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大卫说我要去荒坂塔的铁饼,一秒幻听成站上lababa的铁饼。

我确实地告诉你们:“在全世界,福音无论传到什么地方,这女人所做的事也将被述说,作为对她的纪念。”

【乌衣,被定性为万能的口袋罪——寻衅滋事,刑期大概八个月起底。
*已征得传播同意。】

英雄已然不能概括她,乌衣是真正勇敢的人,一位顶天立地的人杰。
此刻…我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绝望,就如同这看不到破晓的黑夜。

动态头像是怎么设定的呀,是赞助后的功能?

喜歡一些暗湧下的淋漓鮮血。 : :2323234:

我又在填李贺星际paro的坑((((

不是很懂考古方面,但是看到三星堆那些造型,很适合做中式赛博城市设定......电缆和青铜,霓灯和黄金面具,加上下城区无所事事的侠客,中心区高台上人偶组成的八佾,色........

当我分析自己过往的错误和缺点时,有人蹦出来说不不不,这不是你的错,是xxx的问题,他/她/它误导你进入死胡同。我(烦躁):闭嘴,我说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

操他大爷的,想加入女性恐怖组织都没办法,武器全掌握在男人手里。操操操。

还是那句话,家族在中国(时间意义上)是无法消失的,某种表面的象征物破碎后,必然会遁入另一张皮中。

填妇女保障法建议,有一条本来是“家暴案件必须有第三方介入,在结案前加害者不得与受害者接触。”打完又默默删除第三方换成警方.......

可我得承认,我是扎在天才上的吸血虫。

问问象友,毛象转发那一栏的星星符号代表点赞功能吗?

读二硕没深入学习什么,就是迷信手法加强了,中西双管齐下,占星塔罗卜卦八字,加上正在学的风水。等有空,在毛象上开一算命铺好了(免费且随缘,开心就好),实现文学专业毕业出路传说。

麻了,硬盘坏了,里面存的武汉记录不知道能不能找回来。

好像当化妆师啊,给秀场化妆的那种,现在去报名化妆学校还来得及吗?

明天去看重庆森林,后天去看银翼杀手,大后天看堕落天使。电影院,我的生活支柱。

男爹讲话,通过自我感动的悲愤,营造出一种事情得到结束的幻觉,喊完话后该性骚扰就继续性骚扰,该结婚就结婚去。笑死,结婚后,男爹满脸“痛苦”,不是我要生,是不能寒了家里老人的盼头,半推半就生男孩去了。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 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