景是集结农村男打进城市霸占城市白富美及她家的房子。在这个框架下理解他们的发言就ok了

Ery 转嘟
Ery 转嘟
Ery 转嘟

⬇️ 是真的哟,昨天我广东人的各个群都沸腾了,朋友们跃跃欲试,甚至还有个卤大鹅攻略文档,literally考试注意事项&菜谱,照着做就可以回家卤大鹅
(「不需要带鹅」和「发的是鸭」差点没给我笑死)

浙江省卫健委tm有毒吧,又是感染者信息满世界泄漏。中国人也tm有毒,别人的隐私到处转,不积德。

Ery 转嘟

一些废话 

姑且还是想讲请小心遇到把你的个人不适绑架成男权洗脑的情况,假如你不想和一个男人做爱,对方说你既然是女权主义者就不应该把做爱当什么了不起的事,要自由要解放,不然你就是被男权贞操观洗脑了。你不想自己被偷拍隐私照片,对方也可能说你这样也是被男权规训了,肉体就是肉体,被人看了又如何。不是这样的,你的感情你是最优先的,你觉得不好就是不好,你觉得不舒服就是不舒服,即使你讲不出道理,你说不过对方,你也当然是最优先的,不要被这些东西绑架。

Ery 转嘟

那条挂他的微博下面,不少评论说自己以前很喜欢本煜,结果看了他微博发现公知味儿很冲就取关了。真是令人难过的分裂时代。其实看了他微博,很难不感受到他内心的真诚平和。

显示全部对话

現在便利店的促銷太莫名其妙了
渴得不行了,在某綠色便利店,
我前面一小哥在結帳。
收銀小姐姐:滿分果汁買一送一喔要不要看一下。
小哥搖頭。
收銀小姐姐:喜茶也買一送一喔。
小哥搖頭。
收銀:(結帳)歡迎下次再來。
輪到我了,我買了一瓶烏龍茶。
收銀小姐姐:⋯⋯⋯⋯45。
我(驚嚇):啥?
收銀:一瓶四塊八,十五瓶45。
(收銀已經憋不住笑了)
我:???!!我就要一瓶!
收銀:非常划算便宜了二十多塊錢呢!(爆笑)

Ery 转嘟

赶车的时候打的士,司机看着我手上的玫瑰问我是干啥的,就聊起来我教文学的困惑,我很努力去讲卡夫卡的意义可能有限,学生带着文学的理想和语句混社会,结果就是余华我十八岁出门远行的残酷青春物语。司机指着车上的xxxxx价值观说:“这才是骗小孩的,我还是觉得读书有用的。”让人如见灿烂千阳的一番对话。

台灣學者寫的理論書真的都好有抒情傳統

Ery 转嘟

我就很怕一些人学了很多理论后,慢慢忘了自己学这些东西的初衷……微博看到一个妹妹因为学了女权知识,认为自己妈妈失权,然后把自己妈妈一顿臭骂,她妈妈说“宝你这样讲我很难过”。
不要这样做,女权应该是用来帮助女性的,而不是痛击女性的工具,每次看到她们在骂“婚驴”,我都觉得不能理解。

Ery 转嘟

笑死啊正昏昏欲睡跳出来我妹私聊:行测课老师闲得发慌调查生育率,全班女生没一个有生育意愿,只有男的想生
我:迟早他们可以自己生

Ery 转嘟

现在上海年轻人的婚礼习俗是什么样的啊……被也不算特别熟的男同事发了电子请柬,说也就出200权当大家一起吃个饭(原话忘了我大脑宕机了当时),那我还要送新婚礼物吗(痴呆)

Ery 转嘟

他们对待彭帅的方式让我想到了李文亮 

看到毛象上有人提出疑问就是为什么要这样,面对国际社会的质疑,先放出一封毫无说服力的信,再放出几张照片,再让她参加点活动,为什么不能直接让她出来说话。
你共面对舆论的愤怒其实是有一条熟练流程了,这是把人性摸透了,并且坏透了。
李文亮当初是怎么死的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但是大概晚上九十点钟,就有消息出来说他已经去世了,那时候网络上已经遍布哀悼和愤恨之情,舆论可谓是群情激愤,一定要官方给个说法。
官方的做法是先让随便的甲乙丙丁/水军出来说他没死,谣言其心可诛。
舆论开始将信将疑,有的人开始怒斥造谣者。
然后官方再亲自出场说我们在抢救。
大部分人就信了,舆论主流开始变成祈求李文亮能平安抢救回来。
从九十点一直“抢救”到半夜两三点。再宣布抢救无效。
五个小时期间,即使是不相信李文亮还没死的人,心情也已经从愤怒地想问官方讨说法,追查责任人,变成了“求求你们放过他吧,不要再让他受罪了”。
五个小时,释放了民间舆论的愤怒,李文亮究竟是几时死的,到最后已经没有人追究了。
舆论主流开始变成追悼李文亮。拖延大法释放舆论愤怒大成功。

Ery 转嘟
Ery 转嘟

#墙国观察
#中国女性生存境况
转自微博@脏话阿琦:
请大家帮我转发,我需要帮助。
周一早上,我受到了一位毕业照里穿着警服的男性的威胁,觉得很吓人,所以发了微博。昨天工作了15个小时,今天工作了13个小时,打开微博,发现他还在威胁我,说我不配做语文老师。
目前他已经掌握了我的个人信息和工作单位,据他所说——举报了我。那我明确说一下,我不会道歉,因为只有法律可以判定我是不是反社会,而不是由一个微博的个人账户。如果有人觉得随意举报可以置人于死地,那这不是法治社会。
以及,我作为女权主义者,坚持认为目前社会对已婚已育女性的支持力度是不够的,很大程度上靠女性的牺牲来成全下一代的繁衍和养育,这对女性是不公平的。
综上,我没有错,即使你举报,教育局受理,我也不会向你道歉。我作为语文老师,知识技能还在学习中,但是只有我是“人”,我才能教好人。
share.api.weibo.cn/share/26397

Ery 转嘟

北京电影学院「非必要不出笼」行为艺术,在笼子里面的学生被约谈,第一个发行为艺术微博的人被辅导员约谈。
早就想到的结局,你国学生维权和反抗就是这么被磨灭了。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在这里,你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无论你的兴趣点是什么,我们欢迎任何热情、友好、乐于分享的朋友们加入。请遵循互相尊重的原则,并遵守《O3O主题或发言规则》。请参阅《长毛象中文用户使用文档》了解如何使用长毛象。本实例的运营管理均位于加拿大🇨🇦。欢迎有能力的朋友捐助本站

Join E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