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園花花 植物園一叢開滿的溲疏(Deutzia scabra)。

溲疏和太平花(山梅花,Philadelphus)花期幾乎一致,外形非常相像,尤其葉花,但細看之下,太平花淺黃花蕊更多且蓬發。以前多次發過太平花照片,亦討論過它各種版本的名字:)

——你不走会影响三代。——这是我们最后一代。关于这个对话,我还来不及感受悲壮就看到了令人绝望的留言:我是说你爹和爷爷退休金没了。

看了“我们是最后一代”的那个视频真的气炸,就想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快速的解决门口的大白啊,如果有枪支一枪爆头的话!

觉得男青年那种语气和冷静的态度真的很厉害,本人是完全学不来的,我要爆炸!

给大家看看我的新作品,一只用自然材料做的蜜蜂,用到了松果、三种蘑菇、猫毛、野果和野草、松枝、洋葱表皮和骨胶。
在教室里放裙子上随手拍的,等我另一个作品也做完了借同学相机去室外拍拍!

全民都在大运动了,办不办运动会没什么意义。 ​​​只要生对了国家,运动会每天都过。 ​​​

提醒一下各位象友,由于近期大量赛博难民的涌入,象内的贴文已经有大量被转回墙内了。

甚至我已经在我们小区的团购群看到有人转发象友的贴文了(群成员非常一般通过的那种微信群)。所以注意保护好个人信息,做到墙内外社交身份的切割。

另外如果不想自己的贴文被转的话,ID里加上“禁止转出象”这类提示大致还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甚至可能君子都防不了(因为新用户可能压根就不知道这啥意思)。最便捷有效的方法估计还是在ID和头像里加上部分只要转回墙内就会把号主炸得粉碎的接触式炸弹......就算人家实在要转,为了自己的人身and赛博账号安全,至少会把你ID和头像抹掉不是吗......

诶可以把春梦发在这上面吗。反正没人关注我 :ablobattention:

有些话想说给站外的人听。

里瓣的架设在 19 年,应该算是中文实例中比较早的那批。谢谢它提供了一个环境让我度过了那段“不知道是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的时间。

那些外站对里瓣有所好奇的人,如果你看到站内时间轴的话,你会发现它不过就是一个寻寻常常的站点而已,并无邪恶也并无阴谋。是一群像你一样努力维持自我平衡的避秦者。

里瓣建立者们可能都不是职业程序员,域名的维护都是现学的。一群码力不强的人只是想在痛苦的时期,为大家(为陌生人)努力实现一个可以喘息的空间,尽力复刻豆瓣的基本功能,由此才有了里瓣和 nicedb。如此单纯的理想,web 2.0 遗留下来的这一点点精神,你们都包容不了。

蓑白,你可以想像非专业人士在开发和运维时遇到的压力吗?你没做过,你肯定轻视这里面的困难和痛苦。当你在说里瓣是充斥厌女用户的支站的时候,你可知道里瓣的维护者是女孩子,是实践者,是比你强得多的人。

好了,现在她们走了,因为封闭是罪,因为鄙夷争吵就是罪。我真想说,你们不配用 neodb,完全不配。

hhhh 每次有大批新人涌入的时候都会在时间线上看到鞭尸殆知阁

QAQ 才发现嘟站也被墙了,原来小动物也只是从一道墙跳到了另一道墙里

大学生短诗大赛!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会的微博还有很多很多。
在简中能看到这些真是吃惊,然而p4被发在其他微博的评论区就挂了,哈哈。

#微博转载
姓名:江山娇
天气:阴
心情:偷着乐
状态:赢麻了
面貌:毒瘤
职业:阴兵
单位:阿美莉卡
首饰:铁链
爱逛:华润万家
爱看:call me by your name
护肤:早C晚A
爱喝:厚乳拿铁
沟通方式:精选评论
不良嗜好:打牌
个人立场:极端女权
身价:50W
住址:爱乐之城

想咨询一下象友关于找工作的事情 

@board

是一名毕业两年的家里蹲,上大学的时候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并确诊了抑郁症,硬逼着自己完成了学业,但基本上没掌握任何专业知识及技能,唯一勉强考过的只有四六级(全靠运气),所以毕业以后整个人宛如被掏空,确实想过考研留学,但全都半道崩殂,去找工作也因为社恐连面试都不敢去。
虽然去就过医,但因为家庭情况和经济状况没有持续看诊吃药,所以目前大概就是……啥也不会,然后状态很差。
最近越来越感觉到在家里待下去我会彻底发疯,要么被送进精神病院要么找机会杀掉自己,我不想这样,想尝试做一些工作,开始初步脱离原生家庭,不在乎工资多少,只要在我力所能及。
这大概就是我的目前状况,立马离开家可能不太现实,也没什么存款,所以想咨询一下我可以从哪些基础岗位入手,或者可以去哪里找到比较适合的工作…
先谢谢各位象友。

显示更早内容
O3O

欢迎来到o3o/嘟站!这是一个泛话题社区,无论你的兴趣是什么,你都可以自由地通过发布“嘟嘟”来吐槽一切、摸鱼扯皮。本社区由加拿大O3O.CA运营,我们相信由社会组织运营基本通讯软件和设施是必要的,它们不应被控制在大型企业和政府手中。